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下一阶段的开始

    有了新的发现?

    上位邪灵心中保持着淡然。

    动用了几乎整个艾坦丁的势力与力量,如果还找不到‘掮客’留下的蛛丝马迹的话,它一定会建议自己的boss马上离开。

    因为,这样的结果,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掮客’拥有了远超它和自己boss想象的力量,将眼前的世界打造成了自家的后花园。

    而第二?

    则是陷阱!

    一个将自己boss拖在这里的陷阱。

    虽然进入副本世界消耗的时间和巨大城市相比较,几乎是微不可计的。

    但有的时候几分钟就能够改变一切,更不用说是1-3个小时了。

    按照‘掮客’的谋划,整个巨大城市被掀翻,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幸的是,并不是最糟糕的两个可能。

    不需要任何的调整,上位邪灵就露出了格尔萨克习惯性郑重的神情。

    “什么发现?”

    上位邪灵问道。

    “是几个据点。”

    “应该是那位的使者留下的后手。”

    “人我们已经都抓到了,正在审问。”

    沃夫特回答着。

    然后,这位南方代表又补充了一句。

    “我会尽快拿到口供。”

    “艾特芬议员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阻拦。”

    对于现在的合作氛围,沃夫特是十分喜欢、适应的,他不希望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出现。

    “有线索就是好的。”

    “至于艾特芬议员?”

    “他我是深知的。”

    上位邪灵这样回答着,脸上的郑重却是不见一点减少,反而是越发的凝重起来。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口的霍尔莱卡十分配合的站了出来。

    “大人,怎么了?”

    霍尔莱卡问道。

    “我们的主动正在丧失,一切需要尽快了。”

    “之前那位并没有发现我们发现了他,现在随着这几个据点的被袭击,你猜……那位会有什么反应?”

    上位邪灵回答着。

    沃夫特送入一惊。

    他刚刚一直在思考如何平稳内部,并没有联想更多。

    现在,有着上位邪灵的提醒,立刻的回过了神。

    是啊!

    虽然之前他们线索不多,但也是占据着‘主动’!

    现在则是彻底的暴露出来。

    那位会怎么做?

    想着想着,沃夫特的额头就开始冒汗了。

    “沃夫特。”

    突地,上位邪灵叫着这位南方代表的名字。

    “什么事,阁下?”

    回过神的沃夫特鞠躬问道。

    “小心,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将我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艾特芬。”

    上位邪灵吩咐着。

    “是,阁下。”

    沃夫特马上点头,并没有躲闪,而是很直接的联系了艾特芬议员。

    南方代表并不认为自己需要躲闪。

    毕竟,双方现在是盟友。

    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一个组织的。

    看着沃夫特的动作,上位邪灵不动声色,内心则是轻笑了一声。

    潜移默化是最可怕的。

    而还有什么能力是比它的【邪灵直感】和【幻术】更好用的吗?

    越是接触的时间长,它越是能够把握到对方的内心,从而在一旁引导。

    不会有任何的异常与警觉。

    所有的一切,当事人只会认为那是他们自己想要这么干的。

    甚至,大罪缠身,也不自知。

    邪灵之所以被称之为邪灵。

    就是因为这极为恐怖的一点啊。

    可惜……

    对自己的boss没用。

    它就从没有见过一个警惕、冷静到自己boss这样程度的人,那种警惕感早已经超出了凡人的范畴,达到了某种超凡程度。

    是天赋还是后天培养,上位邪灵不知道。

    它只知道自己的boss如果必要的话,是可以睁着眼睡觉的。

    很快的,传讯阵布置好了。

    南方议员名义上的代表,艾特芬的虚影出现在了室内。

    “上午好,格尔萨克。”

    对方依旧是友善的问候。

    但是,上位邪灵的态度却是极为冰冷的。

    “我不想和你说话,沃夫特会告知你一切。”

    上位邪灵这样说道。

    然后,就真的闭嘴不谈了。

    查阅过格尔萨克记忆的上位邪灵可是十分清楚艾特芬这个南方议员的代表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除去笑面虎的标签外,对方还拥有着南方议员中数一数二的力量,而且坚韧、心细,富有智慧,一个个破旧的小渔村,都能够被对方经营成硕大的港口。

    对于这样的家伙,上位邪灵是不想要打交道。

    即使它自认为能够很好的扮演格尔萨克,但谁能够保证它不会被对方看出破绽来?

    因此,从最初上位邪灵就采取了‘疏远’的策略。

    让对方误以为它想要逃离。

    却不得不被拴在这里,对抗不存在的‘那位’。

    事实上,上位邪灵的策略相当的成功。

    艾特芬看到‘格尔萨克’的表现,没有任何的起疑,只是礼貌性的笑了一下后,就开始询问沃夫特,在听到了沃夫特的汇报后,这位南方议员的代表挥手示意沃夫特离开,同样的,霍尔莱卡也在询问了上位邪灵后,暂时离开了房间。

    “说吧,为什么专门找我。”

    “不要用刚刚的借口。”

    “你能够想到的,我也能想到,大家都不是傻子。”

    艾特芬略微收敛了那种虚假的友善,很干脆的问道。

    “我需要一艘离开契卡湾的船。”

    上位邪灵沉声道。

    “你在开玩笑吗?”

    艾特芬的虚影一皱眉。

    “没有,我是认真的。”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你们的对抗是无用的。”

    “而现在,我更加是这样认为了。”

    上位邪灵深吸了口气,犹如发泄一般的低吼着。

    “冷静点,格尔萨克。”

    “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有利!”

    艾特芬皱着眉头,劝说着格尔萨克。

    “有利?”

    “你想想你们的收获!”

    “一周了!”

    “你们找到了什么?”

    “然后,你想过没有,你们将要面对什么?”

    上位邪灵继续低吼着,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劝说般。

    看着这个状态的格尔萨克,艾特芬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你见过‘那位’!”

    “是啊!”

    “你一定是见过那位。”

    “不然的话,你怎么会吓破胆。”

    “我所了解的格尔萨克可不是你这样的,只有被那位吓破胆的格尔萨克才会变得如此胆小如鼠!”

    艾特芬脱口而出,然后,越说越是肯定。

    “胆小如鼠,总比死亡的好!”

    “而且,你以为死亡就是结束?”

    “那位远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狡猾、狠厉,你认为你能够从那些俘虏嘴中得到什么吗?”

    “告诉你,不要妄想了!”

    “你猜……这些俘虏会不会是陷阱?”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上位邪灵脸上浮现了一个恶意的微笑。

    艾特芬眉头皱得更紧了。

    然后——

    轰!

    巨大的爆炸从艾特芬那里传来,以至于艾特芬的虚影都变得颤抖起来。

    艾特芬的脸顿时变得扭曲、难看。

    上位邪灵则是笑出了声。

    哈哈哈。

    这样的笑声中,艾特芬暂时消失了。

    上位邪灵则是继续笑了数次后,这才面色凝重的思考起来。

    当然了,这也是表演。

    一切如同boss想的那样。

    ‘掮客’习惯性的‘一明一暗’策略。

    能够找到的‘俘虏’都只会是陷阱,并且会提醒真正意义上、有价值的‘暗子’撤离。

    或者……

    干脆销毁。

    “真是一个麻烦的对手!”

    上位邪灵这样的评价着。

    对于‘掮客’这样的对手,它能够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对方展开布局前,对对方实施斩首计划。

    除此之外?

    并无他法。

    一旦让对方展开布局,你根本无从下手。

    因为,你都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而且,就算是实施斩首计划,也很难。

    ‘掮客’可不是什么勇者。

    他对自己的安全,一定会是考虑的清清楚楚,同样的,也会重重布置。

    思考着该如何对‘掮客’直接下手的上位邪灵,在艾特芬的虚影重新出现后,这才抬起了头。

    艾特芬一如之前。

    不过,上位邪灵能够发现对方眼中的惊骇。

    很显然,对方遭遇了超出想象的情景。

    而这就是他想要的。

    “懂了吗?”

    上位邪灵问道。

    这一次,艾特芬没有马上开口。

    足足沉默了数秒后,这位南方议员代表,才开口。

    “你在南方列岛有落脚处?”

    对方问道。

    “不大,但安全的容纳几个人还是可以的。”

    上位邪灵回答道。

    “那算我一个。”

    “我会提供必要的船只、水手和物资。”

    说完这句话,艾特芬仿佛是泄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萎顿在那,他低声的喃喃自语着“契卡湾……没了。”

    ……

    契卡湾在爆炸、火光中消失在了艾坦丁的地图上。

    下午的时候,艾坦丁堡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

    顿时,人们惊诧、惶恐。

    更是开始严厉斥责火药厂的不作为。

    没错,艾坦丁王室对外公布的就是火药厂的火药泄露。

    至于真正的原因?

    只有少数的人知道。

    而这些知道的人,都无不精神紧绷、如临大敌。

    例如被秦然请入局中的‘战神殿’枢密主教莫托尔。

    刚刚这位枢密主教得到了信息。

    他从两位枢密主教之一,变成了唯一的枢密主教。

    他的那位老友,大主教的竞争者,在旁观拷问‘那位’的俘虏时,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夺取了生命。

    包括随行的十余位精锐祭司一起,全都回归到了战神的乐园。

    发生了什么?

    这是莫托尔想要知道的。

    因此,他借用了‘战神’的神术战争之眼。

    他希望借此看到一丝蛛丝马迹。

    但是,一无所获。

    他只能怪看到一个巨大的坑洞。

    在这里,原本应该是契卡湾,一个富裕到令艾坦丁堡都羡慕的港口。

    现在……

    只剩下了高温形成的晶体。

    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气化了。

    包括那些层层叠叠的秘术防护。

    当然,并不是秘术防护不顶用。

    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少许的人活了下来。

    但其中,没有他们的人。

    该死!

    一无所获的结果,令看到了明显是‘静夜秘修会’成员身影的莫托尔愤怒的一拍桌子。

    随后,这位枢密主教就开始思考怎么将这次影响降到最低了。

    契卡湾,那可是战神殿重点关注的地方。

    港口带来的财富是众所周知的。

    对于财富的需要战神殿也不例外。

    因此,另外一位枢密主教才会前往那里建起了战神殿的又一座大教堂,且将战神殿的有生力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契卡湾。

    相较于已经成为了定局的艾坦丁堡。

    那里才更加适合投资。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战神殿超过一半的力量在那里。

    现在全没了!

    损失的不单单是最高端的战力,中坚力量的损失才是最为恐怖的。

    莫托尔惊骇的发现,战神殿竟然一下子进入到了青黄不接的阶段。

    必须要快速弥补空缺!

    莫托尔思考着,很自然的想到了那位年轻的骑士吉诺。

    对方是忠诚的。

    年轻富有活力。

    至于实力?

    冕下的恩赐足以解决一切。

    而且,有对方树立一个榜样的话,足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让他有时间去处理这次损失。

    “让吉诺来见我。”

    莫托尔对着一位值守的执事说道。

    “是,大人。”

    执事马上躬身而去。

    片刻后,年轻的吉诺出现在了莫托尔眼前。

    较为英俊的外貌,一身光洁的骑士铠甲,行走间,利落风行,腰间的光辉之剑所带的气息更是让年轻人有了一种锋锐却不迫人的气息。

    莫托尔默默的点了点头。

    很好!

    他需要这样的棋子。

    “孩子,你的表现令人叹服。”

    “所以,你足以配得上这份荣誉。”

    “我会安排你接受我主的‘赐福’,你将成为一名真正强大的战士!”

    心中打定主意的莫托尔开口了。

    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然后,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眼前的年轻人呆愣在了原地。

    “我、我够资格吗?”

    年轻人语气颤抖的询问着。

    “当然。”

    “除了你,没有谁比你更有资格了。”

    “去准备一下。”

    “明天中午,就是你进行‘洗礼’的时候。”

    莫托尔微笑着说道,语句中的不容置疑,让吉诺没有再反驳。

    年轻骑士再次感谢了莫托尔后,这才转身离开。

    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位年轻的骑士,眼中浮现了一抹阴翳。

    不能再拖下去了……

    果然,

    还是要这么做吗?

    我也不想的。

    我也只是想活下去。

    纠结、忐忑、犹豫。

    层层如网,让年轻的吉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可他的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那柄【光辉之剑(复制品)】。

    下一刻——

    锵!

    长剑被抽出,直直的斩向了剑鞘。

    啪!

    脆响中,剑鞘直接被斩断。

    一抹不详的黑色开始溢散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