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偏激(求月票)

    一道剑气将永清河斩裂,河水分往两道,露出中间深深的河床。

    如同上天显灵般,不止湍急的河水没有伤害小船,甚至尸群、鬼影的齐心合力之下,小船以飞一般的速度,不消片刻,就已经停靠进了沈庄之内。

    船到之后,一具具煞尸悄无声息的沉入水中,再度安宁。

    鬼群依依不舍的松手,看着气若苍白的老道士,眼中露出遗憾、叹息。

    “谢谢,谢谢你们。”

    浑身已经湿透的二弟子泪流满面,拼命的对着这些无声离去的煞尸、鬼魂离开的方向叩头道谢。

    哪怕他知道这些阴魂并非为了感谢而来,却仍是老实的对着四方叩了几个响头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起身。

    说来也怪。

    在永清河上的时候,雷声轰鸣,下着瓢泼似的大雨,几乎将整个江面封阻。

    若非鬼魂引路,恐怕师徒两人早就已经迷失。

    可这会儿进了沈庄之后,除了雷音阵阵之外,却并没有下雨。

    半空之中传来不知名的长吟,令人胆颤心惊。

    江水拍打着小舟,发出细微的水波声响。

    小船撞击着岸边,打出‘哐哐’的声音。

    “师父,师父……”

    二弟子小心翼翼的去抱脸色已经很差的老道士,他的神魂接近溃散,气息若有似无,周身冰冷,冷不妨摸上去像是一具死尸。

    他强忍心中的伤感,伸手摸了摸他脖颈。

    ‘咚、咚——’

    动脉在微弱的跳动,还有气。

    “呼——”老者提起的心松了大半,又唤了一声

    “师父,我们到沈庄了。”

    不知是不是这‘沈庄’二字唤醒了老道士的神智,令他奇迹般的苏醒。

    “沈庄,沈庄到了吗?”

    他动了动嘴唇,问了一句。

    纵然青衫老者临出发前替他披了蓑衣、斗笠,但一路赶来早就已经被浸湿。

    凌乱的白发贴在脸上,他想要起身,却像是被吸饱了水后沉重无比的蓑衣封印。

    沈庄的雨已经停了,老者索性替他将蓑衣除去,搀扶着他起身,一面恭顺的道

    “到了,师父,我背您过去。”

    “不不不。”老道士拼命的摇头,连忙道

    “青小若见我行走不便,要你背着,必定会担心的。”

    他说完,又问

    “我看起来是不是脸色不大好看?”

    这会儿的他神魂溃散,全靠术法强撑。

    但随着心头血的流失,那脸色已经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

    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乱蓬蓬的,受魔气长久侵蚀之苦,又躺床多时,双目看起来确实不大有神。

    二弟子心中大痛,却强挤出一丝笑意

    “没有,您看起来精神得很,跟当日下山前往沈庄时,一模一样的。”

    他说完这话,又补了一句

    “小师妹若是见了您,恐怕还以为昨日才分隔呢。”

    老道士其实对自身情况如何是心知肚明,但也不忍伤了这敦厚的二弟子的心,闻听此言,只是笑呵呵的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

    可能是重返梦中的故地,老道士一扫之前的萎靡,显得格外的精神。

    一踏上沈庄的土地,当年的一桩桩往事就浮现在了他的心底。

    当年江面上,宋青小第一次踏入百年前的红雾,他拼命呼唤,已经有了可能会失去小弟子的心理准备;

    进入沈庄之后,前往吴婶的娘家旧居,遇到的那两个生死相隔,却又情意深厚的表兄弟。

    “是个孩子,叫沈进峰。”老道士絮絮叨叨,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后来,尸体还是我亲自掩埋的。”

    二弟子不敢打断他的话,但闻言却越发悲恸,深怕师父只是回光返照,一面应和,一面又偷偷垂泪。

    后来从沈家之中得到线索,遭到煞尸、鬼王追杀,宋青小大展神威。

    此后进入城主府,找到秘藏典阁,摸出了孟芳兰来历。

    而这之后的发展,很多年的时间中,老道士一直都不敢去回忆。

    因为那一晚的场景,对他来说便是一场不敢触碰的噩梦,看着长大的吴妮儿为救母而死,相识多年的吴婶被厉鬼勾魂。

    他一手养大的两个孩子,一个为了救他与小师妹,选择与鬼相伴,一个则是不知去向。

    沈庄既是他的伤心地,又是他充满希望与期盼之地。

    当年那个离开的孩子,曾亲口许诺,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他盼啊盼啊,日夜都记挂着,不知她如今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没有半点儿消息。

    只能时时借着来沈庄收尸之时,看看有没有她的气息。

    “可总算回来了。”

    老道士说到这里,又有些生气

    “这丫头,一去十七年,恐怕早就不认得我喽。”

    “不会的,不会的。”二弟子连忙陪着笑,回了一句

    “小师妹不认得我,也不会不认得师父您。”

    “那是当然!”

    老道士瞪了他一眼,又有些得意

    “我亲手养大的孩子……”

    师徒两人说话的功夫间,二弟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道

    “噫?”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沈庄他也来过几次,自三年前此地魔气再度泄露之后,这里重新长出了茂密的鬼桑林,被遗弃在此地的房屋、器物都像是成了精,带着一种令人十分不舒服的邪恶之意。

    街道之上有恶灵的存在,若非张守义的大军护持,他恐怕会被这里的怨灵、妖鬼撕碎。

    可此时整个沈庄好像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斩碎,房屋倒塌,尘砾尘灰随着未散的雨雾乱飞。

    浓密的桑林被扫荡,看起来破损得十分厉害,却给了青衫老者一种清新、干净无比的感觉。

    “师父,这里的魔气好像消失了!”

    青衫老者说话的时候,壮着胆子伸手摸了一下旁边坍塌的房舍。

    若是以往,此地怨气滔天,房舍之中说不定依附了什么样的恶鬼,准备袭击人类。

    可这会儿他伸手去摸之下,那墙砖冰冷,但里面的恶灵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被人清除了干净。

    老道士因为身体缘故,反应稍慢了些,直到二弟子提醒,才像是反应了过来。

    他神魂不稳,但毕竟境界还在,很快也感应到此地魔气散逸。

    头顶之上笼罩着一层沙尘所形成的薄雾,没有他记忆中,沈庄近几年来鬼怪横行的场景。

    鼻端闻不到腥臭、腐烂的亡灵之气,取而代之的是雨后的潮湿,还有泥土的气息。

    耳中不再听闻不怀好意的怪笑,也没有那种窥探的恶意。

    好似有人用神奇的力量,将此地阴霾一扫而尽。

    ‘卬——’

    就在此时,头顶上方一道古怪的长吟响起。

    师徒两人抬起头,就见到了头顶上方的那可怖的阴影。

    只见那阴影躲藏于云层之中,蜿蜒前行,似是天空之中映照的崇山峻岭,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天地,依旧能感应到那种来自上古大妖的压制。

    血脉不由自的沸腾,老道士在真龙气息之下,竟似有些站不稳脚跟。

    接着另一道清脆的长吟声也紧接着响起,化为金色的影子飞蹿往天际,向天空中的那黑影追去。

    “青小,你师妹!”

    这金影的出现,一下子打破了老道士心中尘封的记忆。

    如果说之前他固执的认为宋青小已经归来,只是一种莫名的感觉,那么看到金龙的刹那,便找到了切切实实的证据。

    “快,快背我去城主府,你腿脚快些——”

    老道士激动得胡子都在抖,二弟子不敢有违,忙将他背负上身,冲着城主府的方向飞奔。

    ……

    孟芳兰不甘束手就擒,试图以鬼蛹阻拦宋青小一时片刻,为自己争取逃离的时机。

    反正沈庄已毁,此地特殊的阴阳局已被人破去,久留也无益。

    她已经达到了魔煞之境,只要能逃过这一时,将来再想办法恢复实力。

    只是在宋青小话音一落的刹那,阿七一动,魔气钻入鬼蛹身体之中,将一具具鬼蛹高高的吊起。

    这些她豢养数百年的鬼蛹,在被阿七一吊之下,随即便斩断了与她之间的联系。

    “孟芳兰……”

    “孟芳兰……”

    “孟芳兰……”

    无数鬼蛹顺着黑气倒垂而下,口中吐露出痛苦而又怨恨的低碎呓语。

    它们在生时畏惧她,死后受她摆弄,永世不得脱身。

    此时在阿七掌控之下,以怨恨为力量的源泉,化为对孟芳兰的最恶毒的诅咒声。

    随着这些诅咒一出口,孟芳兰发现自己的身体之中,像是被层层黑线所束缚。

    一道道细如丝发的黑气从每一具鬼蛹的身体之中钻出,再与她的尸身相连接,将她欲逃离的尸身也跟着高高吊起。

    “孟芳兰……”

    “死……”

    “死……”

    “死……”

    道道诅咒化为无边的烙印,将孟芳兰的身体捆绑着,飞往天际。

    “啊!”

    孟芳兰身不由己的被吊往半空,她的头上、四肢、身体都缠满了无数的黑线。

    整个人好似被困在一张巨大蛛网上的红蛾子,无论怎么样极力挣扎,都无法逃脱这种困境。

    “滚远些!”

    无数鬼蛹在仇恨的驱使之下,试探着顺着黑线,往被禁锢在巨网正中的孟芳兰爬了过去。

    它们生前受她所害,死后被她折磨,对她恨之入骨,恨不能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孟芳兰内心惊骇无比。

    她想要挣脱黑气的束缚,却发现这些细如丝发的黑气的力量强得惊人。

    纵然她通身修为,在这气力量之下却像是毫无还手之力。

    “放开我,放开我!”

    女鬼的厉声尖叫远远的传开,鬼蛹们开始担忧阿七阻止,但随着孟芳兰一被束缚,便被怨恨所驱使,根本不顾一切往她快速爬行。

    黑色巨龙消失之后,巨大的银狼王扛住了压力,重新挺直了背脊,仰头发出痛快的长啸,接着数掌将那鬼树残根拍碎。

    鬼树一碎,孟芳兰依附魂身之处被毁,顿时力量的源泉被削弱大半。

    乌云散开,些许光芒穿透云层,照出她此时恐怖异常的真身。

    “我的师兄在哪里!”

    宋青小冷眼望着她惊恐交加的挣扎,厉声喝问了她一句。

    她力量被削,再难维持人形。

    整具尸身呈青灰之色,那皮肤像是由浓浆浇灌而成。

    双手、双足俱都变形,灰白的指甲长出数寸,眼眶暴突出来,那脸像是枯烂的树皮漆黑,勉强包裹着大张的嘴。

    “啊……”

    她只是惨叫。

    孟芳兰死后怨气滔天,杀血亲证道。

    后又坐靠沈庄,心狠手辣连屠两城,使得她成就魔煞之身。

    可此时她力量受制后,鬼蛹反噬,竟令她勇气尽失。

    这个害人无数的恶鬼,这会儿也知道害怕。

    宋青小的心中生出一种荒谬至极的感觉,见她只知尖叫闪躲,不由又问了一句

    “我的师兄宋长青在哪里!”

    “啊!!!”

    鬼蛹越靠越近,孟芳兰的惨叫声越来越刺耳。

    她翻滚挣扎间,像是一只裹满了丝的蚕,浑身绕满了黑气。

    宋青小见此情景,似是被她激怒,不由将长剑一挥,厉声喝斥

    “说!”

    她一怒之下,挥剑成河,将无数黑气斩退。

    这一声中蕴含的怒火令得受怨恨所驱的鬼蛹畏避,纷纷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表现得已经像是要吓破了胆的孟芳兰身形突然暴起,飞蹿往天际,瞬间化为灰点想要逃离。

    “果然——”

    宋青小却像是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抬头,眼中露出冷色。

    她双手一招,轻喝了一声

    “仁!德!”

    两字令一出,化为两道金色的锋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往她的身体。

    ‘噗嗤——’

    脆响声中,两令力量将她左右肩膀洞穿,随即变成两道金圈,将她身体禁锢,令她凄厉的惨叫出声。

    尸血飞溅,孟芳兰的身体像是遭重重大山倾压,直落下地。

    “早就知道你不老实,先杀死你后,再入九幽,寻找我的师兄!”

    宋青小的眼里杀机一闪,双掌一合,再次疾念秘语

    “仁!德!”

    太昊天书之上的二字力量化为己用之后,可配合灭神术之法,随她意念而变幻无穷,杀敌于无形。

    只见那金色大字在半空之中一闪,随即一字化为长弓,一字化为箭矢。

    宋青小开弓搭箭,对准了孟芳兰的身体。

    她被二字令力量禁锢,无力挣扎逃离。

    ‘仁’、‘德’二字力量镇压着她,任她惨嚎连连,也唯有束手等死。

    孟芳兰的那双眼中闪过一道滔天恨意,眼见金箭疾至,即将射至自己身体之时,她咬紧了牙关,脑袋左右晃荡不止。

    数颗暴突出嘴唇的牙齿格外的狰狞,无数咬含在她口中的糠渣洒落于天际。

    她似是自知死到临头,犹是不知悔改,恶狠狠的冲着金箭射来的方向喊

    “你救不了他……”

    “救不了他,我的东西,我死也要跟我死在一起!”

    她话音一落,心口之中突然涌出大股黑气。

    黑气瞬间形成一条通往幽冥的秘道,一个枯瘦如柴的骨架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被黑气牢牢与她束缚在了一起。

    形影不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