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二章 第一难第二难,疑似是乐师

    

    秦阳嘴上吹的震天响,仿佛嬴帝本尊现在站在他面前,都能一巴掌将其抽死。

    

    实际上,秦阳心里还是挺有数的,这话也就是安抚一下嫁衣。

    

    相比之下,秦阳自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祖宗八十代还没出生的时候,嬴帝就已经开始变低调了,他见到的嬴帝,只是一尊帝君法身而已,行事风格什么的,可能跟嬴帝本尊完全不同。

    

    而真正经历过嬴帝巅峰时期的人,真正知道嬴帝的强大,并不只是实力,他们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会生出惧意,听到嬴帝这俩字,都会变得无比谨慎。

    

    秦阳心里清楚,但是真的没多怕。

    

    大不了就跑路,不行了去无尽之海浪,再不行了,就离开大荒世界,对于跑路这件事,秦阳可没什么太大压力,也没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思维模式跟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差别很大,他们在意的东西,秦阳未必在意,就比如宗门修士最在乎的薪火相传,视之超过了生命,在秦阳这,就不会重要到这种地步。

    

    就像现在,浪潮落下,哪怕明知道嬴帝就算是开了挂,他也别想那么快超脱出来。

    

    这心里的却还是会咯噔一下,说不紧张是假的。

    

    再一个,万一嬴帝真的超脱出来了,就算没有了神朝的加持,综合实力,比之以前,可能也是只强不弱。

    

    一个刚刚封号的封号道君,面对这种情况,十有还是会被吊打。

    

    嘴上吹着牛皮,秦阳打着哈哈,摆了摆手。

    

    “哈哈,不用紧张,没事,反正你的根基也没有绑定在大嬴神朝,大不了撂挑子不干了,去无尽之海打渔去,我这些年到处瞎晃悠,也不是没成果的,后路多了去了。”

    

    “嗯,我也不在意帝位,要不要都无妨。”嫁衣点了点头,看起来的确平静了很多,稍稍一想,秦阳这般洒脱,说的还挺有道理的,这边的确没什么是她无法舍弃的。

    

    尤其是对待帝位,她跟云帝的态度倒是差不多,帝位只是手段,并非不可或缺。

    

    大荒如今只有大嬴和大燕,能被称之为神朝,偏偏这俩神朝的大帝,却都是那种并不在意帝位的人。

    

    真正在意帝位的人,却都求而不得。

    

    闲聊了几句,嫁衣的虚影消失不见,秦阳枯坐在船头,调转了飞舟的航向,转头直奔魁山而去。

    

    闭上眼睛,秦阳的意识进入心田。

    

    杀手秦阳还在忙着研究别的东西,外面的事,在他看来都不重要,都是一些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的事,他也挺乐意狗秦阳去管那些杂事。

    

    “浪潮终于落下了,我们也必须未雨绸缪了。”狗秦阳一脸的认真。

    

    “按照我的推演,新的一万年内,嬴帝完成目标的概率至少有五成,最大的影响因素,以目前已知的情况,是血喇嘛,他的天赋,在念海里,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那里可以算是他的主场。

    

    而若是有其他因素在,嬴帝成功的机会会更低,比如人偶师和梦师之类的存在。

    

    我们之前推测,人偶师和梦师,可能都是真正的人偶师和梦师,不是山寨的,那么,在念海里,有传说的十二师,可不止梦师和人偶师。”

    

    杀手秦阳面无表情的说出自己推演的结果。

    

    狗秦阳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你算错了,忽略了人心啊,血喇嘛那个家伙啊,你不想想,他为了长存下去,找到机会复苏,蹲在那枚血喇嘛里多久了?

    

    这种货色,在事不可为的时候,绝对不会孤注一掷的赌上一切的,他必定会提前做好准备,留下一线生机。

    

    嬴帝可能不会后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而血喇嘛,却绝对不会。

    

    他在明知道胜不了的时候,只会拼尽全力的增加自己的筹码,然后,将筹码都交给嬴帝,换做他的一线生机。

    

    所以,你别看我嘴上跟嫁衣吹的震天响,其实呢,我对血喇嘛的期望,只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而已。”

    

    杀手秦阳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

    

    “那这么说的话,除非里面有一个真正的十二师之一,还不是缩水状态的,才有可能影响到嬴帝。

    

    这么算的话,嬴帝千年之内超脱出来的概率有三成,万年之内超脱出来的概率,至少有八成了。”

    

    “一切都按照最坏的情况,先行准备应对预案。”狗秦阳不觉得这是悲观,这叫谨慎。

    

    准备了半晌,最后没有用到,也总比事到临头,手忙脚乱的好。

    

    “建议修行北斗七杀经,海眼库存的大量力量,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北斗七杀经的威力。

    

    同等境界下,北斗七杀经在我们手里,会比云帝更强。”

    

    “这种纯杀伐的法门,对我们的提升,反而不如一些非杀伐法门。”狗秦阳摇了摇头。

    

    现在可真不是去完成人形地图炮梦想的时候。

    

    不是北斗七杀经不够强,而是无法给他足够跨越层次的提升。

    

    狗秦阳想了想,道。

    

    “渡难真经怎么样?”

    

    “并不怎么样。”杀手秦阳摇了摇头。

    

    “我们手里的渡难真经,并非全本,再算上之前摸出来的单卷,组合起来也并非完整的,应该是老皇帝本身就没有完整的渡难真经。

    

    不过这种残缺影响不大,渡难真经里,除了总纲之外,余下的每一卷,基本都是相互独立的。

    

    每一种‘难’,都是不一样的,对应的修行,也都不太一样。

    

    这个法门强的地方,并非是解决问题,也非前期或中期的作用,真正强大的地方,是将抽象的‘难’具象化,化作暂时不可逾越的阻碍。

    

    当你在外面,真正解决这个难的时候,那具象化,不可逾越,不可毁灭的难,便会化作一个胜利的果实,让你去享受。

    

    难越强,最后化作的胜利果实便越强大。”

    

    杀手秦阳说到这,微微一顿,伸出一根手指,在身旁一点,一个列表随之出现。

    

    上面标注着“可领取‘难’列表”几个大字。

    

    下面列出来一条条可以领取的难,然后旁边凭空出现出一张张列表,哗啦啦的足足几十页。

    

    每一个待领取的难后面,都标注了难度,还有渡难之后的奖励。

    

    “我觉得,勉强可以这般理解,所以,你应该明白,渡难真经对于解决现在的问题,毫无作用。

    

    只是在解决问题之后,会得到的好处,非常多而已。”

    

    列表上,排名第一的金色难。

    

    推开白玉神门。

    

    第二个金色难。

    

    击杀嬴帝本尊。

    

    狗秦阳的头上飘出来俩问号。

    

    杀手秦阳解释道。

    

    “以目前的情况看,综合分析,在没解决第二难之前,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耗,基本不存在能化解第一难的可能,推开白玉神门排第一,合情合理。”

    

    狗秦阳欲言又止,一口老槽哽在喉头,不知如何说起。

    

    “行吧,照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解决嬴帝没那么困难了。”

    

    再看看列表,狗秦阳道。

    

    “那这渡难真经,修不修其实没什么区别呗。”

    

    “看起来的确是这样,但我还是建议修第二难。”杀手秦阳推了推鼻梁,补充道。

    

    “按照我的研究,炼出难之后,是有具象化的存在的,而这个具象化的存在,并非完全根据我们的所知的情报来具象化的。

    

    这个法门不完整,都能是刺目的金色,我想肯定还有未曾了解的玄妙在其中。

    

    所以,我们可以根据难的变化,来反推出一部分我们难以得到的情报,也可以轻易的辨别出来,所遇到的困难究竟有多大。

    

    这反而会有助于我们渡难,具体会有多大帮助,无法确定,但考虑到目前情况,多一丝帮助都是好的。”

    

    “既然这样,那修就修吧,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狗秦阳表示无所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若是最坏的情况出现,对我们可能有巨大帮助的,是另外一门金色技能书。”

    

    “什么?”

    

    “天魔谱。”

    

    狗秦阳有些意外,那个让他差点以为自己是文盲的天魔谱。

    

    “你研究出来了?”

    

    “并没有完全破译,或者说,天魔谱是无法破译的,只有其本身才有意义,破译的结果,失去了所有的威能。

    

    第一次坐在帝位上一个月时,我利用后半个月时间,顺手研究了一下,这个天魔谱,根本不是常规的法门记载之法。

    

    天魔谱,其实就是乐谱,以乐谱的形式,记载下来的法门,同样也只有用乐谱的方式去研究,才能有进度。”

    

    杀手秦阳一挥手,属于天魔谱的卷轴,在旁边展开。

    

    乍一看,上面的内容,似乎会不断的变动,按照杀手秦阳的提示,狗秦阳稍稍看了几眼,的确有规律在里面,但那种规律,却并非重复的规律。

    

    将其当做乐谱来看待,在心里面稍稍脑补了一下,奏响的乐章。

    

    瞬间,心田内响起一阵诡谲到让人泛起一阵恶心的诡异声音。

    

    狗秦阳面色如土,变幻了好半晌,干呕了两声,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杀手秦阳面无表情的看着狗秦阳,点了点头。

    

    “看来我猜的没错,这个乐谱,不是我能演奏出来的,我无法领会其中全部的真意,只有你可以去感受到完整的真意。

    

    我对照了我们所知的所有符文,还有推演补全出来,是前者数倍的衍生品,得出结论,天魔谱的符文,应该只是并不重要的形。

    

    整体上是重意不重形,这些字符本身,可能毫无意义,真正重要的,只是意。

    

    研究这些字符、符文、乐符,只会走岔路,研究的越深,便会在岔路上越走越远。”

    

    “然后呢?”狗秦阳的脸色依然不太好看,那种诡异到说不出的感觉,依然萦绕心头,让他非常不舒服。

    

    “我以我们学会的渔眠安神曲去做了对比,以此为起点,的确研究出来不少东西,之后我又找到了线索,重新对比了一下堪舆师的大礼包。

    

    让我从里面找到了一些东西,一些有一定程度契合的符文。

    

    而按照堪舆师大礼包的说法,那些符文,最初都是从乐符演化来的,继续溯本归源,逆向推演,我找到了一些很特殊的符文,更像是某个人的印记的东西。

    

    这种东西,在梦师、人偶师身上都有。”

    

    “你是说……”狗秦阳念头一转,有些震惊“你是说,天魔谱可能是乐师谱写的?”

    

    “以我们目前已知的情报推测,有极大可能。”

    

    “就算是乐师,有什么用?”

    

    “我记录了大燕神朝、大嬴神朝内,诸多非法门的记载,我从中调出来一些传说,其中有一点有关乐师的。

    

    我推测,天魔谱是乐师谱写的邪典,而这种东西,最有可能在短时间内领悟的人,非你我,而是小七。

    

    她的种族天赋最擅长这些,前身那三位,也皆是最顶尖的乐理天才,创造出的海妖三圣曲,威能玄妙如何,你是知道的。”

    

    狗秦阳慢慢的变得面无表情,冷眼看着杀手秦阳。

    

    “我不会说出这种话,哪怕中了枯心咒,哪怕失去所有的记忆,失去自我,也不会,我有时候会怀疑,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一部分。”

    

    杀手秦阳沉默了,好半晌之后,他点了点头。

    

    “你说的对,不应该说出这种话,按照我的推演,我们也的确有机会修成。”

    

    “就像我宁愿死,也不会选择击杀嫁衣篡位一样,我宁愿堂堂正正的战死,也不会让小七去看这种邪典。

    

    这无关底线不底线,也无关是不是失去了感情,这只是选择,在最理智的时候,也会做出的选择。”狗秦阳再次郑重的说了一遍。

    

    他觉得,必须要再想想办法,看看如何彻底化解枯心咒了。

    

    这枯心咒远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简单,他现在愈发理解,为何中了枯心咒的人,最后都死了。

    

    哪怕他以钻空子的办法,看起来是半化解了枯心咒,实际上可能会让那种割裂更加严重。

    

    杀手秦阳越来越狗就是证明。

    

    “我明白了。”杀手秦阳也同样郑重的点了点头,转瞬立刻回归正题。

    

    “按照我的推测,天魔谱并非杀伐法门,是极致的魔道邪典,可能又是一门搏命的法门。

    

    但这一点我并不确定,只是单纯的推测。

    

    而极道邪典,向来都有一个特点,付出的代价越高,得到的提升便越强,如同十二魔剑一般。

    

    而此法,有一定的一字诀特性,却并非是一字诀,代表着,若是了解了其中真意,修成之后,在战斗的时候,我也可以施展出来,如同十二魔剑一般,大幅度的提升战力。”

    

    “行吧,你继续研究,先做好准备再说。”狗秦阳丢下一句话,直接离开。

    

    睁开眼睛,秦阳看着一旁一动不动的人偶师,站在人偶师对面,跟他对视了半天,人偶师的眼神都没有变化,一点都不尴尬。

    

    “墨阳,我问你个事,你知道乐师么?”

    

    “知道,酒疯子。”

    

    “嗯?那你还知道什么?”

    

    “不知道,我不认识他,我听梦师说的。”人偶师一脸老实,跟被审问的犯人似的,有问必答。

    

    秦阳上下打量着人偶师,撇了撇嘴。

    

    这瓜皮,甩锅都不会甩。

    

    上古的人族十二师,总共就十二个,估计就算是私下里不对付,也会熟悉到对方腿毛有几根都一清二楚的地步。

    

    还不认识,可拉倒吧,说瞎话都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