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八章 朱雀命中七寸,哔哔完就跑

    丑格兽沉着脸不说话,闷不吭声的扛着大殿走出死气和奔雷长河对抗的区域。

    那位样子看起来像朱雀的女人,依旧伸出一只手,绽放出一个护罩,将整座大殿护持在里面。

    出来对抗的范围,就见那女人凤目一凝,屈指一弹,一点黑光,骤然飞出。

    在秦阳的目光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他的肉身本能,在察觉到危险的瞬间,便已经自然而然的动了起来,腰身微微一扭,避开了要害,那一点黑光,直接洞穿了秦阳的右胸。

    秦阳开启了霸王卸甲状态的肉身,也毫无反抗之力,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洞口,淌着黑血,感觉不到疼痛,却能看到,右胸的血肉骨骼,都在慢慢的消失,伤口也在渐渐扩大。

    秦阳低头看了一眼。

    “看来真的跟我猜的一样啊,我都说到这了,你们竟然还不敢杀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这般重要,必须要我去办?或者,只有我能办到?”

    “你修成了某一种一字诀也没有用,同为一字诀,也要看人,等到到了大荒之后,帮我做一些事情,我会给你一条活路,不然的话,你会慢慢的腐烂,慢慢的神形俱灭。”

    黑袍朱雀冷眼看着秦阳,被秦阳看穿了,她也不藏着掖着了。

    秦阳说的是没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就是要让秦阳参与进来,他们特别了解如今大荒的情况,他们也知道当时的情况,巡天使能去求助,却能完全信任的人,只有秦阳。

    针对巡天使是手段,却不是最终目的,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巡天使死磕。

    必须要让秦阳参与进来,秦阳才会陷入到一个针对聪明人的局里,一步一步的自己走。

    前面所有的战斗,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输,其他所有人,包括天魔王什么的,都只是随时可以放弃的工具人,苦心经营的势力,都可以不要。

    他们要的只是最终的结果,是他们想要的而已。

    说白了就是所有的战斗都可以输,但战争必须赢。

    他们更明白,想让秦阳帮他们做什么事,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有不断的给秦阳线索,给秦阳一些可以查到或者推测到的方向,让秦阳主动去查,主动去做。

    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但他们却还是低估了秦阳,低估了秦阳本身的实力,低估了秦阳竟然修成了一门一字诀。

    到了这个时候,才忽然间醒悟。

    不是他们忽略了,而是整个大荒所有的人,都忽略了这点,包括所有熟悉秦阳或者不熟悉秦阳的人。

    秦阳身上最惹人注目的地方,从很早很早开始,就已经不是他本身的实力了。

    其他地方的光辉,早就彻底遮掩了秦阳其实已经是个强者的光芒。

    而且,早年秦阳还不是幽灵船长的时候,便已经伤了根基,损了本源,这个是有实锤证明的。

    后来到了大荒,秦阳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之中状态,后来可是也有不少人亲自检验过的,秦阳根基大损,本源有亏,已经到了根本无法弥补,伤势也无法恢复的地步。

    这些统统都是有实锤的,后来秦阳基本没出过什么手,转型去当幕后,大家也没什么好意外的,而且,除了战力之外,其他地方的闪光点,变得越来越耀眼。

    大家也就都把秦阳本身实力不咋地这件事,当成了理所当然的真理。

    进阶道宫都是走了狗屎运,可能是新帝投桃报李,用一堆极品资源,硬生生的将他堆到了道宫的。

    这就是为什么秦阳都进阶道宫了,还是没谁在意过秦阳战力的原因。

    当所有人都默认一件事,当其为理所当然的真理时,有人说不是,那便是哗众取宠,脑子有问题,自己菜还非得说秦阳实力特别强。

    就算是自己亲自体验到了,也会有一种固定观念崩塌的感觉。

    所以,如今他们的所有计划,都算是不错,虽然一直失败,可最终目的却达到了。

    秦阳已经站在这里了,跟着他们一起乘神树,强闯罡风层。

    如今要做的,就是控制秦阳。

    秦阳看了看右胸的伤口,伸出手指触碰了一下。

    手指沾染了黑血之后,立刻开始腐朽,血肉消失,露出了皮下如玉白骨。

    秦阳看着自己的手指,忽然笑了笑。

    催动移花接木的神通,伤口出不断的长出一朵朵黑花,可是伤口上的黑血却没有丝毫减少。

    移花接木的神通,都无法抹掉这些黑血。

    很显然,有一字诀的力量参合其中,移花接木的神通,不够用了。

    他念头一动,催动思字诀的力量,覆盖到手指,手指一抖,沾染了黑血的地方便随即崩断,然后拿出魔刀,直接将右胸伤口附近的血肉都剖掉。

    瞬间,崩断的手指和被剖出的血肉,便化为黑血,滴落到秦阳准备好的葫芦里。

    龙血宝术和充斥着生机的树汁一同发挥作用,缺失的部分,一个呼吸之后便彻底恢复。

    秦阳将左手摆在面前,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

    “你说的没错,一字诀本身,的确没法对比强弱,只有修士修出的一字诀力量,有强弱之分,你身上的力量,远超于我,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使用的是哪门一字诀的力量。”

    说到这,秦阳抬起眼皮,看向黑袍女人。

    “但,我猜,你根本不会一字诀,对吧?

    甚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从来没遇到过第二个会一字诀的修士。

    不然,你在知道我至少入门了一门一字诀的情况下,怎么还会用这种力量,让我屈服?

    不过,不会一字诀,却能用一字诀的力量,除了入门一字诀的修士之外,似乎并没有这种法宝,那依然还身负这种力量的情况,似乎就只有一种了。

    你当年中了一字诀的力量,却依然没死,或者说,没死透,天长日久之下,你自己都可以开始简单的利用这种力量了。”

    秦阳看着黑袍女人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些变化,他微微一笑。

    “神树出现这种变化,就是你干的,对吧,疯狂屠杀,也只是为了给你续命,难怪我感觉你们好赶时间,是没法等下去了,再等下去真的会死了,是吧?

    我曾收到过朱雀的信,她的确没法说出什么,但她还是给了我线索,我费尽力气,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头绪。

    从九种法门中找到的,因为我发现,九种法门之间相辅相成,最后竟然有合成一种法门的趋势,但我水平有限,没法合成一门,我却对这种法门到底是要干什么的,有了好几种推测。

    当看到你,用朱雀的身体走出来的时候,我终于确定,那不是一种法门,而是有好几种效果。

    那是一门极强的防护法门,也是封印法门。

    你没自己的身体,只能用别人的身体,但现在,你却再也没法更换了,你们利用朱雀,朱雀也阴了你一把,从你占据朱雀身体开始,你的路就窄了,你的时间彻底不多了。

    你要我做的事情,就是去救你,在你这具身体若是死了,你就真的死了。

    所以,你根本不敢杀我,杀我就等同于自杀。

    噢,说到这,我猜,让我来到这,你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丑格根本不杀我,是想让你将我夺舍吧,让我去做什么事,哪有用我的身份,我的身体,你们自己去做来的舒服。

    可惜,你没法夺舍了,没法占据我的身体、神魂、记忆等一切,你只能让我去做,但却错过了我的实力,致命的低级错误啊。”

    说到这,秦阳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所有修士,与人对战的时候,第一时间需要考虑的便是对方的境界、实力,是所有,无一例外都是这般考虑。

    哪怕不是以战力见长的,也会被考虑到。

    这些家伙费尽心思,犯的最大的错误,竟然是一个人人都必须去考虑的因素。

    “顺带提一嘴,我所知的夺舍之法,能除了主观意识之外,完全夺走的夺舍之法,就只有三身宝术,你用的是哪一种?

    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所有修行过三身宝术的人,一个好下场的都没有,无一例外,包括三身宝术的创造者,三身道君!”

    秦阳笑的丑格兽和黑袍女人,脸色都黑的快滴出墨汁了。

    他们的计划的确很完美,前面一直输,前面所有的动作都被破灭,甚至在乘神树强闯罡风层的时候,将秦阳引到这里,都完美了。

    这个女人的实力,绝对不止法身,所以,秦阳来了之后,被她夺舍成功,然后用秦阳的身份和身体,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机会挺高的。

    想法的确不错,可惜,错过了秦阳实力。

    另外,被看起来似乎一蹶不振,彻底废掉,一心求死的朱雀,一刀捅在了致命七寸上,夺舍就成了一个笑话。

    他们便不敢杀秦阳了,秦阳说的没错,杀了秦阳,那黑袍女人基本就等于自杀。

    现在无论他们要干什么,都已经可以算是破产了。

    秦阳望着黑袍女人的脸,想起当时抽了朱雀几巴掌时说的话,朱雀最后走的时候,秦阳还以为她真的会一蹶不振,满腔仇恨,却再也一事无成了。

    当时心里挺遗憾,也挺失望的。

    曾经从无败绩的第一使长,栽了一个大跟头之后,便彻底废了,秦阳心里还觉得,她是顺风顺水太久了,心理素质太差了。

    哪想到,朱雀依然一心求死没错,可却被他说动了,她的命已经不属于她。

    她在天魔王的记忆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如何去报仇的方法,彻底以绝后患的方法。

    她主动找到了丑格兽这里来送死,献祭了自己,将自己变成了囚笼,将眼前的黑袍女人,困死在她的体内,只要她这具身体彻底死了,黑袍女人也会跟着去死。

    这一天不会太晚,因为她的身体,根本无法让黑袍女人撑多久。

    在法相被废,实力暴跌的情况下,一击命中七寸,让一个她基本不可能是对手的仇敌,跟着一心求死的她一起陪葬。

    秦阳觉得之前失望可以收回来了,这才是他印象中的朱雀,应该有的样子,她不会败,最差最差也就是个平局,跟一个比自己强得多的人同归于尽,起码也算平局了。

    看着丑格兽扛着大殿走到主干范围,秦阳抬起头看了看,第一波遇到的奔雷长河,已经开始冲刷神树,神树虽然庞大无比,哪怕是叶子的质地也堪比法宝,肯定是没这么快被磨去的。

    但如今,神树最外层的防护,已经崩碎,那些力量冲击着神树本体,最强的浪潮,冲击到主干附近,也用不了多久了。

    秦阳收起魔刀,看着这一幕。

    “跟你们说了这么久,时间也差不多了,来吧,你们别指望我会帮你们做什么了,有本事就现在杀了我吧,你们不杀我,我也要干掉你们,你们一起上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就见秦阳身上骤然浮现出大量魔气。

    那些从巨叶上滑过的奔雷长河,如同受到了吸引,浪头一卷,拐了个弯,便冲向了秦阳所在的地方。

    秦阳一步跨出,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只有逸散出来的魔气停留在那里。

    眨眼间秦阳便收敛了体内所有魔气,将其存在海眼的一角,出来之后,直接出现在奔雷长河里,他周身雷光闪耀,瞳孔中虚雷闪烁,直接按照雷罚真经的法门,开始运转。

    无数浩大阳刚,最是纯粹不过的雷霆,灌入他的体内。

    他同时运转葬海修髓典,强行去适应这些雷霆的力量,同时生机贯穿全身,不断的修复飞速损伤的身体,在适应的同时,开始利用这些力量,修行雷罚真经。

    黑袍女人和丑格兽都准备好出手了,却看到秦阳被卷入奔雷长河,转瞬便消失不见。

    他们俩站在原地,颇有些懵,因为他们看到,这次秦阳想来利用魔气引雷,却把自己给劈死了。

    在那刺目的奔雷长河里,秦阳焦炭一般的身体,慢慢的焕发生机,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飞速的适应这些力量。

    等到适应的差不多了,秦阳遥望着神树之外,一望无际的奔雷之海,主动一头扎了进去。

    等了这么半晌,跟那俩货逼逼一大堆,等的就是奔雷大部队到来。

    正面刚,他肯定打不过那俩的,淡淡一个丑格兽,都有些勉强了,再加上一个一击便能将他破防的可怕女人,正面硬杠,那是自寻死路。

    有地利可以利用,有远超自身力量,至少上万倍的力量可以利用,为什么非要跟一个纯粹的体修一样去正面硬杠俩打不过的家伙。

    浑身焦黑的秦阳,一头扎进了奔雷之海里,他要耗死丑格兽,耗死黑袍女人,可从来没打算只靠自己的力量。

    等到适应下来之后,就引动着这片奔雷之海,淹死这俩货,让他们平白无故的来找自己麻烦。

    等到弄死他俩之后,棺材都不给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