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茶楼会面,六爷赴约

    最终,权捍霆答应了见面。

    沈婠问他原因。

    六爷:“媳妇儿受了委屈,自然要当面讨回来。”

    不过碰头的地点却从沈家老宅改成了一家茶楼。

    权捍霆要求的。

    沈婠:“这又是什么讲究?”

    “理亏的那方才上门。”

    ……

    沈家老宅,客厅。

    “爸,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医生叮嘱,要阿让多卧床。”魏明馨扶着儿子坐到沙发上。

    原本她是想自己过来的,可沈宗明在电话里特地要求沈让也一起,魏明馨这才带着儿子上车,心里却不太满意——

    明知受伤,却还要折腾,老爷子究竟有没有拿阿让当亲孙子看?

    沈宗明冷眼一扫:“急什么?等着。”

    魏明馨缩了缩脖颈,不敢再多言。

    很快,沈春亭也到了。

    “爸,您这是?”

    “准备一下,明天我约了六爷见面。”

    “什么?!”沈春亭一惊。

    魏明馨听到“权捍霆”这三个字就反射性头皮发麻、手脚僵冷。

    老爷子表情凛冽,音色沉沉:“我说,约了权捍霆见面,你们一家三口都去,现在听明白了吗?还用不用重复?”

    “不、不用……”

    “爸,这是六爷要求的?”沈春亭试探道。

    沈宗明摇头:“我约的。”

    “您这是何必?阿让挨了一顿揍,这事儿不就揭过了?您这样怕是有点……”

    “有点什么?”老爷子冷笑一声,“多管闲事?画蛇添足?”

    沈春亭默然以对,但心里还真这么想的。

    原本这事儿就不光彩,双方你不提我不提,大家马马虎虎就过去了。

    可老爷子这样做相当于把什么都放到台面上,很可能适得其反,激怒权捍霆。

    “愚蠢!”沈宗明跺了跺拐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以为权捍霆是什么人?轻易就能糊弄过去?你当宁江那些无名骸骨是白来的?!”

    无名骸骨……

    此话一出,三人具是一震。

    从进门起就没说过话的沈让:“……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你以为挨一顿打就完了?”

    沈让后颈发凉。

    “我已经放下这张老脸替你搭好了桥,至于要不要过河,自己看着办!”说完起身,头也不回地上楼。

    ……

    第二天,市中心某高档茶楼。

    老爷子带着沈春亭一家提前半小时等在包间。

    沈春亭眉头紧锁,不时朝进门处张望。

    魏明馨今天仿佛哑了火,捧着一杯茶慢慢喝,极少开口。

    沈让因为有伤在身,还没养好,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低垂着眼睑,让人看不清真实情绪。但总的来说,他还算平静。

    至于沈宗明,自打进了包间,他便如同老僧入定,拄着拐杖置于身前正中,一语不发。

    上午十点,约定时间。

    权捍霆却并未出现。

    “爸……”沈春亭有些按捺不住想要起身。

    被老爷子一个眼神又按回去:“稍安勿躁。赔礼道歉就要有赔礼道歉的自觉。人家晾着你,那是给你面子。”

    沈春亭就没像这么憋屈过,脸色泛青。

    “管好你自己的表情。”老爷子凉飕飕提醒。

    沈春亭:“……”

    转眼,十分钟过去。

    还是没来。

    沈春亭焦虑更甚,却碍于老爷子在场,隐忍不发。

    十点半。

    权捍霆才带着沈婠姗姗来迟。

    沈宗明起身相迎,笑容得体:“来了?”顺势让出主位,“请。”

    “老爷子客气了。”话虽如此,却没有半点推辞的意思,不仅自己坐,还带着沈婠在旁边的位子一并落座。

    如此一来,两人高踞上首,从次序方面就带来一种无形的压迫。

    沈春亭想到四个字——

    来者不善!

    几人坐定,沈宗明率先开口:“前段时间我这个不争气的孙子做错了事,劳烦六爷亲自出手教训,实在惭愧至极。”

    说话的同时,冷着脸朝沈让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而望向权捍霆的时候又恢复了笑意。

    “今天趁此机会大家把话说开,有什么误会也都解释清楚,往后的日子才好和平相处,六爷觉得呢?”

    权捍霆坐姿随意,近乎散漫,闻言,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不过……”

    冷厉的目光越过众人,径直落到沈让脸上:“就怕有人口服心不服。”

    沈让浑身僵硬,手脚冰冷。

    明明室内暖气充足,他却仿若置身冰天雪地。

    沈宗明朝沈春亭使了个眼色,后者又在桌下扯了沈让一把,示意他赶紧表态。

    可在那样锋利的注视之下,沈让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顿时急坏了他老子和沈宗明。

    “我……”他目光闪烁,全身血液凝结。

    “看来,也就话说得漂亮而已。”权捍霆收回视线,转而投向沈宗明,似笑非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