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八章 永远吃不完的虫子,这绝对是先天之物

    “我就知道!”

    秦阳恨恨的猛跺脚。

    人家玩个游戏,第一个探索到新地图的,还有奖励呢。

    别的书里,拿到首杀成就的时候,可都是有大好处的。

    可他呢,唯一一个亲眼见到亡者之界怎么开辟,怎么从无到有,屁的好处没拿到。

    第一个渡过苦海,登上彼岸,也不求能给个首杀成就,有什么奖励了,起码能先捡到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吧,要求最低,起码也要有两颗雨花石留作纪念吧。

    然而,事实上呢,毛都见不到一根!

    放眼望去,那叫一个荒凉,除了黑土,就是黑石头、黑沙子。

    事实证明,赶的太快太前了,未必是好事。

    陆地都是才画出来的,能指望陆地上可以演化出什么好东西么?

    走了一段路之后,秦阳看着满目荒凉,叹了口气,拿出两张躺椅,丢给小说家一张,自己瘫在躺椅上,闭上眼睛开始挺尸。

    “不走了,等等吧,等着这里演化一会儿再说。”

    眼睛一闭,进入海眼里,开始翻故事书。

    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设定出来。

    看了好一会,都是些不甚重要的小设定,没什么重要的东西,秦阳拿着笔,又有些手痒了。

    按照推测,以后想要补全设定,可能会越来越难,现在却也找不到适合补全的设定。

    秦阳有些苦恼,按照这种演化的速度,到什么时候,才能演化出来,可以让他回到生者世界的规则啊。

    万一时间太久太久,他回去之后,世界都大变样了,可能大家都不爱吃油条了,油条这种东西都消失了,可能神朝也没了,变成了学院镇压世界。

    真要是那样了,熟悉的所有东西所有人都不在了,还心心念念的复活干什么,总不至于真的只为了晒一次太阳吧。

    得想办法加快演化过程,不能让他揪住的一点点先机优势,变成没有效果。

    继续翻故事书,看看有什么可以补全的。

    秦阳闷头翻书,小说家心大的很,换了个地方,雷打不动的继续看书。

    无尽的荒芜之中,一切都在慢慢演化,远处大地隆起,化作长长的山脊,山脊的尽头,一座高峰拔地而起,越来越高。

    天空中,好似有大笔划过,三道黑风出现,化作呼啸的阴风,黑风吹拂之中,开始有死气凝聚,化作黑云,悬在高空。

    慢慢的,黑云越来越厚,随着遥远的天边,小说家打了个哈欠,一口气吹过,被黑风卷着没入黑云。

    一缕阴雷炸响,黑雨绵绵,汇聚成一条黑色的长河,冲击到大地上,化作一条奔腾的河流。

    再过了一天,黑土地里,点点黑芝麻一样的东西出现,一只只黑色的肉虫从里面钻出来,不断的吞噬死气成长,最后破土而出,化作一只只四肢翅膀的飞虫,形如苍蝇。

    一群飞虫,自相残杀,短短十几个呼吸,满地飞虫的断肢残骸,可是这些断肢残骸之中,却都在急速的补全,一条腿、半截身子,都能重新长出来一只新的飞虫。

    他们不断的自相残杀,从最初的数十只,指数级的暴涨,短短一个时辰时间,黑虫便化作一大片黑压压的黑云,嗡嗡声震天。

    正在翻书的秦阳,看着新出现的一条文字已经不再变化,却还在闪烁的设定,迷惑的挠了挠头。

    “永远吃不完的虫子,这是哪个瓜皮爬行动物做的瓜皮设定,竟然还真的要定下了?”

    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定下,按照基本法,根本不可能出现永远这俩字。

    但他现在若是将故事书拿出去,这条设定便会彻底定下,化为现实。

    一旦永远吃不完这条设定化为现实,那么这个世界肯定要崩,再也不可能稳定的演化下去。

    盯着这条设定看了好久,秦阳越琢磨越觉得,不太对。

    单纯这条设定,不应该出现的,这条出现,按照演化的规律,必然会出现相对应的东西,来平衡这一条。

    而他翻了半晌,硬是没看到其他即将定下的设定里,有一条能跟这个有关的。

    正在秦阳瞎琢磨的时候,小说家把他叫醒了。

    小说家没说话,悄悄的指了指天边。

    天边有一大片黑云,遮天蔽日,如同一张黑幕,缓缓的从天边拉过来,黑幕所过之处,连天空中的黑云都被吞噬掉。

    不多时,嗡嗡声若隐若现,秦阳极目远眺,眼睛里倒映出一只只大小不一的飞虫,形如苍蝇,小的不过米粒大小,大的却有人的拳头大,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永远吃不完的虫子。”

    秦阳脸色一黑,果然出现了。

    无尽飞虫,拉上天幕,吞噬了所能见到的一切,地毯式的覆盖过来,他们避无可避。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虫群的先头兵便已经先到了,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死气,他们的身体,他们的一切,都是这片荒芜之中,唯一与众不同的东西。

    飞虫们化作浪潮,从天空中扑下。

    秦阳挥手化出一片屏障,挡在了外面,浪潮冲击而下,无数飞虫,撞到屏障上,有些崩碎成齑粉,有些则四分五裂,当场惨死。

    地面上瞬间铺了一层断肢残骸,短短一瞬,秦阳便看到,每一个断肢残骸都开始飞速的生长,重新化作一只飞虫。

    这下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永远吃不完。

    按照这种演化方式,这些飞虫,用不了多久,就能填满这片世界,吞噬掉所有的东西,让整个世界只剩下它们。

    秦阳一挥手,挥出一片火光,火焰瞬间烧死一大片,灰烬如雪般飘落,然后,就见到更多的飞虫,前赴后继的冲向火光,去吞噬火焰。

    不断的死亡之中,火焰被吞噬殆尽,飞虫里也出现了一些明显不一样的新品种,他们的触角上,燃烧着两点火星。

    而地面上的灰烬里,密密麻麻的飞虫,再次诞生出来,数量在一瞬间便翻了几百倍。

    秦阳沉默了一下,伸手抓住一只飞虫,将其困在一个圆球里,仔细研究。

    身体结构极其简单,身体里没有复杂的内脏,腹内空空如也,翅膀、腿、触角、身体,仅此而已。

    脑袋上没有眼睛,只有一个口器,身后也没有排泄器官。

    没有生机,却能动,可以无限分裂,永远不会真死,像是死灵,却跟死灵又明显不一样的地方。

    看了好久,秦阳才忽然恍然。

    这东西就是亡者之界里的土著啊,属于这里的生灵,是这个世界孕育出来的第一批生灵。

    身体结构简单,没有灵智,数量却非常庞大,可以无线增生。

    秦阳忽然来了点灵感,钻进海眼里开始补全设定。

    生灵的出现,是一个世界演化到一定程度之后,跨越到新层次的最直接体现。

    他既然想要让这里演化的快一点,好让他的先行优势,不至于完全没什么鸟用。

    那既然有这种生灵出现,那何不补全利用一下呢。

    抹去这条设定,是肯定没法抹去了,只能补全。

    将这种飞虫,化作万物演化的根基,毕竟,这里荒芜一片,而飞虫则是从无到有,出现的唯一新东西,刨去那些荒芜的山川河流之外,唯一有价值的东西。

    可以将草木资源,以后演化出来的生灵,全部以这些飞虫作为资源。

    这样的话,所谓的永远吃不完,就成了演化万物的一。

    无限增殖,肯定是不行的,补全成九次吧,九乃数之极,分裂九次,再死了便会彻底死去。

    可以随意到处跑,也不行,这种加强版的蝗虫,会吃光整个世界。

    专门划出来一块地方,只有在这里的飞虫,永远不可能灭绝。

    想了想,还是太强了。

    再加一条,寿命,寿三个时辰,不行?那一天?再不行三天。

    好了,三天可以,继续。

    秦阳飞速的添加了一大堆补丁,等到来回确认了一下,差不多了之后,才将故事书拿出来一瞬。

    瞬间,设定定格,所有的设定完全奇效。

    这一次补全的比较容易,可能是因为这种飞虫本身就是一个大漏洞,只要是为了世界能平稳演化而补的设定,都很容易被接受。

    再次抬起头,屏障外面已经是黑压压一片,飞虫已经将这里淹没。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外面的飞虫全部暴毙,九次的分裂极限,每次顶多三天的寿命。

    走出屏障,大地上铺满了一层各种虫子的尸体,尸体在死气之中,飞速的腐朽,融入到泥土之中,原本荒芜干枯的大地,似乎变得肥沃了一点。

    秦阳拉起小说家。

    “快走。”

    “干嘛?”

    “你别管,肯定有好东西。”

    拉着小说家一路飞驰,终于,找到了一片洼地,这里还有大量的飞虫。

    秦阳冲入洼地,眼睛里光芒四射,掘地三尺,开始寻找他要找的东西。

    两天之后,秦阳掌中出现了四十九颗黑芝麻一般的空外壳。

    这就是最初出现的四十九个飞虫蜕下的外壳。

    跟秦阳预想的一样,飞虫在最初的时候,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

    凭空具现出飞虫,所需要的力量,根本不是现在的演化能演化出来的,也不符合演化基本法。

    后面所有的飞虫,都是最初的飞虫分裂来的,那么这些飞虫本身,肯定是没什么特别的了。

    特别的只可能是孕育出飞虫的东西,这个才是凭空出现的,由天地演化出来的。

    也是这片天地里,除了天空和大地之外,唯一一样,有价值的东西。

    秦阳将其拾取了,稍稍感应了一下,率先察觉到的特点,便是这四十九颗外壳,似乎是无法摧毁的。

    还有什么别的特点,暂时察觉不出来,可能跟生者世界不太一样,以前的经验,也未必完全管用。

    拿出塑料黑剑,将一颗黑芝麻外壳融入进去,感应了一下,塑料黑剑的材质微微变了一点,继续融入六颗,便无法融入了。

    塑料黑剑也变得有了一种黑芝麻的质感,屈指一弹,声音清脆,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塑料黑剑应该要受到损伤的,却有种莫名的力量,阻止着塑料黑剑破损。

    “得了,仅此一点,就够回本了,不枉费我费力气补全设定。”

    “这是啥?”

    “虫子蜕下的外壳,这些虫子,是演化万物的一,给了这里生机,所以,我觉得,这些外壳,绝对算是这个世界的先天之物,你要不要?”

    秦阳实话实说,他现在真的这么认为的。

    由天地凭空孕生,蕴含奇特的伟力,不可再生,自带先天之气。

    除了先天之气这一条,其他的都完全符合。

    “……”小说家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只有这么多,以后也不可能再出现了,你真不要?”

    “呵呵,你当我傻,没见过先天之物?”

    “不识货,还读书人呢!”

    秦阳果断拿出和盒子,小心翼翼的将剩下的四十二颗装起来,不断的以死气去温养,看看这些东西会不会变得更强大。

    带着小说家,离开这片洼地,那些前赴后继的虫子,冲出来追了一段,寿元耗尽,便自行跌落在地上,融入到大地之中。

    唯有那片洼地里,还有源源不断的飞虫出现。

    黑水倒灌而来,淹没这片洼地,洼地的最深处,一个虫子寿元耗尽,跌落到黑水之中,它的身体腐朽,一颗逃过秦阳毒手的虫壳,从虫子腐朽的身体里跌落出来,缓缓的沉到了湖底,没入到泥土之中,死气不断的温养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发现。

    ……

    “我敢保证,这个绝对是亡者世界里的先天之物,我送你七颗,你融入到故事书里,你的故事书,便会坚不可摧,再也无法被破坏!”

    “我的故事书本身就无法被摧毁,不需要。”

    “不要拉倒!贱皮子,我还是第一次送东西送不出去的!”

    秦阳气的不行,本来还想给故事书融入几颗,他既然不要,那就融入到笔里好了。

    反正笔是他的,说不定笔变强了,以后补全设定还能容易点。

    让演化变快点,省的先跑来了,什么都没有。

    弄个资源,还得自己去想办法补全设定,到这边弄到的唯一一笔资源,还是虫子蜕下的壳。

    什么垃圾世界啊,他现在是越来越想复活了,真不知道,那些人争来争去,到底要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