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逼近

    男子站在远处,看着被阴寒所笼罩的建筑,整个面容惊怒交加。

    “螭!”

    “为什么螭会在这里!”

    “该死的!”

    “这就是你的底牌吗?”

    “你真以为……嗯?!”

    咬牙切齿的男子突然一愣。

    他发现那股阴寒气息有些不太对劲。

    不仅紊乱,而且……

    虚弱!

    “原来是这样!”

    “哈哈哈哈!”

    “只是一道分身残留而已!”

    “大沼,你死定了!”

    男子发出一阵狂笑,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

    【仿制的炎城之镯】再次为秦然指引着道路。

    眼前的楼梯,与大沼府邸中的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分为九重,一样的每重一百零八阶,每阶三十三厘米,还有一样的篆刻着一副副秦然无法分辨的古画。

    不过,有一点不同。

    这里要比大沼府邸中的台阶危险多了。

    肉眼无法看到,但却真实存在的危险气息,如同是山峰一样,压在秦然的心间。

    即使是有着指引,秦然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对于危险,秦然是有所预料的。

    毕竟,每一次他都会深度挖掘当下的副本世界,获取远超常人的收益。

    但这一次不同。

    以数字计算,将正常状态下的【妖魔都市】副本世界比作1的话,那么按照秦然往常的经验,深度挖掘后,这个难度应该就是2,或者是3才对,可事实上呢?已经达到了5,乃至更多。

    “不能够以以往的规律、经验来看待每一个副本世界。”

    “每一个副本世界都是不同的。”

    “尤其是出现神魔之后。”

    秦然提醒着自己,牢记着这一次的教训。

    然后,继续的前行。

    至于放弃?

    别开玩笑了!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秦然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不仅是主线任务,还有那可观的收益。

    危险与收益是成正比的!

    这是秦然坚信的。

    也是地下游戏不会改变的主旨。

    阶梯终有尽头,当那处仿佛是宫殿一般的主建筑群出现的时候,【仿制的炎城之镯】彻底的黯淡下来。

    它失去了作用。

    但也尽到了最大的作用。

    因为,秦然已经通过宫殿的大门,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大沼。

    身躯变得虚幻,面带微笑的大沼。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大沼这样的说道。

    “得感谢它。”

    秦然拿着【仿制的炎城之镯】,诚恳的说道。

    没有丝毫的虚假,感谢也是发自肺腑,因为,秦然很清楚假如没有这个【仿制的炎城之镯】,他就算是能够走到这里,也必然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所以,在感谢后,秦然以质问的目光看着大沼。

    “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

    秦然说道。

    “我与到了一个可怕的敌人。”

    “他既强大,又狡猾,如同跗骨之蛆般一直盯着我,并且,还故布疑阵,让我麻痹大意。”

    “因此,我不得不这样做。”

    大沼叹了口气。

    但很显然的,这样的言辞无法说服秦然。

    “故布疑阵?麻痹大意?”

    “请不要用这两个词汇来形容他和你自己,这会让人产生根本性的误会——你敢用你的真名起誓,你没有发现‘贯穿之刺’背后的家伙吗?”

    “随着【撕裂秘药】的出现,你就应该发现一切了!”

    “那种秘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制造的,必须需要‘药女’的帮助,而林城、多城、叶城这样拥有城池的神灵都无法供养一位‘药女’,一个流浪的家伙又怎么能够供养的起‘药女’?”

    秦然冷笑了一声。

    在从罗生寺老僧嘴中了解到了‘匠妖’‘药女’后,秦然就对‘贯穿之刺’能够制造【撕裂秘药】这种东西深表疑惑。

    而之后出现的一幕幕,更是让秦然的疑惑变为了事实。

    ‘贯穿之刺’,不过就是被某个幕后黑手推出来的傀儡罢了。

    甚至‘林城之神’也是一个被蒙在鼓里,自认为聪明的傀儡。

    这一切都是那位幕后黑手的谋划。

    最初,秦然也被蒙蔽了。

    并不是秦然不够谨慎。

    仅仅是因为信息不对等。

    可这种不对等,绝对不会出现在原住民大沼的身上。

    “我用我的真名发誓,在见到你的冒牌货前,我真的没有发现那个家伙。”

    面对着秦然的质问,大沼郑重其事的说出了一串大约十六个音节的名字后,并以其气势。

    这种干脆的做法,令秦然一皱眉。

    “你真的不知道?”

    秦然问道。

    “假如我真的知道的话,也不会变得和现在一样被动了。”

    “2567你知道吗?”

    “我有多少年都没这么紧张过了!”

    “在看到你的冒牌货后,我就知道是那个家伙了!那个一直被宣称死亡,实则是假死的家伙!他自始至终还是盯着我,并且弄出了一个所谓‘贯穿之刺’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他成功了。”

    “我不仅毫无察觉,还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开启了这里——假如他不是无法确认这里究竟暗藏了什么的话,他早就冲进来了。”

    “因此,我尽可能的给你留下线索,就是希望你能够在最后一刻帮助我。”

    大沼苦笑的说道。

    “那座牌楼中的存在,比我强大的多。”

    秦然朝着身后指了指。

    “如果螭大人是完整的,我当然不需要这样紧张。”

    “可那只是螭大人的分身,一个为了弥补自身隐患,而不得不分离出来的分身——简单的说,她完全的不受我的控制。”

    “而且……”

    “即使是分身,螭大人也已经在刚刚离开了。”

    “她离开了这里,而那家伙一定会把握机会。”

    苦笑再一次的在大沼的脸上漫延。

    然后,大沼深吸了口气,以郑重的神情看着秦然。

    “能够帮我拖延一些时间吗?”

    大沼问道。

    【触发特殊事件:幕后黑手】

    【是/否接受?】

    ……

    看着出现的特殊事件,秦然很干脆的一点头。

    【幕后黑手:你发现了‘贯穿之刺’背后的秘密,并且,在规定时间内,出现在了大沼的幻影面前,面对着大沼的请求,你义不容辞。】

    【根据玩家行为,判定为加入大沼阵营。】

    (标注1:特殊事件中,玩家表现越好,评价越高)

    (标注2:玩家表现,包括但不限于战斗)

    ……

    “太好了。”

    “我以我的真名起誓,眼前之人将是我的永世兄弟,我愿意将我的名声、权势、财富、地位与他同享。”

    大沼激动的发出了一串的誓言。

    在这誓言后,一股来自大地宽厚的气息,缓缓融入了秦然的身躯。

    【获得大沼的兄弟誓言!】

    【在炎城范围内,获得些许的命运青睐!】

    ……

    系统提示出现在眼前,但秦然的目光却是眺望远方。

    在那里,出现了一股满是恶意的气息。

    并且,正在迅速的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