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六章 星宗宗主,神凰神殿

    终于看到了荀穆和张正义,秦阳暗暗松了口气。

    但这口气还没落下,便再次提了起来。

    荀穆已经变成了一个五六十岁的地中海大爷,张正义也好不到哪去,看起来稍稍年轻些,但看起来伤势反而更重,眼见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这里,别说各种资源,各种灵药了,连灵气都没有。

    这俩货身上肯定没有带什么珍贵的东西,每一次需要冒着神形俱灭危险的时候,他们都默契的做了同一件事,将自己的收藏,还有各种财产,都找个地方藏起来,只带必须要带的东西。

    如今,看着俩货的样子,估计是都到了连一颗疗伤丹药都拿不出来的地步了。

    秦阳化作遁光,落到张正义身前。

    张正义满嘴血污,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嗬嗬”声,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睛瞪的大大的。

    看到秦阳落下,他勉强扯了扯嘴角,算是露出一丝笑容了。

    秦阳眼睛一眯,瞳术施展,将张正义的情况看的真切,这货寿元流逝过半,体内五脏六腑,皆有损伤,内出血眼中,心脏跟一只已经被切了头的蛤蟆一样,勉强能蹬两下腿。

    秦阳一言不发,什么都没问,先摘下一颗奇异果,直接塞到张正义嘴里。

    他不能让张正义死了。

    因为不确定,在这里死了,神通还有没有效果。

    他的复活跟白凛不一样,不死神凰是自身已死,然后逆转复活。

    而白凛本身,其实并没有死过,每一次都是借命替死,死的都是他体内的神魂。

    能不赌还是别去赌那一丝不确定,稳妥一点的好。

    随着一颗奇异果下肚,奇异的力量流转张正义全身,他的伤势还是极速复原,损失的寿元,也开始被补回来一些。

    眼角的鱼尾纹,耷拉下来的脸皮,也开始慢慢的消退。

    最后变成一个四十岁,略有些发福的中年大叔形象。

    张正义从地上爬起来,有些唏嘘的摸了摸下巴,心有戚戚之余,更多的却是松了口气。

    秦师兄果然还是最靠得住的,每一次最关键的时刻,都会跳出来兜底。

    “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秦阳才开始问话。

    “掉到这里之后,我就莫名的感觉到有种感应,我顺着感应向这边来,遇到了荀穆,我们一路交手,打到了这里……”

    张正义语速很快,飞速的将之前的事,大概说了一下。

    秦阳眉头微蹙。

    “没遇到死人么?”

    “没有啊。”

    “那你的寿元是怎么消耗的?死过么?”

    “没有死过,我们遇到过怪异的雨,会削减我们的寿元,受了伤的时候,也会慢慢的消耗寿元恢复,而且,我能感觉到,我若是在这里死了,就真的彻底死了,相信荀穆肯定也能察觉到。”

    秦阳心中了然,果然跟他的一个猜测一样。

    只要是死了,便会真的死去。

    这里纯粹的死亡,不会给任何人逆转的机会。

    相比之下,白凛这种钻空子的家伙,在这里反而比张正义和荀穆更有优势。

    秦阳遥望着远处,靠在石头上,苟延残喘,身受重伤的荀穆,再次问出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若是荀穆死了,你会不会受到影响?会受到什么影响?最坏的情况,你会不会死?”

    “我感觉会有影响,但是不会死吧,他与我虽然同出一体,可如今已经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他死了,我也不会死,不然的话,我为何要追杀他……”

    张正义的话还没说完呢,秦阳已经眯着眼睛,指着远处的荀穆,沉声一喝。

    “墨阳,把那个家伙杀了。”

    迟迟赶来的人偶师,恍若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从天而降,落向了荀穆。

    以人偶师的身躯,这般落下,荀穆绝对会被砸成肉泥。

    而且,不管荀穆用什么手段,来拼死一搏,人偶师都不会有什么事。

    荀穆歪着脑袋,努力抬眼向上看,他的脖子似乎都断了,再加上身上的伤势,到现在还没死,还是因为神凰血脉在发威,消耗寿元弥补他的伤势。

    他听着秦阳和张正义的对话,心里就已经明白,他死定了。

    能下死手的时候,秦阳是不会犹豫的。

    他的身上慢慢涌出一层血色的光华,寿元急剧消耗,面容也变得愈发苍老,可是他身上的伤势,却在急速复原,可怕的气息,从他身上浮现。

    然而,人偶师却还是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看见。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昏暗的天空中,骤然浮现出一片星空倒影,一颗颗星辰在半空中浮现。

    其中一颗星辰一闪,化作一道充斥着毁灭和死亡气息的光柱,冲向了地面的秦阳。

    秦阳念头一动,黑玉神门化作一扇门板,挡在了秦阳身前,当下了那一道死寂光柱。

    紧跟着,光辉溃散,化作一道光晕,瞬间横扫方圆十数里。

    被光晕扫到的荀穆,瞬间消失在原地。

    人偶师落下的地方,化作一块巨石,被人偶师一脚踩的炸开。

    异变转瞬即逝,天空中,一位一身星袍,脸带面具,一头银发的人影,静静的悬在那里。

    他的一只手,拎着重伤的荀穆,另一只手在荀穆的身上一拍,荀穆身上的血色光辉,便被强行拍碎,荀穆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

    但他以命搏命的禁法,也被强行打断了。

    命算是保下来了。

    对于神凰血脉来说,只要不是瞬间死亡,就不会死了,给予足够的时间,总会恢复过来。

    秦阳收起黑玉神门,抬头看着天空。

    能修成完整的北斗九星图倒影,有一颗隐星,可以施展死星寂灭神光,还可以将斗转星移神通,融入到另外一个神通里,出其不意。

    而且气势似有似无,与星辉融为一体,气息隐隐有超出法身之感,身上带着一丝寿元无多的暮气。

    整个北斗星宗,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特征了。

    秦阳抬起手,面无表情,慢慢的拱了拱手。

    “在下秦阳,见过燕宗主。”

    一上来就下死手,还救走荀穆。

    秦阳已经不需要去问为什么了。

    以对方的身份,不会去干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

    对方很显然早就认识荀穆。

    再一个,带着面具,不敢以站面目示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妥妥的反派模板。

    燕云拎着荀穆,盯着秦阳,再看了看秦阳身边站着的人偶师。

    “秦阳,果真不该留着你。”

    “噢,原来跟荀穆合作的,是燕宗主,难怪藏的这般深……”秦阳有些恍然,念头一转“金币的消息,是你给荀穆的吧,同样,也悄悄的让我师弟查到了同样的情报吧,原来是你在推波助澜……”

    燕宗主一言不发,再也不说一个字了。

    多说一个字,可能都会被秦阳知道更多,虽然事到如今,暴露了也无所谓了。

    他的身形慢慢的化作幻影,伴随着星辉闪耀,彻底消失不见。

    秦阳盯着天空中的星图倒影,目中神光闪烁,那些星辰的每一次闪耀,都是信息,每一道星痕,都代表着动向。

    秦阳炼制星落阵盘,精研星落大阵,水平虽然不算特别高,但用的多了,研究的多了,一些东西终归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懂了。

    星斗一系,相互之间,多有联系,一法通,万法明,星图倒影里,透露出的信息,他还是能看明白一点的。

    等到星图倒影消失不见,秦阳将目光转向了山顶的神殿。

    燕宗主去了神殿。

    秦阳不知道,北斗星宗怎么会参合进来了,而且看情况,肯定不是临时起意。

    想到之前的情报。

    所有的事情愈发扑朔迷离了,开始他觉得暗中搞事的人,是大燕皇室的。

    至于北斗星宗,他还真没多怀疑过,因为从各方面的情报来看,嫌疑特别低。

    可如今,这位北斗星宗的现任宗主,却以一种跟往日截然不同的姿态出现了。

    立刻让秦阳连起来很多事情。

    荀穆去太孙府,是这位安排进去的,而张正义能追查到,一枚买命钱,就在太子府的宝库了。

    之前秦阳就有疑惑,让张正义去考古可以,但这种隐秘之极的消息,他是怎么知道的。

    如今算是明白了,肯定是这位传说中,为北斗星宗尽心尽力的燕宗主干的。

    以稳妥为发展方针,历来都是尽力让北斗星宗置身事外,不让北斗星宗受损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什么的,都是这家伙对外立的人设……

    人设这种东西,呵……

    平日里人设越稳的,其实越能信,但有些关键时刻,这种东西,就成了忽悠别人的工具了。

    回忆着之前的事……

    秦阳觉得,张正义找到这里,拿到金币,荀穆埋藏后手之地,怎么就好死不死的,正好被北斗星宗里,一位精修神海道宫,潜力不小的高手发现了?

    而苏星河若非遇到他秦阳,可能就已经死在半路上了。

    得到消息,有高手陨落,北斗星宗在顺势插手,一切都理所当然。

    秦阳无不恶意的想,这一切的背后,可能都是这位燕宗主在背后推波助澜。

    甚至继续往前推,当年外层空间的事,跟大燕有关,十有仈jiu也跟这位人设很稳的燕宗主,脱不了干系。

    秦阳觉得,以前的推断,可以全部推翻重来了。

    以前是真的忽略了一件事,有的人的人设,其实跟本人一样,有些人,其实真的只是人设,或者说,是九成九时间内的人设。

    毕竟他秦有德的人设就特别稳当。

    就比如说,在东海,他莫名其妙的拿刀架在别人脖子上,只要别人认识他,知道他,都不会觉得秦阳失心疯乱杀人啦。

    既然如此,有人的人设同样特别稳,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让他意外的,只是这个人而已。

    “那座神殿,你知道么?”秦阳看向张正义。

    “不知道,没听说过,没见过,但是我感觉得到,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那座神殿里了,我身上的返生咒,已经消失不见,但是却引来了另外一种我察觉不出的变化,我能感觉到,隐藏在血脉里的力量,在不断的变强……”

    “那就去吧,最好一次彻底解决了。”秦阳遥望着神殿,迈出了脚步。

    ……

    空旷的神殿里,星辉乍现,燕宗主拎着荀穆出现。

    燕宗主将荀穆丢在一边,在丢给他一个玉瓶。

    “南斗断续丹,足够你疗伤了,尽快恢复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嘿……”荀穆也不察看,打开玉瓶就往嘴里倒丹药“你怎么不杀了他们?”

    燕宗主冷眼看了荀穆一眼,淡淡的道。

    “你与那张正义同出一体,你应该是最了解秦阳的人,你应该知道,若是听信了传闻,看轻了秦阳的境界,低估他的实力,会死的很惨。

    而且他身边的那位似是傀儡的高手,看不到境界,可他的身体,却比五行山的那位老鬼还要强。

    出手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纵然能得手,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们要做的事情,可不是为了杀他们。”

    “呵,说的也是。”荀穆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我说这些,可不是为了给你解释。”

    “我明白,你找到了这里,找到了买命钱,我会按照约定,告诉你一些是。

    按照我所知道的,这里是神凰的神殿,也必定是其葬身之地,我们要找的东西,必定在这里。

    届时,只要我拿到了我想要的,也必定可以让你逆转生死。”

    “最好如此。”燕宗主也不多说了,开始在神殿里转了起来。

    荀穆服用了丹药,加上神凰血脉消耗寿元,伤势恢复的很快。

    他遥望着燕宗主的背影,眼神闪烁了一下,咧着嘴无声的笑了笑。

    片刻之后,荀穆高声一喝。

    “燕宗主,我们该出发了。”

    两人一起深入神殿,消失不见。

    不一会,神殿之外,秦阳、张正义、人偶师也到了。

    秦阳看着巨大门户上的浮雕,心里开始浮想翩翩。

    那是一只展开双翅的神凰,只是略有些粗糙的浮雕,却给人一种浓重的桀骜之感。

    “神凰……”

    “张师弟,这次考古的,可能是你祖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