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0章 褥羊毛

    骆星辰头都麻了。

    勋贵子弟自开国以后,没有几年,就开始向堕落的方向发展。

    父辈英雄,儿混蛋,完全是一种常态。

    可怕的是,齐太祖当年的国策,为了褒奖那些勋贵,他们的子孙辈,只要到了一定年龄,就能承袭一个军职。

    然后,将那些全部都塞进禁卫军里面。

    这些混球们入了禁卫军以后,将禁卫军弄的乌烟瘴气的。使得太宗皇帝,将这些勋贵子弟,单独列编,实际上,就是花钱养着他们。

    这样一代代下来,到了这一代,勋贵子弟们,就更加的不堪。

    “皇上,郡王们训练的兵,也是勋贵子弟吗?”

    骆星辰想,如果郡王们也是,那么大伙儿都一样,也就没什么了。

    “不是,他们训练的兵,是从外县征的良家子。”齐星云唇角上扬。

    “这……”

    骆星辰仿佛看见自己被齐星云推进了一个大坑,坑里火光直冒,俨然是个火坑。

    “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现在,朕与你说第二件事。”

    “海运一事!”

    齐星云道。

    “皇上请说。”

    骆星辰嘴里平静下来,但心里在滴血。

    他还是个孩子啊,皇上简直是欺负弱小,怎么能这般对待他呢。

    他已经明悟。

    皇上这是要拿他当磨刀石啊。

    那些郡王就是一口口钝刀,要借着他这块磨刀石来磨光擦亮。

    好吧,胳膊扭不过大腿。

    他只好认命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海运一事,事关重大。”

    齐星云神色十分的凝重。

    朝廷插手海运已经有半年时间,这半年海运给朝廷提供的钱财,居然有数百万两!

    这是个惊人的数字。

    要知道,现在大齐一年的税收,也只有数千万两,区区一个海运,就能达到这等程度。

    这还是未曾扩大规模的结果……

    由此可以预见,要是加大力度,这海运之事大有可为。

    “内阁几位阁老的意思,朝廷要成立专门的海运部门,在南方在多建码头,设置新海关。”齐星云道。

    “皇上,这是朝廷大事,跟我没关系啊。”骆星辰觉得奇怪,他目前只有一个水师提督的官职,这职位不大不小的,顶多管一支朝廷水师而已,其余的朝廷大事,哪有他说话的地方。

    “最大的水运公司,都是你家的,怎么跟你没关系?阁老们的意思,需要你配合。”齐星云笑了笑。

    “这,水运公司,不是私人的,皇上清楚,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虽然我娘放权给我了,但我没法代表所有人。”

    骆星辰诚恳道。

    水运公司里面涉及的股东,那可是极多的,京城不说所有,起码三分之一的王孙贵族,在里面有股份。

    “该是你的,绝不会少,你帮朝廷稳定局面,开辟新海关,朝廷不会亏待你,朕更不会亏待你。”齐星云唇角勾起。

    “名不正言不顺,我就是个小小的水师提督,最近还要准备科举,想办法也不好办……”骆星辰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这里有一份圣旨,你自己拿去看看。”

    齐星云从案几上取出一份黄绸制作的圣旨。

    骆星辰离席,恭敬的双手接下,随即展开一看。

    “海关总督!”

    骆星辰有点呆了。

    这个官职,也太大了啊,他怎么承载的起?

    “皇上,内阁通过这份任命吗?”骆星辰疑惑道。

    这么大的决策,这么大的官员,皇上不可能一言而决,否则还要朝廷制度干吗?

    最重要的是,朝廷的内阁,能不能通过任命,这才是最关键的。

    内阁有个议事堂,重要的国事,需要议事堂投票通过,这议事堂有二十一人,保证不会有五五开的情况发生。

    这种海关总督的职位,位高权重,想要通过,并不是皇上一句话,也不是哪个大臣一句话,最后都要上议事堂投票表决的。

    “还未曾表决,不过嘛,内阁阁老们,已经同意了,那么表决便没有问题。”齐星云淡淡道。

    一般情况,只要内阁阁老们保持一致了,基本上表决也就是走个过场。

    “皇上,我能不能不干啊。我还小呢,要上学,要训练兵士,还有水军那边,我忙不过来了。”骆星辰有些委屈,这真是太不容易了啊,他只有一个人,哪里有能力忙得过来呢。

    “能者多劳嘛,你自己干不过来,要学会招募幕僚,都要亲力亲为,怎么行?想想朕,管着这么大的国家,朕能什么都自己办吗?”

    “学会用人,才是成功之道,你看你母亲,她就很会用人,她现在只要按时看看简报,写写信札,就可以在老家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多好。”

    “还有你父亲,朕的大将军,一样的在老家偷懒,朕写几封信,也没把他劝回来。”

    “你爹娘都不听使唤,朕不找你找谁去?”齐星云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骆星辰被说的哑口无言。

    正如齐星云所言,他父母都在偷懒,丢下的摊子,他不接,谁来接呢!

    齐星云看准了他跑不掉,就抓着他这只羊使劲的薅羊毛,这么下去,当真要把他给薅秃了。

    “又不是要你立刻就任,走完程序,起码要到下半年了,还早着呢,你有这个职位,正好下江南,去海边建海关。”齐星云又说了一句。

    “好吧,皇上,臣遵旨!”骆星辰咬着牙道。

    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不同意都不行了。

    “再说第三件事。”

    齐星云话题一转,就引到了第三件事上面。

    “北离家的事。”

    “你呈上来的札子,朕已经看了,朕找人查过,这里也有相应的情报。”

    “这北离家,的确是个麻烦,我看,有些人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是要找机会教训教训了。”齐星云淡淡道。

    “皇上的意思是?”骆星辰问道。

    “北离渊不是要一支军队吗?朕给他,你以自己的名义,调遣一部金蛇卫,给他。”

    “喏。”

    “选人的时候,要选能征善战,可靠之人。”齐星云道。

    “皇上,这样就可以了?”

    “朕自有安排。”齐星云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这么多年,想背叛他的,没一个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