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沈让挨打,教训深刻

    权捍霆一双黑瞳诡谲深邃,犹如两个漆黑的漩涡,席卷起冷厉的光,直射沈让。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挡在沈婠面前,犹如坚硬的护盾将女人保护得严严实实。

    迅速截下沈让已经伸到半空的手,眼中闪过厌恶,挟裹着凛凛杀意。

    沈让瞳孔一缩,想要闪避,却为时已晚。

    没有人看清权捍霆究竟是如何动作,只听得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下一秒,沈让捂住右手手腕,惨叫出声,面上早已布满痛苦之色。

    “你算个什么东西?”

    下一句权捍霆没说,但并不难猜,应该是——

    也配碰她?

    睥睨狂妄,却又理所应当。

    因为他是权六爷,宁城的霸主,无冕之王。

    这个认知令沈让目眦欲裂、肝胆俱颤,下一秒咬紧牙关,不再发出一声痛呼。

    因为——

    叫得再惨,也没用。

    权捍霆不会放过他……

    那一刻,作天作地、嚣张跋扈的沈公子心都凉了,整个人像被泡在冷水里,四肢僵硬,头皮发麻。

    沈婠见状,倒是对他高看了几分,权捍霆这一下力道不轻、角度刁钻,不出意外对方必定伤到了骨头。能咬牙忍下这样的剧痛,要么是痛觉神经不敏感,或者受过特殊训练,要么就是心高气傲,凭着一股犟劲强行忍耐。

    沈让的第一反应是惨叫,说明他不是不痛。

    而出身富贵,从小被魏明馨宠坏的“小霸王”,自然也不可能接受什么特殊训练。

    所以,只有第三种可能——

    他在死撑!

    看来这小子的除了吃喝玩乐之外,还有那么点儿气性,倒是比他爹沈春亭强得多。

    欣赏是一方面,却并不代表沈让之前的举动可以被原谅。

    如果说交流会上,他是故意刁难,想让她出丑;那么现在他叫一群纨绔子弟来校门堵她,就是恶意限制人身自由!

    若权捍霆没能及时赶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被一群富二代言语羞辱?

    甚至动手动脚?

    又或者,揍一顿,遍体鳞伤?

    沈婠不可能坐以待毙,肯定会反抗,一旦冲突升级,后果也将无法预料。

    等真正到了那个时候,谁来负责?

    沈让吗?

    他还不够资格!

    所以,不给点教训,怎么咽得这口气?

    别指望她会善良。

    以德报怨,那是圣母才有的慈悲,而沈婠是煞神,是修罗——

    睚眦必报!

    沈让还没说话,那群狐朋狗友就先忍不住了——

    “哪来的小瘪三?还挺横!”

    “居然敢打沈公子?!你知道他是谁吗?”

    “还想不想在宁城混了?”

    “惹了沈家,让你有一千种死法!”

    “报警!赶快报警!非要这小子吃几年牢饭不可!”

    “……”

    “沈家?”权捍霆冷冷勾唇,眼中讥诮一闪而逝。

    众人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首先想到的是这个蠢蛋连“沈家”都没听过,无知者无畏,却并非他知道沈家,却不怕沈家。

    毕竟,有谁不畏惧宁城四大豪门之首沈家的势力?

    殊不知,一山还比一山高。

    别说一个小小的沈让,就是他爹沈春亭过来,六爷想要挥拳揍人,也就抬抬手的事。

    而对方根本没有拒绝或反抗的权力。

    “这怕是个白痴!连沈家都不知道……”

    “我有预感,他会死得很难看。”

    这些人都是家中产业依附于明达,或者有求于沈家的二代公子哥儿,平日里接触不到沈谦这个正经八百的继承人,便退而求其次来讨好沈让,夸张到什么程度呢?

    说话捧着,做事顺着,要钱给钱,要人出人。

    否则,也不会因为他一通电话,就火急火燎地赶来G大,一群大男人就只为堵个小娘们儿。

    就在众人以为权捍霆被沈家的名头镇住,不敢再撒野的时候,他再次出手,直击沈让胸膛。

    这一下比之前还要有力!

    砰——

    一米八的高挑少年就这样飞了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狼狈落地,再也爬不起来。

    一票人目瞪口呆。

    “疯了疯了……”

    “这回真特么要命!”

    “他怎么敢?!”

    顾不上讨伐权捍霆,一群人蜂拥而上将沈让围住,急得抓耳挠腮,却无人敢上前搀扶。

    一来,贸然移动,伤上加伤。

    二来,这就是个大麻烦,谁沾谁倒霉,沈家不追究还好,一旦追究,只怕去扶的那个人没什么好果子吃。

    “现、现在怎么办?”

    没人再去指责权捍霆,他在明知沈让身份的前提下依然动手,就说明这是个硬茬儿——惹不起!

    沈让已经痛晕过去,倒在地上,像条死狗。

    权捍霆却看都不看一眼,径直朝沈婠伸出手。

    后者浅笑勾唇,挽住,两人相携离开。

    “靠!他俩想跑——”

    “别管了!找人还不简单?只要沈家出面,什么都能查到,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人送医院……”

    “对!现在就送,立马送!”

    “笨蛋,你做什么?”

    “不是要送医院?你们愣着干嘛?赶紧来搭把手啊!我一个人怎么扛得动?”

    “……你不知道打急救电话吗?”

    救护车来得很快,沈让被抬上担架,送进车里,一路疾驰往医院而去。

    狐朋狗友中与沈让关系最为要好的两人也一并随行。

    急救室外,长廊幽寂。

    灯光明晃刺眼,泛出惨白的色泽。

    “关翔,你能不能别走来走去?我头晕。”

    “进去多久了?”

    “才十几分钟,你急也没用。”

    “打电话通知沈家没有?”

    “打了,沈太太接的,刚听到消息差点砸了电话,现在已经赶过来,应该很快就到。”

    魏明馨来得又急又匆忙,整个走廊都回荡着高跟鞋的声音。

    “我儿子呢?!”

    鬓发散乱,神情慌张,哪里还有半分豪门贵妇的雍容华贵、姿仪万千?

    “阿姨,我是朱凯,沈公子的朋友。”

    魏明馨抓住他胳膊,指尖隐隐颤抖:“阿让呢?”

    “……还在里面急救。”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儿子好好的为什么会进医院?!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遇到点事,发生了冲突……”

    魏明馨目眦欲裂:“什么事?怎么个冲突法?前因后果,我要知道得明明白白!”

    ------题外话------

    今天去看了电影《无名之辈》,用的贵州话,其实跟重庆话大同小异,挺好的故事,能cue到人心敏感的地方。演员演技到位,章宇长得不帅,但气质又痞又刚,任素汐还是一如既往的稳,点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