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8.第1748章 你不嫌麻烦,我都嫌烦了

    若音“少在这装什么绝世好男人了,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阴险,把我的狗打晕,再命人把铁门撬开,最后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四爷整理着衣袖,他从袖袋里取出一块手帕,擦拭着手上的假血。

    “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朕不是为了你,朕只是不想艾儿跟着你受苦受难,仅此而已。”

    “原来只是为了艾儿,那更好啊。”若音没所谓地道“不过你放心好了,艾儿这几年跟着我,都好好的,只要你没事再带着人闯入我们的生活,就比什么都好。”

    “另外,像你这样惹事的病人,你的病我治不了,也不想治了,至于钱票,明天我会让人送去你的旅馆。”

    “我只希望,出了这个门,你不要再来烦我,我们之间再无瓜葛!”

    本来那一千金币,是她的出场费。

    也可以说是她出面给他医治的费用。

    而她已经给他看过病了,这钱本不该退的。

    但是,她半途中止了医师和病人的关系,索性还是把钱还给他。

    只不过,为了避免他像之前那样,耍赖不接她退回的钱票,那就只好让她底下的人去办了。

    此时此刻,房间的气氛很僵。

    四爷薄唇轻抿,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

    良久后,他狠狠地咬了咬后牙槽,终是一句话都没说,就转身出去了。

    这时,若音听到艾儿的哭声。

    才想起来艾儿被她关在壁炉里,忙跑着去里间,将壁炉打开,把艾儿抱了出来。

    紧接着,若音仔细检查了艾儿的身体。

    虽说这个天气,壁炉里没有燃火。

    但由于壁炉里空气不流通,天气炎热,艾儿身上出了很多的汗。

    若音找了棉巾,先是替艾儿擦汗,再准备给若音沐浴的。

    可她正在给艾儿擦汗时,苏培盛一行人却又返回了房间找她。

    若音冷冷睨了苏培盛一眼,只听苏培盛着急地道“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他,他在打斗中伤到了本就长了骨瘤的地方,现在膝盖和肩膀剧痛到无法行走了。”

    “编,继续编。”若音没再看苏培盛,“只不过,你还能编得再像点吗?”

    那个男人,转身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

    这才多久,就走不动路了,骗鬼呢?

    苏培盛“娘娘,奴才真没有编,这都是真的啊。”

    若音“上一次,你来庄园找我,说他病重,让我大晚上去旅馆给他治病,可我让你们去医馆,你们却没去,因为什么?心虚呗!”

    “现在我仔细一想,你们当时也是故意谎称病重,捉弄我的吧?这一次,我就更加不会上他的当了。”

    “就在刚刚,我已经把话跟他说清楚了,而他离开时也挺利落,让我觉得挺像个爷们,那么,此刻就不应该转头就和我玩这种戏码。”

    苏培盛“皇后娘娘,这次是真的,奴才求求您了,您去看看皇上吧。”

    “这次是真的?这么说,你承认上次是骗我的了?”若音眼神清冷,“请你搞清楚,现在你应该求的是你的万岁爷,你该让他别白费心思了,而不是在这和我费口舌。”

    “”苏培盛说什么若音都不信,他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了。

    完犊子了,上一次皇上没病,却想骗娘娘去旅馆,结果没骗成。

    这一次又带着他们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

    可是现在,皇上是真的骨头剧痛,皇后却不相信了。

    虽然吧,刚刚打斗的时候,大家都没敢朝皇上下狠手。

    所以,他也不知道是打斗造成的,还是皇上被皇后给气的。

    就在这时,陈彪从外面进来了,他对苏培盛说,“老苏,万岁爷发话了,叫你别在这丢人了,赶紧的出来。”

    “可皇上唉!”苏培盛终是听话的出去了。

    皇上明明是来看皇后和艾儿格格,也是关心她们母女俩的。

    却由于皇后的冷漠,只能硬生生说是单方面对艾儿格格的关心。

    苏培盛一行人出去后,扶着四爷上了回旅馆的马车。

    次日,若音命人把金币送去了四爷的旅馆。

    然后,她还请人把铁门给修好了。

    又找人给小囧看了伤势。

    而这些,都是拜那个男人所赐。

    好在小囧并无大碍,只是头被敲晕时,起了个包,兽医说是过几天就会消掉。

    当天,去送金币的伙计办完差事后,又到了若音的医馆汇报情况。

    他们说,四爷这次接受了她的退款。

    并且,他的下属还去了她的医馆,请了助医去旅馆看病,听说病得还挺严重的。

    不过,在助医的医治下,倒是暂时止住了疼痛。

    若音听了后,即便知道四爷是真的病了,但她的内心并无多大的波澜。

    即便她不信任他,那也是他自讨苦吃。

    谁让他三番两次的捉弄她,她又如何去相信他?

    三日后的清晨,若音照常早早的起来了。

    然而,她才一起床,就又有一批人闯进了她的庄园。

    对方大约有二十来人。

    他们跟上次一个样,穿着黑色的服装,黑布蒙面。

    他们身躯魁梧,单薄的衣服下,肌肉暴起。

    只不过,若音透过他们的眼睛,看出他们的眼神比上次要狰狞凶恶。

    且还有几个人,是蓝色的瞳孔。

    当那些人出现在若音眼前时,大概是因为经历过一次,若音没有上次的紧张。

    面对这群黑衣人,若音嗤笑一声,不屑地道“经过我的提醒,这次倒是学聪明了,为了避免穿帮,知道请一群金发碧眼的人来了。只不过,同样的骗术又来一次,你不嫌麻烦,我都嫌烦了!”

    她在这庄园生活了两年多,一直都好好的。

    除了雍正帝,她想不出来还有谁会这么无聊,打扮成黑衣人的样子,来光顾她的庄园。

    黑衣人们,瞧着若音淡定的样子,似乎感到很诧异。

    他们面面相觑,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显然,他们根本不明白若音在说什么。

    其中一名黑衣人头目也微微顿了几秒,但很快,他就抬手做了个手势,用胡语下令“给我把她绑起来,套进黑麻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