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能不能让我见见宸王妃

    “又是元安郡主?”邵宛如诧异的问道,“元安郡主本事也太大了一些吧?”

    楚琉宸把她抱在怀里,轻声的道“既便不是她,眼下也是她了,长兴草是她私下给章栖兰的,也是她在章栖兰面前一再的抵毁你,起因就是她从皇后娘娘那里听来的,当初楚琉玥要求娶你的事情,嫉妒之下,做出对付你的事情。”

    感应到怀里温软熟悉的气息,楚琉宸的手稍稍用了用力,怀里的是他的珍宝,是他此生不愿意付于旁人的女子。

    “元安郡主怎么说?”邵宛如挑了挑眉,她醒来后就觉得身体还好了,也没有太多的不舒服,但楚琉宸不让她起来,从宫里回来之后就一直抱着她。

    感应到他紧绷的过份的身体,邵宛如也不敢乱动,乖乖的依在他怀时在,安抚着他的情绪。

    “元安郡主说不了了!”楚琉宸握着邵宛如的一只手,俊美的眸色一片寒洌,每一步都有后着,又岂是元安郡主这样的蠢货能布置的。

    “她……出事了?”邵宛如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已经明白楚琉宸话中的意思。

    “楚琉周身边的所有侧妃、庶妃和一些不起眼的妾室,都被下了药,断了子嗣的药,那些女人知道这个消息,又在这样的绝境之中,一起去找元安郡主讨要个说法,推搡之间元安郡主也不知道被谁打晕过去,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

    事情同样发生在今,很巧邵宛如在外面晕过去,元安郡主也在这个时候被打晕了。

    被暂时关入冷宫的,只有楚琉周一家,除了楚琉周是男子,最多的就是女人,元安郡主就算是周王妃,这个时候身边也只留下一个侍候的人,其他的侧妃、庶妃身边也有,也不知道是谁说出元安郡主对她们下药的事情,之后这些女人气狠了都找元安郡主了。

    大家都关了起来,又是这么一个绝境,谁也没在意元安郡主的身份了,冲突起来元安郡主就出了事,楚琉周虽然在旁边的屋子,也没理会这些女人的事情。

    之后过来也只是让人把元安郡主拉起来,抱到床上,让人报给皇后,之后便没再理会。

    “到现在还没有起来?那恐怕凶多吉少了!”邵宛如看了看窗外,窗外的天色已黑,暗夜浓浓,风吹动树枝的声音,呼呼的响。

    “你还有不舒服吗?”楚琉宸根本没在意元安郡主的死活,柔和的看了邵宛如一眼,又问道。

    这话自打邵宛如醒来之后,问了不下有十几遍了。

    邵宛如笑了,伸手拉过他的大手,用力的捏了捏他的手“我没事的,我还算好,这不早早的醒过来了吗?青儿伤的较重。”

    她已经知道青儿虽然伤的重,但救治的及时,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但既便如此她还是很不放心,很想去亲自看一眼,无奈楚琉宸不让。

    “以后你身边我再给你配两个暗卫!”这一次的事情让楚琉宸惊悸异常,想了想道,青儿眼下不能再侍候在

    灼灼身边。

    “最近我不出去就是!”邵宛如笑了,伸手揉了揉楚琉宸绷紧的俊脸,两个人躺在床上,却没有安寝,只是静静的说着话,温软的气息冲软了楚琉宸的阴沉暗黑。

    “不去大长公主府了?”楚琉宸还是不放心,今天邵宛如出事,也是因为章栖兰算准了她去大长公主的路程和时间,才设下的毒计。

    “外祖母吓坏了,跑过来看过之后不让我再去大长公主府。”邵宛如笑了,在她还没醒过来之前,瑞安大长公主就来了,守到楚琉宸离开还一再的叮嘱,以后不让邵宛如财去大长公主府了,绝对不许她一个人去。

    楚琉宸摸了摸头,笑了,他其实方才也听到了,但全心全意的注意着邵宛如的动静,倒是没注意听大长公主说的话,只是下意识的点头“是我忘记了,方才没注意到。”

    感应到他话里的笑意,邵宛如的眸色也柔和了几分,长睫扑闪了两下道“章栖兰怎么办?”

    “害你性命,自然是留不得的!”楚琉宸低缓的道。

    既便看不到他的眼眸,邵宛如也能感应到他心里浓重的暗沉,转过身,把身子紧紧的依偎入他的怀里,迟疑了一下道“能不能留她一命!”

    以章栖兰害自己的事情,其实并不会丢了性命,必竟自己现在还是好生生的,但楚琉宸不同,只要楚琉宸想要她的性命,章栖兰的性命就留不下来。

    “她这么害你,你居然还想留她性命?心软了?”楚琉宸要被她气乐了。

    “其实也不是心软,她反正这个样子了,就随她去吧!”邵宛如道,水眸滑过一丝叹惜,起初的交往真的很美好,但最后却成了这个样子。

    她真的不是心软,只是想保存着这一丝美好而已。

    但也只是在心底保持,自此之后她不会再见章栖兰,更不会关注她的生活,她和楚琉玥走到何种地步,也不是她会去关注的。

    感应到怀里邵宛如低落的气息,楚琉宸想了想,柔声道“好!既如此,就留她一命吧!”

    所谓的留她一命,也只是真的留了她一命罢了,其余的就别想了……

    玥王妃暗算宸王妃的事情被掀了出来,这里面居然还是周王妃唆使的,但偏偏周王妃因为恶毒的给府里的妾室下绝嗣的药,被打了几下晕过去,到现在几乎跟个死人一样。

    周王府查抄的结要,周王的确早早有谋反之意,周王府内大量的兵器,也是早早的埋下的,就等着一旦事发,可以配置武力,还有一个证明就是在周王妃的屋内找到的一对凤簪,这样的凤簪唯有皇后才能相配。

    而那一对凤簪又不是皇后的。

    周王谋反之间昭然若竭,皇上大怒,把周王府圈了起来,周王和一应女眷全部关在府内,终身圈禁。

    这代表周王的失势,他能保下性命还是皇上仁厚,不愿意亲手斩了儿子,否则周王的性命就不会留下来。

    宫里的皇后娘娘被贬,成了没有封号的妃。

    兰妃正式成为兰贵妃,后宫之中眼下没了皇后,就她和德妃的封号最高,德妃第一,兰贵妃第二,后宫之印依旧掌在德妃和明妃的手中,兰贵妃表示不愿意接手此事,她依然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

    不让任何宫妃拜见,也不去拜见德妃,甚至没去见太后娘娘,仿佛她依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被禁足的妃嫔似的。

    几乎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这位兰贵妃,只听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当初跟了皇上的时候,皇上还是王爷,没几个人在意她长的如何,之后-进了皇宫,她又禁足,而今看起来更象是要护着她。

    这里面的缘由许多人都在猜这位神秘的兰妃,到底是何德何能,居然能让皇上过了这么多年,依旧盛宠不断,比起那些新入宫的宫妃,兰贵妃就算是长的容色倾城,必竟岁数大了,怎么就能让皇上念念不望。

    但不管怎么猜想,这位兰妃依然是宫里最得宠,也最神秘的宫妃,连太后娘娘也对她没有苛求。

    章栖兰的确没有死,但玥王妃之位被废,成了一名极普通的庶妃,章相夫人去看过她,看到她骨瘦如柴,又生无可恋的躺在那里,章相夫人哭成了一团。

    “母亲,能不能让我见见宸王妃!”章栖兰眼底却没有泪,伸出枯瘦的手臂拉着章相夫人的手。

    “去看她干什么啊,她现在好生生的,你却这个样子!”章相夫人哭道,虽然知道这事自己女儿的错,但是看到女儿毫无生气的样子,又急又气。

    “母亲,是我的错,是我害的她,我对不起她……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章栖兰的眼泪终于又落了下来,眸底一片痛楚,她很后悔。

    “母亲,求求你,我就是想再见见她,亲口跟她说一句对不起。”章栖兰哭成了一个泪人,她当初一心执念,又在元安郡主的故意牵引之下,一错再错,而今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自己纠由自取的,她不怨谁,只怨自己被嫉妒迷糊了眼睛。

    她这样的人又岂会跟楚琉玥两个拉拉扯扯,如果两个人真的关系,当初要嫁给楚琉玥的就不是自己,而是她了。

    她其实已经很明白的暗示了自己,偏偏自己却看不透,又一意的嫉恨她。

    “好,母亲去试试,你……你等着!”章相夫人看到女儿这么一副模样,知道她时日无多,哭着应承了下来。

    “母亲,如果她不愿意……见我也没关系,把这信给她……算是我最后的……绝笔了!”章栖兰抹干了眼泪,削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就如同她当时尚在闺中时的模样,少了几分装出来的端庄,多了几分肆意。

    信在枕头下面,摸出来上面沾满了泪痕,再一次看着章相夫人叮嘱道“母亲,我的事情,您别怨谁,都是我自己闹出来的,跟旁人无关,甚至跟元安郡主关系也不大,落到现在这地步,也是应当,把信给宸王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