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零章 无边黄泉,我不能回头

    霎时之间,昏黄中泛着一丝暗金色,平静如镜的海面上,骤然如同沸腾了一般,无数身形枯瘦,模样怪异渗人的怪物,在沸腾的水面上翻腾着挣扎着,他们想要冲出来。

    恶意汇聚成一片洪流,冲击向站在岸上的秦阳。

    秦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磐石,硬生生的承受着冲击,眼皮都没眨一下。

    上次他还需要圆光套装稍稍抵挡一下,但这次,那些恶意冲击到他的脑海里,率先遇到的便是白玉神门。

    白玉神门岿然不动,轻而易举的便将那些恶意挡在了外面。

    黄泉不是那么好闯的,更别说这里的这条黄泉水脉,还不是什么特别小的支脉。

    曾经落入过葬身河的秦阳,很清楚这一点,越是庞大的水脉,力量越强,他第一次遇到的葬身河,连支脉都算不上,顶多是流落在外的一些葬身河水而已。

    后面遇到的也顶多算是小溪流,所以他才能一步一步的适应下来,没有被困死在葬身河里。

    而眼前这条黄泉支脉,明显要大的多,完整的多,最关键的一点,还有摆渡人在。

    站在岸上还好说,若是他落入黄泉之中,那扑面而来的恶意洪流,起码会暴涨成百上千倍。

    被秦阳掷出去的雕像,化作一道残影,向着黄泉深处急速飞去,飞出数里之后,黄泉之中无数鬼物,硬生生的裹挟着黄泉,掀起巨浪,挡在了雕像前面。

    雕像被黄泉巨浪裹挟着,强行扯入到黄泉河中。

    那尊烧不坏砸不烂,对任何力量都没反应的雕像,被无数怪异发了疯似的争抢,接触到黄泉水之后,雕像表面开始慢慢的融化。

    一股特别的力量开始复苏,还在争抢雕像的怪异恶鬼们,被那力量一扫,立时崩碎成齑粉,转眼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秦阳感觉到了,一个异常强大的意识,开始复苏了,他默不作声的开始后退,远离黄泉岸边,只是遥遥的望着那里。

    雕像浮出水面,仿若立在水面上一样,就在雕像即将跟黄泉河脱离接触的时候,一圈圈涟漪以雕像为中心,缓缓的扩散开来,雕像仿佛被整条黄泉河拖住,根本无法脱离。

    雕像慢慢的开始了变化,表面一层黑石说不上来是融化了,还是脱落了,给人一种特别别扭的感觉。

    渐渐的,留在原地的只有一位真正的少女,桃心刘海巴掌脸,五官不算特别好看,却很柔和耐看,越看越舒服。

    随着风起,她身上的裙摆开始缓缓飘动,纯粹的意识波动,便散发出可怕的威压,那些不够强的怪异恶鬼,稍稍靠近一点,便会被这股威压强行镇杀。

    秦阳不自觉的再次后退了一段距离,两只眼睛的眼皮疯狂跳动,心脏砰砰狂跳的声音,都已经清晰可闻。

    因为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他拾取炼化的雕像,在他的感知之中消失了。

    跟他拾取炼化的东西,被彻底毁掉之后的感觉一模一样。

    现在可以确定了,他可以拾取雕像,是三身道君赠予他了,雕像和河面上的少女,不是一体的,因为只有完全属于他的,才能拾取。

    但雕像和少女,却又是一体的,只有雕像消失,少女才会出现。

    秦阳不知道三身道君是怎么做到的,在遵守规则的同时,却还能利用规则,钻规则的空子。

    这种情况,对于其他修士来说,那尊雕像就是毫无破绽的,谁都没法利用这尊雕像,去针对三身道君,那是一种既完全割裂,又联系紧密的关系。

    当然,这是普遍情况,黄泉河是不普遍情况,黄泉水能融了那尊怎么都损伤不了的雕像。

    到底为什么,秦阳不是很确定,他却可以试试,利用黄泉的特点和力量,将雕像困死在黄泉河中。

    不管那是什么,连装有秘密的盒子一起烧了就完事了。

    现在看来,幸好果断。

    随着秦阳彻底失去雕像感应,雕像被判定为被毁的瞬间,站在黄泉河上的少女,睁开了眼睛。

    她向着跑了很远的秦阳望来,秦阳却感觉她仿佛就在身前,静静的跟他对视着。

    纯净的仿佛能倒映出星空的眼睛,没有恶意,没有善意,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贪婪而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只是对视了一眼,秦阳心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愧疚,仿佛将这么一位少女,丢到黄泉里沉河,是一件极其丧心病狂的事情,与他的良知,他一向的做人准则,都完全相悖了。

    这种感觉如同毒药一般,侵蚀他的心灵。

    向着黄泉河走出三步,秦阳强忍着使出了狂暴,所有的感觉都随之消失。

    脑后的冷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淌,心神强行冷静下来之后,秦阳却还是感觉到,他应该去把这位少女救上来,本能一样。

    果断施展思字诀,加速了自己的思绪,让自己的思绪加快了无数倍,去寻找为什么会这样。

    如今可以率先确定,对方不是干扰了他的意识,迷惑了他的感知,去逼他做什么,生出愧疚的感觉,依然是自然而然,是他发自内心的感觉。

    秦阳本以为这是那少女扭曲了他的三观,可是思字诀的加速之下,本就施展了狂暴的秦阳,愈发冷静到可怕,恍若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来映照自身。

    不,不是扭曲了他的三观,让他变成了敌人受伤都会痛哭流涕的圣母。

    仅仅只是引导他心中本就有的善意而已。

    秘法加持,再加上思字诀,冷静到极致,秦阳推导出来结论之后,强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与自己的本能对抗,他缓缓的抬起一只脚,挣扎着后退了一步。

    脚步落下的瞬间,秦阳立刻感觉到,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消退了一些,秦阳抬起头,跟那少女对视着,面无表情的呲牙,露出一个看不到笑意的笑容,大喝一声。

    “槽!”

    一声没有怒意的怒喝,那种无法压制的本能,顿时消散无踪,他的身形,立刻化作残影,飞速的向后后退。

    黄泉河上站着的少女,抬起一只脚,向前迈出一步,但她这只脚落下之间,另外一只脚根本无法抬起。

    她眨了眨眼睛,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为什么不能离开?

    有什么力量拖住了她的脚。

    她念头一动,踩在河面上的一只脚,直接崩碎,可是就在崩碎的同时,还是有力量撕扯着她的身体,再也无法升起一丝。

    新的脚长出来,依然还是赤足踩在水面上的状态。

    “叮……”

    清脆的铃铛声传来,黄泉河里汇聚而来,越来越强的怪异鬼物们,全部跟丧家之犬一般,钻入河中消失不见。

    薄雾中,一艘破旧的孤舟驶来,挂在穿透的油灯,散发出昏黄色的光芒,所过之处,黄泉河重新恢复了平静,平静如镜面。

    伴随着嘎吱嘎吱的摇橹声,孤舟驶来,停在了少女身旁。

    一身蓑衣,头戴草帽,面上挂着一块黑布的高瘦摆渡人,走到船头,仿佛看着少女。

    少女也睁着大眼睛,跟摆渡人对视着。

    良久之后,嘶哑的声音,从破旧的黑布下传了出来,声音不大,却仿若洪钟大吕,振聋发聩,每一个字本身都仿佛蕴含着无穷力量。

    随着他开口,整条黄泉河,都仿佛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里,河中数不尽的怪异鬼物们,一个个状若疯狂,痛苦的挣扎。

    无边无际的黄泉河,此刻却仿佛成了一条小河,无数怪异的鬼物,都出现在岸边,无数怪异鬼物,半个身子都趴在了岸上,只需要稍稍发力,他们全部都能离开黄泉河。

    但那些鬼物们,却挣扎着退了回去,没有一个愿意爬上岸。

    正在逃的秦阳,听到这声音脚步一顿。

    那摆渡人古怪的语言,明明不懂,却能让人听了就能明白他的意思。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秦阳转头运足目力看了一眼,面色变幻了一下,一口老槽更在喉头,不吐不快。

    这位大佬竟然会说话?

    那之前什么意思,自己不配他说一个字么?

    目光越过边际,看到那艘孤舟,已经停靠在岸边,而那少女,也已经到了岸边,她踩在水面上,只需要轻轻抬起脚,一步跨出就能登上河岸。

    她抬起一只脚,就要踩在河岸上的时候,她的表情开始了变幻,仿佛她的内心开始了剧烈挣扎,痛苦已经溢于颜表。

    她那纯净的眼睛里,倒映出无数的画面,无数的记忆,最深的执念。

    慢慢的,所有的倒影都消失不见,最终化为慢慢一丝执拗,一种宁死不悔的坚决。

    她收回了那只脚,重新站在河面上,转身对着摆渡人微微欠身,表示感谢。

    她口中喃喃自语,带着最深的执拗。

    “我不能回头。”

    她的声音开始带着一丝癫狂。

    “我放不下。”

    直到最后,化作宁死无悔的决然。

    “永世沉沦也无悔!”

    说出这三句话,她眼中的复杂情绪,全部消失不见,又恢复了那个眼神纯净如星空的少女。

    摆渡人什么都没说,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摇动船橹,再次消失在黄泉河上的薄雾里。

    而那少女,站在离岸边只有一步之遥的水面上,静静的看了一眼远处的秦阳,转身向着黄泉河的深处走去。

    秦阳一瞬间,就仿佛卸下了重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跟失心疯了似的,呵呵的笑了起来,似是自嘲。

    在黑黎的故纸堆里,秦阳翻出来一些有关上古地府的记载。

    其中就有上古地府五大水脉之中一部分的记载。

    葬身、黄泉、弱水、忘川、血海。

    其中黄泉,对于落入其中的人来说,便可以称之为苦海,永无边际,正常情况下,只有摆渡人可以驾驭渡舟穿行。

    上次乘坐渡舟去对岸的时候,在河中见到的便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只有乘坐渡舟能过去。

    但这一次,却查到更多的记载。

    黄泉自有须弥,无边无际,落入其中,永世无法脱困。

    这个无法超脱,无法解脱,一是黄泉本身的力量,跟曾经跌入进去的葬身河一样,会以整条河的力量束缚住。

    若是本身力量足够强,强到这条黄泉支脉都无法困住的地步,那还是可以跳出去的。

    就像那位少女,她可以站在水面上,甚至可以碎掉自己一只脚,让身体悬空,完全可以说,已经离开了黄泉的束缚。

    但这是外层的束缚,真正的束缚是内心的束缚。

    执念。

    想要踏出黄泉,甚至可以无视外层的束缚出去,说起来特别容易,留下执念,放下执念。

    放不下,舍不得,那就永远也出不去了。

    困住生灵的,根本不是黄泉,而是自己。

    秦阳不知道那尊雕像究竟是什么,不知道雕像里暗藏着三身道君的哪部分,不知道为何她愿意将雕像给自己,他不知道的太多了。

    可他可以确定一点,这尊雕像里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当初遇到的黑袍女人。

    只要里面蕴含三身道君巅峰时一根指头的力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弄死他。

    到时候他就算是玩命,不惜一切代价,估计都没有施展出来的机会。

    秦阳想了很久,什么力量能打败三身道君,思来想去之后,得出一个最简单的答案,跟她同一个级别的。

    而这个级别的人里,自然也包括三身道君自己。

    之前摸到的记忆里,曾经听到过一段对话,其中有两句最清晰。

    她说她回不了头了。

    秦阳印象特别深刻,那种绝望却又坚定不移的感觉,话听的不是太清楚,也能感觉的到。

    执念深重的感觉,根本掩饰不了。

    所以当他看到那少女的眼中,开始浮现出其他情绪的时候,他其实已经不慌了。

    那个少女,无法从黄泉中挣脱出来了。

    她若是三身道君的一部分,她不会回头的,宁死也不会。

    若是执念这么容易放下,就不叫执念了。

    每一个强者,都是心坚如铁,有的是万死也不会后退一步的坚持,丢弃所有也不愿意放下的执念。

    所以,秦阳觉得,黄泉困不住她,但她自己可以困住自己。

    坐在地上,思绪纷飞,秦阳在琢磨着,黄泉只要不把他溺死,肯定是困不住他的,但他自己能困得住自己么?

    他是不是也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回不了头的坚持。

    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回忆着那个少女,特别是她的眼睛,秦阳有些好奇,她真的就是当年的三身道君么?

    那个恶贯满盈,让天下修士一起陷入恐惧,甚至空前团结的来对付她的三身道君?

    秦阳猜测,她可能就是当年还年轻时的三身道君。

    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那个少女一步一步的变成后来的三身道君?

    如今还有的记载就算了,不说全部了,关于三身道君的记载,起码九成九都是扯淡。

    秦阳摇了摇头,拿出酒给自己斟了一杯,遥遥对着黄泉举杯,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拍拍屁股转身就走。

    算逑了,当年的事,关自己屁事,好奇心害死猫,只要不来找自己麻烦,爱咋咋地去。

    他现在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提升实力,怎么推开白玉神门,或者构建废墟道宫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