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沈谦放纵,看她成长

    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说什么?”四个字,仿佛用尽全身力气。

    医生又尽职尽责地重复一遍。

    沈春江忽然笑起来,面部表情呈现出一种扭曲,近乎狰狞:“放屁!我身体好得很,没病没痛,怎么可能照出阴影?!一定是你这个庸医弄错了,对,就是你的错!”

    也不知他是说给谁听。

    那医生虽然看着年轻,但面对这样的情况却面不改色,想来也是见怪不怪,经验丰富的老手。

    他没有直接反驳沈春江,而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注视着他。

    不由缓和了音调:“你也不用太紧张,现在还只是怀疑……”

    “怀疑什么?!完全没有必要!”

    “讳疾忌医对你的病情没有半点好处!”

    “我说了——我没病!”

    医生还欲开口再劝,沈春江却指着病房的门,一字一顿:“滚出去。”

    世界清净了。

    那些讨厌的人和事也都离他远去。

    ……

    天水地产,总裁办公室。

    谭耀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等到那声干脆利索的“请进”之后,直接推开,快步入内。

    “沈总,查到了。”

    办公桌后,正低头翻阅文件的男人动作一顿:“查到什么?”

    “您父亲的事……”

    沈谦挑眉,放下手里的笔,又合上文件夹:“说。”

    谭耀神情一震,愈发小心措辞:“他这段时间与沈婠联系密切,但……似乎并不怎么友好。”

    “何以见得?”

    “据目前打听到并已证实的消息,他们两次约在茶楼见面,最后都不欢而散。”

    沈谦眼中浮现一抹沉思,暗芒转瞬即逝。

    “原因?”

    “据服务员描述,应该是两人谈话过程中产生了争执,好几回都听见他们提及‘股票’一词。”

    沈谦眉心狠狠一蹙,“股票?”

    “是。”

    “哪家公司的股票?”

    “这……暂时还不清楚。我会继续调查……”

    “不用了。”

    谭耀:“?”

    “想知道,亲自打电话问问不就行了,何必拐弯抹角,搞得这么复杂。”

    沈谦拿起手机,谭耀见状,抬手指了指门的方向,示意没有别的吩咐,他就先出去了。

    沈谦微一颔首,目送他背影离开。

    门合上的同时,电话也随之接通。

    “什么事?”那头,沈春江语气沉沉。

    沈谦竟听出一丝阴郁和冷冽,他先叫人——“爸。”

    “你说。”虽然转瞬间平复下来,但沈谦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按捺与克制。

    “也没什么,就是爷爷回来了,让我们今天晚上必须在家吃晚餐。”

    “好,我知道了。”

    沈谦却并没有要结束通话的意思。

    那头又开始烦躁:“还有事?”

    “既然全家人都必须在,那……”他停顿一瞬,“要不要通知沈婠?”

    “……不必了。”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等了几秒才做出回应。

    若在平时,沈谦只当他犹豫,但联想到刚才谭耀的话,也许那几秒时间只是用来调整情绪,伪装平静。

    “但老爷子要求全家都在,缺一个沈婠是不是不太好?”

    “不用你操心,我自会解释。”

    沈谦眼神一暗,“最近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

    说一半,留一半。

    那头已经开始不耐烦:“既然知道是风言风语,就不该轻信。”又把球原封不动踢回来。

    沈谦一旦盯上什么,就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顿了顿,故作犹豫,“其实是有关您和婠婠……”

    沈春江冷笑一声,却不欲多说,只道:“没别的事,就先挂了。”

    沈谦听着那头传来嘟嘟两声,代表通话结束。

    他把手机放回原处,眸中原本的沉思被笑意所取代,唇角上扬:“终于要动手了吗?”

    那一刻,沈谦必须承认,他血液里涌动着激奋,隐隐期待着什么。

    曾经谭耀问他:您既然怀疑沈婠,为什么不趁早将她扼杀在摇篮里,一劳永逸?

    沈谦当时没有回答。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在完全接受与彻底摧毁这两种极端做法之间,他第一次表现出犹疑和徘徊。

    沈婠……

    午夜梦回,他无数次叫着她的名字,如同魔怔一般:不想这样,却偏偏如此。

    那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令沈谦厌恶的同时又忍不住心悸。

    他竟也有为女人疯狂的一天,呵!

    乱了,一切都乱了。

    那个女人俨然成为他的心魔,如同一根扎进肉里的刺,剔出来痛,不剔更痛!

    所以在对待沈婠的问题上,才会摇摆不定。

    但眼下,沈谦觉得,他或许有答案了……

    放任沈婠坐大,一点点看着她成长起来,最后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很有趣,不是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