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成王败寇你该懂的

    散灵丹,是涟漪自创的,若直接服用,当时便可散去灵力数日。当然,就算将这散灵丹放置一旁,它所散发的药效也会产生作用,只不过却需要数日。而且,不管是如何中了这散灵丹,只要不运用灵力,就不会被察觉到丝毫不妥之处。

    “成王败寇,你该懂这个道理。”

    涟漪说完,向床边走去。

    “你别碰她!”南宫煜大喊。

    “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话落,涟漪一挥衣袖,灵力倾斜而出,将南宫煜掀翻丈许有余,同时,限制了他的行动。

    涟漪道:“猰貐在哪?”

    南宫煜坐在地上,神色恢复从容,像是坐在龙椅之上,丝毫没有受制于人的感觉,他道:“走了。”

    “你觉得我会信?”

    “他离开盛冉国了。”

    “那你可知,临海的几处村落并不是瘟疫?”

    “知。”

    “是你做的?”

    “是与不是,与你何干?”

    涟漪不再说话,对啊,是与不是,与我何干?

    走到床边,解下身上的斗篷,盖在南宫悦惜身上。

    南宫悦惜眼神空洞的躺在床上,若不是胸口还有起伏,当真与死人无异。

    涟漪心疼的摸着她的脸,轻轻唤道:“惜儿……”

    南宫悦惜瞳孔一缩,瞬间,又回到了空洞的模样。

    涟漪叹了口气,道:“想哭便哭吧,我在。”

    南宫悦惜无声的从眼角流下热泪。

    涟漪沉默片刻,又道:“哭过之后,起来,杀了他。”

    闻言,南宫悦惜机械式的起身,向南宫煜走去。

    涟漪递来一把灵剑。

    南宫悦惜接过,闭上了那双空洞的双眼。再睁开时,已不见初见时的天真与纯善,唯有冷酷与决绝。

    南宫悦惜提着剑,一步一步向南宫煜走去。毫不犹豫的刺入他的胸膛。

    而南宫煜见她走来,到利剑穿透胸膛,自始至终都是笑着的。

    “惜儿,我知你近日心中难过,可这几日,却是我……”

    南宫悦惜厌恶的看着他,狠狠抽出利剑,鲜血喷涌而出。

    涟漪表情淡漠的看着。虽死有余辜,却也可惜……

    南宫煜缓缓的倒下,眼神温柔,承载着满满的眷恋。

    本该如此……

    你给我的即便是砒霜,我也该甘之如饴。

    可我,却亲手毁了你,这几日,怕是我透支了生命,才偷来的。

    其实,我也同样痛苦…

    如此,也算是解脱了…

    只愿,来世遇见你时,我不再是你的皇叔。

    只愿,我给你带来的伤痛,能随着我的逝去,一并离去。

    只愿,你、忘了我……

    那似有千言万语的眼睛,带着微笑,渐渐闭上。

    就在这时,南宫悦惜动作迅速的架上了自己的脖子,可涟漪的速度更快。

    “惜儿!”

    涟漪伸手一把抓住剑身,鲜血滴落而下。

    南宫悦惜一笑。

    “鬼月哥哥…”

    那一笑,让涟漪想起初遇之时,那个站在阳光下,俏皮的女孩。

    “你让我怎么活呢?”

    “你的国家还需要你。”

    “惜儿一介女流之辈,能如何?”

    “女流之辈又如何?”

    “这国家,还是能者居之吧。不然,你娶我?”

    “好,我娶你。”

    “此话当真?”

    “当真。”

    当日,再次大丧。

    新皇南宫煜驾崩。

    同日,公主择选驸马大婚,驸马登基。

    其实,明眼人都清楚,所谓的驸马,不过是个借口,一个女皇登基的借口。

    “鬼月哥哥,你当真要娶我?”

    “在此之前,我有一事相告。”

    “何事?”

    涟漪缓缓解开衣襟,露出束胸,道:“你我同是女流之辈。”

    南宫悦惜满脸的震惊与不愿相信。

    涟漪又道:“我知道历代朝政,没有女皇登基的先例。所以我娶你,给你一个把持朝政的理由。登基之后,我们一行人就会离开,你对外便宣称我患病在床。你若有难处,随时找我。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我信你。”

    一句我信你,便是她最大的动力。

    ------题外话------

    无责任小剧场→_→

    小石头:“松松,你还不去追妻?”

    轩辕瑾:“身子太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