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主公,重征新途(二)

    巫长庭压住心底同样的震惊困惑,他上前扶住情绪激动的霖族老,声线压低劝道“族老,先冷静一下,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将两位圣子一同带回巫族再从长计议。”

    说完,他看了陈白起一眼,眼神中的复杂难似言喻。

    霖族老一顿,倒是多少听进去了,而在旁的乾族老也听到了巫长庭的话,他眼色几瞬转变,终忍不住上前。

    他看着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白马子芮”,她方才那一手简直出鬼神莫测,若说她真想以牙还牙报复般若弥生给她中下“蛊梦咒“,当场杀了她,只怕他们也阻止不及。

    但好在,她还是顾念了一丝姐妹情谊,只是将人点晕了。

    是的,没人知道陈白起仅凭一根手指,便将般若弥生的巫魄之力禁锢在了体内,没有了力量流存运转,受了伤的般若弥生自然虚弱无比地晕倒了。

    乾族老还在想,她心性还是如一开始所表现得那般善良柔软,倒是与般若弥生的性情有所不同。

    想着这孩子自醒来便经历的种种困苦磨难,乾族老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那钢硬石板的脸上挤出几分慈祥,哑着嗓音道“般若,先前的种种皆因误会与白马子啻从中作梗,族、族老有错……你是个有本事的,既赢了弥生,又让我等受了大挫,你该出的气也出了,该怒的怨的怒也报了吧。“

    他叹了口气,切切地看着她,凌厉的唇抿了抿,严肃再道“但始终我们才是你的亲人,你的族人,你……该与我们回去。”

    他不愿再称她为白马氏子芮,因为她本该是他们巫族的般若氏。

    陈白起看向他,听了乾族老那番近似服软拉拢的话,虽没有动容却也没有抵触抗拒。

    她面上浮现了几分笑意,像陈述事实一般道“我身上有梦蛊咒,虽暂时压制住了,但随时可能发作,若到时我又再一次控制不住我自己,你们难道便不怕?”

    此话一出,巫族许多本还懵然的族人都心惊肉跳了一下。

    一想到之前她心智受损时那屠杀四方的画面便寒毛竖立,巴不得离她远远的才好。

    巫长庭看她讲话条理清晰,眼中清明平静,全无先前的癫狂汹涌,他不知道她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但也快速地表达了立场“我们定会想尽办法替你解除了这咒术。”

    “梦蛊咒“乃是禁咒之一,本不被巫族人运用,因此记载鲜少,但若用心去寻,必也要找到解咒的蛛丝马迹。

    哈?

    巫族的崖风族人看了看族老们,又看了看“白马子芮”,最后看向晕迷不醒的……圣子,现在不该称她为圣主了,因为貌似出现了另一个同样拥有圣印的圣子。

    谁是真正的圣主还得再行确凿。

    可是……若真要将她带回去,她再发疯时谁来制止她,再说……依目前这个局势来看,两位圣子水火不相融,到时候将她们搁一块儿,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来。

    “现在想要带她走?别忘了,你们已经因为般若弥生放弃了她两次,哦,不对,加上前不久发生的事情,应该是三次了才对吧。”

    凉似清泉,本该是最干净剔透,但却又挟带着暗涌意味的声音响起。

    “你们巫族难道真觉得她是你们能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白马子啻走到“白马子芮”的身边,见她并没有对他的靠近有避忌的样子,嘴角细微地勾了一下,又平复如初。

    “那还不都是你害的!”一看到他,火爆脾气的崖风族老便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他鼻子怒骂道“你们白马氏历来都是耍些阴险奸计!”

    若不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制造陷阱、挖坑、拐骗、设计,今日又怎会出了这样一出自相残杀的局面。

    他白马子啻简直比他白马氏上下百年来的祖辈加起来还要心肠歹毒险恶!

    阿三连忙上前拉住气冲冲的族老“嗳,嗳,您老别激动啊,你的棍才刚丢了,这会儿上去打不划算啊。”

    崖风族老咬了咬牙“放开!若非他步步算计,抢走了圣子,今日我等何以会与圣子反目成仇,变成如今这敌对伤亡的局面,他根本就是故意的,他费尽心思,便是让我们自相残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事实上是,也不是,白马子啻是想要“白马子芮“与巫族反目成仇,却没有打算让他们自相残杀,毕竟在白马子芮表现出强大的杀伤力之前,连白马子啻都估不准她到底有没有巫族的血脉巫力,自然也没想过让她去对付巫族。

    这事回过味来,大家都知道,而崖风族老这样明明白白地讲出来,分明就是故意说给“白马子芮“听的,让她彻头彻尾看清楚白马子啻的真面目。

    他白马子啻会挑拨离间,难不成他们就不会?

    白马子啻颦眉,他看了一眼陈白起,虽见她听了这番话并没有什么表情,但心底却并不太顺畅痛快。

    “你们想从孤手上将她带走,不妨试试?”

    白马子啻终还是受了伤,动作间扯动伤势令他的脸色白了白,他捂着胸口,浅蘼褐眸干净漂亮,一身锦袍的他长身玉立,他盯着巫族的人,却气势不减,像赢弱的风化成的厉刃冥焰。

    一阵狂风从海的那边吹了过来,卷起草坪湖面,吹起他的衣摆扬摆,吹着掉落的叶片飞向更远处,而在瀑布的那一边,远远的溪流白涧之间一下冒出了许多人,它们穿戴着厚实驼毛大袍,半瓢头,梳着紧辫铜串,奇型怪状地攀附在岩石上面。

    他们虎视眈眈地望着这边,哪怕隔得这么久,仍能感受到那一束束绿滲目光像恶极的野兽,极度凶狠。

    暗萨!

    白马子啻最神秘、最忠心的部队,亦是南诏国历来王族最坚锐的一支护王部队。

    白马子啻这一趟竟出动了他们?!

    乾族老等人都惊怔了一瞬,脸色难看,紧接着便怒目相视。

    娘个稀皮,竟还有埋伏!

    霖族老拂了拂身上的尘灰,怒极而笑,他恶狠狠地诅咒道“白马子啻,你居心叵测,用心计去争夺的,最终还是会失去!你且不信,便好生等着。”

    这句话不知哪里刺激到了白马子啻,他勾唇笑了一下,脸上的无辜纯洁一下变得幽深阴郁。

    这时,崖风族老似感应到什么,他听风辨位,脸上一喜,他挡开阿三,扬了扬下巴。

    这时,在巫族的身后不远处的葱郁翠屏之中,人影幢幢隐藏在其中,风浮起叶片成排箭,笔直朝着这面对准。

    不知何时,两方都调集了暗中的部队来到了长生顶,两两对垒,势同水火。

    “想抢人,那便再斗一场吧!“乾族老不甘示弱地厉声道。

    这一次,当真是都是热血上头,不是你死便是我活了。

    陈白起察觉到两股势力与背后一触及发的角力,或许下一秒便会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对于两方的争夺,她却没有打算选择任何一方,反而在僵峙暴发的前一秒,身化缥缈之风,移向了顶崖边。

    万丈深崖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侧面林风吹动沙沙声,叶片若鳞散,她立于海天之间,竟有种惊心动魄的壮阔之感。

    白马子啻挨她最近,自是第一时间察觉到的,他顾不得与巫族的对峙,想拉住她,被她避开,于是他根本不在意身上的伤,摧动真气紧追而上。

    “子芮。”

    她听到了他的叫唤,却没有停下来,等到了风崖口处,一步悬崖已无后路之时,才转头看向他,他神色有着几分玩味又似怜悯。

    她道“我不是白马子芮。”

    他眸一空,看着她清凉如夜空般浩瀚的眸子,突然有几分茫然。

    他想问她为何不是白马子芮,是不愿,还是不能了。

    他抿了抿唇,表情幽暗波谲,他其实知道早晚会有这样一天的,她若是巫妖王,便迟早会“觉醒”。

    她不可能永远活得像“白马子芮”那样懵懂天真,可他没有想到,她一瞬间的成长却是令他猝手不及。

    如今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跟巫族,她便必须要做一个抉择。

    明明他先前铺垫了那么多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令她看清楚了巫族的真面目,难不成她仍旧要选择他们?!

    “你若不是,那你又是谁?”他欺霜赛雪的面容染了戾意。

    这个问题……陈白起似回想起了过往种种,那冗长又恩怨交缠的过往令她不禁沉吟了许久。

    她自认她的确扮演过不少角色,也曾有过好几个名字,可她是谁……最终她道。

    “我是陈白起。”

    她演技不好,也扮演不来别人,所以……由始至终,她都只是陈白起。

    她看着白马子啻,少年颜如华舜,眉眼如画,更难得的是黑白分明,像最干净的墨与雪,但实际上的他只是长了一张最擅长蛊惑人心的漂亮无邪长相,他的心,足够冷,亦足够狠。

    她又想起了作为“白马子芮“的这两年,虽意志无法左右,但感同身受。

    他对她有利用,又不可谓不好。

    “白马子芮“记忆中的第一眼,是他,第一次执笔习字,是他所授,第一个学会的称呼,是阿兄,第一次笑,是因他,第一次哭,亦因他……记忆中有太多太多都是他,全是他。

    对于她的事,他很少假手于他人,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他对她虽从不温情,却是样样看顾,他对她没有呵护备至,却也从不见敷衍漠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