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三章 秦秃头的化解之法

    荒芜枯寂的黑白世界里,一株翠绿娇嫩的幼苗,缓缓的破土而出。

    那顶开泥土的细微声响,仿佛是惊蛰时的春雷,骤然在整个黑白世界里炸响。

    一时之间,密密麻麻的翠绿幼苗,破土而出,细雨淋淋中,仿佛风声都带着欢快的喜悦。

    一息一变,短短几个呼吸之后,整个黑白世界,便被光彩取代。

    正中有蓝天白云,微风徐徐,远方还有雷声阵阵,黑云喷吐暴雨,海中涛声阵阵,鲸啼悠扬。

    而埋在地底的那颗七彩砂砾,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整个世界,已经截然不同。

    有好有坏,有细雨有暴雨,有微风有飓风,还有火山在流淌着岩浆……

    但所有的一切,都充斥着鲜活。

    这个世界,活过来了。

    秦阳微微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难以压制的欣喜。

    短短没多少天的功夫,一切都恍如隔世,他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也知道之前的人也都是他,只不过是单独拎出来一部分,被无限度的极端放大了而已。

    哪怕心里知道,如今却还是有种严重的割裂感。

    就像是,之前的人,又不是他。

    秦阳贪婪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没有失去过,是不知道往日里寻常的东西,是多么珍贵。

    念头一动,秦阳进入海眼,将黑影和丑鸡放出来。

    只是这俩的姿态,着实有些不太雅观。

    黑影缩在龟壳里,伸出一只手,揪住丑鸡的尾巴,丑鸡的俩爪子,抓着龟壳狂挠,一片喷火一片扑扇翅膀。

    被拉出来了,也没能让这俩立刻停手。

    他们受怒火影响其实都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如今还不停手……

    秦阳瞥了一眼就知道为什么了。

    谁先停手谁吃亏。

    “好了,停手吧,都是自己人,打两下意思意思得了。”秦阳摆了摆手,很没诚意的示意黑影和丑鸡罢手。

    “烧了我这么久,龟壳都被烧穿了一层,你看看,都翘边了,你让丑鸡先撒手!”

    “黑影你大爷,你个臭不要脸的,你不摸我屁股,我会烧你!”

    黑影神情一呆,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悻悻的松开了手,嘀嘀咕咕的道。

    “瞎说什么呢,刚才不是被秦秃头的怒火烧到了嘛,我哪是想……算了,你赢了。”

    “臭不要脸!”丑鸡却不依不饶,继续呼扇着翅膀狂抽黑影的龟壳。

    “行了,别打了,公报私仇也不能这样吧,抽几下就行了。”秦阳安抚了两句。

    正说着呢,黑影的脑袋骤然从龟壳里钻了出来,他一脸惊骇的看着秦阳。

    “你又恢复了?”

    “是啊,我秦有德,又回来啦,哈哈哈……”

    秦阳仰天大笑,放肆的散发自己的欣喜。

    人偶师斜了秦阳一眼,悄悄避开了一些。

    黑影也是面带一丝怜悯,丑鸡也不抽黑影了。

    “秦有德又要笑死了。”

    “放什么屁呢,会不会说话,我现在已经彻底恢复了,不是临时上线。”

    几个不是人的家伙,惊疑不定,没敢信这话。

    等到秦阳笑声收敛,看起来似乎也没变回那面无表情的狗·狗东西,这才算是信了些。

    “发生了什么?”黑影满头雾水。

    “你别问我,我还纳闷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秦阳耸了耸肩,表示老子也不知道。

    “秦秃头的怒火?”黑影试探性的问了句。

    “不可能,方才经过那里的时候,那怒火已经灌入我的内心世界,将整个世界笼罩,但是那里已经没什么可烧了。

    而且那些怒火,如同无源之水,只要不在里面,便会自行慢慢消散,没什么太大的危险。

    同样也不可能帮我化解枯心咒。”

    秦阳回忆了一下,断然否认了黑影的猜测。

    绝无可能,性质都不一样。

    可他的枯心咒,却的的确确消失了。

    秦阳自己也很纳闷。

    再重头想一想,回忆整个过程,秦阳不禁生出一个猜测,难道说老子真是什么天命之子,有人能提前算到这些,然后让秦前辈做了什么布置?

    他进入那个满是邪念、残念、恶念,怨气遮天蔽日的世界,这地方,对于寻常人来说,绝对有大凶险。

    只要被那些残念侵蚀,那么正常生灵,都会遭受到难以磨灭的伤害。

    毕竟,若是内心世界具象显化成一个世界,其内的一草一木,都是组成一个人的一部分,损失任何一部分,都会不可预知,难以恢复的伤害。

    唯有中了枯心咒的人,任凭那些残念进去,什么也不做,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硬要说影响,可能就是那些鳖孙会被饿死渴死在里面。

    没了怨念怨气遮掩,才终于发现了隐藏在其下的火山口。

    而其内化作流水的火焰,是秦昆的怒火。

    稍稍盘算了一下,可能任何正常生灵进去,都会被影响到,他们可能都没法正常的穿过那片火海。

    同样,也只有中了枯心咒的人,可以什么都感觉不到。

    想到这,秦阳猛然回头,笑眯眯的走到人偶师身边,伸出一只手搭在人偶师的肩膀上,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墨阳,你悄悄告诉我,你为什么不会被秦前辈的怒火影响?你可别说你的防御天下无敌,你的防御防不住怒火的,那么,你为什么没有反应?

    你是不是曾经也中过枯心咒,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但是也不对啊,我记得你以前挺沙雕的啊,可不像是中了枯心咒。”

    人偶师一脸凝重,沉思了好半晌之后,抬起头。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

    秦阳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挺傻的,竟然会去问人偶师这种问题,答案不是显而易见么。

    正在几人迷惑的时候,远处有悠扬的歌声传来。

    用的不知道是什么语言,只能感觉到歌声婉转,像是会盘旋着不走一般,却让人怎么听都听不腻。

    秦阳看向黑影。

    黑影皱眉苦思。

    “你别看我,我也听不懂。”

    “嘁……还上古的魔仙啊,上古的大佬呢,呵呵……”

    “你不是通宵从上古至今的所有文字语言么?你都听不懂,你还敢嘁我?”

    “你是不是傻,我一个现代人,应该懂的比上古的大佬都多么?再说,谁知道这什么鬼语言。”

    两人对喷了一会儿,可是谁都没有轻举妄动。

    隐藏在秦昆怒火后方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窥一斑而知全豹,仅仅一点怒火都如此可怕,谁知道秦昆还有没有留下别的什么。

    惹不起。

    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几人如临大敌,一直站在原地没敢动,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那歌声越来越近。

    只见一个大概五六岁,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翠绿的衣裳,跟着一头小梅花鹿一起,从前方的山林里走了出来。

    那头小梅花鹿,耳朵一抖,看向远处的几个怪人,立刻惊慌失措的向着林中跑去。

    小姑娘唱着歌,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梅花鹿已经不见了。

    这个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看到了秦阳几人。

    “呀……”

    小姑娘吓了一跳,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发现没什么变化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露出一点指头缝,偷窥秦阳几人。

    秦阳眯着眼睛,看了好半晌,也什么都没看出来。

    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姑娘,像是人族的小姑娘。

    秦阳没走上前,而是蹲下身子,在储物戒指里翻腾了一会,现场捣鼓出来一个棉花糖机,拿着一根竹签子,转着转着,给捣鼓出来一团比人脑袋还大的棉花糖。

    撒开手轻轻一推,白色的棉花糖,飘到了小姑娘身前。

    “这叫棉花糖,送你的,很好吃,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但没零花钱买,你尝尝。”

    秦阳按照推测,一连换了十八种语言,换到一种比较小众的人族方言之后。

    小姑娘才嗅了嗅小鼻子,似是没感觉到恶意,也忍受不了那香甜的味道,终于伸出了手,握住了竹签。

    轻轻一舔,大眼睛立刻眯成了月牙。

    这时,秦阳才笑呵呵的道。

    “我叫秦阳,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名字,不过我想好了,我以后就叫棉花糖。”小姑娘对棉花糖是喜欢的不得了,都不舍得大口咬着吃。

    “这地方是哪,你知道么?”

    “我家啊。”

    “……”秦阳无言,想了想,道“我们迷路了,你能带我去见你家大人么?”

    “我家没有大人。”

    “那你还认识谁?”

    小姑娘皱眉苦思了很久,看了眼棉花糖,又感觉秦阳似乎挺亲切的,这才勉为其难的道。

    “没有别人了,我带你们去我家吧。”

    小姑娘前面带路,很倔强的不让人抱,等到林中那个小梅花鹿,再次探头探脑的出来时,小姑娘才骑着小梅花鹿,在前面带路。

    秦阳也不勉强,就这么跟着走。

    日升月落,到了第二天,小姑娘醒来之后,哇哇大哭,一张口,就露出一口豁豁牙。

    “牙掉了。”

    秦阳一惊,自己做的棉花糖这么大威力么?这事绝对不能承认了。

    “你这是换牙了,过两天就长出来新的了,没事。”

    “真哒?”

    “真的。”

    “那我想吃棉花糖。”

    秦阳笑呵呵的应下,仿佛真的什么都不急了,慢悠悠的让棉花糖带路,慢悠悠的做棉花糖,这次还改进了技术,给做出了形状和颜色。

    到了第三天,黑影忍不住了。

    “秦阳,你在干嘛啊?这小姑娘,看起来是个凡人,但谁家凡人一天吃点棉花糖就完了?”

    “噢,原来你睁着眼睛呢,我以为你瞎了。”

    “我……”

    “没瞎?没瞎你看不出来,这小姑娘比前两天长大了一点么?”

    黑影一怔,皱着眉头,盯着不远处的小姑娘。

    看着看着,黑影顶上了小姑娘骑着的小梅花鹿。

    小姑娘是不是长大了一点,他还真没法确定,前两天他都没敢太靠近,生怕吓到这个自己为自己取名棉花糖的小姑娘。

    但那个小梅花鹿,他却看出来了,真的长大了一些。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之后,瞎子也看出来不对劲了。

    最初不过五六岁大小的小姑娘,已经变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那头小梅花鹿,长出的鹿角,已经分到第三个叉了。

    这时,终于到了小姑娘说的地方。

    一个简陋的山洞,里面不见任何人族生存过的痕迹,只有一个干草搭建的小窝,是棉花糖和梅花鹿一起睡觉的地方。

    秦阳在外面搭建了木屋,做了桌椅,甚至还开始教棉花糖识字。

    棉花糖很聪明,学一遍就记住了。

    秦阳还教给她很多好吃的做法。

    黑影、丑鸡、人偶师,都已经出去,带上秦阳自己化出的一尊分身,各自去了一个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去寻找别的东西。

    秦阳自己,却仿若忘了要干什么,每天就在这里给棉花糖教东西,然后,看着棉花糖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飞速的长大。

    到了这里之后,短短一个月,棉花糖便已经变成了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

    这时,分身破碎,带回来了消息。

    分身向着北面去的,他飞了将近一个月,才终于发现了另外的生灵。

    一个看起来像是凡人的人族少年。

    那人族少年,很是机警,看到分身之后,立刻一路逃窜,进入到一座洞窟里消失不见。

    那洞窟四通八达,分身竟然还跟丢了。

    秦阳没当回事,继续在这里蹲着。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棉花糖也越长越大。

    “秦大叔,为什么你一点都没有变?我却越变越难看了?”

    “我是神仙。”

    “哈哈,你就吹吧。”

    又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丑鸡回来了,它带回来一个年过半百,有些畏畏缩缩的胖女人。

    跟着,下个月,黑影和人偶师也回来了,他们带回来俩已经可以过寿的老人,一男一女,其中那男的,还是一个三只眼。

    到了这个时节,天气已经开始过了最热的时候,树林里的枫叶,已经开始变色了。

    秦阳只是简单的问了名字,给他们教了很多东西。

    “我已经很老了,学不会了。”那胖女人似乎有些怕众人,一门心思的想要逃。

    秦阳也没拦着她,让丑鸡把她送了回去。

    秦阳继续教其他人。

    等到下个月,几人都已经老态龙钟时,秦阳才叹了口气。

    “不知道我的猜测对不对,不过,既然相见,就是缘分,我不管你们能不能听懂,能不能记住,我都要说。”

    “据我目前研究出来的结果,化解枯心咒,有三个方法,虽然都不太靠谱,可终归是个方向,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有过同样的想法。”

    秦阳不管几人的迷茫,自顾自的将自己研究出来的方向,告诉了他们。

    说完之后,让黑影和人偶师,将那一男一女都送回去。

    秋风萧瑟,外面的枫叶,已经化作了遍地金黄。

    气温也越来越低了。

    棉花糖已经老的直不起腰了,她有些疲惫的拉着同样苍老的梅花鹿,睡在干草窝里,喃喃自语。

    “秦大叔,我快要死了。”

    “世人皆有一死,无人可以例外,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我给你说的那些话,你记下了么?”

    “都记下了,不过,秦大叔,我一直想说,你有个地方说错了。”

    “哪里说错了?”

    “季节只有三季,哪来的四季,你说的冬季是什么?”

    “恩,是我记错了,的确只有春夏秋三季。”

    “其实我挺希望有的,我想看看你说的那个,只在冬季开的花。”

    “以后会有机会的。”

    “秦大叔。”

    “嗯?”

    “我想吃棉花糖,粉红色的,心形的。”

    “好。”

    秦阳走出山洞,点燃了摆在门口的炉火,开始做棉花糖,做了这么久,技艺进步极快,形状完美无缺。

    秦阳拿着棉花去回到山洞,就见棉花糖抱着梅花鹿,蜷缩在干草窝里,没了生息。

    秦阳心里一酸,将棉花糖插在了旁边,然后在旁边写下棉花糖三个字。

    秦阳静静的等在这里,没有去伸手超度。

    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

    叶片都已经落下的枝桠上,新的嫩芽生长了出来,一种万物复苏的奇特气息,将整个世界的萧瑟之气一扫而空。

    秋去,春来。

    干草窝里,一个肉嘟嘟的小婴孩,正抱着一头粉嫩的小梅花鹿,睡的正香。

    秦阳走出山洞,黑影、丑鸡、人偶师都在这里。

    “秦阳……”

    “还找到什么了吗?”

    “没有。”

    “我们走吧。”

    秦阳飞向高空,已经不准备再找了。

    他想要找到秦昆用的方法,已经找到了。

    秦昆应当也是发现了,枯心咒的本质,不是极端的恶咒,而是借用了天地自然之法。

    然后,秦昆用了个掘根的方法,化解了自己的枯心咒。

    他把自己的冬,杀了。

    这里可能就是当年秦昆杀冬的地方,以至于这里只有春夏秋三季,再无冬季。

    秦阳有些意外,但仔细想想,好像还挺符合这位大佬的个性的。

    此地的四季之冬,都被秦昆杀了,天地大势不在,枯心咒在这里,自然没用了。

    这是从根子上否定了枯心咒的存在。

    那几人,秦阳猜测,他们可能都是当年中了枯心咒的人族,他们都是身穿绿衣,哪怕春来之后,重新开始,身上也依然有一身绿衣。

    那应该是秦昆给他们的宝物。

    只要他以后也一直待在这里,肯定也不会被枯心咒影响。

    但秦阳却从来没有这么打算过,他还没到需要苟延残喘的地步。

    重新来到来路,秦阳站在这里,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生出一丝恐惧。

    只要跨出去,他就没法维持现在的样子了。

    “秦阳,要不,你先留下吧,我们会帮你找到办法的。”黑影低声道。

    “算了,我秦有德,就算是死,也不愿意这样当一个三季人,最后连自己是谁可能都不记得了,还不如死了。”

    秦阳大笑一声。

    “再说了,我是谁,区区枯心咒,垃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