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二章 第一个被天劫针对的,我不是黑影跟我没关系

    外层空间里,不属于大荒世界的生灵,多不胜数,而且能在外层空间里生存下来,基本上都不会太弱。

    这些种族里的强者,基本没有人会去大荒世界,有些种族是压根不想去,他们在外层空间里生活才是最适合的,而剩下的那些,则是压根不敢。

    自从大荒世界的对外口岸壶梁,彻底失去了作为口岸的作用之后,唯一一个安全通道,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种时候,只要不是大荒世界的土著,来到大荒的世界,必然会遭到排斥,越强的会遭到的排斥就越强,而偏偏如今的情况,弱鸡根本进不来了。

    赖好强点的,进入大荒世界,遇到雷劫都算是运气好的。

    不过,如今看着绿毛虫遭遇到的雷劫,秦阳觉得,可以另外加一条。

    可能被世界认定为危险性不高,对于整个世界本身,没有什么破坏,才会来了一个随便意思一下的雷劫。

    这绿毛虫,恐怕一辈子连只虫子都没踩死过,而且毕生吃素,食谱单一,心地单纯,虽然实力不弱,体型庞大,可进入大荒,却只是走了个过场。

    秦阳觉得,那雷劫,压根就不叫雷劫,顶多算是进入大荒之后,大荒世界给它打了个印记。

    一旁的无毛黑鸟,看样子也差不多,应该不是什么心肠歹毒,嗜杀爱吃肉的货色,明明都剩下半口气了,硬生生的扛过雷劫之后,这货的伤势竟然还好转了一些。

    有这种待遇的,基本都是于世界无害,于其他生灵也无甚威胁的弱鸡。

    既然无毛黑鸟没死,还有些能挺过来的意思,秦阳也懒得多管了,权当是给丑鸡找了个小弟,没事的时候还能揍一顿打发无聊世界。

    自从黑影走了之后,丑鸡都快无聊死了。

    绿毛虫和无毛黑鸟没什么太大危险,可另一边的丑格兽和黑袍女人,可未必能有这种好运气了。

    丑格兽心狠手辣,在外层空间的时候,一口气坑了外层空间里几十个种族,被他害死的数都数不清楚。

    而那个黑袍女人,更是毫无怜悯之心的角色,亲手灭掉的异族都有好几族了。

    他们俩,进入大荒,绝对堪比最严重的物种入侵。

    他们会遭遇到的排斥,绝对会是必死级别的。

    之前秦阳就一直纳闷,他们费尽心机来到大荒,哪怕是有神树,可到了大荒之后,劫难却还是要他们自己扛的,他们哪来的信心,可以扛过去。

    这种天劫,可未必是有力量就能解决的。

    秦阳瞥了一眼下方的岛屿,如今算是稍稍明白了。

    来到大荒的第一站,就是这里。

    一座坐落在大荒世界,却不是大荒世界本身所有的岛屿,算是一个缓冲地带。

    他们绝对是想在这里,彻底解决天劫的问题。

    秦阳没急着冲出去,半空中的空间都是一片混乱,这里本身就联通着好几个秘境,如今被神树,裹挟伟力,再次强行洞穿了三座秘境,坠入这里。

    除了那座岛屿之外,其他地方,怕是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提前离开神树,远比跟着神树一起坠落的风险要高的多。

    毕竟,神树裹挟的伟力,都已经消耗殆尽了。

    秦阳等着坠落,心里面念头不断闪过。

    之前黑影留在了海上,看他那意思,是准备去解开封镇,拿回他本体的左手,就算这只手不要了,力量也要拿回来,能省略他大把大把的重修时间。

    若是这只手的本体,能拿出来的话,当成个法宝,那也是特别好用的。

    只要有力量了,黑影肯定会第一时间来这里,他如今的身躯,可不再是不死之身,力量就成了很关键的东西。

    如今五指岛还在,看起来跟当年离开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那说明黑影可能还没来呢。

    丑格兽他们连这座五指岛都知道,那他们知不知道,这座岛屿的本质是什么,知不知道上面镇压着一位被诸多高手称之为邪魔,怎么都死不了的家伙。

    还是,他们甚至知道了黑影的不灭意识,其实已经脱困,这里留下的,只是一只没有意识的手而已。

    秦阳念头转动,缩回了脑袋,静静的等着神树落地。

    另一边,丑格兽趴在主干上,全身雷光闪耀,体内不断的涌出黑气,被雷光湮灭,他面目狰狞,青筋暴露,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吼,气血如同开闸放水一般的流逝。

    他的身形越来越小,化作常人大小,流逝的气血,被其点燃了之后,化作硬抗劫雷的力量。

    而黑袍女人,则退回到大殿深处,无尽劫雷,将大殿包裹起来,源源不断的渗透进去。

    越是向深处,劫雷便越弱,等到劫雷冲击到最深处的黑袍女人身上时,已经被削弱了九成多,她的所有法门,都无法抵挡劫雷,只能用肉身硬抗。

    原本就已经消耗殆尽的力量,此刻也已经没了作用,她只能拼着降低境界,来抵消劫雷。

    随着神树坠落,笼罩在神树上的劫雷,也开始慢慢的消散,等到了靠近岛屿的时候,所有的劫雷都消失不见了。

    那些劫雷,不会靠近这里。

    丑格兽趴在树干上,面容枯槁,身形瘦了一圈,而大殿深处,黑袍女人拎起裙摆,下面空空如也,双腿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再伸出手,双手都开始变得模糊,隐隐有化为齑粉的趋势。

    若是劫雷再不消失,他们俩都要完蛋。

    在那种蕴含天地之道,世界之规,真正的天地伟力之下,他们谁都无法去抗衡。

    随着劫雷消散,神树的主干上,那些生活在神树的种族,开始了活动。

    原本如同山脉一般巨大的青蛇,已经缩小到九千丈长,当神树快要坠入海中的时候,它弹射而起,先一步飞出,坠入海中,顺着秘境里,已经彻底破开的裂缝,冲出了这座秘境。

    不多时,青蛇便出现在了死海的海中,它感受着这里暴躁的灵气,反倒是感觉挺舒服,正好有一头百丈长的海中凶兽路过,青蛇张口将去吞噬掉。

    从未见过海,甚至从未见过这么多水的青蛇,在海中翻腾着,搅动风浪,一种天大地大,彻底自由的畅快感油然而生。

    它飞出海面,再落下窜进海底,沿途遇到了什么凶兽,都是风卷残云,一口吞下。

    不一会,它便发现有一头体型不在它之下的巨型章鱼,青蛇无声无息的游过去,一口咬断章鱼的一只触手,不等它吞下,就见那章鱼忽然转过脑袋,巨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

    它张开嘴巴,不知是不是受惊过度,竟然哈哈大笑着嚎了起来。

    “大哥!有条怪蛇要吃我!”

    嘣……

    嘣……嘣……

    黑暗的海底,点点亮光,骤然亮起,如同一盏盏幽蓝色的灯火,配成一列列,骤然亮起。

    光亮越来越亮,慢慢的,那巨大的章鱼后面,一个形如水母,全身透明,半点气息也没有,不算触手,身形便已经近万丈的庞然大物,就这么忽然出现了。

    而那一根根灯带一般的触手,最短的都有上万丈,最长的两根,足足数万丈,所有的触手,就这么静静的飘在海底。

    青蛇吓的亡魂大冒,总算是冷静下来了,也终于明白,为何物产丰富,凶兽极多的地方,忽然间有好几百里地,一个算是凶兽的都见不到了。

    它转身就逃,可是这会儿才想逃,哪里来得及了。

    那连根巨大的触手,随波逐流,慢慢的卷过来,构建出一个巨大的大网,将青蛇堵在里面,而后那巨大的章鱼,嘎嘎怪笑着冲上来,完全不要命了一般,靠着庞大的身躯,将青蛇纠缠着。

    那庞大的水母,慢吞吞的飘过来,一点一点的将纠缠在一起的青蛇和大章鱼一起吞噬了进去。

    透过那透明的身体,可以看到青蛇眼中的神采,慢慢的散去,它所有的意识、神魂,统统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完整的身躯。

    噬魂兽进食完毕,不需要吃掉的东西,都被吐了出来,包括压根没有神魂的大章鱼。

    大章鱼美滋滋的卷着青蛇的尸体,将其尾巴,装在了其中那根断掉的出手的断茬上。

    慢慢的,断茬消失不见了,青蛇的尸体,也开始慢慢的被同化,化作了大章鱼的一根触手,它活动了一下新的触手,乐的合不拢嘴。

    “现在竟然还有敢冲上来送死的傻帽,运气真不错,大哥,你还别说,这傻帽的实力可真强啊,我的身体都快被打碎了,现在这跟触手,比我原来的都强得多,下次再碰到傻帽,就不用大哥出手,大哥等着吃就好了……”

    大章鱼美滋滋的叨叨个不停,噬魂兽理都没理它,身上亮起的亮光尽数熄灭,仿若消失在深海里,只有它的两根触手挂在大章鱼身上,被大章鱼带着走。

    而另一边,神树已经坠落,坠落在五指岛不远的海里,神树如同一根天柱,扎在海中,这边剧烈的震动,稍稍平息了一些,掀起的万丈巨浪,横扫而过的时候。

    树缝里的绿毛虫,忽然开口了。

    “青蛇死了。”

    “死了?”秦阳一惊,刚想说这货肯定没干过什么好事,不然的话,那种走过场的雷劫,怎么可能弄死它,但话到了嘴边,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它死哪了?”

    话音一顿,秦阳又给补充了一下。

    “我是觉得挺可惜的,好不容易历尽磨难,才来到大荒世界,怎么刚到就死了,它死哪了?我去把它安葬了吧,能安葬在这里,也算是稍稍了结一点遗憾。”

    “死在外面了,距离这里挺远的,神树没落下的时候,它就走了。”

    秦阳恍然,向外瞥了一眼,暗道这货的头可真铁啊。

    丑格兽和那黑袍女人,都要利用五指岛当做缓冲地带,这青蛇头铁的竟然敢直接冲出去,到了死海,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大荒世界,完全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的地方。

    真以为雷劫消失了,就没事了?

    那青蛇的力量,应该还在绿毛虫之上,看它那样子,估计战力也不会弱,怎么就忽然间暴毙了?是继续渡刚才消失的雷劫?还是遇到什么东西了?闯入什么绝地了?

    秦阳颇有些纳闷,这附近似乎没什么特别危险,能让那条青蛇这么快暴毙的绝地吧。

    难道是神树坠落的时候,砸出来了一个什么绝地秘境么?

    可惜了,他现在脱不开身,不然的话,他肯定要去找找,把那条青蛇安葬了。

    秦阳走出树缝,看着周围的环境,深吸一口气,一种回到家的感觉油然而生,身心舒畅。

    虽然落到了这里,但也比在外层空间舒服。

    丑格兽他们是想吃屁,竟然敢选在这里落下。

    ……

    距离五指岛有段距离的地方,海龙号停在海面上。

    苍郁姥姥拄着拐杖,遥望着天边,万丈浪潮,如同一片天幕,飞速的席卷而来,苍郁姥姥用力一顿拐杖,海龙号便缓缓的下沉,沉入到海底,避开那滔天巨浪。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苍郁姥姥神情凝重。

    一旁,一位看起来十来岁,背着龟壳的光头少年,果断摇头。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肯定是从天外来的。”

    少年鼻青脸肿的,一直眼睛已经肿的睁不开了,说话都含含糊糊的。

    眼看一旁的老鬼瞪着小眼睛瞥来,少年立刻将身体缩回了龟壳里。

    “你们还是不是人?又想揍我?我都说了,教小七那些法门的是以前的黑影,我现在转生了,我已经不是黑影,以前的事都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一丁点都没有!我现在叫秦龙!”

    “另外,我再说一遍,我不是跟秦阳姓,我的秦,比他早的多的多,他祖宗八百辈之前,都是跟我姓!”

    “再说了,来这里,可不是我要求的,是你们非得让我去拿走那只手,我告诉你们了,就算我能拿走,死海也未必会恢复原来的样子,我还小,未必有力量拿走!”

    老龟暴跳如雷,揉着拳头走了过来。

    苍郁姥姥打量着眼皮,静静的瞥了一眼少年,很是平静的道。

    “要不是有秦阳为你作保,在知道你身份,发现你的第一时间,你就已经是死人了,不要以为你有不灭意识,不灭意识也需要有东西作为承载的,有的是方法放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身活的时间没你长,却也正好知道,大荒世界的海眼在哪里。”

    听到海眼这俩字,黑影当场就怂了,气势瞬间消失,干笑着摆了摆手,把自己知道的,猜到的,一股脑倒了出来。

    “有话好好说,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肯定是有外面的人,顺着我当年跌落的路线进来了,我也不知道是谁。

    不过那棵树,我倒是有点印象,是虚空中的一株神树,我曾经路过的时候,看到过,但神树上有什么,我就真不知道了。

    反正,对方能以神树为舟,冒着神树被毁的风险,强闯罡风层进来,所图肯定不小。

    要我说,对方刚刚强闯罡风层,还是从这里走,落入那座岛上,必然是为了暂时缓解一下天劫。

    如此畏惧天劫,实力必定很强,如今对方必定损失不小,实力暴跌,说不定还受了重伤,咱们最好赶紧过去,把他们统统打死。

    对于从外层空间来的外来者,打死了最是保险不过,一了百了。”

    黑影在一旁疯狂的煽风点火,完全忽略了他其实也是外来者这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