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你会把我赶出沈家吗?

    晨光透过半掩的窗户,照进室内,在床上洒落一片耀眼的金黄。

    熟睡的男人翻了个身,长臂伸展,耷落在女人平坦的腹部。

    伴随着一声闷哼,沈婠被砸醒了,一脚踹过去,周驰也慢慢睁眼,“嘶!疼啊!”一边哀嚎,一边揉屁股,嗓音还带着醒时独有的低沉和沙哑。

    沈婠坐起来,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浑身上下都是宿醉的味道,并不好闻,转眼看窗外,只见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霞光穿破云层,氲作一片明亮的金橘色。

    “你脑袋晕吗?”周驰打了个呵欠,漂亮的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却还不忘关心沈婠。

    “不晕。”

    “看来昨天喝得也不是很多。就是这味道……”周驰用手在面前扇了两下,然后小洁癖发作,忍不住对自己一顿嫌弃,“真够臭的。”

    沈婠嗤笑一声,下床,往洗手间走。

    周驰巴巴地跟上去,“婠,咱这样也算睡过了吧?”

    “……想死直说。”

    “开个玩笑嘛,别这么不禁逗。”

    许是这辈子没有经历过截肢的痛苦,也不曾体会半身不遂的绝望,相比上辈子,周驰明显有点儿飘,不够深沉,也跟稳重不沾边,却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与活力。

    “出去。”沈婠把着门,冷脸透着禁欲的味道。

    周驰喉结微动,“为什么?”

    “我要洗澡。”

    “……哦。”他摸摸鼻子,灰溜溜走了,突然脚下一顿,“可我这儿没有给你换洗衣服啊?”这个点,商铺还没开,现买也不行。

    “我觉得,你那件红色套头衫就不错。”

    “所以?”

    “征用了。”

    “……”那可是他花了半个月工资抢来的限量版!自己也才穿了两次。

    “你之前说找到工作了?”

    “昂。”周驰认命地去衣柜里把衣服找出来,“给你。”

    沈婠抖开,对着镜子比划一番,长度刚好,完全可以当裙子穿:“在哪儿?”

    “哦,一个酒吧。”

    “做什么?”

    “端盘子。”

    “那你昨天怎么不去上班?”

    “轮休。”

    沈婠不再多问,关了门,打开喷头,等热水的间隙,她把自己脱光,头发盘起来。一刻钟后,宿醉的味道已尽数除去,只剩沐浴露的清香。

    周驰坐在电脑椅上,扭头看她:“这衣服,你穿着还挺好看。”

    “是吗?我也觉得。”

    “……”不自恋会死哦。

    但,好看是真的。

    红色套头衫,走的是运动休闲风,夸张的连帽又带着几分嘻哈的味道,穿在周驰身上是阳光boy,可换成沈婠,尤其下摆包裹到臀部,又在膝盖之上,露出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无形中透出一股性感。

    周驰突然想起前天两个客人讨论“阅女经”,他不止一次听见“腿玩年”这个词,他当时还不以为然,什么腿能玩一年?现在知道了,就沈婠这样的。

    “好看吗?”她笑。

    “啊?!”他惊。

    沈婠没再继续逗他,有些玩笑开过头容易产生误会,“先走了,易弘那边,暂时不要联系。”

    “那你就白给他帮忙啊?”

    “不急这一时半刻,拖得越久,利息越高。”说完,拿上包,开门出去。

    周驰听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远,叹了口气,认命地打开电脑主机,开始了枯燥乏味的编程。

    他最近想做一个小游戏,初步构想已经有了,就是要花时间去写。

    ……

    沈婠在外面吃了早餐,将近十点才回沈宅。

    穿过花园的时候遇上正在翻土的丁伯,“三小姐,上午好。”

    “这是什么?”沈婠指着一盆绿植。

    “文竹,又称云片松。”

    “可以给我养吗?”

    “好啊,那我待会儿让人送去您房间?”

    “不用,我自己拿上去。”小小的一盆,单手就能托住。

    进到客厅,沈婠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打量手里的小家伙,松松绒绒,幽幽翠翠,很可爱。

    “站住。”男人沉凛的嗓音自身后传来,隐约带着薄怒。

    沈婠状若未闻,继续上楼。早在进门的时候,她就看见沈谦坐在客厅沙发上,可那又如何?昨天那一记重锤,足够把她敲醒。

    既然怀柔政策不管用,她也不怕撕破脸,相较于前世的如履薄冰,她这辈子可以说占尽先机。所以,沈婠有这个底气。哪怕现在脱离沈家,她也能凭实力打下一片江山,就是报仇的过程会曲折一点而已,毕竟,罪魁祸首还没出现,最佳选择当然是暗中蛰伏。

    “我让你站住!”

    脚下一顿,沈婠站定,“你在跟我讲话吗?”

    “现在除了我和你,这个家还有其他人?”

    沈婠没什么情绪,淡淡的眼神流露出三分畏惧和七分疏离,已不复往日的亲近与依赖:“有事吗?”

    她本就生了张清丽寡淡的脸,此刻更多了几分冷傲,像座不可融化的冰山。

    沈谦眼神一暗,他不喜欢拥有这幅表情的沈婠,很不喜欢!

    僵硬开口,问道:“昨晚去哪里了?”

    “你在盘问我吗?”

    “是!”

    沈婠一顿,“有些话,知道不合适,就不要问出口,这是你昨天教我的。作为私生女,不敢劳驾你这个名正言顺的妻生子关心。要盘问,让爸爸和爷爷来,你没这个权利。”

    “沈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男人太阳穴猛跳两下,极力克制的表情还是泄露了隐忍的怒气。

    “你会把我赶出沈家吗?”她突然发问。

    沈谦一时哑然,她是沈春江领回来的,又靠一张绣帕过了老爷子那关,在他正式成为这个家的主人之前,没有任何资格赶走她。

    厉眸半眯,“你想威胁我?”

    “不是,”沈婠摇头,“我在向你摊牌,让你看清楚我现在唯一的筹码,也是唯一你可以夺走的东西。”大不了就是被赶出沈家,除此之外,沈谦抓不到她任何软肋。

    “以前,”她抿唇,“是我没认清自己的位置,产生了不该有的奢望。以后,不会了。”

    沈谦身形一震。

    沈婠笑了笑,露出一对小梨涡:“就当同父异母的兄妹吧。”关系不亲,也不远。说完,她转身继续上楼。

    下一秒,手腕被扣住,那么狠的力道像要被把骨头掐断,男人两眼光火:“你昨天出门,穿的不是这身衣服。”

    ------题外话------

    婠婠这手以退为进,玩得怎么样?

    昨天的答案是A,婠婠确实夜不归宿了~

    接下来婠婠会作何回应呢?

    A、抵死不认;B、和盘托出;C、避重就轻(撒谎);D、拒绝回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