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酒会碰面,舞翻醋坛(万更)

    二楼书房,邵安珩撩开窗帘,恰好将一坐一站两个背影尽收眼底。

    而后,不由失笑。

    “老五,在看什么?”胡志北上前。

    邵安珩侧身将位置让出一部分给他。

    “这是在干嘛?”

    “钓鱼。”

    胡志北啧了声,略觉惊讶:“小云还有这闲情逸致?”

    他怎么不知道?

    印象中,凌云是个拽上天的酷boy,话不多,身手好,枪械沙袋就是他的日常消遣,钓鱼还真没见过。

    邵安珩轻扯了下嘴角:“凑热闹,又没那技术。”

    “?”

    “沈婠起的头,小云一条也钓不上来。”

    胡志北懂了,这小破孩儿在较劲。

    “随他们去吧,能吃能喝能玩才是病号该有的待遇。”

    “三哥,你来看……”

    胡志北闻言,撞了撞邵安珩:“走吧,老六在叫了。”

    “嗯。”

    邵安珩放下窗帘的时候,凌云和沈婠已经不满足于干站着,开始拌嘴了,一个稚气未脱,一个满脸无语。

    果然呐,智障儿童欢乐多。

    ……

    “总之,不是我的技术问题,是这些鱼不识好歹!”争论半晌,凌云一锤定音。

    沈婠看傻子一样盯着他,然后,果断转身进屋。

    得!想钓就钓吧,人和蘑菇不是一个物种,没法儿沟通。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苦守池塘的凌云收获了平生第一条亲手钓上来的鱼。

    嗯……

    就是个头,有点小。

    凌云:“红烧还是清蒸?”

    沈婠默默伸出手掌比了比,还没有她手一半长。

    凌云仰头,一张讨喜的娃娃脸,耷在额前的碎发中分,露出脑门儿。

    瞳孔是纯粹的黑色,高度聚光,显得晶莹透彻,此刻带着几分茫然,活脱脱就是个唇红齿白的小正太。

    “有什么问题吗?”要不炸着吃也行啊。

    沈婠实在没忍住,伸手在他头上薅了一把,发质细腻,触手顺滑。

    “?”少年眼中茫然更甚。

    女人轻笑:“你最好还是把它放了。”

    “为什么?”

    “太小,刺多。”

    “……哦。那个,你干嘛摸我的头?”

    平时很少听见他说这么多话,沈婠挑眉,却也不觉得惊讶,还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在超市日用品货架前,这只小蘑菇还主动提醒她拿错了小号内裤,结果反被调戏。

    好像她印象中的凌云和大家普遍认知中那个冷漠寡言、心狠手辣的少年有着很大偏差。

    “因为你可爱啊。”沈婠笑嘻嘻。

    少年呆滞一瞬,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绯红,迷茫的眼神隔着一层轻雾,犹如林间走丢的麋鹿。

    沈婠手痒,又往他脸上掐了一把。

    凌云:“?”

    “真萌。”

    突然,她那根鱼竿动了,沈婠当即收线,一条肥硕的胖头鱼泼水而出,鱼尾在空中卖力挣扎。

    沈婠:“发什么愣?赶紧帮忙!”

    “啊?哦!”

    凌云赶紧伸手,最后两人合力将胖头鱼丢进桶里。

    “现在可以回答你了。”她说。

    “什么?”少年想,他今天的智商有点不够用。

    沈婠:“刚才你问红烧还是清蒸,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那……红烧还是清蒸?”

    “都不。”

    “啊?”茫然又回到那双沉静的眼里。

    “因为,酸菜鱼是用煮的。”既不清蒸,也不红烧。

    说完,拍拍手,敛了鱼竿,转身离开。

    凌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指着脚边的塑料桶:“诶,你的鱼……”

    沈婠既没回头,也没止步,仅挥了挥手:“就当是你钓的。”

    凌云默然,看了眼桶内因空间狭小而蜷缩弯曲的“大胖头”,再看看另一个桶里,他钓的那条鲫鱼,游来游去,毫无逼仄感。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余光一扫女人离开的方向,早已不见沈婠的踪影,凌云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脸颊,而这两个地方都是刚才沈婠碰过的。

    有点烫。

    ……

    晚餐吃鱼,胖头鱼。

    神通广大的胡三爷直接打电话叫来一个大厨,半小时后,酸菜鱼出锅。

    沈婠坐在沙发上,一边处理邮件,一边忍受香味折磨。

    凌云坐着轮椅,低头收拾钓具,那认真的态度跟擦枪的时候无甚两样。

    “什么味道?好香……”胡志北率先从二楼下来,紧接着权捍霆、邵安珩、楚遇江。

    “酸菜?”

    “有点饿了。”

    沈婠见人到齐,放下电脑,径直往餐厅走,刚迈出半步,就被权捍霆拽着后领往回拉。

    她今天穿了件短款棉质上衣,领口是松紧带,呈V字,被权捍霆这么一扯,松紧带直接连同整件衣服往上扯,露出女人雪白的纤腰,惊鸿一瞥,不见半点赘肉。

    身后的权捍霆没有发现,站在旁边的胡志北与邵安珩也不曾注意,但凌云就在正对面,而且坐在轮椅上,视线本就矮了一截。

    沈婠被扯过去的时候,他刚好抬眼,没有任何准备就看到了那样一幕。

    目光微闪,一股热意涌上面颊,他慌乱地错开视线。

    一切不过须臾之间,沈婠按住衣服下摆,然后扭头去瞪权捍霆,“拽我干嘛?”

    “跑得太快。”

    “你们是钢铁巨人,不用吃饭,但我饿了!”

    哟,这是……在闹小脾气?

    胡志北和邵安珩对视一眼,十分明智地决定不吃这盆狗粮。

    “三哥,听说你找这个厨子花了不少心思……”

    “那当然!人家祖上干御厨的,手艺绝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往饭厅走,溜得自然而然,清新不做作。

    楚遇江摸摸鼻子,抬步跟上。

    “咳……”凌云轻咳一声,“推我过去。”

    楚遇江:“看在你是病号的份儿上,今儿伺候你一回。”

    凌云也不说谢,他觉得那玩意儿矫情。

    任由楚遇江推着他调转方向,一路往饭厅而去。

    突然,凌云回头朝后面看了一眼,沈婠已经笑眯眯挽住权捍霆的手臂,而权捍霆则一脸无奈地说着什么,满眼纵容与宠溺。

    “看什么?”

    “……屠狗现场。”

    楚遇江没想到冰坨子一样的凌云还有玩梗的时候。

    啧,不得了!

    厨师手艺很好,一道简简单单的酸菜鱼被他做出了极致的美味。

    反正最后剩下的那点汤都让胡志北拌饭吃进肚子里了。

    是夜。

    权捍霆迫不及待把沈婠压到床上,二话不说就是一通乱啃。

    “嘶……嗑药了你?”

    “再说一遍?”男人撑起上半身,目光幽幽望着她,透出一股危险。

    沈婠撇嘴:“不然你怎么跟打鸡血一样?”

    “旷了这么久,还不许我连本带利讨回来?”权捍霆冷哼。

    “……”

    “就算不嗑药,也能把你办得服服帖帖,信吗?”

    沈婠轻嗤,不以为然。

    接下来,男人直接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什么叫“言出必行”。

    女人双颊通红,眼尾含媚,几番被抛到顶点,又迅速落回原地,那种感觉就像坐过山车,无论上行,还是俯冲,都带着一股惊心动魄的体验。

    沈婠知道,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勾着她,折磨她。

    揪着床单,她难受得想要昏死过去。

    “你……混蛋!”

    权捍霆眼中泛出狠色,每个动作都带着绝对的强势,近乎掠夺的姿态。

    像金戈铁马的将军,又似蛮横霸道的土匪。

    而沈婠则是他征服挞伐的疆场,烧杀劫掠的对象。

    “混蛋也认了。”男人沉声一笑,愈发大开大合,放肆到极点。

    结束之后,沈婠像刚从水里捞上来,大汗淋漓,精疲力竭。

    权捍霆抽完一根烟,从阳台进来,想要掀开被子躺回床上,却被突然伸出的纤纤细足一脚踹在胸膛。

    “生气了?”大掌精准地扣住女人脚踝。

    真细。

    怎么长的?

    沈婠几番用力,却仍然无法挣脱。

    “你撒手。”

    “不撒。是你自己送上门,现在后悔也晚了。”说着,掌心顺着足踝一路往上,抚过女人线条绷紧的小腿,而后游曳至雪白的大腿。

    “宝宝,你真美……”他轻喃出声。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态,沈婠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什么意思。

    “我好困,今晚不折腾了,成吗?”

    “你困了就睡,我自己来。”

    沈婠:“……你特么这么大动静,我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什么感觉?”男人两眼放光。

    沈婠抿唇,拒绝回答。

    某人兴致高涨,沈婠半推半就,两人又来了一次。

    这回,权捍霆出奇地温柔,如果说之前是狂风暴雨的摧残,那么现在便是和风细雨的滋润。

    意识模糊前,她听见男人在耳畔轻喃——

    “给你个教训,下次,不准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沈婠心道,原来他还在生气,心眼儿也忒小。

    她哼唧两声,原本打算反驳的话却不成音调……

    这个坏蛋!

    再次醒来,已经凌晨两点。

    沈婠口渴,习惯性去拿床头的水杯,摸了半晌没够到,才猛然清醒她这是在南市,而非东篱山庄,身处的房间也并非她和权捍霆的主卧。

    “怎么?”察觉到她的不安分,权捍霆直接伸手把人捞进怀里,闭着眼睛,音调略显沙哑地询问。

    “想喝水。你松开,我下楼去接。”

    权捍霆愣了两秒,然后翻身坐起来,二话不说掀了被子,“我去。”

    沈婠又累又困,不跟他抢。

    一楼,厨房。

    “爷?”

    权捍霆回头,只见凌云坐在轮椅上也朝饮水机的方向过来,手里还拿着空的玻璃杯。

    “大半夜渴了?”

    “嗯。”少年点头。

    权捍霆拿过他手里的杯子,接到八分满,然后递给他:“药吃了吗?”

    凌云:“吃了。”

    “记得按时。没有特殊情况,这几天都好好坐轮椅,不准下地走路,听见没有?”

    “……哦。”您是爷,您说了算。

    权捍霆又接了一杯,没打算自己喝,显然是给沈婠送上去的。

    凌云目光稍滞,停留在权捍霆肩头,杀气毕现:“您受伤了!我叫楚遇江过……”

    “叫什么叫?回来。”

    凌云又转回去,目露茫然。

    权捍霆脸上难得浮现尴尬之色,却伴随着唇畔一抹轻笑矛盾地并存,“咳……这不是伤。”

    凌云不懂,明明被划出血痕了,怎么还不叫伤?

    权捍霆没有解释太多,拿上水杯直接走人。

    留凌云一个人坐在轮椅上,满眼疑惑,那明明就是伤口啊,有些地方还冒着血珠。

    ……

    第二天,沈婠被生物钟叫醒之后,想了想,又倒回去多睡了一个钟头。

    再次醒来,枕边已经没有权捍霆的温度。

    她慢慢吞吞洗漱完,然后下楼吃早餐。

    “早,小蘑菇。你吃的什么?”沈婠凑过去。

    凌云动了动嘴唇,嘴皮上一层反光的油水,差点被呛到。

    “牛肉面?”真香!

    恰好作为御厨后代的大师傅转出来,手里还拿着漏勺,笑眯眯问她:“小姐早餐想吃什么?”

    沈婠:“跟他一样。”

    “好的,请稍等。”

    十分钟后,热腾腾的牛肉面送到沈婠面前,“谢谢。”

    “您慢用。”

    她吃了两口,牛肉浓而不膻,面条劲道有力,火候刚刚好。

    “他们人呢?”

    凌云半晌才接话:“你问我?”

    “不然?”

    “……哦,在书房。”

    “你怎么不去?”

    凌云想了想:“爷说,我是病号。”

    沈婠点头:“确实不该瞎掺和,好好将养吧,骚年。”

    骚、骚年?

    凌云双颊一红,有点委屈:其实他不骚……

    中途,沈婠挑面的时候,手滑,油溅到她衣服上,就在前襟的位置,她赶紧去擦。

    油没擦掉,领口倒是因她粗略的动作下滑,露出脖颈连接锁骨那一片皮肤,白是真的白,可正因如此,上面的红痕也格外清晰。

    凌云眼神一顿。

    受伤了?

    爷打的?

    他正准备开口问清楚,谁知沈婠放下筷子不吃了。

    话又咽回肚子里。

    昨晚,爷和她有发生争执吗?

    没听见吵架或打斗的声音啊。

    算了,一会儿问问楚遇江他们……

    “小云,你怎么干坐在客厅?”电视不开,手机不玩,连最宝贝的枪也不擦了,难道……

    不钓鱼改思考人生了?

    邵安珩挑眉,与胡志北对视一眼。

    “……爷受伤了。”凌云忽然开口。

    “受伤?!”

    “什么时候?!”

    两人皆惊。

    凌云:“昨晚。”

    “伤哪儿了?”

    他伸手指了指肩膀,然后画了个圈,意思是,这一片儿。

    凌云不会撒谎,但老六今天确实神采奕奕,没有任何受伤之后该有的表现。

    “咳……你说清楚,”胡志北坐到沙发上,看这架势,显然打算问个明白,“你昨天几点发现的?”

    “夜里,两点三十二分。”

    “能不能从伤口特征判断出何种利器?”

    凌云回想昨晚的场景:“伤口很细,不深,像被什么东西划到,留下长长的几条。”

    “几条?”

    “嗯。”

    胡志北挑眉,忽然想到什么,表情有点复杂:“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有四道并列的划痕。”

    凌云点头。

    这下,邵安珩也懂了,眼神有点一言难尽。

    凌云还在懵逼茫然的状态。

    “咳……”胡志北轻咳一声,语重心长,“小云呐,你也有十六岁了,对吧?这个大人的事呢,也该慢慢了解,不然以后要闹笑话的。”

    “了解什么?”

    “就……男人和女人……”胡志北挤眉弄眼,脸部器官都在传达同一个信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他豪爽归豪爽,但脸皮还没厚到直接把这种事拎到台面上讲。

    因此,凌云还是一知半解,“三爷,您究竟想说什么?男人和女人,然后呢?”

    胡志北:“……”

    凌云又转向邵安珩:“五爷?”

    “咳……前段时间,你不是拿楚遇江的电脑看过片子?就是里面演的那种事。”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不明白?

    轰——

    凌云双颊爆红。

    爷身上的划痕,是沈婠抓的。

    那沈婠脖子上的东西也……

    胡志北见状,老怀欣慰:“看来,我们家小云长大了。”

    邵安珩点头:“是该科普科普这些东西,不然整天对着靶子、沙袋,以后还怎么讨媳妇儿?”

    两人对视一眼,胡志北笑呵呵,语带诱哄:“小云,三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

    邵安珩推着他往外走:“去了就知道。”

    三人入夜之后才回来,胡志北和邵安珩笑容满面,凌云耷拉着头坐在轮椅上,脖颈那一片儿红得滴血。

    沈婠打开门,见状,不由好奇:“去哪儿玩了?”

    凌云把头埋得更低。

    胡志北和邵安珩则笑而不语。

    “……”什么鬼?

    等权捍霆回到房间,沈婠忍不住揪着他问:“凌云到底怎么回事?”

    “你别管,三哥和五哥带他上课去了。”

    “上什么课?”

    权捍霆凑过去,耳语一番。

    只见沈婠的表情越来越惊悚,听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能行吗?别教坏小孩儿。”

    “他已经满过十六岁,不小了。”

    “……果然,男人都是坏东西。”

    权捍霆在她腰上掐了一把:“骂谁呢?”

    沈婠撇嘴,没想到三爷和五爷,一个看似憨厚,一个假装禁欲,都是隐藏的老司机,居然带凌云去那种地方。

    也亏他们想得出来!

    “老实交代,”沈婠拽住男人领口,瞪着水汪汪的俩眼,故作凶狠,“你以前是不是也这么玩儿?”

    男人瞬间警惕。

    “凌云那种愣头青能跟爷相提并论吗?”他想表达的意思是,爷很牛,爷天赋异禀,爷无师自通。

    可听在沈婠耳朵里,就成了——

    “哦~你不是愣头青,看来没少经历啊?”似笑非笑,但眼神是凉的。

    “瞎说,爷清清白白!”

    沈婠不信,裹着被子离他远了点,莫名有种嫌弃的意味。

    权捍霆咬牙:“咱们温泉山庄第一次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身经百战,还能怂成那样儿?”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第一次的时候怂啊。”

    “……”MMP!

    看了某人吃瘪的样子,沈婠这一觉睡得特别好,唇畔还挂着笑。

    半梦半醒之间,权捍霆开了灯,然后是开抽屉的声音,很快,一阵冰冰凉凉的触感袭上手臂伤口的位置。

    沈婠觉得疼,下意识往回抽。

    被男人按住,“别动,很快就好。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上点心?又忘记擦药……”

    同一时间,凌云也好梦正酣。

    他梦见一个女人,身材高挑,双腿修长,纤腰不盈一握,冷淡的眉眼却对他笑得灿烂无边。

    他上前,把手放到女人手里,由她牵引着,来到一间卧室。

    转眼之间,他们已经并排躺在床上,女人慢慢脱掉上衣,然后是长裤,凌云再也忍不住翻身压上去……

    凌云猛然睁眼,噌的一下弹坐起来。

    察觉到濡湿的触感,他心中隐约生出一股羞耻,最后化作懊恼。

    梦里他和……谁来着?

    女人的脸已经很模糊。

    他只记得,那双笔直的长腿以及不堪一折的纤腰……

    男人肩头的抓痕,女人胸前的红印,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想起自己昨天问三爷和五爷的蠢问题,凌云把头埋进被子里,他怎么会那么蠢呐?

    昨天,他虽然拒绝了那个女人,但三爷还是押着他看了一回现场直播,没想到回来就做了这种梦……

    趁凌云吃早餐的空隙,胡志北和邵安珩偷偷溜进他房间,往被单上一摸,验收成果。

    不出所料……咳咳……

    两人对视一眼,胡志北忽然生出一阵感慨:“转眼这么多年,小云也长大了……”

    邵安珩目光投向远处,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半晌:“时间过得真快……”

    ……

    晚上有个酒会,权捍霆让沈婠一起去。

    她在这边没有礼服,只能现买。

    所以,下午就拉着权捍霆出去逛街了。

    “哪件好看?”

    左边是深V到肚脐眼,右边是开叉到大腿根儿。

    权捍霆端详一番,正儿八经给出建议:“都不行。”

    沈婠:“……”

    店里的员工极有眼色,看得出来这两位客人非富即贵,尤其是男人,单单往那儿一坐,就让人挪不开眼。

    “不如,再帮您换一件?”

    沈婠直接指了旁边衣架上,那条酒红色长裙。

    权捍霆看过之后,终于点头:“这个好。”不露胸,也不露腿。

    女人轻笑,问他:“决定好了?”

    “嗯,就这条。”

    “不再选一选其他的?”

    “不了。”

    “行,这可是你说的。”沈婠转身进了试衣间。

    五分钟后,她从里面走出来。

    酒红裙摆及踝,修身的设计包裹住女人纤细的腰肢,虽不露腿,但比例完美,更显身材窈窕修长。

    胸前斜肩设计,露出一边锁骨,虽然还是有点露,但相比深“V”那条已经好太多。

    员工看了眼时间,提醒道:“还剩两个钟头,该上妆了,小姐这边请。”

    沈婠转身,下一秒,男人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背后几乎没有布料,大面积挖空,清楚可见女人的脊椎曲线,弧度完美。

    雪白的肌肤在酒红色映衬下,好似在反光。

    “你——”使诈!

    沈婠朝他眨眨眼:“这可是六叔你亲口敲定的,我已经穿上了,不许反悔。”

    权捍霆:“……”好气哦!

    不对啊,怎么又叫上“六叔”了?

    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店员笑呵呵奉承:“小姐,这条是我们店里最贵的礼服裙,你叔叔对你可真好。”

    “当然,那可是我亲叔叔。”

    店员领着沈婠朝化妆间走,依稀可以听到“叔叔长叔叔短”。

    权捍霆一张脸黑得堪比锅底。

    去他妈的六叔!

    ……

    金达集团与禾邦实业达成战略合作,特地举办了一场商业酒会,借此场合,昭告天下。

    “金总,今天您可是大喜,怎么魂不守舍,一个劲儿望着门口?”

    金超反应过来,忙不迭致歉:“不好意思啊张老弟,我邀请了一位贵客,这会儿还没到,我有点担心路上出状况……”

    “贵客?有多贵?”不以为然。

    金超不动声色:“也没多贵,辉腾集团而已。”

    “辉腾?哪个辉腾?”

    “咱们南市还有几个辉腾?你码头上的货,不也要从那位手底下出?怎么还问起我来了?”

    那人表情一震:“你是说……六、六爷?”

    金超矜持又淡定地轻嗯一声。

    这位“张老弟”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怎么不早说?那位向来不出席这种场合,你用了什么办法,让老弟我也学着点?”

    其实金超也很纳闷儿。

    金达集团与辉腾合作了五年,所有水路货运都是交给那边,有了这尊大佛当靠山,这么些年码头上就没有谁敢给他脸色看,左一个“金总”,右一个“金爷”,他还没脸大到以为那些道上的人是给他面子,说到底,还不是冲着权捍霆去的。

    金超能把公司发展成现在的规模,也不是个蠢人,对方投桃,他自然也要报李。

    首先态度上,必然恭恭敬敬。

    其次利润方面,也是尽可能多让双赢。

    这些年下来,他也算在那位面前混了个熟脸,每次酒会必定派人送上请帖,可惜啊,六爷从不买账。

    没想到这回,居然答应了!

    金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对方总有自己的考量,他无意探究,所能做的只有扫榻相迎。

    为此,他还特地追加了酒会预算,务必要办得隆重风光,如此,才不会失礼于那位。

    很快,禾邦实业的人到了。

    金超扬起笑脸,迎上前,“孙总,里面请……”

    “金总,今儿我可不是主角。”

    “?”

    “有件事忘了告诉你,我只负责禾邦的日常运营,而真正的老板另有其人。”说着,让出位置,好让身后之人暴露于前。

    金超皱眉,抬眼望去,只见男人身形挺拔,眉眼温润,手中一串佛珠与现场氛围不太契合,但却和他这个人融为一体。

    孙总:“介绍一下,这位是禾邦背后的实际控股人即大老板——宋景,宋二爷。”然后指着金超,对男人恭敬道,“这是金达集团总裁,我们的合作对象。”

    宋景颔首,“合作愉快。”

    金超皱眉,禾邦背后还有个实际控股人?他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宋景?

    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等等!

    宋……二爷?!

    那不是权捍霆曾经的兄弟,如今的死对头吗?!

    他怎么会跟他的公司签订战略合作计划?

    金超出了身冷汗,手脚冰凉。

    当年这几位爷还未分道扬镳之际,金超就与权捍霆搭上了线,也算是曾经那段兄弟情最终走向分崩离析的见证人。

    完了完了……

    他一个集团小总裁,只想抱住权六爷这一条金大腿就心满意足,可宋二爷又跑出来捣什么乱啊?

    生活终于要向他这个小可爱下手了吗?

    不过……

    金超转念一想,六爷一反常态答应出席今天的酒会,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早就知道了?

    呼……这下有大佬护着,金超明显松了口气。

    如果权捍霆非要怪罪,那反正他也是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金超完全放心了。

    笑呵呵开口:“二爷大驾光临,招待不周,里面请——”

    宋景含笑看了他一眼,仿佛洞察所有。

    金超被那样的眼神盯着,心里发毛。

    但很快,对方就移开视线,抬步往里。宋景今天来,可不是为了禾邦,一个小公司而已,还不值得他亲自跑这一趟。

    阿狸一袭黑色抹胸长裙,勾勒出火辣的身材。

    此刻,她挽着男人手臂,一举一动收敛了锐气,尽职尽责扮演好一个优雅女伴的角色。

    “爷,他会来吗?”

    “会。”笃定确信。

    “那如果权捍霆还没有脱险……”

    “阿狸。”宋景突然叫她名字。

    女人微怔。

    “你太小看老六,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距离酒会开始还剩最后五分钟,受邀宾客大部分已经入场。

    金超一边看表,一边焦急朝进门处张望。

    金太太见状,拽了他一把:“你还在磨蹭什么?酒会马上就开始了,赶紧上台啊!”

    “别吵,再等会儿……”

    “差不多都来齐了,还要等谁?”

    “一会儿就知道了。”

    金太太看出他的敷衍,顿时沉下脸:“难道你要为了一个人让在场所有人陪着一起等?老金,你得有点分寸!”

    “我告诉你,就这一个人的分量,顶得上在上所有人。”

    金太太被他严肃的语气镇住:“真的假的……”

    就在这时,大门被推开。

    金超两眼放光,“来了来了……”

    金太太顺势望去,下一秒,就彻底愣住。

    男人一袭黑色西装,尊贵宛如欧洲贵族,刀削斧刻般硬朗的面容无形之中带着一种凛然沉冷的杀伐之气,鹰眸凌厉,薄唇紧抿,随着他的步入,方才还热烈的氛围霎时冰冻,众人只觉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腾,瑟瑟发凉。

    男人臂弯稍屈,一只白净纤长的手臂缠绕而上,柔婉灵动,俨然世间最美的装饰。

    众人目光随着那只纤长玉臂缓缓上移,女人一袭酒红长裙,尽显低调神秘,高挑的身材,白皙如瓷的肌肤,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樱。

    美人在骨不在皮。

    沈婠的美会让人忽略了外貌,第一眼看到是她卓绝清然的气质。

    宋景勾唇:“这不是来了吗?”

    随着两人入内,金超连酒会都顾不上主持,亲自上前相迎,人群中出现不少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人是谁啊?”

    “看气势非同一般。”

    “能让金总如此热情相迎,必定不俗。”

    “……”

    对于权捍霆身份的猜测,直到金超上台致辞,宣布酒会开始开始以后,也未曾停歇。

    可惜,没一个猜对。

    沈婠:“你是因为宋景才来的?”越过人群,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混迹在西装革履之中一身唐装、温润佛系的男人。

    许是察觉到这边投来的打量,宋景抬眼回望。

    视线相接,彼此颔首示意。

    只听一声冷哼,沈婠明显感觉揽在自己腰上的大手微微用力,她收回目光,转而落到近处权捍霆脸上,“嘶……你轻点。”

    “不痛不长记性。谁让你跟宋二眉来眼去?”

    沈婠很想给他一锤。

    权捍霆:“不准你再看他!”

    “……”

    没想到,沈婠不看了,宋景却主动走过来。

    “老六,又见面了。”

    权捍霆沉声:“二哥。”

    “看到你平安无事,也不枉费沈婠一片心意。毕竟,这小丫头都敢对自己下狠手了,你可要……好好珍惜。”

    权捍霆心口一刺。

    沈婠却握住他的手,稍稍用力,然后朝宋景笑了笑:“二爷不用羡慕,你也会有的,”视线旁移,落到阿狸身上,“我觉得您身边人就很好。”

    阿狸一愣,心中隐秘地漫上欣喜。

    宋景眉心骤紧,旋即,低声笑开,余光扫过她和权捍霆十指紧扣的手:“小丫头护着人呐,惹不起,惹不起……”

    “不过老六,你什么时候窝囊到要个女人来护着?”

    权捍霆非但没有生气恼怒,反而心情大好:“我有女人护着,可你有吗?这个世上,只有吃不到葡萄的人,才会说葡萄酸。”

    得意洋洋,十分欠打。

    宋景:“……”小瘪犊子!

    “二哥,这多年,你还一个人,有点寂寞吧?”

    “……”

    “我就不一样了,我有婠婠。”说着,当着两人的面,在沈婠嘴角落下一吻,还吧唧啜出了声。

    宋景:“……”幼稚!可笑!

    沈婠也很无语。

    最后,两个男人到外面借一步说话,留下沈婠和阿狸大眼对小眼。

    “那个……你手臂的伤好了吧?”

    阿狸看了一眼,但沈婠用了一条酒红色绑带缠住了受伤的地方,所以看得并不清楚。

    “落痂还要等几天。”

    “抱歉……”

    沈婠摆摆手,“我知道你心疼二爷,所以想从我这里讨回来。”

    阿狸抿唇。

    “以前经常听人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我信了。”

    阿狸抬眼,认真道:“如果时间倒流,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眼睁睁看你划伤自己,然后再帮忙递话。”

    “理解。你护着二爷的心情,就像我护着权捍霆,虽然立场不同,但出发点一样……”

    阿狸红唇轻勾,目露欣赏。

    沈婠状若随意:“都是为了自己爱的男人。”

    爱?!

    阿狸大脑一懵,慌乱间,只能用沉默遮掩。

    沈婠没有再继续试探,因为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有些东西不一定要嘴说,一双眼睛就能看得清楚明白。

    这时,宋景突然从外面进来,气势凛然地穿过人群,然后一把拽住沈婠,将她带入舞池。

    “你……”

    “嘘!别挣扎,让你看个好玩儿的。”

    沈婠被他带着,不得不跟上舞步。

    宋景:“你很勇敢。”

    “?”

    “为了救他,不惜涉险。”

    看来,宋景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他小子倒是有福气。”冷冷一哼,带着不忿。

    沈婠嘴角一抽,二爷,你是小孩儿吗?

    “不过丫头,你骗了爷。”

    沈婠浑身一僵。

    “什么莱卡岛,什么捉奸,都是你胡编乱造用来迷惑我的。怎么,怕我知道权捍霆有危险,会落井下石,补上一刀?”

    沈婠撇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宋景冷哼:“这支舞是为了惩罚你的不坦诚。”

    言罢,一曲终了,宋景放开她。

    沈婠一头雾水,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

    直到她看见不远处冷着一张脸,定定望向这边的权捍霆……

    糟糕!醋坛要翻。

    这个宋景……

    权捍霆径直踏入舞池,将沈婠拽出来,大步往楼上走。

    然后推开一个休息间的房门,顺便也把她推进去。

    沈婠辅一回身,只觉野兽般森寒的气息扑面而来,眨眼之间便落入男人炽热的怀抱中。

    吻,不期而至。

    男人的动作很强势,一手束住女人蛮腰,一手紧箍女子脖颈,沈婠避无可避,只能被迫仰头与他纠缠。

    其实,依她现在的身手和力气,逃脱束缚不是难事,但她清楚,这个男人正在气头上,就像炸毛的狮子,只能顺着他,绝对不能反着干,但心里却把宋景那货里里外外、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如果不是他那支舞,能把权捍霆惹毛?

    “嘶——”沈婠倒抽一口凉气。

    男人的吻夹杂着惩罚的意味,完全没有任何技巧,仿如野兽间最原始的掠夺,她的唇舌都被他牢牢吸附,发痛发麻。

    随着时间越久,呼吸也变得困难。她伸手去推男人肩膀,权捍霆顺势稍稍与她分离,沈婠大口大口呼吸着,胸前起伏不定。

    男人的目光幽幽落到那片雪背之上,喉结滚动,沈婠缩了缩脖颈……

    “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跟宋景相谈甚欢?还是贴面热舞?”

    “就说了两句话,跳了一支舞,哪有‘甚欢’和‘贴面’,你胡说……”

    “哼!爷长了眼睛,看得一清二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