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四章 一颗金丹吞入腹,遇水搭桥才是正常

    有了现成的本土法门,百分之百契合亡者之界,没道理不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融入到自身的修行之中。

    以此法门修行,遍布整个世界的死气,便会如同灵气一般,可以被利用,转而化为真正独属于个人的力量,不再是简单粗暴的利用死气。

    这一点很重要。

    有了这一点,就有了进步的空间,本质上的提升,直观点,便是境界。

    开始好好参悟永恒炼狱,参悟的差不多了之后,秦阳便有些犹豫了。

    此法,的确很强,参照的乃是永恒炼狱,那个鬼地方,若是演化完全之后,必定是亡者之界一等一的绝地。

    因为力量对于能不能脱离绝地,影响并不大。

    如今秦阳犹豫了,便是因为,此法修行之后,跟亡者之界的契合,便会瞬间达到百分之百。

    而他的修行体系,以先天之物为根基,诸多经典为骨架搭建起来。

    融入法门,化入自身修行体系之中,的确没什么问题,绝对是可行的。

    若是不融入,便可能会有冲突。

    若是完全融入,就要面对一个新的问题。

    他完全融入到亡者之界里,深度融入之后,再想超脱出去,便会难上加难。

    有朝一日,他若是回到大荒,回到生者世界,他便会跟生者世界有一个巨大的割裂,可能会比寻常的生死割裂还要严重的多。

    那个时候,就相当于,他一个亡者之界的土著,入侵生者的世界一般,整个世界的力量,都会来压制他,制裁他,被天地针对的无形天劫,恐怕就是最基础的操作。

    沉思了良久之后,秦阳继续参悟,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缓和一下,留点余地,不能把事做绝了。

    来来回回将法门参悟了数遍之后,秦阳拿出一粒虫壳,忽然有了想法。

    永恒炼狱之法,本质上,是在体内化出炼狱的七层玄妙,以此为法,走的是师法天地的路子。

    但根本的核心思想上,却依然是走的修士的根本法,损不足而奉有余,强者愈强。

    也就是纳万物于己身,成就己身,一切都是为了让自身本身,得到进化,得到加强。

    秦阳现在觉得,若是他摒弃修士的根本法。

    修行法门,不是纳万物于己身,会如何。

    不纳入己身,却还要增强自身实力境界,这种思路,很早就有人族的大佬想过,还试验过。

    但很显然,最后这种思想,落败了,成为了旁门左道。

    这种方法,战力强横,提升也快,但有个无法忽略的缺点,对于修士自身的提升和进化,远远比不上正常的根本法。

    造就的结果,便是寿元的提升,远远比不上根本法。

    所以,以这种思想法门,作为根基的修士,强则强矣,却都如烟花般,转瞬即逝,不得长久。

    最典型的,便是以这种思想作为根本的器修分支,万年磨一剑的剑修,他们在剑修之中,都是最极端的存在,他们所有的修为,所有的力量,都在自身的本命剑器上。

    战力着实强的可怕,越阶杀敌,逆行伐上,不过寻常之事,可惜缺点也很明显,剑在人在,剑毁人亡,而且寿元比之同阶修士,能有个十分之一的,都算是特别会养生了。

    秦阳摸索着一枚虫壳,他想到了一种,可以将虫壳融入自身,却又可以修行永恒炼狱,又能将其融入自身修行体系,一举数得的方法。

    便是摒弃修士的根本法,走旁门极端之法。

    但这个方法,得虫壳给力了。

    反正他都死了,也不需要提升寿元,目前还没看到有关死人阴寿的设定,反正肯定会很长很长。

    “试试吧,反正试试又死不了人。”

    开启了思字诀,再次参悟了片刻,再静心凝神月余,一切都调整好之后,秦阳趺迦而坐,一脸平静,掌心捧着一枚虫壳,开始以此为媒介,修行永恒炼狱。

    他的身后,一个封闭的圆环虚影出现了。

    第一层,构建炼狱根基,构建出一个封闭的循环。

    随着秦阳的修行,他一生的经历,都开始化作电影胶片一般,一点一点的融入到圆环之中。

    如同他已经陷入了永恒炼狱,开始不断的循环。

    等到虚影不断的凝实,无限套娃彻底稳固之后,圆环虚影开始慢慢的缩小,融入到那枚先天虫壳之中。

    空荡荡的虫壳内,如同化出一个世界,不断的循环往复,不增不减,自成体系。

    虫壳慢慢的飘起,落在秦阳鼻前三寸的地方,死气不断的汇聚到其中,秦阳体内的死气,也不断的溢出,灌入虫壳,而后伴随着循环,化作一种灰色的力量,回到秦阳体内。

    如此体内体外,构建出一个大循环。

    完成大周天修行。

    等到七次大周天完成,虫壳已经开始散发出暗金色的光芒,连原本的缺口都消失不见了,变得圆润无缺。

    秦阳张开嘴巴,暗金色圆球,没入他口中,一路沉入到他的道基。

    化作一颗明珠,点缀在中心。

    秦阳结束了修行,心里感觉怪怪的。

    难怪之前觉得他现在的作为,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如今以虫壳作为缓冲,永恒炼狱的修行,全部都纳入虫壳,而他偏偏还能用,能修行,能提升境界。

    而同样的,以永恒炼狱的修行为桥梁,他也能将虫壳,纳入道基,融入到自身修行之中。

    虽然这个融合,跟他想的坚不可摧,拔根头发都能当道器用,有点不太一样,起码的确是融入了。

    秦阳感受了片刻之后,颇有些啼笑皆非。

    永恒炼狱的修行,原本走的是修自身,表面上看起来,更像是外道的脉轮修行路数。

    第一层修的根基,便如同海底轮。

    但他现在,却以外物,加上自身雄厚的根基和强大包容性的道基,强行弥补了外道缺陷。

    弄的更像是他给小说家的小说里说的金丹修行之法。

    而且还是不伦不类,不知道算内丹还是外丹的东西。

    也就是他的道基,包容性高到普天之下独一份的程度,根基稳固雄厚到难以置信,换个人,怕是早把自己玩死了。

    所以,最后还是因为以前把根基弄的强到差点憋死自己的地步,如今才有了瞎搞的资本。

    秦阳想明白这些,扫了一眼落灰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推开的白玉神门,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有了本土法门作为桥梁,哪怕是镶嵌进去的,那在那颗金丹还镶嵌在道基上的时候,他跟此界的契合,便是百分之百,再无窒碍。

    稍稍运转永恒炼狱,截取了其中一段,再以灰色的力量贯穿手指,小拇指最上面那截已经变成蜂窝白骨的地方,缓缓的恢复了正常。

    这不是血肉衍生,更像是逆转,强行逆转他消失的血肉。

    确认了消耗,和恢复的速度,稍稍对比之后,秦阳直接脱了鞋,坐在银河边缘,将双脚放进去泡脚。

    过了几息之后,拿出来看了看,小腿的下半截和双脚,已经化为如玉般的白骨。

    腐蚀的速度,比恢复的速度略快,不过没关系,起码的确可以用被动硬生生的去适应了。

    “老哥,要泡脚么?”

    “……”小说家默默的离秦阳远了些,缓缓的摇了摇头“学不会,不学。”

    秦阳一脸可惜的叹了口气,躺了下来,头枕着双手,静静的泡脚。

    要说死了,其实还是有好处的,比如,泡脚的痛苦,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时间长了,还感觉挺爽的。

    感觉到被动,时时刻刻都在起作用,什么都不用做,泡泡脚就能变强,抗性也在变强,比费时费力的轻松太多了。

    秦阳让永恒炼狱持续运转,躺在那开始抽空参悟一下落灰的白玉神门。

    反正现在时间足够多了,慢慢熬吧。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在这种强力的腐蚀下,被动似乎也在慢慢变强,抗性的提升,让他恢复的速度开始慢慢提升,最终变得比腐蚀的更快。

    抬起脚,双脚一点变化也没有了,乍一看,还以为是银河水对他没作用了。

    眼看如此,秦阳索性脱了衣服,光屁股趴在岸边,大半个身子都没入银河水里。

    ……

    永恒炼狱里,几个人围在一起。

    布冥白汇报完任务,有些疑惑的问了句。

    “祖师,门主似乎被困在河边无法前进了,还有,门主立个牌子,是赌气的,还是又有暗示?”

    “那银河似乎已经演化到后期了,再做什么,应该也无用了。”大胡子摇了摇头,意思就是你这次没想错,门主就是在赌气随便胡扯。

    想了想之后,大胡子对一旁的另外一人示意了一下。

    对方点了点头,一只手捂住左眼,再落下手时,他的左眼眶已经空空如也。

    他将一颗眼球,放到了面前的土台上,眼球看了布冥白一眼,立刻开始倒映出一幅幅画面,这就是布冥白之前走过的路。

    片刻之后,眼球里倒映出来的画面,定格到了银河的河边。

    瞬间,几人都沉默了。

    画面里,一个说的极度危险的警示牌,立在那里,血色的骷髅头印记,似乎都要淌着血来警示他人了。

    而警示牌旁边……

    秦阳脱了衣服,跟泡澡似的,双臂趴在岸边,大半个身子都在银河水里,看他那表情,似乎都快睡着了。

    忽然,秦阳睁开眼睛,神情肃穆,瞳孔化作了十字,虹膜周围,化出一圈铜环,眼中神光爆射,似乎已经察觉到窥视了。

    他从河里蹦出来,瞬间穿上衣服,警惕的四下窥视。

    金光溢出,那颗眼球上,都开始浮现出裂纹。

    拿出眼球的道门成员,连忙伸手一抹,眼球里倒映出的画面尽数消散,他重新将眼球塞回去,左眼却肿成了泡,都没办法睁开了。

    布冥白砸吧着嘴,喃喃自语。

    “我就知道,门主忽悠我都懒得用心了……”

    这次连大胡子都沉默了。

    秦阳从水里跳出来那一刹那,他看的清清楚楚,秦阳的皮肤光滑,甚至还有点反光,半点被腐蚀的痕迹都没看到。

    说实话,这一次大胡子自己都有看不透了。

    他给门人说的话里,的确有不少,其实是胡扯的,目的嘛,一方面就是要这个门主,最后能心甘情愿的当门主,真心实意才能换来真心实意。

    他是真的非常看好秦阳,不止是看好秦阳的未来,更看好秦阳的现在。

    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让门内更团结了。

    身为门主,当然要深不可测点,各方面都要足够强,才能让门人信服。

    不然的话,嘴上不说,大家心里对那个看起来挺弱的门主,会有多少尊敬,只有自己知道了。

    很多事,大胡子心里其实还是门清的很,但话不能说透。

    可现在,他觉得,秦阳着实有点高深莫测的过了。

    那幅画面的冲击力,太有说服力了,比他说破嘴的效果都要好,他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说了。

    ……

    “老哥,你真不跟我过去么?我不介意背你过河。”秦阳的确是这么想的,大家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没道理不带小说家过河。

    “算了,过不了的,你只能自己过,这河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若是进去,必定尸骨无存,你的过河之法,我又学不会的,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

    “你留在这边,不无聊么?”

    “你多给我留点书吧。”

    “行吧……”秦阳叹了口气,搜肠刮肚,翻出记忆最深处的东西,硬是搜刮出来不少小说,一股脑的塞给小说家。

    “我这实在没什么东西了,这些有好有坏,你就凑合着打发时间吧,实在不行了,你就自己写,写完了,把相关记忆斩了,自己重新看,也是个不得已的办法。”

    小说家想说,那种斩记忆的法门,可不是谁都会的。

    话到嘴边了,变成了三个字。

    “多保重。”

    秦阳脱光了衣服,都塞进海眼里,一个猛子扎进了银河里,向着对岸游去。

    看着秦阳消失在银河里,小说家回到岸边,靠在秦阳给的躺椅上,喝着秦阳给的小酒,缓缓的闭上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

    “秦阳啊,一路顺风,可别消失了,你若是化为虚无,这世界便太没意思了。”

    ……

    数月之后,已经站稳脚跟的道门众人,留下了不少镇守宗门,大胡子带着数人,来到了银河边。

    等到他们来的时候,秦阳已经不见了,小说家还在岸边闭目看秦阳给传过来的书。

    “见过小说家。”

    “见过道门诸位先贤。”

    “不知,我们门主……”

    “秦阳老弟啊,他过河去了,我过不去,就不过了。”

    “冒昧问一句,阁下可知,门主是如何过河的?”

    “别问我,我就看到他在那泡了很多天,然后就游过去了,什么法门都没使用,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小说家张嘴就开始胡扯。

    别人不知道,他把秦阳的经历,当成故事看过,肯定是能猜到秦阳怎么做到的。

    但这点,可没别人知道,谁也拆不穿他。

    道门众人,眼见小说家似乎没有跟他们多聊的意思,也不纠结了,开始在河边研究银河。

    说要当后盾,起码得有当后盾的能力吧,万一秦阳在那边遇到什么事了,他们连个河都过不了,所谓的帮忙,不就真成了嘴上说,实际什么都不做了。

    可是研究了很久,他们也没想到怎么过河,他们的法门,强大的特别多,但就是没有一个是有办法过河的。

    过了好些天之后,小说家看完一本书,睁开眼睛一看,这些人还在,他便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们难道都想学秦阳,游过去?

    我看你们都是高高在上太长时间了,忘了身为一个人,想要过河,应该怎么做了。

    秦老弟还真的没说错,你们都只会向上看,从来不会向下看。

    秦老弟什么法门都没用,跟一个凡人一样,游了过去,你们不会也想想别的办法?”

    怼了几句之后,小说家翻了个身,继续眼睛一闭,继续在脑海中看书。

    道门几人相视苦笑,对小说家,还是必须保持基本的尊重的,再说,人家这话也没说错。

    他们所有的法门,都对这条银河没有作用,那么,对于这条河来说,他们跟凡人没什么区别了。

    问题来了,一个凡人,想要过河,应该怎么做?

    最简答不过的问题。

    一,游过去。

    二,乘船渡河。

    三,遇水搭桥。

    游过去很显然不行,他们又不是秦阳,学不来。

    乘船吧,他们没有在接触到银河水之后,不被腐蚀,还能浮起来的造船材料。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遇水搭桥。

    而搭桥的话,要么搭建一座,不用接触银河水,但是也能扛得住下坠力量,不坠入河中的桥。

    要么,就是摒弃了所有的法门,用最纯粹的技艺,建造一座跨河大桥。

    所需要的山石土方,这不是有现成的么。

    岸边多得是,不能当做修士用的材料,却也能不被银河水腐蚀掉的石头。

    “试试吧。”大胡子感慨一句。

    想当年,人族式微的时候,可不就是这么做的么,遇到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会是修士的法门,而是最纯粹的技艺。

    造桥大业,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而银河对面,峰峦叠嶂,群山并起。

    群山之中,山峦仿若活了过来,不断的变化着位置,每一座山上,似乎都有截然不同的东西显化出来,危险气息,扑面而来。

    除此之外,秦阳还看到,群山之中,似乎还有什么鬼东西在活动。

    再次看到了会动的东西了。

    秦阳蹲在边缘的一座山头上,遥望着前方绵绵群山,谨慎的停止了前进,继续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