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自食恶果,上台澄清(二更)

    还真是,煞费苦心!

    从操场诬赖,到考场嫁祸,隐秘的手段,迂回的心机,只为一个目的:不想让她考出好成绩!

    沈婠原本还打算韬光养晦,如今看来,倒是没那个必要了。

    那人越不想她脱颖而出,她就偏要光芒万丈!

    “教授,帮个忙如何?”

    “……什么忙?”张凡还沉浸在惊愕的情绪之中,半晌才反应过来。

    “现在距离考试结束,还剩两分钟,我要你出面发话,留下在场所有考生。”

    “你想做什么?”张凡皱眉,“陷害你的那个人起航自有一套处理办法,你别冲动……”

    他以为沈婠想要动用私刑,当众教训始作俑者。

    谁知女人却摇了摇头,“我相信起航的规章制度不会包庇任何一个坏人,就像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好人。”

    这点从张凡处理“作弊事件”严谨求真、讲求证据的态度,便可见一斑。

    “那你是打算?”

    沈婠:“那人当众给我扣了顶黑帽子,还不允许我当众摘下来?”

    张凡:“你想澄清?其实可以由校方出面……”

    “新闻讲究时效性,”沈婠打断他的劝说,“八卦和黑料也一样。您信不信,只要出了这个门,不管我作弊与否,都会被当做板上钉钉的实锤,如瘟疫般迅速扩散。”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张凡不得不承认,沈婠说的很有可能会变成事实。

    “校方固然可以澄清,但最快也要等到调查结果出来,走完固定流程,才会开始行动。到那个时候,我的名声早就坏了。谁赔?是教授你个人承担,还是校方一肩扛之?”

    “……”张凡哑口无言。刚开始以为她闷声不吭,谁料竟如此能言善辩?

    沈婠抬手看表:“还有四十秒。”

    张凡一咬牙:“好!”

    说完,大步迈入考场,沈婠紧随其后。

    就在两人走上讲台,站定之际,考试结束的铃声骤然响起。

    刘敏冷着脸,音调冷肃,一听就不好惹:“请考生立即!立即停笔!违者将做零分处理!”

    此话一出,那些没做完又想多写几个字的人,都纷纷止住了动作。

    “全体起立!以机读卡在上,答题卷在中,试卷在下的顺序整理好自己的桌面。另外,草稿纸严禁带出考场!”

    只听一阵纸张刷啦的动静,刘敏和张凡开始收取机读卡及答题卷,然后是试卷和草稿纸。

    期间,等待的众考生,无可避免将目光投向上首,静然而立的沈婠。

    进而引发一阵不小的骚动,夹杂着窃窃私语声,被刘敏一句中气十足的“安静”强势压下,但各色各样的目光却依旧笔直不加掩饰地落到她身上。

    或好奇,或探究,或鄙夷,或厌恶……

    其中还夹杂着一道心虚的注视,闪闪烁烁,明暗不定。

    沈婠却不为所动。

    平静的目光扫过众人,无形中生出一种强势的威慑,暗藏锋芒。

    刘敏按照准考证编号从小大小挨个儿收卷,收到沈婠的座位时,竟奇异地发现,几份东西都是按照她刚才所说的顺序叠放,可那人根本没回过座位啊,这……

    作弊就是作弊,答得再好,行为再规范,也无法掩盖龌蹉的事实!

    刘敏拿起笔,正欲批下“考生作弊,考卷作废”八个大字,却被张凡眼疾手快制止——

    “你做什么?!”他冷喝一声。

    刘敏凉飕飕望过去:“当然是按照学校针对作弊考生的处理办法,试卷记零分。”

    “监控中心已经调取录像,证明她没有作弊!”

    刘敏动作一顿,“那纸团怎么回事?”

    “有人栽赃嫁祸。”

    话音刚落,不待刘敏有所反应,斜后偏左的方向传来一声哐当巨响。

    “不、不好意,凳子倒了……”身穿白色卫衣的女人满脸抱歉,赶紧把凳子扶起来,手心却紧攥着一把冷汗,浑身颤抖不停。

    刘敏收回目光,动作麻利地收了沈婠的机读卡和试卷,继续去收下一个人的,自顾自发问:“到底怎么回事?”

    张凡却再一次阻止了她:“这个人的,不能收。”

    “什么?”刘敏微愣。

    张凡沉声道:“直接记零分。”

    扶到一半的凳子再次摔回地面,发出砰的一声。

    刘敏恍然,眼中掠过凌厉之色:“扔纸团的人,是你!”

    “不……不是……不是我……”女人慌忙辩解。

    张凡:“有监控录像为证,你还想狡辩?”

    女人听到“监控”二字,面色惨白,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回现实,认命般不再挣扎辩解。

    刘敏冷哼,果断在机读卡和答题卷上写了批语,记零分。

    接下来收卷的过程就快了许多。

    当考生准备离场之际,站在讲台正中间的沈婠,忽然开口了……

    ------题外话------

    紫衣白衣,渣渣连名字都不配有……

    有了,也是要被炮灰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