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六章 大善人秦有德,处理朱雀

    带着鼻环,一身腱子肉的青牛魔,听到这话也不疑有他。

    他中了邪法,被扭曲了意识,险些铸成大祸,将青牛魔一族都置之绝地,如今他来攻打巡天使的基地,秦阳竟然以德报怨,帮他化解了邪法。

    这不但是救了他,更是救了青牛魔一族,免去了灭族之祸。

    如今秦阳只是让他跟着帮帮忙,去解救一下其他人,青牛魔自然不可能有二话。

    听到秦阳的话,鼻环青牛魔摇身一晃,二话不说的便冲了出去,跟那个有面无口的异族交战在一起。

    秦阳拎着狼牙棒,悄咪咪的绕到后面,瞅准了机会,一棒子敲在那异族的后脑勺上。

    而鼻环青牛魔,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化作蛟龙一般,呼啸而过,将那异族卷入其中,转瞬之间,那异族便被绞杀成齑粉。

    随着那异族神形俱灭,秦阳也看到,一缕黑气,如同失去了支撑,慢慢的消失不见。

    秦阳扛着狼牙棒,满脸惋惜的看着这一幕,摇头叹息道。

    “老牛啊,你怎么把人给打的神形俱灭,他就算是没救了,起码也给他留个全尸,给他一口棺材,死了也有三尺地给他埋了,让他入土为安……”

    “啊?为什么要留全尸?”老牛一脸茫然,不明白秦阳说的是什么意思。

    “算了,你听不懂就算了,能留个全尸的就尽量留个吧,留不了的咱们也尽力了。”

    秦阳暗暗感叹,这种族差异可真大,不过想想也是,外层空间里,连巡天使都没有入土为安的习惯,这些异族,可能更没有这种习俗了。

    当然,更可能是因为外层空间里各种怪异的生灵比较多的缘故,留下尸体,很容易被利用,没有肉身,却可以寄生别的生灵肉身的怪物,可不只有天魔。

    一路飞遁,靠着阵法内的感应,继续赶往下一个地方,当看到一个满身邪气,跟流星硬碰硬,看起来脑子也不太好的家伙之后,秦阳只是扫了一眼,就拿出了狼牙棒。

    “又是一个,咱们加快速度吧,万一再晚点,剩下的人都没救了。”

    解决了这个满身邪气的妖物,再继续下一个,这一次看到的就不是一个了,而是五个人。

    五个人,看模样,是三个种族,一个额生三眼,长的挺像开了第三只眼的三眼妖族,有可能跟三眼龙母还是亲戚。

    回忆了一下巡天使的日志,这个三只眼,额声倒角的种族,倒是没出现过,只是在一些记载里面有介绍,据说还有点龙族血脉。

    秦阳遥遥指了指,问老牛一句。

    “那俩三只眼,你熟悉不?”

    “那是三眼妖族,喜欢挖洞,他们的天赋,可以让他们找到大世界、秘境、大地碎片,他们天生就有在虚空不迷失的能力,他们不喜欢征伐,很少跟别的种族有冲突。”

    秦阳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恩,这俩三只眼都有救。

    再看另外俩,人面虎身,肋生双翼,通体都有雷光闪耀,而且四肢粗大,长的倒是一副珍惜食材的模样。

    不化形,保持兽身的大妖,在大荒很少见到,大荒的大妖,就算是为了保持战力,大都是人形兽头,能一直保持着完全化为人身的大妖,基本都是大佬,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

    这插翅虎,跟大荒的正好相反,人面兽身,人面代表着智慧,拥有完整的灵智,兽身则代表着他们追求的是最高的战力,哪怕这样子,会让他们修行的速度变慢。

    但同等境界,妖的原身,永远是战力最强的,人形只不过是比较容易修行而已。

    这俩插翅虎,也是那种基本不搭理巡天使的异族,人家忙着做自己的事呢,有自己的追求,在外层空间,他们反而更加容易修行,到了大荒,反倒不如这里。

    插翅虎一族,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了,绝无可能没事找事的去大荒。

    恩,他们现在就是出于脑子有问题的状态。

    至于最后一个,身形八十丈高,人形四臂,青面獠牙,四肢粗大,背上的脊柱,还有一根根骨刺,大体上看起来跟丑格兽挺像的。

    事实上,这货就是丑格兽的远亲,血厚皮厚,脑子不好。

    而且,他们身上的黑气,已经完全融入到他们体内,如同一层薄膜覆盖在体表,这是秦阳见到的第一个,被完全扭曲了意识的异族,或者说,这货本身就没抵抗。

    “三眼妖族和插翅虎还有救,那个大个子丑八怪,彻底没救了。”

    老牛果断的拿出自己的大棒,跟着秦阳一起,轻车熟路的配合,将一头插翅虎差点敲死之后,将其带走。

    救醒了之后,才让插翅虎跟着一起,对他的同胞下黑手。

    此消彼长,救援的十分顺利,两个三眼妖族,两个插翅虎,再加上老牛,秦阳压根不用动手,那个丑格兽的远亲,就被活活打死了。

    秦阳飘在那里,砸吧着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这些外层空间的异族,当真是丧心病狂,只要是下死手,就一定会把敌人打的粉身碎骨,神形俱灭。

    看他们出手的样子,恐怕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把敌人干掉,却留个全尸的法子。

    算了,爱咋咋地吧,反正那些异族身上,摸出来什么东西,对他来说,十有仈jiu也是废物。

    时间慢慢的流逝,已经固化在这里,化作一片绵延上万里的巨大星空的大阵里,流星雨划破安静的星空。

    随着一颗颗流星落下,一个个或大或小的人影,从上面跳了下来。

    对面四五个异族,秦阳打眼一看,指了指其中俩。

    “这俩还有救,剩下三,让他们解脱吧。”

    一句话,就见四十多个形态各异的异族,一拥而上,那五个被扭曲了意识的异族,连个泡还没冒出来,就被打死了三个,剩下俩,翻着白眼不断的抽搐,眼看着下手再稍稍重一点,也会被活活打死了。

    解决了这一批,秦阳看着这些各式各样的异族,心里感叹,爱好和平的,其实还是多啊,从缺口冲进来的这些异族,大半都是有救的。

    那些闲的没事,不想着怎么提升自己,不想着怎么多生俩娃,整天忙着搞事情的家伙,终归是小部分。

    秦阳对着众人拱了拱手。

    “诸位,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你们这次遭人暗算,让你们当炮灰送死,我秦有德是有良心的人,我肯定不能让丑格兽如愿。

    你们要是都死在这里,咱们岂不是结仇了?你们的族人,可未必知道内情,知道了也未必能理解,到时候,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恩公高义,人族里我就服你。”

    “秦大王说的好。”

    “秦小哥说的对……”

    一堆异族,七嘴八舌的恭维着。

    秦阳挥了挥手,压下这些人的话,被人捧着,他也没飘,他心里清楚的很。

    异族和人族不一样,人族的很多观念,跟这些异族都是不一样的,就比如之前,就有一个,被救了也不知道感恩的家伙,当然,可能那个种族,天生就没那种感情。

    所以,很遗憾,秦阳拼尽全力,也没在那货被彻底扭曲意识之前救下他。

    眼看这些家伙,越说火气越大,秦阳赶忙道。

    “诸位,听我一句!”

    “你们都还记得,当时就是受到丑格兽邀请,才中了邪法,你们现在要是一起去报仇,岂不是再次自投罗网了?

    听我一句劝,来日方长,丑格兽让你们来送死,后面肯定还有别的动作吧,到时候,咱们休整完毕,再集结力量,一次把他打死。

    总好过一窝蜂的冲过去送命的好吧,听我的,你们都先回去,你们族内,还是还有谁中了邪法,都可以来找我,我最近都在这里。”

    秦阳安抚住在这群都快气炸的家伙,将他们从侧面送出了大阵,让他们悄悄离开。

    每个人走的时候,都送了秦阳一样他们种族的信物,秦阳也没多看,全部拾取了,单独收纳了。

    他可不觉得,这些家伙说什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就当真了。

    每个种族之间的观念和想法,都是不太一样的,这话听听就行,要是有什么小事,他们肯定会帮忙,但若是有什么可能要送命,可能会牵扯到种族的大事,秦阳都不会去开口,省的尴尬。

    救下这些家伙,落个人情,留个交情,都是其次。

    主要就是不想让丑格兽的阴谋得逞。

    甭管丑格兽是想让这些异族强者,攻占巡天使基地也好,让他们来当炮灰,让巡天使一口气跟几十个种族结仇也罢。

    人我不杀了,全救了,全放了,甭管你想干嘛都白搭,反过来再给丑格兽先拉一大波仇恨。

    这些家伙,未必敢去攻打那座虚空大殿,但以后丑格兽一族,出个门都得小心点,说不定飞在虚空中,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一颗忽然路过的流星砸死了。

    还有丑格兽的那些狗腿子,典型的软柿子,他们要倒血霉了。

    等到这次的事情,彻底尘埃落定,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巡天使都会比较闲了,外层空间的那些异族,自己都会打出狗脑。

    正想着呢,秦阳察觉到,有人入阵了。

    念头一动,飞了过去,便看到一身实质化的杀气,如同黑血一般不断往出涌的血鸾,终于回来了。

    跟着血鸾一起回来的,还有一起出战的那些人。

    秦阳站的远远的,对血鸾招了招手。

    “事情暂时已经解决了,但是需要赶紧重建三座倒金字塔,这里的这座被毁了,其他两座肯定也被人动了手脚,赶紧毁了重建吧。”

    “让月鸾来,你们先守着。”血鸾的眼睛血红一片,她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便裹挟着一片血海飞走。

    等到血鸾走了,其他人齐齐长出一口气。

    “秦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后再说吧,先赶紧重建防线吧。”

    秦阳没收起大阵,依旧让大阵堵在防线缺口,等到新的倒金字塔重铸好了,被带过来之后,秦阳才收起了大阵。

    至于其他两座损坏过的倒金字塔,秦阳说想研究研究,血鸾便大手一挥,直接送给秦阳了,反正他们也不敢留。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个月,防线被重建,外面也没见到新的攻势,最近平静的不得了,连个妖邪都见不到了。

    出去巡逻的巡天使,倒是带回来一些消息,外层空间的那些异族,自己打起来了,而且火气都不小。

    血鸾的房间里,已经恢复平静的血鸾,坐在桌子后面,看着整理出来的信息,包括这次的损失、战果、内因外因、各种总结,查漏补缺等等……

    带着锁链的朱雀,面色依然惨白如纸,她的法相被毁,可没那么容易恢复,而且她如今被彻底封印,生怕再有什么别的隐患。

    朱雀面若死灰,跪伏在地,重重叩首。

    “大姐,我罪孽深重,只求一死。”

    血鸾看着朱雀,面色颇为复杂。

    她把朱雀当做接班人来培养来看待的,哪怕这次的事情,并非朱雀本意,可事情从来不是只看本意就足够了,还要看结果。

    阵师死了,赤鸾也死了,一个出战使长,一个关乎防线的使长。

    八大使长,瞬间少了俩。

    如今再算是朱雀,便是少了三个。

    也幸好当时秦阳没下死手,反过来救了一些被扭曲意识的异族,让那边自己乱起来了,没工夫再来趁火打劫,不然的话,以巡天使如今的力量,根本挡不住再来一次的全面进攻。

    怎么处置朱雀,现在却成了难题。

    不处置是不可能的,一是规矩,二是大家都需要一个结果。

    可直接杀了朱雀么,看她那面若死灰的样子,怕是正好随了她的愿望了。

    “大姐,我求你了,杀了我吧。”朱雀再次重重叩首,那语气里满是生无可恋的痛苦。

    坐在一旁的秦阳,忽然冲上去,一个耳光抽在朱雀脸上。

    “抬起头来!”

    朱雀挨了一巴掌,脑袋都被抽的歪了歪,她还是不闪不避,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

    “我让你抬起头来!抬起头看看!”秦阳无名火起,又是一个耳光。

    “阵师和赤鸾,还在看着你呢,栽了一个跟头,就成这幅鬼样子了?你以为一死了之,就能一了百了?想什么好事呢!你死了,也要记住了,阵师因为你死了,赤鸾也因为你死了!”

    “死什么死,要是有事就要去死,这世道就太简单了,你得活着,好好的活着,把阵师和赤鸾的那份也活出来,把他们要做的,都做了,把害死他们的大仇人,活活打死了,到时候,你再去死,谁管你。”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懦夫!”

    “永无败绩的第一使长,栽了跟头之后,想到的就是一死了之?呵,呸!”

    “记住了,这事没完之前,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你的命已经不是你的了。”

    秦阳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的抽上去。

    慢慢的,朱雀的眼中两行热泪淌下,她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上气不接下气。

    多年的姐妹,多年的同僚,在这个基本见不到生人的基地里,她们之间便是相互扶持的亲人。

    从未有过败绩的朱雀,到现在还没法承受这种内心的打击,她还没死,却跟死了差不多了,心灵都快崩溃了。

    秦阳气呼呼的摔门而去,看着就闹心,他也不管了,血鸾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这种事,叫上他干什么,真是的。

    隔了几天,黄雀抱着一坛酒,闷闷不乐的找到秦阳。

    “秦先生,大姐把朱雀放逐了,让她永生不得再入基地,再回大荒。”

    “怎么?没宰了朱雀,你觉得不高兴么?”

    “也不是,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心里不太舒服,可能这样才是最好的吧。”

    “行了,不就是杀了你觉得不好,不杀了你也觉得不好么,现在这样不就挺好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