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卓不凡?不认识

    “小丫头,你骂我乡野村夫无妨,但说凝霜仙子鼓弄悬殊是不是过分了些?”

    “你出门前,你家阿爹阿娘,没告诉你出门要敬重长辈吗?”

    在一阵错愕之后,凉棚内的众人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怎么?本姑娘说的不对吗?”

    这小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不过面对众人质疑却是丝毫不惧,直面眼前投来的一道道目光。

    “自然不对,不但不对,简直是信口雌黄。”

    孙老头气极,瞪着少女呵斥道。

    “我看信口雌黄的是你,老远便听到你在那里胡吹一气。”

    少女迎着孙老头的目光瞪了回去,而后一面自顾自地扇着手上的扇子,一面接着道:

    “若是没有妖皇、剑魔以及符师北斗鼎力相助,就凭她区区一人,怎可能击杀得了两名天魔罗。”

    “你这是强词夺……”

    “呃——”

    孙老头刚要开口,却是忽然气息一桎,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般,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与此同时,凉棚内的众人都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犹如潮水般充斥满整个凉棚。

    在这股威压之下,众人也都涌出了窒息感,一个个开始拼命调集真元,试图抵抗这股威压。

    就在一众人快要承受不住时,一名一头银发,长相俊美清秀的青年,以及两名背剑的儒衫老年人走进了凉棚内。

    “小钰,跟些乡野莽汉,有什么好说的。”

    长相清秀的青年寻了一张桌椅坐下。

    “过来坐。”

    他笑着冲那刁蛮小姑娘招了招手。

    “丫头,过来坐吧。”

    “出门在外,须得低调行事。”

    那两名儒衫老年人也是冲那小姑娘招了招手。

    也就在这时,凉棚内众人胸口一轻。

    一众人如溺水的人,终于将脑袋探出了水面一般,大口地呼吸了起来。

    “师哥……”

    少女嘟着嘴一脸不情愿地坐下。

    “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师父对他念念不忘,外面一个个也都这般吹捧他。”

    她嘀嘀咕咕满脸不悦。

    “你这小嘴可莫要到处瞎说,哪里有什么念念不忘,不过是当年你还未入门时,师父欠了她一份人情。”

    模样清秀的青年赶紧拦住了那小姑娘的话头。

    “小钰你入门也有三年了,以后说话还须得稳重些。”

    “是啊,这是有我们在,不然又凭空惹出一桩事端来。”

    两位老年人也跟着劝说道。

    “我们苍云宗如今是才十州第一剑修门派,为何下山行走还有如此畏首畏尾。”

    小姑娘依旧不以为然。

    两名老年人闻言立时皱起了眉。

    “两位长老说的没错,出门在外还是低调些好。”

    一旁面容俊秀的青年见状将一杯茶水推到了那小姑娘面前,打断了两方的话题。

    “小钰你这次受烂柯棋院之邀前来破解天道残局,若是能有所获,必然能受掌门赏识,就算想成为他的关门弟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接着道。

    “师哥,下棋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小姑娘嘻嘻一笑,然后一脸自信道:“若论下棋,这十州天底下,我小钰谁也不怕!”

    “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唯独这性子,太过浮躁自大了些。”

    一旁那位长老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青年男子也跟着苦笑一声。

    “我哪里自大了,就是没有人能下得过我嘛。”

    小姑娘若无其事一般嘻嘻一笑,然后目光在凉棚里扫了扫,忽然眼前一亮道:

    “师哥,我要坐那一桌!”

    她抬手指向了凉棚边上那一男两女的一桌。

    那一桌的两名女子跟男子显然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但三人表现得非常淡然,依旧默默喝着茶看着棚外景致。

    “坐得好好的,为何要换桌。”

    一名长老忍不住皱起眉来。

    “因为她们那一桌看起来要凉快些。”

    小姑娘依旧笑嘻嘻道。

    说话的同时,她已经径直走了过去,几人拦也拦不及。

    “你们到那一桌去,我要坐这一桌。”

    她指了指旁边一桌空位,一脸理所当然地对这一桌的三人道。

    这一桌那身形高挑的女子依旧不为所动,一旁身形娇小的女子则是怯生生地底下了头去。

    “我数到三。”

    坐在对面那男子用手指轻轻在桌上敲了敲,头也不抬地开口道。

    “数到三?”小姑娘歪着脑袋看向了那带着斗笠的男子,“数到三你想干嘛?”

    “三。”

    戴斗笠的男子没有回答,直接开口。

    “吓唬谁呢?”

    小姑娘双手抱胸一脸不在乎。

    “二。”

    戴斗笠的男子继续开口。

    “你继续数,我看你……”

    “小钰。”

    刁蛮小姑娘话还没说完,那面容俊美的青年忽然一把拉住了她。

    “这位朋友,打搅了。”

    他冲那戴着斗笠的男子拱了拱手。

    戴着斗笠的男子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拿起了桌上的茶杯放在了嘴边,没有继续数下去。

    “数啊,你倒是数到一给本姑娘看看,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刁蛮小姑娘却是不依不饶了起来。

    “跟我回去。”

    俊美青年瞪了那刁蛮小姑娘一眼。

    “我今天就要坐这儿!”

    刁蛮小姑娘不但没有收敛,反而一屁股坐在了桌上。

    “师哥,你不让我坐这儿,烂柯棋院我也不去了,那天道残局你们自己破去!”

    她接着任性要挟道。

    “来之前你不是跟师父保证过了,要好好下棋的吗?”

    俊美青年一脸的无奈。

    “小钰,莫要任性了!”

    那两名长老这时也走了过来。

    “你们不是答应师父要好好照顾我的吗,现在这就想换个位子坐坐,这点事情你们都不能帮我办好,我也没心情下棋了。”

    少女依旧不依不饶。

    那青年跟一旁的两位长老闻言很是无奈。

    三人对视了一眼后,那俊美青年最终苦笑着转过头看向这一桌的三人:

    “三位,可否给我苍云宗卓不凡一份薄面,与我们换个位置。”

    “卓不凡?”

    戴斗笠的男子放下茶杯抬起头看了那男子一眼,随后又低下头去语气冰冷道:

    “不认识。”

    “我乃苍云宗长老清风剑欧阳松,这位是我兄弟暮雨剑宋归尘,还请三位给我们几分薄面换个位置。”

    这时那两个长老也站了出来。

    奈何不了刁蛮小姑娘,几人也只好向这一桌的三位施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