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再回东江

    “化验??你说化验那个深海黄金素?”



    



    “对,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那女教的家属和相关机构都没想过把导致她死亡的泉建产品拿去化验一下吗?”问到这里时,张睿明神情有些郑重,他凑近赵志才,想要看出这关键的事故中所接下来的发展。



    



    “那我就不清楚……我也只是听说了一点消息而已,像这些详细内幕泉建内部都封锁很严的,具体情况估计要你自己去查了。”



    



    面对赵志才满脸无辜的神情,张睿明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年轻人只是泉建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炮灰,像这样的组织黑料当然不会向他们透露太多,这也不奇怪。但刚刚那短短的一下已经让张睿明抓住了一个关键的线索。



    



    一定要想办法从这泉建的产品安全这块下手,想办法拿到这所谓的“深海黄金素”,再以相关的化验结果去对付这庞大的泉建集团。



    



    于是,张睿明换了一个问题问道:“像这种深海黄金素的话,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接触到呢?假如我想买的话……”



    



    “这个是铂金会员才能够接触到一级产品,而且上次那次事件后好像就很少出来了额,加上本身又比较贵……可能要做到经理以上,或者直接去找一级老总调,才能有机会接触到。”



    



    麻烦!张睿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如果能直接拿到这份所谓的深海黄金素回去检测一下,再加上上次那女教授以此为食,却莫名身亡的内容劲爆却又被压下去的旧闻,基本就能逼这泉建集团以相当恭谨的态度来到与市检的谈判桌上了,可惜,居然一般人还真没办法拿到这份所谓的一级产品。



    



    但此时在张睿明的脑海里,这次卧底调查行动的目标脉络已经相当清楚了,最开始只是因为替南州省司法局重点关注人物——赵左找回其陷入泉建集团的妻子李素红。现在随着了解的越发深入,终于找到了扳倒这个庞大集团的胜负手——保健品食用安全问题,而面前来看,只要能拿到这所谓的“深海黄金素”,离搞定这泉建集团,保住自己民行科的工作这一目标,就不算太远了。



    



    这次的卧底调查还没正式潜入,就已经指明了本案的办理方向,张睿明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心里的不安与惶恐淡了许多。他望着车窗外随意铺陈的一幅幅景色,参差叠嶂的团团丘陵渐渐演化成不断隆起的山峰,金黄的阳光从翠绿的峰峦上洒下了,河流如丝带蜿蜒,这样一份山水美景,迥异于津港的海港风情。



    



    张睿明知道,东江市快到了。



    



    这座城市他并不陌生,关于它的回应一言难尽,一年多以前,在省检行政检察处报道的当天,就随着省委联合工作组下到东江市来处理南江集团引发的“镉大米”风波,那是张睿明真正面临的第一起超大影响的公益诉讼案件,因为那起案子,在东江呆了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张睿明却感觉经历了一生。



    



    不说与李锦、刘工等南江集团的高层斗智斗勇的过程,也不提与井才良、顾海各种诡谲难测的接触、合作、怀疑。单是最后抓捕、跟踪刘工时,那场让张睿明九死一生的大火,就足以让他铭记一生。



    



    更何况,这里也是他与叶文的相遇之地。



    



    想到这,他低下头,神情有些灰暗,不知怎的,明明知道不应该、也不可能再与那抹倩影相见,此时心头却隐隐有些悸动,关于那美女记者的回忆一股股涌上心头,在酸楚泛过心口后,在这段感情悲剧底色下,居然有点点甜蜜在张睿明的心中回甘。



    



    “要不,去那个“地下指挥部”之前,再去吃一次那个火踵神仙鸭?”



    



    可接下来的事态变化,很快打破了张睿明想要故地重游的兴致,他们还没到东江市高铁站,那边就发短信来了:接车的人已经到了,就在出站口接风,到站请联系。



    



    张睿明与赵志才面面相觑,这东江的泉建人还真是热情啊,先前不确定身份前,连藏身地都不肯透露,现在一旦认定了目标,马上就围了上来,还真不打算给两人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就在高铁站出站口堵着呢。



    



    现在时间紧迫,张睿明提起十二分精神来,必须在与这些人接触前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预演一遍,做好各种应对的预案,不然的话,凶多吉少!



    



    本来张睿明的打算是想下高铁后,先与自己那东江的老同学吴正联系,让他带着自己先到东江市公安局备个案,做好应急联络的准备,可现在倒好,这些人居然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在高铁站出站口等着了,而赵志才先前嘴快,又泄露了两人所乘坐的高铁车次,现在是想要撒个谎,留点时间与东江方面接触都来不及了,只能先改变计划。



    



    张睿明马上给自己的好兄弟吴正打电话,准备告知他临时改变路线的事,吴正因为上次张睿明在他辖区查出了南江集团镉污染的违法事实,这件事搞到最后,上面层层追责,最后也影响了时任三河镇派出所所长的吴正,自己这老同学因为自己的案子最后居然挨了一个处分。张睿明想到这心里就一直有愧,当时也向上面反映了几次情况,详细陈述了吴正在联合工作组办案期间给予了相当大的支持,可是这娄子实在太大,又是镉污染怎么严重的一件事,一层层打板子下来,吴正作为当地派出所所长,实在是也逃不过。



    



    好在因祸得福,市局领导考虑他毕竟是老同志,又几次因工负伤,于是干脆让他回来,到市里科室当一个老民警,也算是又重新进了城,还找了个轻松岗位,吴正也就得过且过的回到了东江市局机关,领了这份“闲职”。



    



    “哎呀我说你!小明子,你是跟我们东江市过不去了是吧~?我到哪里,你就要查到哪?你这是存心又来弄我来了?”



    



    听到吴正这熟悉的嗓音,张睿明心头一热,虽然明明知道对方是开玩笑的,但此时想起曾经给他带来的困扰,此时脸上还是一热,嘴上却不示弱,“啊!对!这次我就是冲你来的!怎么,你先说说你在哪个科室?我等下就专门弄你职责范围内的案子!不把你搞倒,我还不姓张了……”



    



    “嘿!小子,我现在管公会、妇联,怎么,还想害我?那你有本事来我们这里祸害几个妇女同志看看啊!”



    



    两人就这样在斗了一会儿嘴,才回到了正题,张睿明把这些传销分子已经到了高铁站门口的事和吴正一说,这前派出所所长马上语气就起来了“嘿!这些孙子胆子这么大?!还敢算计我兄弟?哎,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个案子,为什么不直接让我帮你联系好巡特警大队,点齐几队人马,直接杀过去,不管对方多少人,先全部带走,东西全扣了,翻他个底朝天的,你再慢慢调查,慢慢问话,这样不轻松的多么,你何苦又和上次一样,要费心费力的去搞什么卧底调查,还这么危险……说实话,我是不想再和上次一样,看见你从火场里救出来的那样子,你能不能让哥们几个稍微省点心看?”



    



    张睿明此时却没时间和他详细解释,他只能赶紧说道:“你自己当了这么久所长,也搞过一线的,你知道“老鼠会”是一下能铲掉的吗?再说我这次又不是去从窝点解救人,也不是要以传销抓人,我是要收集证据去扳倒泉建集团……算了,我一下跟你讲不清,总之,今天你不用过来接风了,怕被他们发现,到时你记得我们的紧急联络方式,如果我到时间没出来,你按计划来找我就是了。”



    



    电话那头吴正还在抱怨张睿明此次行动太过危险,张睿明嫌他呱噪,就直接挂了电话了。虽然吴正嘴碎了点,但在身赴险境之前有个可以交命的兄弟,实在是太令人安心不过了。



    



    此时,高铁车厢里传来了甜美的广播声:各位旅客,前方到站,东江西站,请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下车,带好行李……



    



    赵志才听到这声音,他浑身一震,猛的一下弹起身来,不知道是马上就能见到小燕的激动,还是出于这次行动紧张。而张睿明只是默默的靠在窗前,看着不断向后飞逝的铁轨,望着遥远的来路,思念着津港的方向。



    



    …………



    



    2019年10月11日晚上8点,张睿明和赵志才抵达东江市,天已经暗了,最近西伯利亚高气压峰团临境,整个华南地区大降温,东江此时只有七、八度左右,远比临海的津港气温降的更快,空气中弥漫着一个萧瑟的秋意,令人心寒。



    



    出站通道里,张睿明空着双手,走在前面,赵志才身上背着两个包,手上推着张睿明的行李箱,紧紧走在几步之后,这是两人之前就商量好的。既然张睿明此时的身份是赵志才的老板,那就必须要有一个老板的架势,气宇轩昂,向着出站卡口走去。



    



    张睿明一边走,一边注意到,这高铁站的出站通道墙上都每隔几米,就贴着反传销的标语,根据他的经验,一个地方凡是严厉禁止、坚决打击什么,那就代表这个地方一定是“盛产”什么。曾经的广州火车站,到处都贴满了严厉打击“飞车党”的标语,可那时的“飞车党”不一样是广州的一个顽疾。



    



    越是口号喊得响,越是代表问题出的多。



    



    之前赵志才说会有两个人来接站,一个是小燕,另一个外号叫“程姐”。看得出来,他真是被小燕迷住了,一提起她就神魂颠倒,眼角咧开,手舞足蹈的模样。张睿明不由得泛起疑虑来,万一这小子见色起意,被这小燕又洗了脑区,把张睿明的真实身份透露出来的话,那可怎么办?



    



    张睿明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一点,出站口一过,就有两个女的迎了上来,小燕很年轻,程姐年纪也不大,两人此时应该都是最为在乎外表的时候,穿得却都很普通,甚至有点寒酸。特别是小燕,她完全不复朋友圈里那副“岁月静好,伊人甜美”的感觉,此时穿一件很旧的夹克外衣,看起来就和一般菜市场里卖茶的妇女差不多,下面一条颜色老旧的牛仔裤,上面还缀着一圈艳俗的亮闪闪的柳钉,一个大写的“LV”在腰间,一看就是“温州A货”。



    



    而程姐的穿着更为寒酸,是一件艳俗大红色的棉衣外套,袖口处破了一个小洞,露着灰白的棉花。此时在西装革履的张睿明面前,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张睿明心里却一点都没因此而放松警惕,他知道他所要对付,可不是面前这些衣着褴褛的被骗者,他所要做的是通过这些可怜人,一步步挖到背后的舒熠辉。



    



    见面后,小燕和那个程姐都相当热情,一口一个“老板”,叫得张睿明心里挺过意不去的,一照面,她们本想抢着着帮他提包,可一转身才发现,张睿明的行李早就有赵志才提了,于是两人只能转变方式,不断的向张睿明嘘寒问暖,反而对落在身后,气喘吁吁的赵志才并不上心,惹的对小燕痴迷万分的小孩子,一脸郁闷。



    



    一上出租车,程姐特意关照张睿明:“老板,我们等你等了好久了,你既然安全到了,快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吧,省得家里人担心。”



    



    张睿明一听到这,就知道这是组织里的惯例:一接到新人和来访者,第一件事就是做工作使其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免得他家里人担心,到处找人,千万不能等他进了传销窝点,再打电话,到时就非常的不安全了,家人的寻找很可能使得窝点暴露。



    



    东江这边的公交车收的早,晚上8点就全部收了,亏得程姐和小燕带着两人发足奔跑,都没能赶上末班公交车,只能搭出租车。可一上车后,小燕就盯着那出租车的计价器看着不停,每跳一下,她脸上的阴沉就加重了一分,甚至为了多省一点钱,为了赶在下次跳里程前下车,小燕在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时就提议众人下车,张睿明无计可施,只能对司机抱歉地笑,心想她们俩够赖皮的。后来才知道,这个传销窝点最崇尚的就是节俭,能省一点就省一点,能捱一天就捱一天,一分钱掰八瓣,全都用来购买他们子虚乌有的产品,或者用作可笑的“经营费用”,连自己的钱也不能随便花,超过5块要向推荐人请示,超过20块要向经理请示,如果违反了这些规定,就要坚决地“予以切割”,深牢大狱也无此严苛。



    



    加入传销组织后,出门还会有两人看守。



    



    我去的第一个窝点位于带湖路,附近有一家沙县小吃。这顿饭不是夜宵,传销组织崇尚节俭,吃夜宵近乎犯罪,只能算给我摆的接风宴,我和赵志才刚在火车上吃过,都说没胃口,程姐还是坚持点了鸡汤、葱油拌面和蒸饺——她是真的饿了。后来我才知道,这顿饭和未来两天的“大餐”,全是小燕出钱。程姐是过来帮忙的,吃她一顿也是合情合理,不吃白不吃。只见她俩食指大动,筷子纷飞,吃得极为香甜。蒸饺不够再加一笼、又加一笼,拌面不够再加一份、又加一份,老板看得直笑,赵志才对我挤挤眼,比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那意思我明白:她们不是馋嘴,而是饥饿。他们每天都吃不饱,也不敢吃饱,传销团伙内有个愚蠢之极的说法,他们全都深信不疑:每天吃多少米、吃多少菜,全是国家规定的!



    



    国家规定就是法律,当然不能违反,他们只能饥肠辘辘地硬捱着,上至18岁,下到54岁,人人都要挨饿,人人身体虚弱,我在里面23天,瘦了8斤,有个叫康喜的,进去半年,瘦了50斤。小燕亲口对我说过,她几次差点饿昏过去,那时她只有19岁,还在长身体。



    



    吃完饭往外走,我指着对面一家酒店明知故问:“我晚上住在那里吗?”程姐笑而不答,领着我走进一条黑黑的小巷,走上一条黑黑的楼梯,爬到4楼,门已经开了,室内光线幽暗,气味复杂,有霉味、馊味、汗脚味,还有一股胶皮烧焦的味道。房里有几间卧室,都响着此起彼伏的鼾声。我坐在吱呀作响的沙发上,隐约听见有人说梦话:“不是我,是你,是这个……,是你……”我不禁恍惚起来,在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还好,做梦的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