第938章 天犁之威,逆子!

    “哭墙不倒,你刘备便不死吗?”

    唐周的目光渐渐犀利起来,俯视那起伏的拔地而起的神墙,与巍巍壮观的战斗领域群山。

    “天犁!”

    唐周暴喝一声,昊天塔的塔门打开,天犁是化作一道云霓而出,轰隆一声降落在大地之上。

    看着天犁唐周阴冷的笑了起来,刘备乃土命之身,拥有哭墙不倒,他不死之术,那我唐周便用天犁犁了你的哭墙,让它倒塌。

    天犁是何等超级位面仙宝?

    那可是不下于番天印的大罗仙宝!

    其威能,即便是紫微帝云功德加持的帝子金身也扛不住的存在,昔年封神榜一战,帝子殷郊何等的强悍,可是最终呢,也不是被天犁犁首而亡?

    还有在太古与上古之间,最动乱的黑暗时代,神域的恶神太岁,那是多么强大的神王存在,最终呢,也不是被天犁动土,一犁而亡!

    如今世间流传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所指的那件诛灭太岁的大罗仙宝,就是指唐周手中这件天犁。

    唐周并不认为刘备的实力气运已经赶上了帝子殷郊,更不认为他比太古神王太岁还要强大!

    “刘备,这一次我便让你有来无回”

    轰隆隆咔嚓擦,仙云彩霞万丈,四头仙兽破空从昊天塔中飞出走来。

    唐周把天犁用神器锁链束缚住了天犁,又把套装扔给了那四头仙兽。

    “把他给我犁出来”

    四头仙兽闻言,十分的兴奋,吱吱呀呀,咬住套索,然后牵拉天犁,开始在刘备的战斗领域,大地之辉,哭墙不倒,中穿梭犁了起来。

    天犁动,大地之母颤抖!

    压碎了领域,破坏了万法,如同肌肤被被人用长刀划开,一刀一血淋淋。

    本来还轻视唐周无可奈何他的刘备,这一刻因为领域翻天覆地的被破坏,疼痛的反噬让他绝望的鬼哭狼嚎起来。

    他想逃,不再与唐周纠缠,然而此时此刻已经不是他说了算,天犁的重威压的他的战斗领域根本再也无法收回,只能咆哮的被天犁不停的追击犁去。

    但这还并不是最让他愤怒的,最愤怒的是他还要在逃难的路上,遭受唐周无休止的中指破坤大道之术攻击,以及青釭剑,十万天剑的轰炸。

    “唐贼!唐贼!”

    远处战斗的众多天骄世子,看到了这“荒唐”而“滑稽”的一幕,他们没有因为这个荒唐滑稽感到任何的可笑,恰恰相反,他们每一个人都目漏恐惧之色。

    “仙兽?!莫非这世间真的有仙域的存在?!”

    “不!唐贼怎么可能获得神王加持后,还得到仙域仙兽的加持?怎么可能?”

    “还有那件法宝神犁到底是何等宝物,为何连西汉景帝血脉皇族第一禁术土命战斗领域都能从根本上破坏?”

    “是啊,桃园三圣刘玄德,乃是景帝西汉皇族土命神通的血脉继缘集大成者,号称土德战斗领域,大地之辉,哭墙不倒,不死不灭,这样的德行神通,怎么可能被区区一件从未听说过的法宝破掉?”

    “苍天呐,汉庭两头,东头火德败陨,西头集大成者本命土德神通又被克制,难道,莫非天真的要亡汉吗?不!”

    “该死的唐贼,桃园三圣都不是其对手,我们这些人恐怕不好,那是?是唐贼的主力大军来了!诸君,我们撤!快撤!”

    轰~

    云散波开,唐军的主力终于包围了这片战场,那些围攻心向唐周的天骄世子势力们,瞬间泰山蹦塌式的流离。

    “给吾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西凉铁骑到来,张绣是越战越勇,越战越兴奋,骑上神骏,奔雷如潮,追杀向那些起初围杀他的势力。

    典韦,麴义等将也是杀的汹涌澎拜,气壮山河,所到之处,尸体遍野,流血漂橹。

    唐军大纛屹立战场核心,董白,黄月英,王璨,霍峻,潘濬,繁钦,司马芝等人见状是轻舒了一口气,接着一个个累的瘫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他们这些人方才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同代的天骄世子围攻,而且甚至还有那些结丹境的强者。

    能在那种围攻之中,幸存下来,已经足够彰显他们的根蒂气运实力。

    贾诩见状忙安排军医,为这些人疗伤。

    接着目光看向樊城方向,见那里正矗立着一座冲天金塔,知道唐周定然是在那里,当下留下一支部队照料受伤的众人后,便带着主力赶往樊城方向。

    在汉水的西面,绵延的群山,神农架的衍生之脉,魔化的徐庶,浑身长满了黑暗玄毛,他的神通瞳目八奇之术,让鹿门山的庞林,水镜府的向郎,还有蔡瓒,马良,蒯琪等暂且没有站队的荆州派中间派势力天骄世子们,很是狼狈。

    徐庶太强了,强的简直要逆天,庞林被徐庶打的吐血,气的只能发出信号,向鹿门山禁地深处正在闭关的大师兄,庞统求救。

    向郎也动用秘法向师门求援。

    轰~

    又是绝世一击的对撞,灿爆直接把一座大山给炸没了,庞林,向郎,蔡瓒,蒯琪,马良等人吐血倒地。

    徐庶一步一黑化莲花,至烈的暗黑闪电,形成方域百丈的罡炁。

    “死!死!”

    徐庶低吼着,身体僵硬,探出了长着黑毛的手臂,抓杀向庞林。

    庞林绝望了,面对徐庶的黑暗死亡之爪,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徐元直!”

    庞林最后的嘶吼一声,想要叫醒魔化的徐庶,可惜,被魔域魔炁黑暗不祥之物,迷失了心智,觉醒了血脉魔种的徐庶,岂能是庞林的嘶吼叫醒的。

    眼瞅着,黑暗死亡之爪,临近了庞林的金身,破开了他的防御,庞林闭上了眼睛。

    也就是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冲天一声火爆炸雷响起,一个老妇人,破开虚空小宇宙,飞越群山,跨过魔域罩,手持光明杖,对着心智被不祥之物迷失,而身体长满黑暗玄毛的徐庶头顶,便是无情一击,轰了过去。

    “逆子!”

    轰~

    (汉德西汉土德,东汉火德。和平演变禅让,曰为五行之生,暴力推翻则是五行之克。秦为水德,汉灭秦,故为“克”,土德,以土克水之意。王莽得西汉禅让,为新朝改制定格应和五帝顺序,强势把西汉汉德制为火德,而自己则为土德,禅让和平演变下的“火生土”之意。由于流毒深广,基本上民间也认为汉德为火德,故此才有赤眉军,改洛阳为雒阳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