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主动上门

    白流苏堂堂城主之子,闲得无聊去杀几个普通人解解闷儿,这样的事对于白凌御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大事。

    但白凌御毕竟是一等伯爵,白家也是圣朝有名的老牌儿贵族。

    一个贵族子弟去做这种事,终究上不得什么台面。

    所以白流苏、米金荣,甚至是郝大尚他们这些人都一起瞒着白凌御。

    毕竟白流苏是白凌御唯一的一个儿子,今后白家的家主之位,乌赫城的城主之位,一等伯爵的贵族头衔等等……

    那都是要交给白流苏继承的。

    倘若这个时候得罪了白流苏,今后白流苏掌权,米金荣、郝大尚之流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白凌御听完米金荣的讲述后,他气得直接抓起一把茶杯,狠狠地砸在了米金荣的脸上。

    米金荣被白凌御砸得头破血流,白凌御怒吼道:“你个该死的蠢货,我让你好好照顾流苏,你就是这样照顾他的吗?

    流苏倘若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要你跟着陪葬!”

    米金荣颤抖不已地跪在地上道:“主尊,老奴知道自己罪责难逃,也做好了万死谢罪的准备。

    但少主每次出门作乐,小人都安排了供奉院木老、狄老、席老以及冷老陪同保护的。

    现在少主的命牌破碎,守魂灯熄灭。

    如果这不是巧合误报的话,那肯定是有高手对咱们白家出手了。

    老奴恳求主尊立刻通知老家主出关,以免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

    至于老奴的罪过,请主尊放心,老奴查明少主的情况过后,自然会以死谢罪。”

    米金荣一番话也算是说得白凌御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白凌御盯着米金荣看了一会儿后,他无奈地丢出自己的令牌道:“拿着令牌去调集城内所有人手,给我找遍整个乌赫城。

    天亮之前,我要知道流苏他到底怎么样了!”

    “请主尊放心,老奴我……”

    “给我滚!”

    白凌御一声大吼,灵力在吼叫声中爆发。

    米金荣直接被吼得倒飞出正厅,他在正厅外的操场上吐了一口鲜血后,当即捡起令牌捂着胸口往城主府外走去。

    白凌御坐在正厅内心绪难平,他深呼吸几口后,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命牌和守魂灯,一个关联肉身,一个关联魂魄。

    如果命牌破碎,守魂灯熄灭。

    这就代表着白流苏肉身已经被毁,魂魄已经溃散。

    正常情况之下,命牌和守魂灯的预警是不会出错的,否则这两样东西也不会在圣界如此流行。

    白凌御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冷静下来的他心里轻松,他的独子白流苏应该是已经没了。

    正如米金荣刚刚的分析一样,如同白流苏在供奉院四大高手的护卫下都身死魂灭,那肯定是有高手对白家出手了。

    白凌御从自己随身的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红色玉符出来。

    他一把将玉符捏碎,随后玉符之中一道虚幻的人影显现出来。

    白凌御跪在人影面前道:“爷爷,流苏出事了。您快出关救救白家吧,否则白家恐怕会遭逢大难。”

    “知道了。”虚幻人影回答一句了随即消散。

    白凌御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丧子之痛这才开始慢慢涌上心头。

    后半夜乌赫城下了一场雨,临近清晨时雨恰好停了。

    安安稳稳睡了一觉的萧天南一大清早起来。

    他在驿馆的操场中间打了一套军体拳。

    这套拳法顶多能让他活动一下筋骨,对他的修为没有半点儿提升作用。

    可是在打这套拳法时,萧天南脑海中全是关于前世的回忆。

    萧天南心中忍不住暗自感叹,人生真的是变幻莫测,祸福难料。

    前世那科技时代,人人相信科技,不问鬼神。

    可谁又曾真正的放眼过宇宙?

    在茫茫宇宙当中,孱弱的地球人真的就犹如蝼蚁一般。

    莫说是仙神了,就算是这灵境大陆的一个普通圣阶,在那个时代的地球也是等同于无敌的存在。

    真要是在那个时候被人找到了直通地球的方法,恐怕等待地球人的当真就是灭顶之灾。

    萧天南一套军体拳打完没多久,龙炎亭神色凝重地来到操场对萧天南道:“白凌御派人来邀请我们去城主府赴宴了,我看白凌御应该是知道了我们杀白流苏的事。”

    萧天南笑着点了点头道:“这都整整一晚上的时间了,要是白凌御还不知道人是我杀的,那他这个城主不当也罢。

    走吧,我们去会会这位白城主,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本事。”

    龙炎亭点点头。

    事已至此,哪怕他再不愿意,也只能和萧天南一同面对了。

    更何况龙炎亭现在对萧天南有一种迷之自信,他相信萧天南这么镇定,心里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萧天南身穿锦衣华服,腰间佩戴着已经缩小成正常宝剑大小的炫铁重剑。

    他带着楚柔、龙炎亭以及一众亲卫,当真像是去赴宴一般,一脸郑重其事地走进了城主府内。

    圣界每一座城的城主府,其实就是改城的最后一座堡垒。

    无论城主府后宅是如何设计的,前殿必定是高墙大院,重兵把守。

    并且天域诸城的城主,历来是越靠近外围,实力就越强。

    因为外围可能遇到战事的几率比较大,同时又远离圣殿,城主的自主权也大很多。

    不像定云城、飘雪城这类靠近圣殿的城池,城内贵族扎堆,圣殿大臣时不时就去逛逛,另外王城内的实权人物也经常去走动。

    在这些地方当城主要的不是实力强,而是够能忍。

    无论哪一方给气受,都能打落牙和血吞。

    萧天南他们一行二十三人走进城主府的外城门以后,在长长的跑马道两边,两队士兵刀剑出鞘,面色冷然地站立原地。

    仿佛全都是莫得感情的杀手一般。

    萧天南左右两边分别是楚柔和龙炎亭,他就像是没察觉到气氛有异一般。

    一路上骑着九尾天月狼犹如走马观花一样,还不时指着几名士兵让楚柔看,说是长得足够威武。

    楚柔也是一脸的轻松自在,哪怕她伪装的是男儿身,一路上也是笑得有点儿“花枝乱颤”的感觉。

    这引得龙炎亭忍不住连连撇嘴,心里深深地怀疑萧天南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终于跑马道走完,前方是一个足够容纳五万兵马列成方阵集合的演武场。

    演武场四周已经站了不少兵马,森然的杀意在演武场内仿佛快要凝固成实质了一般。

    圣阶七段修为的白凌御身穿铠甲站在正前方,在他身边还跟了一众高手,不过萧天南还没发现有什么值得他特别注意的高手存在。

    萧天南一行人骑着坐骑缓缓行至演武场中央,他看着白凌御笑道:“想必这位就是白城主吧?”

    白凌御目光冰寒地看着萧天南道:“萧天南,你昨晚进入我乌赫城内城之前,是否曾经杀过人?”

    “杀过啊。”萧天南十分干脆地点头承认下来。

    “昨晚有一个年轻人,带着一批高手在内城外的一个村庄里烧杀淫乐。

    我主动帮白城主里解决了那些人。

    当时那年轻人还说他叫‘白流苏’,是白城主里的独生子。

    我当时一听就怒了。

    白城主你可是堂堂贵族出身,你的独生子怎么可能大半夜在村庄里烧杀淫乐呢?

    这等无耻之徒,我当即一剑将他斩杀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外城的守城将领郝大尚突然发难,原来他和那伙强盗是一伙儿的。

    我顺带手就连郝大尚他们一起杀了。

    白城主你不用谢我,都是举手之劳而已。”

    萧天南一番话说完,聂子龙他们憋不住想笑。

    跟在他身边的龙炎亭则是在心里暗自庆幸。

    他庆幸自己当初把屠龙旗的总指挥使大印丢给萧天南后,转身就跑去天水城寻欢作乐了。

    否则他要是留在屠龙旗和萧天南争斗一番,他不被萧天南给整死,也会被萧天南这家伙给活活气死。

    果不其然,白凌御听完萧天南的话后,他气得胸膛不停起伏,颌下的山羊胡子不停颤抖。

    他怒极而笑道:“好!你承认就好。

    萧天南,我白家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知道你要去圣符殿参悟符道,途中会经过我乌赫城,我还特地交代手下人要好生礼待与你。

    可是你却残忍杀害我白凌御独子。

    如此深仇大恨,我白凌御若是不报,我枉为人父!”

    白凌御话一说完,演武场四周的城墙之上,密密麻麻的弓弩手张弓引箭,全都将箭矢对准了萧天南等人。

    聂子龙他们看到如此情况,当下也拔出了腰间长剑。

    萧天南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应,他一脸“错愕”道:“哎呀,白城主,那个灭绝人性的小王八蛋真是你儿子啊?

    那这件事白城主你可怪不得我了。

    你的儿子没事儿去杀普通村民作乐,这摆明了是你教子无方嘛。

    你要报仇的话,应该拿条绳子去上吊才对,干嘛要来找我的麻烦?”

    “萧天南!你找死!”

    白凌御拔出腰间长剑,剑尖指向萧天南怒吼道:“给我杀!杀死这群王八蛋!把他们剁碎了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