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三章 逆向超度一个试试,小七的消息

    

    胖员外给出的信息不多,明显是藏了一手,给出来的信息,其实也属于说重要吧挺重要,说不重要其实也不重要的类型。

    

    这货似乎笃定他现在是重要的信息来源,一门心思的想要先从酆都大帝的麾下,投入到府君麾下,然后成了自己人,什么事都好说。

    

    秦阳不知道当年酆都大帝和府君之间,闹腾成什么样子了,但现在看看,这个人心都涣散成这样了,差不多也算是能了解一二了。

    

    除了最衷心的那一波之外,剩下的怕是都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了。

    

    听了一会之后,秦阳也没了心思继续去听了。

    

    “行了,现在我就送你去去死,先提前跟你说明白了,只是有机会,不能十成十的保证,亡者之界的一切都在演化,谁知道上一刻还行的东西,下一刻是不是就不行了。”

    

    “小人明白,尊上尽管施为。”胖员外眯着眼睛笑着,说的很客气,一副引颈就戮的样子。

    

    说好了,那秦阳自然不会反悔,哪怕眼前这人巨讨厌。

    

    上次在返生树那的时候,秦阳就有个想法,可惜那时候返生树花盛放,他压根不敢靠近。

    

    他想试试这些重燃生机,变成活人的家伙,若是再被斩断了生机之后,能不能超度了。

    

    若是可以超度的话,那他们是不是还会出现在亡者之界?

    

    是直接刷新了,满血在黑海复活么?

    

    这个想法,现在就有了现成的试验机会,对方还是哭着喊着求着他帮忙,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阳一挥手,手中出现了一把黑剑虚影,魔气森森,他凝神望着胖员外,眼神平静的一剑斩出。

    

    胖员外眯成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阳,他看到秦阳出剑的瞬间,全身力量立刻进入了紧绷状态,随时可以爆发出最强的力量反击。

    

    心头感应也攀升到了极致,极致的敏锐。

    

    只要秦阳有一点杀意或者杀气,他立刻就全力反击,不惜代价的将秦阳就地击杀。

    

    之后再去想别的办法,解决他重燃生机的事。

    

    但是心中映照出来的感应,却感应不到秦阳半点杀气和杀意,秦阳根本不是打算杀他,似乎真的是要斩断他的生机,然后让他重新变成死灵。

    

    胖员外强行压下了本能,没有走出反抗,任由秦阳那一剑斩在了他的身上。

    

    他体内燃起的生机,如同摇曳的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轰然崩碎。

    

    下一刻,秦阳已经出现在他身旁,保险起见,两只手同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霎时之间,胖员外的身体上,就因为这微弱的力道,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龟裂,身体也开始化作沙雕。

    

    同一时间,

    

    秦阳右手的摸尸,完全没有了反应,判定胖员外现在不是死人。

    

    而左手的技能,却有了反应,秦阳没什么犹豫,也没有思考的时间,立刻发动了技能。

    

    随着技能的光辉绽放,已经僵化,化为沙雕的胖员外,身体轰然崩碎,伴随着白色的神光,消失不见。

    

    秦阳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在这里重燃生机的死灵,再次被斩灭了生机之后,却被判定为不是死人,摸尸也没有反应?

    

    难道是利用返生树,不,是利用塔香重燃生机的,其实不算是复活么?

    

    亦或者,是死过一次的人,再死的时候,就不会被超度了?

    

    那么,左手的技能,却有了反应,又是为什么?

    

    秦阳之前试探过了,在亡者之界,所有的死灵,这俩技能都是没反应的,这就是为什么秦阳把死灵和死人分开的原因。

    

    秦阳看着自己的左手,一脸纳闷。

    

    “要你有什么用?

    

    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个技能到底是什么,如何起作用,用完了连个技能书都没给,那这个技能有什么用?

    

    我要先把人复活,再把人砍死,然后才能用,有这功夫,早把对方砍死好几遍了。”

    

    看印记的不同,秦阳一直觉得这个技能是逆向超度,尤其是在亡者之界里见到了曾经被超度的人之后,秦阳更是觉得如此。

    

    超度是把人送到亡者之界,而且来到这里之后,似乎只剩下难以磨灭的执念,本身其实已经不算是生前的那个人了。

    

    而左手的逆向超度,则是把亡者之界的死灵,送回生者的世界,如此形成一个闭环,一个轮回,很合理。

    

    但问题来了,逆向超度了他也没法确认。

    

    摸尸的时候,只要被摸尸的人,立刻会变成一具最普通的尸体,连诈尸的可能都没了,还会出技能书,还能抹去被人回溯的可能,完全抹去了痕迹。

    

    而逆向超度就是一摸,直接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这怎么确认?

    

    难道是在活人的世界里大海捞针,看看那个胖员外有没有在活人的世界里出现?这得找到什么时候,才能走狗屎运碰上啊。

    

    不过,这倒也是一种方法……

    

    想到这,秦阳立刻找了个安全地方猫着,拿出了那本书壳,看看能不能联系上王百强。

    

    刚拿出来,秦阳立刻一怔,原本只剩下一个书壳,如今里面竟然又长出来了白页,顺着白页,翻到最后,还能看到新的一页正在重新生长出来。

    

    秦阳稍稍一琢磨,顿时哑然失笑。

    

    难怪一直连接不上,原来是要有个过程啊,估计等到全部恢复之后,才能再次连线。

    

    算了算时间,秦阳就猫在那等着,等了十来天之后,才见这本书里残缺的白页,彻底恢复了。

    

    完全恢复的瞬间,就见第一页又开始出现了秦阳的故事,继续去完成上次没完成的故事。

    

    秦阳轻车熟路的将其斩去,再施展入梦术潜入进去,这一次就见到了王百强的门。

    

    推门进去,还是幽灵号,但这一次王百强就睡在甲板上,明显是为了方便秦阳找。

    

    秦阳走过去叫醒了王百强。

    

    “船长……”

    

    “我让你搞到的信息,你搞到了么?”

    

    “弄到了。”王百强也不废话,一挥手,一旁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资料。

    

    秦阳翻看那些资料,都是大荒如今的情况。

    

    大嬴神朝一切平稳,但是新帝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对外的说辞是在闭关,再加上国运平稳,稳中又提升,谁也没怀疑。

    

    毕竟,以前嬴帝在位的时候,本尊一万年不出现都是常态,新帝这才几百年而已,对于一个道君来说,小意思而已。

    

    而神朝之中,也有不少人,再维护着相对的平稳,魁山又有山鬼镇压,一切都还算平静。

    

    嫁衣还没苏醒,秦阳其实有点纳闷,他的涅槃之火都提升了,嫁衣怎么还没醒。

    

    北边的大燕也没闹腾了,云帝整天修行,平日里也不管事,再加上有秦阳这个德帝的名头挂着,大家都挺克制的,算是罕见的蜜月期了。

    

    妖国那边,最近也没心思对外闹腾,内部打了几百年了,还没打完,三眼龙母跟妖国内的大族,愈发尿不到一个壶里了。

    

    沙海荒漠里,轮转寺自闭了数百年了,听说是因为数百年前有一堆可怕的不祥,从轮转寺那路过,险些顺手灭了轮转寺。

    

    这十有是道门那群家伙。

    

    尸骨脉里,新的尸族崛起,有人说,这位新晋尸族,有旱魃在世之相。

    

    不用想,肯定是尸魁。

    

    这尸魁的同类前辈,一等一的狠人,吞了太微天帝,以身躯化作魁山镇压,算是硬生生的把太微天帝拖到只剩下半口气,被秦阳给补了一刀。

    

    想来这个尸魁的前途,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除了这些,海族那边闹腾的的确比较厉害,海族里的种族众多,强者辈出,再加上最近三身道君的旧部,在海中闹腾,跟正统海族的摩擦越来越大。

    

    于是,理所当然的,被不少海族认为,海族小公主失踪,跟三身道君的旧部有关,谁让他们开始闹腾,小公主就失踪了。

    

    两边越闹越凶,打的不可开交。

    

    秦阳还是纳闷,小七到底跑哪去了,自己的葬礼她都没来,要说她有什么危险,会不会陨落了,秦阳是肯定不信的。

    

    要天赋有天赋,要法门有法门,人又挺机灵的,相比之下,小七才是天之骄子,跟开了挂似的,秦阳担心的就是她别学坏了就行。

    

    而南海那边,有人发现,南海道君立下的镇海牌坊以南,灵气明显比往日平稳了一些,有人推测,是整个死海的灵气都开始恢复平静了。

    

    南海已经有一些胆子大的家伙,开始向着死海探索了,可惜死伤惨重。

    

    不是谁都能在死海航行的,就算是当年的幽灵号,都团灭过一次,要不是有秦阳在,估计又要在噬魂兽手里再团灭一次。

    

    这是大荒的整体情况。

    

    秦阳大概看了看,也算是看出来,新一代搞事情的人要出现了。

    

    而秦阳关注的人,也都着重给列了出来。

    

    道门的人不知道去哪了,蒙师叔也没人能知道他的行踪。

    

    黄泉魔宗的新一代宗主,基本已经定下了,而崔老祖枯坐黄泉河边百年,一朝悟道,距离道君只有半步之遥,南蛮之地的各个势力,心情平稳,觉得意外又觉得没什么意外。

    

    反正黄泉魔宗南蛮第一宗的位置算是坐稳了,以崔老祖的底蕴,从半步道君顺利成就道君只是早晚的事了。

    

    看到这条,秦阳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崔师父能想开是再好不过了。

    

    零零散散的一大堆东西,每个秦阳提到的人,都有消息,活着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看完之后,秦阳一挥手,幻化出一个胖员外的形象。

    

    “既然我留下的情报网还在,发展的还挺好,那就让陈皮干点事,试试能不能找到这个人。”

    

    王百强老老实实的记下。

    

    交代完之后,王百强忍不住问了句。

    

    “船长,自从你在我的梦里出现,我就可以随便睡觉了,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我追查过我自己,我好像发现我不是我。”

    

    “你不是你是谁?你还能是秦有德不成?”秦阳嗤之以鼻,不屑的很。

    

    “我一直都认为,一个人的经历和人生,才是构建出来‘你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是无从更改的。

    

    你就是你,叫王百强也好,叫王百剑也好,孟百剑也罢,都是你,还有什么好想的,按照大荒的说法,你是孟轲氏的后裔,仅此而已。

    

    反正你的故事卡死在我这一页,以后也走不动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老老实实修行,早日成就道君,越九重加封。

    

    我都死了,还要来开解你,你还好好的活着,却要瞎鸡儿想,你是不是贱?”

    

    被秦阳喷了,王百强心里却舒服多了,顺着秦阳的话一想,他似乎是挺贱皮子的。

    

    “行了,我还有事,记住我刚才交代你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去找那个人。”

    

    秦阳丢下一句话,转身溜了。

    

    因为他心头开始示警了,他感应到有人靠近。

    

    睁开眼睛,秦阳收起防护,站在山头,收敛了所有气息,遥望着远方。

    

    三十里之外,有一个一身锐气冲霄的男人,踏空而行,身如一把出鞘利剑,急速向着前方冲去。

    

    在秦阳看到他的一瞬间,此人身形一顿,转头看向秦阳。

    

    一念之间,便似有锋锐到极致的剑意,跃入秦阳的双瞳,秦阳微微眯了眯眼,拱了拱手。

    

    对耷拉下眼皮,锋锐的剑意,立刻削减了大半,他同样一拱手,转身离去。

    

    待这人走后,秦阳回想了一下此人的剑意,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生前必定是一个极道的剑道强者,他的剑意强的可怕,以至于在他根本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时,剑意会肆无忌惮的破体而出,整个人都似化作了出鞘剑器。

    

    强到这种程度的剑修,他若是见过,不可能没印象的,他就是他还没到大荒,这人就死了,亦或者是别的大世界的剑修强者。

    

    秦阳没急着前进,反正前面那么多人堵着,还没到时候。

    

    过了一些天,又见一个人路过,这次是一个龙头人身的大妖,看样子似乎还是真龙血脉。

    

    秦阳例行拱了拱手,算是见礼了,见礼完了,大家各走各路,谁也别碍着谁。

    

    哪想,这大妖看到秦阳之后,双目怒瞪,一声怒喝。

    

    “秦阳?!秦有德?”

    

    大妖摇身一晃,化做一条黄色的蛟龙,张口一吐,便有一挂金灿灿的长河,从天而降。

    

    秦阳一个闪烁,离开了原地,那金灿灿的长河冲刷而过,所过之处,山头顿时化为齑粉。

    

    那金灿灿的长河,哪里是什么河,而是凝聚到极致庚金力量,比绞肉机还要彻底。

    

    应当是这位大妖天生的神通。

    

    秦阳挠了挠头,一脸纳闷。

    

    “阁下哪位?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再者,我秦有德一向是急公好义,乐于助人,从来没什么仇敌,阁下既然认得我,何至于一见面就拼个你死我活?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秦阳当然确定了,他压根就没宰过类似的蛟龙,刚才得到的详细情报里,也有有关幽灵号的详细日志的,他的人也没跟这种大妖结过仇。

    

    “若不是你,我何至于惨死在那小魔头手中,死的如此憋屈!”

    

    蛟龙悲愤不已,二话不说,继续开干。

    

    秦阳纳闷,这谁啊?

    

    秦阳避开了蛟龙,还想再问问,但这货跟疯了似的,直接上来肉搏。

    

    秦阳没辙,只能物理说服,体内力量爆发,两颗金丹绽放光华,秦阳肉身的力量暴涨,冲到蛟龙脑袋上,元磁神环爆发,将其笼罩其中,三拳下去,蛟龙的脑壳就凹陷下去一块。

    

    从天上一路坠落到地面。

    

    眼看明显不是对手,一身力量也发挥不出来,蛟龙恢复了人形,憋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阁下莫要如此,老实说,我真不记得咱们有仇,你何至于此?有什么误会,说开了不得了,何必见面就打打杀杀呢,我这人最不喜欢打打杀杀了。”秦阳心平气和的劝说,好不容易遇到个认识他的,直接干死怪可惜的。

    

    “我呢,有可以让你复活的办法,咱们化解了误会,我就让你复活,怎么样?我都说了,我这人最是乐于助人,要不然也不会死了。”

    

    “你当我傻?能复活你怎么不复活?”

    

    “你过来的时候,没见到那棵树么?”

    

    “见到了,怎么了?”

    

    “没事。”秦阳想了想,可能是这货运气好,没赶上花期“先说说吧,怎么回事?你就算不信,起码也得让我知道,我怎么跟你结仇的吧,你看,咱们都成死灵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大妖平复了好一会之后,眼看实力不如人,闷声道。

    

    “有什么好说的,我心生贪念,最后技不如人死了。”

    

    大妖说完,又忍不住问了句。

    

    “你真能让人复活?你自己怎么不复活?”

    

    “我在这里还有事要办,你快说你的。”

    

    “有个小鲛人拿了你的画像,到处在找你,我看那小鲛人灵性极高,隐有先天之气,我心生贪念,诓她我见过你,引来之后趁机抓了她,准备将她当药引。

    

    哪想那小鲛人看着天真,实则阴险狡诈。

    

    她在丹炉里,用我的炼药的材料,炼成一块可怕的迷香,让我误以为是药香,等我察觉到已经晚了。

    

    她将我迷昏之后,将我剐了取材,死的可真是憋屈,这还不是因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