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大杀器

    大胡子说,需要大将军为他撑一个时辰,刀兵只有几万人,对面是数十万黑武人,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结阵防御,靠箭阵阻挡黑武人大军靠近,然而裴亭山没有打算这样。

    刀兵,不善防御,也没有足够多的防御器械,连盾牌都没有多少。

    平原野战,黑武人的骑兵就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让擅攻的刀兵防御,也许撑不住一个时辰。

    带着差不多一万骑兵,在黑武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裴亭山带着他们主动发起了进攻,这不足万人的骑兵队伍好像风一样朝着黑武人掠过去,又如快刀,擦着黑武人的军阵一晃而过,仅仅是这一晃而过,靠着连弩犀利,宁军骑兵在把黑武人的阵列切下来一层。

    黑武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反打打蒙了,指挥黑武军队的将军耶罗怎么都没有想到宁人居然如此凶悍,以那点兵力且远来劳顿,不按照常理而行,不守反攻。

    随着号角声响起,黑武人的骑兵从侧面冲过来,试图将老将军所带的骑兵队伍卷住,可是老将军带兵一扫而过,立刻脱离了战场,黑武人的骑兵数倍于宁军,朝着老将军追了过去。

    老将军回望黑武骑兵,黑压压的好像汹涌的浪潮一样在后边跟着,他伸手往前一指,骑兵兜了一个半圆朝着宁军方向退回。

    “追上去!”

    黑武将军耶罗的喊声充满了暴躁和愤怒。

    “追上去,黏在宁人后边,驱使宁军骑兵冲撞他们的步兵,一举将宁军阵列冲破!”

    随着耶罗急速的下令,号角声也在变换。

    得到指令的黑武骑兵开始疯狂加速,死死的黏在老将军的骑兵身后,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距离大宁刀兵阵列不到二十丈远的时候,大宁的骑兵忽然又转了一个弯,从正对着步兵阵列冲过来到突然转向横着擦过去,不足二十丈的距离,前边骑兵的带起来的烟尘都已经飘到步兵这边了。

    骑兵陡然转弯冲了出去,黑武人下意识的跟着也转弯追了过来,就在这一刻,黑武人的骑兵也变成了横对刀兵阵列。

    “放箭!”

    随着一声暴喝,刀兵这边的弓箭手将羽箭放了出去,后面的黑武人刚撵上来,羽箭平着激射而来,一片骑兵被射翻,不少战马中箭倒地,一时间人仰马翻。

    翻倒的战马将后边的骑兵又绊倒,速度这么快,马背上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算他们来得及,战马也根本来不及停下来。

    翻倒就不是一匹两匹战马的事,而是几十上百,不要小看这上百匹战马翻倒,会影响整个队伍的行进。

    后面的骑兵不得不勒住缰绳停下来,黑武人的骑兵戛然而止,这一停,前边大将军裴亭山带着的大宁骑兵已经去的远了。

    宁军弓箭手不停的将羽箭倾泻-出去,黑武人的轻骑兵速度无双,可是追求速度的同时放弃了大部分防御,这些骑兵身上只有薄薄的一层皮甲,根本挡不住羽箭的攻击,他们又没有盾,队伍又停了下来,像是被突然堵住的河流,淤积的越来越多,宁军这边哪里需要怎么瞄准,那就是坐在马背上的靶子。

    自古以来,没有人会用轻骑兵冲击已经结成防御阵型的厚重步兵阵列,那是在送死,轻骑兵对步兵的威胁在于速度上的优势,一旦陷阵,他们的刀短,会被枪兵戳一身血窟窿。

    然而刀兵不是重装步兵,一旦被那么大规模的轻骑兵冲击的话阵列自然稳不住。

    所以裴亭山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的刀兵哪怕陆战无敌但绝对不是同样数量轻骑兵的对手,追击他的黑武骑兵足有数万,他必须将这支骑兵引开。

    在黑武骑兵停下来犹如淤积在河道里一样的时候,裴亭山带着骑兵又回来了,年过六旬的老将军一马当先,带着大宁骑兵从黑武人骑兵队伍的正中冲了过去。

    一刀,一刀,再一刀。

    老将军的刀可开山,杀人又算的了什么。

    刀过人死,一具一具的尸体被他甩在身后,当眼前突然一亮的时候,裴亭山已经带着骑兵把黑武人的骑兵拦腰斩断。

    他回望刀兵阵列那边,已经有一架一架的抛石车正在搭建起来。

    宁军猛攻三眼虎山关的时候,水师送来了沈冷交给大宁兵部武工坊研造的改良抛石车,基于安息人那种威力巨大的抛石车基础上又进行了改造,就是靠着这样的抛石车宁军才攻破了三眼虎山关那般坚固高大的城关,不然的话宁军再善战也无计可施。

    “再给大胡子争取一段时间!”

    裴亭山咆哮了一声:“崽子们,跟我把黑武人的骑兵引开!”

    随着大将军长刀一指,骑兵再次发力向前,这一次,他们冲向的不是黑武人的军阵,而是黑武人的大营之前他带着骑兵主动进攻已经让黑武人没反应过来,这次朝着黑武大营冲过去更是让给无人惊诧不已,那是进攻?那不是在送死吗?

    “那些宁人想要干什么!”

    耶罗的脸色难看的好像吃了苍蝇一样。

    连续十几日猛攻别古城不破,国师心奉月对他已经颇为不满,此时和新赶来的宁军一交手就接连被人家反打,国师定会在大营内观战,怕是回去之后又少不了一顿痛骂。

    “堵住他们!”

    耶罗一声怒吼。

    所有的黑武骑兵再次追向裴亭山,之前被裴亭山戏耍又被人家拦腰斩断,对于自傲的黑武骑兵来说这种羞辱自然也不能忍受,他们呼啸着冲了上去,而与此同时,黑武大营那边也有骑兵出来迎击裴亭山。

    “都快点!动作快点!”

    大胡子眼睛都红了,朝着士兵们喊:“大将军在用命给咱们争取时间!”

    他看了看裴亭山那边,又看了看别古城那边。

    别古城外,黑武人巨大的冲城车已经快要到城门外了,那种威力的冲城锤,也许一下就能将别古城的城门撞碎,黑武人在盾阵的掩护下距离城门越来越近,城墙上的大宁守军都已经发了疯一样不停的将羽箭送下去,奈何黑武人一样发了狠,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攻城锤送到城门外。

    攻打三眼虎山关的时候,大胡子看到宁军用抛石车对城关狂轰滥炸,脑子里突发奇想,如何能提升抛石车的威力?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他将造出来比弩阵车更强大的武器。

    那将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攻城器械,稍稍更改,也将是平原野战的大杀器。

    可是这个过程并不容易,虽然在宁军攻城的那一刻大胡子脑子里就已经有了想法,可是想法和实践是两码事,接下来的一个月,大胡子都在反复研究用什么样的材料,一次一次的失败,他最初的构想是用一个容器将火药塞进去,然后抛石车将这个东西送出去至少两百丈以外,落地之后的容器爆开,对敌人造成大规模的杀伤。

    然而不幸的是,无数次的试验都失败了,没有一种合适的东西,就算有,也需要极为繁复的工艺才能铸造出来,在北疆他没办法造出这样的东西,而且他知道,现在武工坊的铸造工艺没办法达到他的要求。

    突然有一天,大胡子脑子通了。

    之前他所想的,都是如何提升抛石车在攻城上的威力,而这个盛放火药的容器确实难住了他,一下子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可是后来听到大将军和手下人探讨军情的时候说了一句守城以杀敌为上,意思是守城的时候,就要想尽办法杀死更多的敌军。

    这句杀敌为上,让大胡子瞬间茅塞顿开。

    何必执着于攻城?

    将抛石车改造成野战利器,一样可以让黑武人怕到骨子里。

    就在大将军带着骑兵为大胡子争取时间不惜冲向黑武人大营以引走骑兵的时候,刀兵军阵这边的瞭望手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黑武人攻城了!”

    大胡子猛的回头。

    别古城那边,巨大的攻城锤已经到了城门外不远处,拼了命的黑武人正在不计代价的要把撞木拉起来。

    “好了!”

    大胡子不远处的校尉的喊声响起,让大胡子脑袋里瞬间一股血涌了上去。

    “打!”

    随着大胡子一声暴喝,抛石车的甩臂划出一道轨迹,一个磨盘大小的东西飞了出去,第一个飞了出去,后边接二连三,一个一个磨盘那么大的东西朝着攻城的黑武人人砸了过去,那不是石头,而是火药包。

    算计好了射程,留足引信的长度,点燃之后将火药包扔出去,这是大胡子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如果仅仅靠砸,无法对敌人造成足够大规模的伤害。

    所以大胡子想了一个极阴狠的办法。

    第一个飞向黑武人这边的火药包落下来,可是引信燃烧的快了些,以至于在距离黑武人头顶还有差不多一丈远的地方就炸了,担心被砸死的黑武人已经腾出来大石落地的地方,可那根本不是大石。

    砰!

    火药包炸开。

    火药包中夹杂着大量的铁钉,在爆开的那一瞬间,黑武人似乎看到了末日。

    呼啸而出的铁钉瞬间把一大片地方的黑武人几乎清空,爆裂而出,扫过的地方一片鬼哭狼嚎,刚刚炸开不久,第二个火药包到了,砰地一声落在黑武人的盾阵上,砸倒了好几个黑武士兵,落地处正好在城门外不远处,火药包炸开,密密麻麻的铁钉横扫出去,方圆两三丈之内无人生还,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不知道多少黑武士兵被铁钉击伤。

    “打!”

    大胡子红着眼睛喊:“继续打!”

    天空中,一个一个的火药包落下来,黑武人的勇气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