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六章 倒影世界,不付账就死

    黑林海在大荒的定义,是大范围的凶险之地,其内绝地无数,被人彻底探查清楚的绝地,寥寥无几,大都是在黑林海的大概地图上,有一个模糊不清,误差可能会大到数千里的标记。

    在这里寻求机缘的修士,大都是在外围,不是那么凶险,压制也不是特别强的地方溜达,真深入进去的还真没几个。

    尤其是上古地府的碎片,进入之后,真元力量近乎被完全镇压,纯炼气的道宫修士,在这里被一只按照境界划分,顶多神海的毒虫干掉,也不是太让人意外的事。

    所以黑林海以北,基本没人会来,风险和收益之间的完全不成比例。

    大嬴神朝有关这里的记载,也仅仅只是有而已,另外一块有黄泉拱卫的上古地府碎片,看起来更加危险,实则只要有上古地府的外币,最大的危险其实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有关那块碎片的记载,也更多一点。

    而眼前这块上古地府的碎片,记载少不说,还有些含糊不清,仿佛活着从这里出来的强者,根本不敢多说什么。

    最详尽的就是对方进入之后的路线,至于遇到过什么生灵,都没提过。

    秦阳也没打算太深入,按照记载,那颗疑似冥灵的神木,也并没有太深入多少,他这次的目标,只是那颗神木而已。

    刚才先去了一趟黄泉,其实也不是听说那少女不见了,他就要去渡河,他只是想找那位黄泉摆渡人聊聊,试着商量一下,以前买的船票他不坐船了,能不能给找零。

    比如,给找零点上古地府的货币。

    当然了,看那个黄泉摆渡人的样子,估计也是个穷鬼,不要钱,给个可以表明身份的令牌。

    或者退而求其次,给个印记,表示自己是他罩着的也行。

    前面那几项,都是给还价用的,秦阳其实就想要一个不要钱的印记。

    后面来眼前这块上古地府碎片的时候,万一遇到上古地府的公务员,也能表明一下是自己人,不是擅自闯入的人,千万别动手。

    以上是原计划。

    当他看到那位一直没出现过少女,在他刚来的时候,就从黄泉深处走出来,盯着他看个不停,秦阳就果断放弃了原来的想法。

    站在裂缝前方,秦阳深吸一口气,对人偶师道。

    “墨阳,你先进。”

    人偶师没什么反应,面无表情的迈出一步,大步顺着裂缝走了进去。

    什么都没发生,也没有任何危险出现。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跟着走了进去。

    踏入裂缝的一瞬间,秦阳的脚步便微微一顿,独特的力量,直接镇压在他身上。

    仿若一个世界的力量一起镇压过来,偏偏并不是特别强,也没有针对他的肉身,只是正好能将他的真元镇压在体内。

    拼尽全力调动的时候,倒是也能调动一部分真元,难度比外面强了很多而已,大致算了算,瞬间能调动的真元,少了九成五,爆发力算是暴跌了不少,但对于持久输出,倒是没太大影响。

    秦阳估摸着,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境界提升了,另一方面,是自己的修行法门里,有出自上古地府的法门。

    那门黄泉秘典,十有是出自上古地府,但也可能是某位大佬,师法黄泉创出来的,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归属到上古地府一系。

    杂念纷纷,秦阳行走在这条死寂的山缝里,仰头望去,顺着平滑的石壁,仰望天空,天空已经化作灰色,不可见日月,不可感星辰。

    这是已经进入到这块上古地府碎片了。

    穿过这条山缝,后面的一切,都跟在外面远眺时看到的截然不同。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势平坦,看不到半点起伏,只有零零散散不少废墟点缀在黑色的大地上,那些废墟原本的样子,已经彻底看不出来了,快要被时光彻底磨灭,有些地方,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那里有建筑废墟。

    秦阳仰头望去,这里最大的不同,就在上方。

    没有了天空,只有一块同样平整无比的大地,倒着悬浮在上方,透过天空中的薄雾,仔细看的时候,发现那里跟下面这块大地,能看到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如同倒影。

    秦阳仰头望着,眉头微蹙,明明什么危险都没有感觉到,目力所及,也没有看到任何生灵,可心头却莫名有种压抑的感觉。

    “墨阳,你手里的傀儡,有能飞上去么?”

    人偶师点了点头,丢出去一个长着四只翅膀的大虫子傀儡,傀儡的翅膀化作模糊的残影,振翅高飞,直直的冲了上去。

    等到虫子飞到半空中的时候,却见那大虫子傀儡的身形,骤然模糊了一下,原本直直冲上去的身形,变成了向下直直的冲了下来。

    “没有禁空,但是也飞不上去,飞到一半的时候,如同冲入镜面,被反射了回来。”

    “算了,我们继续前进吧。”

    拿出简陋的舆图,大致瞅了瞅,确认了一下方向,秦阳带着人偶师,继续前行。

    一天的时间过去,什么生灵都没见到,什么陷阱也没见到,死寂异常,那种萦绕在心头的压抑感觉,却一直都存在。

    秦阳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那片大地,那种压抑的感觉,却并非担心那块大地落下来,而是说不出的感觉。

    但就是这一眼,他却发现透过薄雾比较稀少地带,头顶上的大地中,隐约可以看到有一片看起来十分完好的古老建筑群。

    大致推算了一下距离,若上下如同倒影的话,那么,那里距离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有大概三四千里的距离,大体上跟自己前行的方向是一致的,偏也只是稍稍偏离一点而已。

    秦阳思忖了一下,决定稍稍调整一下方向,赶过去看看。

    一路飞驰而去,不多时,就见前方漆黑的大地上,果然出现了一片风格看起来挺古老的建筑群,看起来像是一个小镇子,又像是一个只有数里大的坊市。

    遥遥望去,还能见到里面人影绰绰,颇有些热闹非凡的感觉。

    等到他靠近之后,看的真切了些之后,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那片建筑群里,行走的行人,活动的生灵,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全部都是面色惨白如纸,整个村落里,阴气森森,充斥着诡异的气息,但偏偏闭上眼睛听的话,却能感觉到这是个挺热闹的村落。

    秦阳眼睛一眨,施展瞳术,再次望去的时候,依然还是这幅诡异的样子,但这次却能发现,那里竟然没有浓郁的阴气逸散,也没有死气冲霄。

    那些家伙,乍一看是鬼物,如今却有不像鬼物,像死人,却又没有死气。

    秦阳拿出简陋的舆图看了看,思来想去之后,还是谨慎的没有进去,刚才看头顶那块倒影大地的时候,可只是看到了建筑群,半个会活动的东西都没有见到。

    他以为只是一片保存比较完好的建筑群,哪想到里面会有什么怪东西。

    总觉得进入那里,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靠近这个小镇子之后,心头的压抑感觉,已经攀升到了极致。

    “墨阳,我们绕开这里,别过去。”

    嘱咐了一句,秦阳带着人偶师,向着侧面绕了过去。

    但飞出去没多远,小镇子已经被抛在后方的时候,可骤然间,秦阳觉得眼前一花。

    他立刻停下来,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和人偶师的身形,已经越过了小镇子入口的牌坊了。

    秦阳转头望着那座充斥着时光腐朽痕迹的牌坊,上书“磐石”二字,用的是上古的文字。

    秦阳望着牌坊,一步跨出,从牌坊下走了出去,但是一抬头,前方还是小镇内的建筑群,人偶师还在他身旁站着,跟刚才出现的位置一模一样。

    这下,秦阳算是明白了,他不进来,也会被强行撕扯进来,按照他原本的路线走,结果也都是一样。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秦阳放弃了再去尝试的想法,再次看了一眼牌坊,将那磐石二字记在心里,这肯定是很有价值的线索。

    顺着大道,向着小镇内望去,不远处立刻有一个店小二打扮的家伙走了过来。

    他面色惨白如刷了粉,脸上涂着妖冶的腮红,脸上的笑容,仿佛僵在了那里,一路小跑着走过来,言语间很是热情。

    “客官需要住店么?”这个用的也是上古的语言。

    秦阳心头发寒,这店小二脸上诡异的表情,再加上那热情的跟一般店小二无二的话语,仿佛视觉和听觉彻底割裂开了,让秦阳有种特别别扭的感觉。

    秦阳没急着回答,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小镇子里的一切,看到不远处的地摊上,有人买东西付了从未见过的纸币之后,他才缓缓出声。

    “不用,没钱。”

    此话一出,那店小二脸上的诡异笑容不变,上下打量了秦阳和人偶师一眼,抖了一下抹布,搭在肩膀上,转身就走。

    “呵……”

    笑声传来,秦阳循着声音望去,前方的一座酒楼的二层窗边,一个长相颇为妖异的男人倚在窗边,轻笑出声。

    看到秦阳望来,那妖异男人,热情的挥了挥手。

    “嘿,这里,来这里。”

    眼见秦阳似乎很谨慎,压根没过来的意思,那妖异男人继续道。

    “我也是外来的,被困在这里了,咱们能在这里相见,也是缘分,上来喝杯酒么?这里的酒挺有意思的,我请客。”

    见秦阳还没上来的意思,那妖异男人又道。

    “我知道怎么离开这里。”

    秦阳想了一下,带着人偶师迈步进入了酒楼。

    酒楼里吃饭的客人不多,全部都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

    有店小二来引路,秦阳走上前的时候,伸出右手,随意的触碰了一下店小二。

    那店小二没什么反应,秦阳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技能没反应,肯定不是死人,但是有身体,肉身却冷若玄冰,有阴气,却不浓郁,阴气本身也没有活力,充斥着死寂的感觉。

    上了二楼,那妖异男人斜倚在床边,一身布满符文,却有些破碎的长袍,被他穿的很随意,一边肩膀都露出来了。

    坐下之后,妖异男人握着酒壶,为秦阳和人偶师,各自斟了一杯酒,酒水如墨,其内的阴气浓到化不开。

    “尝尝吧,这不知道是用什么酿制的酒,劲道不小,但是挺有意思的,有滋补神魂的效果。”

    妖异男人也不管秦阳敢不敢喝,自顾自的斟酒,一饮而尽。

    秦阳笑了笑,端起酒杯,同样一饮而尽,那浓郁的阴冷气息,尚未浮现,就被秦阳直接引入海眼里。

    若是在外面,毒酒他都能当美酒品,可在这里,鬼知道这东西有什么。

    就像他到现在还没明白,他和人偶师,到底是被什么力量强行拉进来的。

    那妖异男子不说话光喝酒,秦阳也不说话,不问问题,一壶酒喝完之后,妖异男子一拍桌子。

    “结账!”

    面带诡异笑容的店小二,瞬间出现,盯着妖异男子。

    妖异男子翻了翻身上。

    “你们这的钱,我没有,用别的东西顶账,行不行?”

    话音落下,妖异男子伸出一只手,恍如插入幻影一样,直接插入到自己的脑袋里,撕扯出来一丝带着神魂气息的光团,丢到店小二手里。

    “够不够?”

    “多了,可以再要一壶酒,客官需要么?”

    “要。”

    店小二捧着光团,走下了楼,秦阳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看着。

    妖异男子笑了笑,专门给解释了一下。

    “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在这里,不付账,会死的很难看。”

    说着,妖异男子撩起长袍,他的左腿已经消失不见,断口处,新的血肉正在慢慢生长出来。

    “到底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我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消息,你不会以为,我会免费告诉你吧?”妖异男子靠在窗边,呵呵笑着,上下打量着秦阳。

    “噢,那算了,我没钱。”秦阳起身就走,走出一步之后,张口一吐,海眼里的酒液飞出,落到杯中,一滴没洒出来“多谢你的酒,我喝不惯这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