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四章 残血就爆种,是一种常识

    有句老话,叫做说乌龟,王八到。

    有些龟儿贼,就是不经念叨,别看天大地大的,你多念叨几遍,那龟儿贼指不定就忽然以一个倒栽葱的姿态,碰瓷到你面前。

    秦阳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他正跟丑鸡说黑影呢,丑鸡也在这疯狂嘴臭,越说越离谱的时候,两人就同时感应到一些别的气息。

    连忙向着一侧避开。

    跟着就见一道神光,从海面上疾驰而来,轰的一声,击中他们方才所在的地方。

    此地坚固无比的山石,竟然被其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十数丈大的大坑,无数棱角锋锐的碎石,仿若数不清的箭矢,向着四面八方爆射开来。

    秦阳举着一只手臂护住面门,正在纳闷,丑格兽竟然敢率先来偷袭,可是眨眼间,他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古怪,而且越来越怪异。

    他还没看到刚才是什么东西,可这会儿却已经在大坑底部,感觉到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息。

    感受到这种气息的瞬间,秦阳就彻底否定了丑格兽会这般偷袭的念头。

    他来到大坑边,挥散飘动的尘埃,便看到一个背着五彩龟壳,瘦胳膊瘦腿的家伙,正以倒栽葱的姿态,将脑袋扎进了大地里,四肢正在挣扎着,要把脑袋拔出来。

    看到这个五彩龟壳,还有那似曾相识的气息,秦阳连忙走下大坑,拎着对方的腿,将其拔了出来。

    “秦阳!你果然在这里!”

    鼻青脸肿,一直眼睛已经肿的睁不开的光头少年,看到秦阳之后,立刻嚷嚷了起来。

    “哈哈哈……”秦阳拎着黑影,哈哈大笑了起来。

    本来是打算在黑影转生之后,隔三差五的揍他一顿,帮他修行,可是去了一趟外层空间,还怪想这货的,如今再看到他这般凄惨的模样,也就没了揍他的心思。

    “笑什么笑,快放我下来!亏得我还惦记着你,带了帮手来帮你应对强敌,你还敢笑我!”

    秦阳收敛了笑容,一旁的丑鸡,已经抱着肚子,在地上笑的满地打滚。

    “哈哈哈,黑影,你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了,秦有德,你可太坏了,给他找的转生之体,怎么是个畸形,只有一只眼睛,笑死我了……”

    黑影火冒三丈,一脸怒容,只是他那小胳膊小腿,却背个巨大的龟壳,还是鼻青脸肿的样子,倒是看不出什么怒容,就看到滑稽了。

    秦阳也忍不住了,再次笑出了声。

    “黑影,以你的水平,应该不至于化形都只化出四肢和脑袋吧?”

    “你懂什么,转生成五彩龟,就是为了安全,有天生能发挥出十二成威能的宝物,为什么不用?”

    黑影嗤之以鼻,脑袋一缩,将套在身上的五彩龟壳取了下来,露出他化形之后的样子,瘦胳膊瘦腿,看起来跟严重营养不良似的。

    证明了一下自己的化形还是很完美的之后,黑影立刻又将五彩龟壳重新套了回去。

    秦阳砸吧了下嘴,竖起一个大拇指。

    “你说的对,无懈可击,是我眼拙了。”

    而一旁的丑鸡,还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副快要笑死的样子。

    当年丑鸡颜值暴跌的时候,还有中间从金毛变绿毛,再变黑毛,红毛,最后重新恢复金毛的那段时间,可是被黑影嘲笑了好久。

    如今终于能笑回来了,不笑死都不算回本。

    秦阳踢了踢丑鸡,让它悠着点,别把自己笑死了。

    然后看向海面的方向。

    “你跟谁一起来的?”

    “海龙号。”黑影回了一句,撇着嘴冷哼一声“老龟也不是东西,他非说这里是我本体,有什么危险,我也总不至于把自己搞死了,他就把我先丢过来探路,他们还在后面。”

    秦阳眉头微蹙,立刻没了说笑的心情。

    “丑鸡,你立刻过去,告诉他们,别让海龙号靠近这里,也别靠近神树,中间遇到任何情况,千万不要去追击,死守着海龙号就行,任何人只要出去了,就不准再回去,尤其是海龙号上,道宫之下,不,法相之下,绝对不要离开船舱。”

    丑鸡翻身怕了起来,立刻明白秦阳的意思。

    它展翅飞其,周身燃烧起赤金色的火焰,拖着一条长长的火焰尾巴,直冲海龙号而去。

    丑鸡落到海龙号上,给秦阳带了话,再次折返了回来。

    苍郁姥姥站在船头,沉思了片刻,一挥手,让手下驾驭海龙号退后,然后一跺脚,海龙号的防御也随之升起,进入战备状态。

    “所有人,都不准离开海龙号,老龟,你跟我走,去看着你那个同族后辈,别让他死了。”

    苍郁姥姥就要亲自出手了,老龟拦住了他,对另一边的另外一位大妖招了招手。

    “让老鲸跟我去吧,你在这,守着海龙号,最重要的,看着小七,别让她跟着一起去添乱,秦阳一向谨慎,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苍郁姥姥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你们万事小心。”

    等到老龟和另外一位海族强者,踏浪而去之后,苍郁姥姥立刻回到船舱,亲自去看着小七。

    不一会,秦阳见到老龟和另外一位龙鲸化形的海族大妖之后,简单见礼,秦阳直入主题,说了一下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大致就是这样,那个丑格兽倒是罢了,实力强归强,却更像是人族体修,另外那个黑袍女人,才是最棘手的,她拥有一种可以扭曲人意志的力量,来自于人族的一字诀。

    只要是比她弱的人,没有防备的话,很容易中招……”

    大致给解释了一下,秦阳也没敢离开这里,他要在这里以逸待劳,时刻等着。

    这也是为什么听到海龙号来了,秦阳第一反应是担忧的原因,对付那黑袍女人,人数早已经失去了意义,人数越多,她能控制的也就越多。

    只有不比她弱太多,而且也有了防备的人,才能挡得住那种黑气的力量。

    而这还是因为,那种力量,并非那黑袍女人自己修成一字诀得来的。

    多了俩高手助拳,秦阳心里也有了点底气。

    本来是打算,让绿毛虫和无毛黑鸟来帮忙的。

    可绿毛虫空有力量,却从未有过战斗经验,又刚刚经历过雷劫,力量也暴跌了一些,让它来对付丑格兽和那个黑袍女人,大概率是给对方送人头,也有可能是给对方送帮手。

    至于无毛黑鸟,本就半死不活,又挨了雷劈,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呢,现在除了用来熬汤,也没别的价值了。

    眼前俩人,老龟的防御那不用说,而这位龙鲸大妖,气血浑厚之极,俩人一起,对付一个丑格兽,打不死他也能拖住。

    没了强大的肉盾替那个黑袍女人抗伤害,秦阳就敢确定,只要自己不被她打死,那死的就一定是她。

    正想着呢,黑影趴在地上,静静的感应片刻,指了指侧面。

    “那边有人来了,气血很强,应该是你说的那个丑格兽。”

    “走。”

    秦阳念头一动,立刻明白,他忽略了点问题,神树坠落这里,砸穿了秘境,原本的很多特点都被迫消失了,对方未必必须要从五指的位置登岛。

    几人飞驰而去,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就见身高百丈的丑格兽,正怒吼着从一个天然的陷阱里挣脱出来,他强行震碎了周围的黑泥潭,从里面爬了上来。

    只是这个时候的丑格兽,已经没了最开始的威势。

    他身形庞大,可是却像是从几个肌肉男,变成了营养不良的黑影,看起来瘦高瘦高,全身骨骼的轮廓,都在劈下若隐若现。

    两颊凹陷,眼窝深陷,身上还有烈火灼烧过的伤痕,被烧毁的部分焦黑皮肤,都已经无法恢复过来。

    巅峰时一身如同正午烈阳的气血,如今也已经化作了落山近半的残阳。

    气血起码暴跌了数百倍,一身战力,估计也是百不存一。

    秦阳心里放下了一半,之前的消耗战,还是有了效果,如今的丑格兽,看起来才有了可以被打死的前提。

    不然的话,一个比之法身体修的气血,还要浑厚上百倍的家伙,怎么去打死啊。

    两边人照面,秦阳一言不发,双肩一晃,身上的气血,瞬间暴涨,五层霸王卸甲直接开启,周身阳气攀升,似是化作煌煌烈日,大日神光,如同无数刮骨钢刀,一层一层的刮向丑格兽。

    趁你病要你命,气血衰败到如此地步,那还有什么好思考的,直接往死里继续削就完事了。

    秦阳出手,老龟和龙鲸大妖对视了一眼,大家也都不废话了,一起并肩自上。

    丑鸡在一旁扇动翅膀,不断的放出天火,专盯着丑格兽被天火烧的无法恢复的伤口撒。

    黑影倒是想干点事,但他现在这点实力,跟着划划水的资格都没,老老实实的站远点看热闹,别拖后腿就行。

    本就消耗过甚的丑格兽,被几个全盛状态的家伙,痛打落水狗,反击的力量微乎其微,基本上一见面,就是一面倒了。

    看起来是一面倒的顺风局,实则是一步一步耗血,现在是到了最后收人头的阶段。

    可交战没几下,秦阳却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黑袍女人呢?

    怎么只有丑格兽在这里?

    再看丑格兽几乎只有招架之力,却无还手之力的样子,秦阳忽然冷静了下来。

    他在拖延时间。

    “打死他,不用留手。”

    丢下一句话,秦阳转身飞走,路过黑影身边,一把将黑影拎起,直奔五指岛的深处而去。

    看到秦阳离去,一直只防御,几乎没有还手能力的丑格兽,骤然间四肢着地,干枯的血肉上,再次燃烧起了血焰,他干枯的血肉,仿若被充气了一般,飞速的膨胀起来。

    丑格兽怒吼一声,脸上的皮肤崩碎,露出血肉之下的獠牙,眼睛里的神智慢慢消散,充斥着暴虐的煞气,整个人都仿若化身成一尊狰狞的异兽。

    他举起一只手,猛的拍在的大地上。

    一声巨响,冲击波瞬间横扫开来。

    老龟、龙鲸齐齐闷哼一声,被强行轰飞,丑格兽的身躯,瞬间消失在原地。

    飞驰的秦阳,被冲击波追上,将其强行逼停,但跟着,就见丑格兽靠着纯粹的肉身力量,爆发出快到快要超出他眼睛捕捉极限的速度。

    秦阳侧身避过,却仿若一堵墙撞在了身上,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撞在了远处的一座山包上。

    “轰!”

    一声闷响,力量穿透而去,在山包的背面炸开。

    秦阳眼珠暴突,全身骨骼咔嚓作响,张口咳出一口鲜血,还夹杂这点内脏碎片。

    看了看护着的黑影,他全身的骨头都断了,脑壳都有点变形了,那五彩龟壳,竟然都遍布了裂纹。

    “死不了吧?”

    “你死了……我……我也……死不了……”黑影艰难的回了一句。

    秦阳立刻将其收回海眼里,运转龙血宝术,恢复身体。

    站起身,看着四肢着地,如同没有理智的凶兽一般的丑格兽,秦阳觉得,这可能就是丑格兽,被称之为兽的真正原因。

    残血就爆种么?兽型暴走形态?

    还是,他一直留有余地,就是为了多拖延点时间?还是觉得,以他如今的实力,很难在杀掉这几个人了?

    秦阳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他瞬间施展瞳术,再同时开启了思字诀,眯着眼睛盯着张牙舞爪,再次冲来的丑格兽。

    无数的信息,被他捕捉到之后,源源不断的灌入脑袋里,而开启了思字诀之后,他也有余力,去处理如此庞大的信息。

    眨眼间,那庞大的信息,便让他的脑袋里,构建出来一个具象化的图像。

    丑格兽速度太快,体型太大,纯粹的力量太强,他狂奔而来的时候,如同裹挟了空间跟他一同撞过来一般。

    肉眼看到的不过是他的身形,可是此刻,却看到,他的力量,已经跟方圆十数里之地融为一体,被他裹挟而来的空气也好,空间也罢,反正不管那是什么。

    被那东西撞到了,不会比丑格兽撞到了好到哪去。

    方圆数里,擦到就伤,撞到就死。

    等到丑格兽再次冲来。

    却见一块百丈高的龟壳从天而降,挡在了丑格兽前方。

    二者冲击的爆鸣,化作两道白气,向着两侧扩散开来,所过之处,白气犹如巨大的刀锋,将沿途所有的一切都斩成两端。

    一只胡须很长,没有龟壳,全身肌肉虬结的老龟,出现在龟壳后面,很是霸气了抵住龟壳。

    还有一位龙鲸之身,龙鲸脑袋,却拥有人形样子的百丈壮汉,也从天而降,跟着老龟一起,挡住了发狂的丑格兽。

    “你先忙你的去,我们来对付他。”

    “别死了。”

    “要是被一个强弩之末的困兽打死了,哼,死了也怨不得旁人。”换了个形态的老龟,说话都变得霸气了不少。

    秦阳一拱手,转身向着五指岛深处飞驰而去。

    他明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五指岛,全力监控着这里的一切,那黑袍女人怎么到他前面去,还能瞒着他不被发现的?

    丑格兽的状态,已经是濒临力竭,那么,那个黑袍女人的状态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去。

    而且,若是没猜错的话,她是无法离开那座大殿的范围的。

    这么大的东西,他们也没海眼可以当万能仓库用,怎么瞒过所有人,先一步过去?

    秦阳已经没时间多想了,他现在只万分确定一点,那个黑袍女人,肯定走在他前面了。

    不管她要干什么,都不能让她得逞,说难听点,她就算是想找个厕所拉屎,自己也要先一步去烧了所有厕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