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意外?

    尸体倒地,正在工作的工匠们一愣后,就纷纷发出了惊呼、尖叫。

    “刺客!”

    “有刺客!”

    “柯克大人被刺杀了!”

    ……

    带着这样仓惶、恐惧的喊声,工匠们四处奔逃。

    ‘傲慢’站在原地没有阻拦。

    他的目标可不是这些工匠。

    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头颅,‘傲慢’高傲的面容中浮现了一抹恍然。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会让本体改变了计划!”

    “不过……”

    嗖!

    心中浮现的猜测并没有让‘傲慢’放松警惕,在箭矢的破空声响起的时候,‘傲慢’就侧身一闪。

    砰!

    闷响中,一支通体精铁的箭矢插在了‘傲慢’身后的墙壁上。

    不仅箭矢没入小半,让墙壁上也出现了一个大坑,而且一道道裂纹以箭矢为中心向着四周漫延。

    这样的箭矢,早已超出了普通的子弹,只有一些大口径的狙击枪才能够比拟。

    至于命中身躯?

    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让人四分五裂。

    不过,‘傲慢’却无动于衷。

    他高傲的看着持弓而出的贺拉斯以及对方身后一队30人作用的弓箭手队伍。

    之前的箭矢是贺拉斯射出的。

    而此刻,30人的弓箭队伍已经将弓弦拉成了满月,箭矢纷纷对准了他。

    “莱恩?!”

    贺拉斯又惊又怒的看着地上柯克的无头尸体,在看到‘傲慢’手中拎着的头颅时,直接一声大吼“射!”

    嗖嗖嗖!

    就如同夏日的暴雨,箭矢瞬间笼罩‘傲慢’。

    箭矢密集且劲大,明明只是30人的散射,但却给予人一种是300人的攒射。

    黑色的巨剑出现在‘傲慢’的手中,挡在了身前。

    铛、铛铛!

    箭矢击打在黑色剑身上,立刻迸射出了朵朵火花。

    接着……

    这些箭矢没有落地,在被崩飞后,竟然又一次调转了方向,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向着‘傲慢’左右两侧射去。

    而且,不单单是速度!

    这些箭矢上竟然亮起了淡淡的光辉!

    不是单纯的白色,而是融合着金属的光泽!

    冰冷,锋锐。

    噗、噗噗!

    一个接着一个,30个射出这样一箭的弓箭手,就这么呕血倒地了。

    很显然,射出这样的箭矢,早已经超出了他们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

    但这个时候,没有人会理会这些。

    在看到柯克的尸体时,这些完全效忠对方的弓箭手就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拼命能够逆转局面。

    但却有一个前提。

    实力差距在可控范围内。

    当实力差距大到了天与地的差距时,不要说是拼命了,即使是真正的舍生忘死,也不顶用。

    就如同此刻。

    呼!

    黑色的火焰在泛着淡淡光辉的箭矢上燃起。

    顿时,光辉黯淡,箭矢腐蚀。

    一支又一支的箭矢从半空中落下。

    “啊啊啊!”

    惨呼声响起,萎顿在地的弓箭手们,身上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呼吸间,一个个就化为了乌有。

    箭矢上附着着灵魂。

    灵魂被焚烧。

    身躯又怎么能够幸免?

    看着这一幕的贺拉斯脸色大变。

    他拉开弓箭,一支又一支的箭矢接连不断的射出。

    嗖、嗖嗖!

    啪、啪啪!

    但,每一支都被‘傲慢’拍飞。

    贺拉斯后退一步。

    ‘傲慢’就前进一步。

    这座位于密林中的隐秘神庙,虽然与纳威亚城内的狩猎者神庙的构造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规格、大小却要小了数倍不止。

    因此,很快的,贺拉斯就退到了墙边。

    感受着身后的墙壁,贺拉斯眼中闪过了绝望。

    然后,这样的绝望变成了疯狂。

    “喝!”

    又是一直箭矢。

    不过,不同于之前,这一支箭矢在搭在弓弦上时,就绽放出了几乎实质的白色光辉,而在射出时,更是宛如流星。

    嗖!

    箭如流星,人影相随。

    贺拉斯完全不理会从口鼻中淌出的鲜血,腰间的短刀被他握在了手中,他目光如鹰隼般盯着‘傲慢’。

    呼!

    箭矢上面再一次的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但很明显,烧灼这比之前高了不止一个等级的光辉,黑色火焰也许一些时间。

    而这一些时间,足以让箭矢命中‘傲慢’。

    铛!

    金属交击的响声中。

    带着残余光辉的箭矢被崩飞了。

    同样的,‘傲慢’也露出了一直站在黑色巨剑后的身躯。

    贺拉斯一抬手,手中的短刀就对准‘傲慢’的脖颈狠狠砍去。

    “死吧!”

    贺拉斯大吼着。

    可马上的,被绝望与疯狂交织的对方,脸色就变得一片灰暗。

    ‘傲慢’一脚踢出。

    以比贺拉斯还要快上一倍的速度,准准的命中了对方的胸口。

    砰!

    轰!

    带着骨头断裂的响声,贺拉斯犹如被卡车撞击了一般,狠狠的砸在身后的墙壁上,而灌注在他身躯中的巨大力道,则让贺拉斯好似一颗炮弹,将那厚实的墙壁砸塌了,整个人被埋入碎石中。

    呼吸声连带着属于贺拉斯的气息,迅速的消逝。

    ‘傲慢’转身就走。

    噗!

    而就在傲慢刚刚转过身的刹那,一只手掌就这么的从他的后背插入,从胸前插出。

    ‘傲慢’低下头,他看着那鲜血淋漓的手掌中还夹杂着自己的‘骨头、内脏’碎片,嘴角不由一翘。

    果然。

    一切如你所料。

    很快的,‘傲慢’就收敛了这一抹笑容。

    他做出一副努力想要转过身的样子。

    感受着手臂上的力量,偷袭者不由笑出了声。

    “莱恩、莱恩。”

    对方一边笑一边念叨着那个化名,然后,一抖手,‘傲慢’就这么的摔倒在地上。

    对方似乎是想要看到‘傲慢’脸上的惊讶、不可置信,摔倒‘傲慢’的时候,特意让‘傲慢’面朝上。

    让‘傲慢’的双眼看到了贺拉斯的容貌。

    “是不是很意外?”

    一尘不染的贺拉斯脸上带着微笑问道。

    但结果注定是让贺拉斯失望的。

    躺倒在地的‘傲慢’脸上没有任何的惊讶、意外,有着的只是高傲。

    自始至终,一成不变的高傲。

    他双眼看着对方,明明是伤重濒死的躺倒在地,但却犹如君王一般俯视着自己的对手。

    他淡淡的说道

    “白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