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逃出监牢

    傅沉珂面对着空空如也牢房很是生气,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关押黑骁他们的地方,拳头也攥的紧紧的,然后转身对着看守牢房的人吼道:“人呢?人呢!”

    那个人哆哆嗦嗦的弯着腰现在傅沉珂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也不清楚……”

    听到这个理由之后,傅沉珂更是生气了,直接给了那个看守黑骁等人的士兵一掌,那个人也直接在地上晕了过去。

    傅沉珂对着手下的士兵大声说道:“给我把他们抓回来!”

    “是!”众人回应道。

    整件事情要追溯到之前幽冥族为恢复自身法力而设了阵法,当时吴皓文还有黑骁被困在了阵法里,被当作祭品。尽管黑骁发现了阵法的破绽,但是幽冥族人多势众,黑骁还有吴皓文本身就受了点伤,自然是敌不过傅沉珂等幽冥族的一众人等。

    黑骁携吴皓文一同与幽冥族苦斗,吴皓文不断的被打倒,苦苦支撑着,而黑骁这里也是腹背受敌,看着被打倒在地的吴皓文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正在这个时候,言颜体内的魔气越来越控制不住,渐渐的脸上出现了黑纹,就像是魔界高深的战士。

    言颜怒恶的盯着前方,大口的吸气,又大口的吐气。

    幽冥族有人注意到言颜的不对劲,正想着去压制住快要爆发的言颜,没想到还没接近言颜的身体,就被一股气波弹射了好几米远。

    那个人躺倒在地上,吐了一大口血后晕了过去。

    这时更多人注意到了言颜,于是分了一波势力朝言颜跑了过去,但是就在他们都快要接近言颜的时候,言颜朝着天空大吼了一声,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波从言颜体内冒了出来,渐渐扩大,波及到了周边一众人。

    他们都在言颜的气波下倒地,黑骁也不例外。黑骁在气及到自己之前,用体内的真气护住了自己,所以并没有被言颜的气波伤害到。

    但是其他幽冥族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收到了大大小小的伤害,不少人直接倒地不起。

    但是就在这次大爆发之后,言颜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软啪啪的倒了下去。

    没有被言颜气波伤害到的幽冥族的士兵也立马乘着这个时候上前压制住了言颜。

    黑骁看见言颜被幽冥族又抓住了,立马爬了起来上前想要营救言颜,但是却被幽冥族的人威胁了。

    “如果你再多走一步,我就杀了这个女人!”幽冥族的人把刀架在言颜的脖子上,因为那些士兵没有控制力度,言颜的脖子已经被锋利的刀刃给划伤了皮肤,这让黑骁既心痛又生气。

    黑骁挺住了脚步,站在离言颜十米远的地方,不敢多走一步。

    “你快放了她!”黑骁严肃的说道。

    但是幽冥族的人却得意的说道:“现在轮不到你来命令我们!你的女人就在我手里,如果想要她平安无事,你就不要轻举妄动!”

    幽冥族的人拿言颜

    要挟着黑骁,这让黑骁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他害怕自己一个错误的决定会要了言颜的命。

    就在黑骁站着不在往前走之后,他的身后突然站了一个士兵,他朝着黑骁的腿上踢了一脚,黑骁由于没有防备,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时傅沉珂立刻下令抓住黑骁等人:“快!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黑骁还有吴皓文他们就这样又被抓了起来,这时幽冥族的关注点都在言颜还有黑骁的身上,阿秀这边虽然有人看管,但是看管阿秀的人的关注点也在战斗的那一边。

    阿秀瞅准了这个时机,偷偷的往后挪动,然后挣脱束缚隐身起来。

    就在阿秀隐身之后,那些看管阿秀的士兵才发现阿秀逃跑了,他们四处查看,叫出了声:“不见了!人不见了!”

    “还叫什么啊!快找啊!”另一个人紧张的说道,这下他们因为看管不利,放走了俘虏,肯定会被傅沉珂惩罚的,想到这里,这些士兵就觉得恐怖,于是立刻开始在周边搜寻起阿秀来。

    但是不管这些人怎么搜寻,最终都是无果而终,再加上当时场面混乱,找到阿秀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些士兵没办法,只能把阿秀逃脱的事告诉傅沉了。

    “报!阿……阿秀逃跑了……”那个士兵哆哆嗦嗦的把阿秀逃跑的事情说了出来。

    傅沉珂听了之后眉头一皱,士兵抬头瞄了一眼之后立刻就害怕的跪了下去,由于现在傅沉珂没有精力去处理这些人,只能挥了挥手,忍着气说道:“传令下去,封锁住幽冥族的出入口,然后你派人在城内搜寻她的下落!”

    那个士兵听了之后,长舒一口气,回答道:“是……是!”然后就带着一众人去搜寻阿秀。

    正好吴皓文听到了阿秀逃脱的消息,本来虚弱不堪的身体突然间前所未有的放松,吴皓文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心里想着:走吧!阿秀,逃离这里,活下去……之后吴皓文就晕了过去。

    但是阿秀怎么会抛下吴皓文自己逃跑呢,阿秀只是隐身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悄悄地关注着形势,想趁机救出吴皓文等一行人。

    阿秀逃跑后,傅沉珂命令手下的人把吴皓文还有黑骁等人关押起来:“把他们都给我关起来,严加看守。”

    “是!”傅沉珂手下的人回答道。

    接下来黑骁还有吴皓文连同言颜都被关了起来,并被严加看守。

    而阿秀在暗处默默的关注着一切,想找个时机把他们就出来,但是经历过阿秀的逃脱之后,傅沉珂加大了看守的力度,一时间让阿秀很是苦恼。

    后来阿秀决定混进守卫之中,跟着他们一起值班,顺便摸清楚黑骁还有吴皓文等人被关押的地点,在一起的都已经摸清楚了之后,阿秀趁着守卫换班的时候,找到了吴皓文等人。

    阿秀假装来关押吴皓文的地方巡查,随后只开看守在牢房门口的守卫。

    在确定守卫离开以后,阿秀立马蹲下跟

    躺在地上非常虚弱的吴皓文说话:“我来救你了!”

    吴皓文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刻就打死了精神来,他睁开了本闭着的眼睛,努力的抬起头看着阿秀。

    阿秀看到满是伤痕的吴皓文心疼极了,瞬间眼泪就流了出来,他捧着吴皓文的脸说道:“皓文,对不起,这么晚才来救你……”

    吴皓文抓住阿秀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了一下,然后有些吃力的说道:“不,阿秀我希望你活着,现在带我离开,就等于带了一个拖油瓶,最后会连累你一起死在这里。”

    听完吴皓文的话,阿秀死命的摇着头,她无助吴皓文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不!要生一起,我不会独活的,没有你,我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阿秀这样说,但是吴皓文从始至终都不希望阿秀这样死去,而此时的吴皓文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阿秀却不重担,吴皓文也不打算让阿秀知道,因为一旦告诉了阿秀,吴皓文很清楚阿秀的选择,于是为了阿秀能活下去,吴皓文只能不把真相告诉阿秀。

    而被蒙在鼓里的阿秀还一直坚信自己可以活着带吴皓文离开这里。

    看着缠绵的两个人,黑骁有一些着急了,他上前说道:“现在不是你侬我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得活着!”

    阿秀看着黑骁点了点头:“对!我们每个人都要活着,吴皓文!你给我听清楚了,如果你死了,我也决不会独活,所以你必须给我活着!听到没有!”

    吴皓文被阿秀的真情告白感动到了,眼眶瞬间湿润了,笑中带泪的说道:“阿秀,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

    阿秀感动的点了点头,抓紧了吴皓文的手,此时黑骁看着这一幕也很是感动,或许某天有人问他有没有见过真感情的时候,黑骁脑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吴皓文还有阿秀吧。

    黑骁偷偷的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然后打断了阿秀还有吴皓文的“真情告白”,说道:“我们快点想办法出去吧,我担心他们很快就会察觉到不对劲了,到时候我们想走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阿秀觉得黑骁说的有道理,也擦了擦脸上还有眼角的泪水,拿出从守卫那里偷来的钥匙开这把特制的锁。

    之前听守卫说过,这个锁不受法力伤害,只有特制的钥匙才能打开,趁着看钥匙恶人睡觉的时候,阿秀把钥匙给偷了过来。

    而黑骁这边也是愈发的焦急,他担心言颜会失去自我人格,前几天的爆发已经让黑骁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了。

    言颜和黑骁并没有被关在一起,所以黑骁现在只想快点出去,然后再想办法解救出言颜。

    阿秀给吴皓文还有黑骁开了门之后,黑骁背起吴皓文就要往外冲,但是给阿秀拉住了,阿秀示意了另一个方向,然后说道:“那边出去更安全!”

    黑骁听后立刻掉头往更安全的地方走。

    他们偷偷溜出来之后却在附近徘徊,没有触动边界的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