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规则

    约翰迪森裂开了嘴。

    化为亡者的它,虽然还有着人类的外形,但是某些器官却完全的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例如那张嘴。

    嘴缝划过了脸颊,裂开到了耳根,一条细长猩红的舌头带着浓稠的粘液伸了出来,舔舐着上嘴唇。

    美味!

    恐惧就如它所料,从眼前的猎物身上冒出,与之前那些酸涩的如同是青苹果般的猎物不同,眼前的猎物是那样的肥美诱人。

    就好似是一块被炸透了沾上白糖的烧肉!

    它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猎物放入嘴中了。

    不!

    不行!

    还能够再美味一点!

    恐惧!

    给予猎物更多的恐惧!

    贪婪的约翰迪森盯着含羞草,它抬起了粗壮的手臂,指尖一点一点的靠近着含羞草的脸颊。

    “小可爱,你害怕吗?”

    “不要怕。”

    “你只是对我不了解罢了。”

    “而我们有的是时间相互了解,毕竟,我会一点一点的撕下你的血肉,让你慢慢的和我融为一……”

    体字并没有出口,约翰迪森恶意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一支用于焊接金属的喷枪带着灼热的高温,出现在了约翰迪森身后的头顶。

    嗤!

    喷吐而出的蓝色火苗,掠过了约翰迪森的身躯。

    毫无意外,约翰迪森的身躯产品呢过头部开始,被一分为二。

    然后?

    蓝色的火苗并没有停下,以更快的速度将约翰迪森就被切割成了几十份。

    约翰迪森小块的身躯,直接虚化、消散。

    稍大的身躯也在逐渐的变淡。

    死亡!

    身为亡者的约翰迪森再次感知到了死亡的降临。

    这让它不敢,让它……惊恐万分。

    “不!”

    源自灵魂的哀嚎在餐厅内响起,清晰的传入到了秦然的耳中。

    秦然漠然注视着约翰迪森,将手中下午买来的喷枪开关扭到了最大后,径直对准了约翰迪森剩余的身躯碎块。

    嗤!

    蓝色的火苗,一下子就淹没了最大的那一块。

    瞬间的,那块亡者的身躯就化为了虚无。

    “我们可以谈一谈。”

    “我还有不少继续,我可以告诉你。”

    “放过我!”

    “我不会再纠缠你们!”

    约翰迪森的求饶声接连不断的响起,秦然则是充耳不闻,一点一点的烧灼着对方亡者的身躯。

    当剩余最后一块较大的亡者身躯碎块时,约翰迪森的求饶声停下了,它努力的蠕动着一块身躯,想要离去。

    可随后就被蓝色的火焰淹没了。

    在约翰迪森的身躯彻底消失后,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比想象中的要容易一些!

    除去对方的大意外,含羞草功不可没。

    下意识的,秦然看向了含羞草。

    含羞草脸色苍白的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在发现了秦然的注视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秦然一皱眉,走了过去。

    “我说过了,不要勉强自己。”

    秦然说道。

    “不是勉强自己。”

    “我只是想要帮你。”

    含羞草声音干涩的说道。

    这样的干涩,完全是因为惊吓过度。

    在从秦然嘴中得知死亡的约翰迪森可能会出现报复他们时,含羞草就做好了要直面对方的准备。

    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含羞草来说难度真的很大。

    哪怕心里告诉了自己无数次,但真正面对的时候,含羞草还是发现自己一动都动不动了。

    不要说是事先想好的那些拖延时间的说辞了,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约翰迪森刚刚成为亡者,且大意的话,这一次他们很可能会面对失败。

    我真是太没用了……

    含羞草忍不住的低下头。

    一想到之前向秦然主动提出担任‘诱饵’的事情,这个时候的含羞草就羞涩的完全不敢去看秦然。

    一只握着水杯的手掌出现在了含羞草的眼前。

    含羞草愣愣的看着握着水杯的秦然。

    “喝点水,你会感觉好点。”

    秦然说完水杯向前一递。

    “嗯。”

    微微点了点头,含羞草接过了水杯,秦然转身向着吧台外走去。

    他没有埋怨,更不会生气。

    事实上,含羞草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含羞草的表现,他也早有预料。

    因此,他早就想好了弥补措施。

    他需要的只是含羞草能够站在那里就好,如果站不住的话,坐在椅子中,或者地板上也没关系。

    一切,都有他。

    他会处理好一切。

    就如同此刻的后续一样。

    昨晚的第一位客人,那位被约翰迪森杀害的妻子,然后,又杀了约翰迪森的女士,这个时候再次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那盏路灯再次的闪烁起来。

    让对方脚边昏迷的艾美发出了不舒服的呻吟声。

    秦然看了艾美一眼后,就将目光放在了他另外一位客人的身上。

    相较于艾米这个倒霉蛋,对方才是理应关注的。

    “你、你怎么发现的?”

    这位客人脚步没有移动,就站在门口询问道。

    秦然没有开口,仅仅是指了指对方的脚下。

    对方一愣,低头看了看昏迷的艾美,随即就反应了过来,看向了自己身后的脚下。

    “影、影子!”

    “我、我没有影子!”

    对方恍然。

    没有影子,即使外貌和艾美一模一样又怎么样。

    只要稍微注意,就依旧会被发现。

    “谢、谢谢。”

    对方再次的道谢。

    可是和之前的道谢不同,这一次对方不仅郑重其事的鞠躬行礼,而且在行礼后,那宛如常人的身躯就化为了一点白色的,宛如萤火虫般的光点,缓缓的向着远方的天空飘去,最终消失不见。

    秦然注视着对方消失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变化惊讶,经历了太多的秦然,神经早已坚硬如钢铁,眼前小小的变化根本不可能让秦然有任何的惊讶。

    他真正惊讶的是他体内被压制后,极其虚弱的五大源力,竟然获得了一丝增长。

    很微弱!

    相较于被压制后,极其虚弱的五大源力都是微弱不堪。

    但那种增长,秦然清晰的感知到了。

    要知道,在进入这个副本世界后,秦然就一刻不曾停歇的想要让五大源力摆脱压制,但是根本没有用。

    不论是【晨曦骑士锻体术】【瘟疫骑士锻体术】所拥有的坐卧行呼吸法,还是源自心脏血脉的恶魔、原罪,以及特殊的圣刺之力,都没有任何摆脱压制的可能。

    五大源力存在着。

    也能够感知。

    也能够运行。

    可那股压制的力量太强了。

    强大到让秦然觉得是被一座山压到了地底深处般,动弹不得。

    按照秦然最初的估计,以他此刻五大源力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做为,更不要说是摆脱了。

    不过……

    那是之前。

    现在?

    秦然眯起了双眼,精光闪烁。

    他再次看了一眼那远处的夜空。

    萤火般的白光早已消失,只剩下漆黑的夜空与点点星辰,但与之前所不同的是,秦然看向那里的目光变得越发深邃。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转过身向着吧台内走去。

    已经平静下来的含羞草低着头有些不敢看秦然,但仅仅一会儿之后,发现秦然没有任何的埋怨,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翻看着报纸时,含羞草彻底的松了口气。

    略微带着冷意的夜风开始吹入餐厅内。

    含羞草紧了紧围裙,转身给秦然盛了一碗热鸡汤放在了手边后,就走到了餐厅门口。

    恢复了正常的路灯下,艾美蜷缩在那。

    含羞草看着蜷缩的艾美,略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无法狠心做到将对方扔在门口,最终,含羞草半拖着艾美走进了餐厅。

    当然了,这也就是含羞草的极限了。

    地板就是对方的归属。

    椅子?鸡汤?被子?

    不存在的。

    关上门,含羞草在门的窗框上挂出了‘正在营业’的招牌,并且确认外面能够看到后,这才转身返回了厨房。

    时间在秦然的阅读中不知不觉的过去。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午夜的钟声敲响片刻时,躺在地上的艾美呻吟了一声后,从昏迷中醒来。

    一醒来,艾美就心中一惊。

    当发现自己的衣衫完整,且周围亮着灯光,不是陌生地方时,艾美这才松了口气。

    可随即想到了什么的艾美就全身僵硬。

    她刚刚好像看到了‘自己’。

    一个和她一模一样,却让她本能厌恶、恐惧的‘自己’。

    然后?

    那个‘她’冲着她咧嘴一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

    醒来时,就又一次的回到了这间餐厅内。

    发生了什么?

    艾美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看着那个坐在吧台后翻阅着报纸的年轻老板总觉得她刚刚遇到的事情和对方有点关系。

    可……

    那只是感觉,事实又是怎么样?

    艾美也有些拿不准。

    因此,艾美期期艾艾了半天后,这才开口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刚刚?”

    秦然抬起头,一脸诧异不解。

    “嗯,刚刚我很生气的离开……”

    “没有离开。”

    “你只是气冲冲的走向了门口,然后,又很不服气的走了回来,拍着桌子,向我买了一碗鸡汤。”

    “你想要证明你是上当受骗了。”

    “不过,你连着喝了三碗。”

    “说明我弟弟的手艺很不错。”

    说着,秦然指了指三个摞在一起的空碗。

    “那我怎么昏倒的?”

    艾美疑惑的看着秦然。

    “喝了鸡汤后,你向我讨要酒精类饮品。”

    “但我这里并不贩卖这类饮品,我再次告知了你,但是你却找到了我收藏的好酒,你认为我是在骗你,然后没有等我和你解释这些水果酿成的酒是多么珍贵,你就一饮而尽,接着醉倒了。”

    秦然一丝不苟的回答着。

    “是吗?”

    艾美还是有些怀疑,但她晃了晃略显沉重的脑袋,却发现对方说得合情合理。

    那样的事情,她真做得出来。

    然后,足足过了十几秒后,艾美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为什么让我躺在地上?”

    艾美瞪着眼睛,质问着秦然。

    “那你认为我应该对一个讨厌的人呢?”

    “如果不是你没有付鸡汤钱和酒钱的话,我早就把你扔到马路上了。”

    秦然放下了报纸,反问着对方。

    艾美一阵语塞。

    她不讨人喜欢,这一点她也知道。

    所以,她几乎没有真正朋友。

    不论是同性的,还是异性的。

    哪怕会短时间的存在,但稍微深入后,这些人就都会消失。

    就如同昨晚那样。

    一想到昨晚的情形,艾美再次一跺脚,她已经收敛了那么多,那个混蛋为什么不懂得珍惜?

    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转身,艾美就向外走去。

    “等等。”

    身后传来的声音,令艾美停下了脚步。

    她扭过身,看着向她伸出手的餐厅老板,高傲的哼了一声。

    “你虽然气质还行,不少人应该很喜欢你这一款,但你不是我的菜,我是不会把我的电话留给一个餐厅老板的。”

    “嗯。”

    “我也不想要一个嗜酒如命烂醉鬼的电话。”

    “但就算是烂醉鬼,也应该知道付账。”

    秦然点了点头。

    艾美一愣,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但马上就生硬的问道“多少钱?”

    “300!”

    “就如同之前的约定,为了衬托你的容貌,一律涨价10倍,酒的话,虽然它很珍贵,但我这里不会贩卖,算是送你了。”

    秦然报出了一个价格。

    “你这个奸商!”

    艾美咬牙切齿的看着秦然。

    秦然很淡然的指了指监控探头。

    “我祝愿你以后也生意兴隆。”

    艾美掏出三张大额纸币狠狠的拍在吧台上后,气冲冲的转身离去了。

    “不劳费心。”

    “走夜路时,多小心。”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纸币,验过真假后,放入了钱箱。

    然后,再次坐在椅子中,细细的总结着信息。

    这里的亡者,不仅是外表一样,性格也能模拟的极为相似!

    通过接触,获得一部分记忆?

    还是借去了一些特质?

    回忆着约翰迪森‘破皮’而出的一幕,秦然眉头微皱。

    这里的亡者和他之前所认知的亡者完全的不一样,哪怕是约翰迪森这种‘刚死不久’的亡者都是极为难缠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一些亡者的弱点还是有。

    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

    就如同刚刚的喷枪,遇到秦然认知中的亡者,不要说是普通的游魂了,哪怕是怨灵也得瞬间灰飞烟灭,而约翰迪森被切割了几十块,虽然彻底的失去了行动力,但却还能够‘活’着,这在秦然之前的认知中,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不要说是刚死不久的亡者了,在秦然之前的认知中,即使是恶灵程度的亡者都难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而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都是些得天独厚的‘幸运儿’。

    约翰迪森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对方这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物品——将这里搜查了不止一遍的秦然可以完全的确认这一点。

    还有对方被杀害,同样成为亡者的妻子。

    将所有的联系起来,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利于鬼怪的副本世界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

    同时,秦然越发坚定了之前的猜测。

    而就在这时,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