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九章 留一手,天魔王

    确认完身份,正要飞走的时候,秦阳翻手拿出星落阵盘,阵盘从他的手中跌落。

    而朱雀在阵盘出现的第一时间,便化作遁光,向着远处避开。

    秦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阵盘的威能绽放,全力爆发,瞬间将上千里地囊括进去,而后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周围扩散。

    朱雀根本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逃出阵盘笼罩的范围。

    一片虚空,群星闪耀,头顶有一条银河奔腾而过,颗颗流星化作流星雨,不断的划过夜空。

    朱雀凌空而立,面色冷冽,眼中尽是冰冷的杀机。

    黄雀不明所以的悬在那里,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秦先生,这……怎么了?你不是秦先生!”

    “黄雀,过来,这个朱雀是假的!”秦阳沉声一喝。

    “黄雀,小心点,他不是秦先生!秦先生现在在基地,不会在这里!他根本无法突破阵群!”朱雀也同样一声大喝。

    “呵……”秦阳轻笑一声,拿出了令牌“从给我这个令牌,你们就已经计划好了这一步吧,只要发展到最高警戒,我这个临时令牌,就没法从外面进入第二层,现在反倒成了贼咬一口的证据么?但凡仔细看过每一条细则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

    说到这,秦阳看了一眼犹犹豫豫的黄雀,微微摇了摇头。

    “看黄雀的样子,也不像是能沉下心来,好好看每一条细则的人,你肯定不知道这点吧?”

    黄雀老实的摇了摇头。

    秦阳没理黄雀,而是看向朱雀,伸出一只手,在剪刀石头布里来回变幻了一下。

    “之前我遇到一只天魔,他变成了朱雀的样子。

    天魔,没有肉身,最善变化,蛊惑人心,在比上古还要古老的年代,他们会在修士内心出现破绽,或者无暇顾及的时候,趁虚而入,勾起修士的心魔,他们阴险狡诈,最擅长的便是窥视人心。

    之前我遇到的那只天魔,他变化的朱雀,实力根本没达到让我毫无反抗之力,从根本上压制的地步,可他却能时时刻刻的跟上我的动作,只有不去想,想到就做,快到让他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才将他杀掉。

    我一直不知道朱雀的能力是什么,但我之前听黄雀说过一些,现在猜测,她肯定也是类似的能力,能直接听到,或者同步明白我在想什么,亦或者,她只是知道我要做什么。”

    “什么意思?”黄雀一脸迷茫。

    “所以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再真,其内心是不会变的,知道我为什么要用猜拳这种最简单的辨别办法么,你刚才听到了,或者是感觉到我会出什么吗?

    你感觉不到吧,因为我没法停止我的想法,我只能让想法在不断的变化,我也不知道我最后出什么,但在那根本来不及思索的时候,你还是赢了我,那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朱雀。

    说真的,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勉强压下去思考,昧心的确认你就是朱雀,本来我想多压制一会的,可我压制不住,控制自己的想法,真的很难。”

    秦阳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只见过朱雀一次,但了解一个人,有时候根本不需要去当面接触,我把她所有的资料,所有有关的记载,事无巨细的全部看过,里面每一个字,我到现在都还记着。

    都说朱雀是出战使长里,唯一一个没有败绩的使长,但我想大家都误会了一点,没有败绩,不代表胜了,不代表她所有时候都是运筹帷幄,一丝一毫的下风都没有过。

    她追求的不是胜,而是不败,结果的不败。

    不出问题,不让防线出一丝一毫的纰漏,她很清楚没有人会一直胜利,所以她内心非常清醒,她对自己的职责,完成的非常完美。

    若是真正的朱雀,用来验证的猜拳,儿戏一样的猜拳,在没有思考时间的情况下,她一定会遵从自己的本心,她不会赢我,也不会输我,她只会跟我出一样的。

    无论怎么测试,猜拳的结果,必然都只会是平局。”

    对面的朱雀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笑了起来,她笑的有些嘲讽。

    “只见过一面,一面啊,你竟然比所有人都了解她,难怪有人专门提到了你,要我们小心你,最好不惜一切代价,先将你杀了。”

    黄雀听到这话,连忙从中间靠近秦阳,再傻这会也能明白,朱雀是假的,秦阳是真的。

    黄雀来到秦阳身边,秦阳一只手搭在黄雀的肩膀上。

    “放松点,我带你离开大阵。”

    念头一动,黄雀和秦阳便一起离开了星落大阵,随着秦阳离开阵法空间,其内演化的阵法,便开始了全速演化,无数流星,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在其中穿梭。

    一轮上古紫月,高悬在阵法的核心,维持着阵法的运转和演化,而这片虚空之中,暴乱的星力,也被不断的吸入其中,加速阵法的演化。

    除非里面的朱雀死的连渣都剩不下,不然阵法不会停下演化的。

    而大阵之外,秦阳抓着黄雀肩膀的那只手,自然的抬起,但同时,昊阳宝钟出现在他手中。

    大钟之上绽放着赤金色的光辉,随着一声钟鸣,浩瀚的力量,化作冲击,贴脸冲击到黄雀的脑袋上。

    黄雀的脑袋消失不见,连同三分之一个上半身,都一同消失不见了。

    秦阳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黄雀的尸身,察觉到技能没反应的瞬间,想也不想的便爆退而去,凌空一指,黑雷奔涌如潮,将那半边身体包裹在里面,任由黑雷轰杀。

    狂暴的黑雷潮,不断的扭曲膨胀,黄雀的大半个尸身,扭曲着变化了形状,化作一个身高数百丈,两头五臂,面容丑陋的巨人。

    只是看着巨人的样子,原本似乎有三个脑袋,六条手臂,其中一个脑袋那,只剩下了伤痕,另一只手臂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巨人体表遍布着黑色的纹路,他怒吼着在黑雷潮里挣扎,但黑雷潮已经化为一片海洋,化作一个球形的漩涡,将表面的东西不断的向着中心卷去。

    一圈圈光环不断的浮现,将整个黑色的雷球套在里面,漩涡卷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巨人就像是陷入了泥潭,如何挣扎都无法逃出来,只能看着自己被卷入到黑雷球里,慢慢的被拖向球心的位置。

    秦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

    “以为刚出了一个天魔,我就会自然而然的认为,天魔这种珍惜物种,不会一次出现俩么?”

    秦阳拿出一套圆光套装,给自己佩戴上,催动之后,脑后便出现了两层黑色的圆光。

    第一眼见到这个朱雀和黄雀,秦阳最先判断出来的,便是黄雀有问题。

    因为心地善良,又特别大方的秦阳,之前才送了黄雀一套圆光套装。

    这种能弥补短板的宝物,是用上古地府的六个符文之一锻造的,巡天使这肯定没有,黄雀才不会嫌弃模样,他只会在乎效果,他会随时带着。

    这次见到黄雀,的确还带着,但秦阳却感觉不到那套圆光套装。

    圆光套装是秘宝,送给别人,别人也只能直接用,不能炼化,所以秦阳也一直被抹去印记。

    那是他亲手炼制,亲手“拾取”炼化的秘宝,当面怎么可能一点感应都没有?

    再一个,试探的时候,反应的速度,有那么一点点差距,而且演的太假了。

    黄雀是纯正的体修,又不是蠢货,肉身本能是比意识反应还要快,但也不至于那么浮夸吧?

    这俩统统都是假货。

    同时面对一个可以感应他想法,疑似天魔的家伙,还有一个肉身极强,堪比黄雀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秦阳觉得自己就算能赢,也得拼命了,但目前的诡异情况,他不能拼命,他要随时保证自己的状态,干掉这俩货,能用多小的代价,就用多小。

    第一步,陪他们玩玩,揭穿朱雀,假装没看穿黄雀,将他们分开。

    第二步,分开击杀,难度会暴跌两个档次。

    秦阳揉着脑袋,颇有些头疼,压制自己,在面对朱雀的时候,不去想一些东西,着实太难了。

    本来还打算跟着这俩去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可是他压制不住了,越是不想去想的时候,反而越会去想。

    他只能直接翻脸动手,靠着翻脸动手,嘴里不断的说点什么,一方面让计划进行,一方面免于去想一些东西。

    要不然的话,秦阳才懒得跟他们逼逼这么多,说那些话,只是为了让自己笃定,说服自己去相信。

    看着黑雷球里还在不断挣扎的巨人,秦阳静静的等着。

    他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磨,能不耗费什么力量,活活磨死这个肉身应该很强的家伙,那就别再费更多的力气。

    以他如今的境界,贴脸挨了昊阳宝钟一击,完全接下了所有的力量,却只是掉了一颗脑袋,一只手臂,实力没有太大影响,秦阳估计,这货起码有接近法相顶峰的体修实力。

    而那些黑雷,是胤帝生前留下的,直接轰杀这种级别的体修,估计没可能,慢慢磨死,应该不成问题。

    秦阳拿出桌椅,坐在那里,泡了壶茶,静静的等着,一边品茗,一边思索,假朱雀刚才的话。

    有人想让他去死,这个人很了解他,也很忌惮,应该就是那个人奸吧。

    这些外层空间的异类,还知道听人劝吃饱饭的道理,还真的来杀他。

    不过想想,倒是也不太可能,这些家伙,哪这么容易就被人当枪使,十有仈jiu还是因为阵师的事,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黑雷球之中的挣扎越来越小,秦阳看到那个三头六臂的巨人,已经化为黑色的骨架,可骨架却还在挣扎着想要逃出来。

    所以说,体修强到一定程度,真是惹人讨厌,只剩下骨架了,竟然都死不了。

    这次肯定是没机会摸尸了。

    这一等就是足足七天,七天之后,黑雷球才恢复了平稳,代表着里面所有不属于黑雷的东西,都被完全磨灭了。

    但黑雷本身也消耗了不少,秦阳将剩下的都收起来,这种超过他境界的力量,用一点少一点,还是省着点用吧,以后可没法再遇到一个胤帝,让他送点黑雷。

    而另一边,星落大阵已经缩小到百里大小,阵法已经演化到毁灭一切的地步,里面的假朱雀,应该早已经无法维持身形了。

    但秦阳不觉得星落大阵能磨灭一个天魔。

    这种没有肉身,如同灵体,却也没有灵体的生灵,要是这么好杀,早很久之前,就不会有那么多强者中招了。

    秦阳能想到的,最容易的办法,就是用魔头对付魔头。

    拿出化血魔刀,进入阵中,立刻察觉到有一到黑影,从他脚下冲来。

    秦阳举刀斩出,挥刀化作一片残影,将黑影斩成了无数碎片。

    魔刀里的魔头,随之探出半个身子,狂笑着捕捉那些碎片,将其一点一点吞噬掉。

    等到所有的黑影碎片都消失不见,秦阳念头一动,散去了大阵,将星落阵盘重新收起,然后放出了飞舟,向着远处飞走。

    等到秦阳离开之后,秦阳所立之处,一点巴掌大的黑影碎片,向着虚空深处飞去。

    飞舟上,秦阳眨了一下眼睛,瞳孔化作十字,再催动了思字诀一瞬,扫了一遍飞舟。

    “主子,你为什么放走了一块?我要是不将其全部吞噬掉,他是不会死的,顶多是损失惨重,慢慢的总能恢复过来。”一身黑气缭绕的魔头,盘坐在魔刀上,一脸疑惑的看着秦阳。

    秦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

    “你吞噬了差不多两只天魔,就不要在我这装蠢,只要你不反叛,其他的事,都是可以商量,但只要反叛一次,只要一次,会有什么后果,你最清楚不过。”

    一句话,魔头吓的连忙跳下魔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主子误会了,哪怕我吞噬了天魔,有点天魔的能力,我也不敢窥视主子的想法,真的不敢。”

    “行了,剩下那点,去哪了,你能感应到的吧?带路吧,他们不想让我回去,那就随了他们的愿,我只是不喜欢砍人而已,又不是不会。”

    魔头心神狂跳,着实被吓到了,他都没敢表现出来,秦阳却已经知道,他吞噬了天魔,会继承一些天魔的一些力量。

    毕竟魔头和魔头也是不同的。

    魔头骑着化血魔刀,老老实实的给秦阳指路,他的确可以感应到那只天魔参与的一部分,到底去哪了。

    秦阳驾驭飞舟,收敛了力量,飞舟如同一艘黑灯瞎火的幽灵船,无声无息的在虚空中飞行。

    飞了至少七天的时间,一直指路的魔头忽然开口。

    “主子,他停下来了,按照我们的速度,差不多再走半天的时间就能见到。”

    确认了那天魔终于停下来了,秦阳也放慢了速度,收起了飞舟,收敛了气息之后,任由身躯在虚空中按照惯性漂流。

    过了一天多的时间,秦阳才慢慢的飘到那只天魔附近。

    前方虚空中,一块大地的碎片静静的飘在那里,遥遥望去,大致推算了一下,大概有十万里之大,碎片大致是一个不规则的菱形,上方有山峦起伏,还能看到不少建筑,下方越来越尖,远远的望去,形似一个蜂巢。

    其内妖邪之气滚滚,隐约还能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进进出出。

    同为妖,大荒的妖,妖气纯正,走的都是正道,因为大荒灵气平和,整体大环境适合修行,而在虚空之中,虽说星力极为充沛,可那些力量,本身就有很强的破坏力,实力弱点的,来晒上几天,怕是就会走火入魔。

    这里的妖,暴戾成性,嗜血好战,妖气之中,天然就带有邪气,同样是妖,这里的妖只能被称之为妖邪。

    秦阳招出魔头,指了指前方的大地碎片。

    “去,探探底,看看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好嘞,主子稍等,小的去去就回。”魔头从魔刀里跳出来,摇身一晃,化作一道微不可查的黑影,在虚空的背景色之下,转瞬便消失不见。

    魔头从那块大地碎片的上层和下层之间的地方潜入,在里面转了一圈,他看到了无数的妖邪,也看到了沉睡的巨兽,亦看到了一些魔气森森,形态各异的魔头。

    魔头舔了舔嘴唇,眼神闪烁了一下,压下了去宰了那些同类,然后天大地大,就此逃走的念头。

    见识过大荒的天地辽阔,见识过一个个惹不起的大佬,再跟着秦阳这么久了,背叛秦阳的成本有多高,他心里还是有数,天生反骨也不敢。

    再说了,看看这些逍遥自在的同类,一个个穷的叮当响都响不起来,可怜巴巴的不知道多少年,进步还比不上他宰两个天魔。

    还有,这些家伙,也就是看起来自由,其实十有仈jiu就是炮灰。

    魔头想了想,一巴掌拍碎了自己的脑后反骨,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悄无声息的再次折返了回来。

    “主子,基本上查清楚了,那里妖邪最多,什么都有,下层都被妖邪占据,地面上的魔头有一些,但看起来都不像是天生魔头,都是些彻底入魔的蠢货,应该是天魔干的,还看到了应该很强的巨兽,再往里面,我没敢过去,怕被发现了。”

    “干的不错。”秦阳随口夸了一句,摸着下巴开始琢磨。

    这地方应该是那些异族的基地,看规模,应该是之一,估计是没什么大人物在这种地方住着,远远望去,一副鸟不拉屎的鬼样子,连颗树都没有,说是大地碎片,其实就是一块比较大的土疙瘩,里面的矿产估计都被挖空了。

    秦阳没急着上去,隐藏在虚空中,跟个卫星一样,挂在能一直看到这块碎片的地方,静静的等候着。

    过了几天之后,虚空中一点微弱的青光浮现,青光正在急速向着这块碎片靠近。

    秦阳稍稍感应了一下,略有些意外,来者一身妖气,竟然极为纯正,可不像是什么妖邪,反倒像是大荒的妖族。

    念头一动,眯着眼睛,直接施展瞳术,强行窥视,目光直接洞穿了神光,窥视到里面的人。

    一个头生双角的青牛妖怪,正在踏空狂奔。

    秦阳看到这妖怪,不由的笑了起来,翻手拿出一对似金非金的青色牛角,装在自己的脑门上,之前只参悟过,一直没修行过的大力牛魔身,直接纳入体系,摇身一晃,体内便浮现出一股纯正的妖气,面容变化,化作一头头顶牛角的大妖。

    这对青牛角,还是当年在壶梁的时候,在大牛身上摸出来的,可以当做法宝使用,也可以合二为一,幻化出一头青牛当坐骑。

    只是秦阳一直用不到,便收藏了起来。

    在大荒的时候,也一直没见到跟大牛一样的妖怪,没想到,在这里却见到了,想来大牛本身的血脉,就不是大荒的,能留在大荒,还被那片天地针对,应该是在壶梁尚未废弃的时候,走安全路径进来的移民。

    变化结束之后,另一边察觉到窥视的青牛大妖,也毫不犹豫的转移的方向,向着目光窥视的方向冲来。

    秦阳自虚空中显出身形,要让人族看,这就是俩除了毛色略有差别之外,基本一毛一样的牛头大妖。

    那勃然大怒的青牛大妖,看到秦阳,微微一怔,尤其是察觉到秦阳身上纯正的妖气之后,一腔怒火也随之消散了。

    他化出人形,上下打量着秦阳,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

    “大哥,你联盟的还是部落的?”秦阳先一步发问。

    “联盟是什么东西,我红石部落的,你哪来的?跑到这里找死不成?”青牛大妖语气有点冲。

    “我燃烧部落的,部落的族人死完了,我逃出来了。”

    一听这话,青牛大妖,忽然就炸了,眼睛都红了,摇身一晃,划出千丈真身,仰头怒吼。

    “逃兵!”

    话音落下,伸手一抓,手中便出现一根跟他身体差不多大的狼牙棒,挥舞着砸向秦阳。

    秦阳砸吧了下嘴,这位牛头老哥可真是个暴脾气,听到逃这个字就炸了。

    念头一动,秦阳运转大力牛魔身,施展法象天地,一时之间,真元消耗暴涨百倍,可是他的气血奔腾,却也在瞬间暴涨百倍,一身气血,化作血焰,笼罩全身。

    望着裹挟巨力砸来的狼牙棒,秦阳伸出一只手,嘭的一声巨响,硬接了狼牙棒,而后抬起牛蹄子,一脚踹到了那青牛大妖的胸口,反手夺走了狼牙棒。

    青牛大妖猝不及防,哪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太强,而且有些干瘦的同族,竟然这么凶悍。

    秦阳夺走了狼牙棒,红着眼睛,鼻孔里喷着白气,拿着狼牙棒指着青牛大妖的脑袋。

    “你敢侮辱我是逃兵!我要你的命!”

    眼看狼牙棒裹挟巨力,向着他的脑袋砸来,青牛大妖瞬间就冷静了,直接散去了庞大的真身,躲开这一击。

    “老弟,先别动手,我给你道歉,我认错了,是之前有不少逃兵逃窜……”

    秦阳一击砸空,可是巨力挥动之下,却还能看到一道涟漪,从狼牙棒上扩散开,后方的星力被强行击溃,化作一片极光扩散开。

    散去了法象天地,秦阳冷哼一声,随手将狼牙棒收走,而后转身就走。

    那青牛大妖追在后面。

    “你部落都没了,你去哪?”

    “老子乐意去哪就去哪,关你屁事。”

    一听这么冲的话,青牛大妖反倒是态度愈发和气,连忙拦着秦阳。

    “老弟,别急着走,咱们五万年前是一家,我这不是误会了么,你不知道,前些年,族长出门一趟回来,就像是被丑格那个家伙灌了毒药一样,非要跟着丑格,说什么去打大荒,抢很好的地盘,不让我们在虚空受苦了。

    那大荒哪是那么好打的,丑格兽也是丑不自知,他老子和老老子,被大荒的那位什么嬴帝,活活打死在战场上,他都忘了么?”

    秦阳听到这话,脚步微微一顿。

    “我之前听人说,那什么什么帝不是死了么?”

    “可不咋地。”青牛大妖一拍大腿,越说越操“那什么帝死了,都是这么说的,可谁知道真的假的,再说,那什么帝死了有屁用,那边守着的女魔头,简直比魔头还魔头,她在战场上杀掉的,比我见过的还要多。”

    “对,就是那个女魔头,我听说,我们部落,跟着去战场了,全被她杀了。”秦阳跟着附和,看起来很是同仇敌忾。

    “前段时间不是去打了么,全死了,你说这些人也是的,打什么打啊,为什么非要去打大荒,脑子有问题,丑格要去打,就让他去呗,谁知道他怎么说服族长的,族长也不听劝,唉……”

    秦阳若有所思,听青牛大妖这口气,似乎还真的不是所有的域外生灵,都悍不畏死的想要打入大荒啊。

    还有,怎么看,这个青牛族长,都像是被扭曲意识了。

    想到当初看到的那副画面,秦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那副画面里,不少种族,竟然都是被骗去洗脑的……

    “老弟,你现在都没个落脚的地方,这虚空之实在不适合修行,你也不想沦为那种空有力量的邪物吧,跟我回去吧,咱们好歹是同族,应该互相照应。”

    秦阳沉默了一下。

    “噢,可以是可以,你不能再侮辱我是逃兵。”

    “行,没问题,谁再这么说,我把他脑袋砸烂了。”

    青牛大妖大喜过望,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同族,可是真够凶的,凶了好啊,凶了才不会被欺负。

    “老弟,你在这等等,我去给天魔王送个信,一会就回来。”

    不等秦阳说什么,青牛大妖已经化作一道青光,飞向那块大地碎片,直奔大地碎片的中心而去。

    秦阳想了想,施展凌虚踱步,跟了上去,有虚空真经的加成,几步之后,他的身形消失在虚空中。

    跟着青牛大妖一路靠近大陆的最中心,那里有一座仈jiu千丈高的骷髅头,恍若一座巨大的山岳,歪着头立在那里。

    青牛大妖从其中一个眼眶飞了进去。

    秦阳绕过了外围镇守的魔头,还有那头如同山脉一般庞大的巨兽,跟着混了进去。

    骷髅头的深处,一座枯骨王座上,一位面色惨白,一头白发,颇有些妖异的男子,倚在王座上,他对下面伸手一抓,一块如同阴影一样,不断变化形状的碎片被他抓在手中。

    “一个能吞噬天魔的魔头,还把你吞噬了大半,那你还回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会把人带过来么?”

    “大王英明。”天魔赶紧拍马屁。

    “恩,办的不错,省的我去跑一趟,还不知道找谁。”天魔王赞许了一句,然后张开嘴巴,不顾那天魔的惊恐求饶声,一口将手中的阴影吞噬。

    正在这时,外面有个半人高的魔头进来汇报。

    “大王,青牛一族派人来送信了。”

    “让他进来吧。”

    青牛大妖走进来,将要送的信送出来,天魔王拿着信看了半晌,然后随手将信丢掉,身形一晃,便出现在青牛大妖的身后,一只手抓着青牛大妖的脑袋。

    青牛大妖怒吼一声,施展真身,却见天魔王嗤笑一声,整个人在瞬间钻入了青牛大妖体内。

    青牛大妖痛苦的跪在地上,身上浮现出一道道黑色的血脉,他的眼睛慢慢的化为黑色,身上的毛发和头上的牛角,也随之染成了黑色。

    慢慢的,他庞大的真身,不断的缩小,直到最后,再次化作天魔王那面色惨白,颇有些妖异的模样。

    “牛魔族长真是废物,竟然还要让我帮着他处理反对的人……”

    地上还在燃烧的信件,前面的已经看不到了,可还是能看到最后有一段,赫然写着,送信的人,是族内的反对派,让天魔王顺手解决了,他不愿意亲自动手杀同族。

    天魔王坐在王座上,感受着青牛大妖的记忆,忽然看到青牛大妖最后的记忆,竟然还有一头更强的青牛大妖,正在外面等着。

    天魔王有些意外,想了想,凌空踏步,如拾阶而上,从里面向外走去。

    走着走着,他的样子,也跟着化作了青牛大妖的样子,一如青牛大妖再生一般。

    正在向里潜入的秦阳,远远看到的,便是青牛大妖从里面飞走了。

    秦阳在原地思忖了一下,继续向着里面潜入。

    他拿出了魔刀,问里面的魔头。

    “那天魔在哪,能感觉到么?”

    “他死了,彻底消失不见了。”

    “嗯?什么时候?”

    “不知道,我在里面感应不到,不过应该死的不久,我也能感应到他最后死的地方。”

    “指路。”

    魔头指路,秦阳顺着四通八达的通道,一路来到有枯骨王座的地方,这里却空荡荡一片,什么人都见不到。

    “主子,他就死在这里,不过,主子你快走吧,这里的魔头肯定有王者了,只有王者,才有资格凝聚自己的枯骨王座,而这里的又是天魔的巢穴,肯定是天魔王,你不是对手,快走。”

    魔头的话才刚说完,就见青牛大妖,忽然出现在枯骨王座上,他打量着空荡荡的四周,咧着嘴大笑。

    “既然来了,也省的我跑一趟,青牛魔什么时候,会这种诡异的神通了?出来吧,别躲了。”

    秦阳暗道不好,青牛大妖竟然死了。

    他这个念头刚浮现,正准备转身逃走的时候,却见青牛大妖骤然划出真身,向着他藏身的地方轰来。

    巨力落下,一丝丝涟漪扩散开,狂暴的力量,硬生生的将融入虚空的秦阳震的露出一丝身形。

    他转身就逃,可是那青牛大妖却紧随其后,他脑海中闪过的任何想法,都在同一时间,被天魔王捕捉。

    天魔王看不到他,却可以感觉到他的想法。

    眼看追了一会,追不到了,天魔王伸出手看了看,颇有些嫌弃。

    “青牛魔真是废物。”

    话音落下,他又再次化作了那一头白发,面色惨白的人形,他的嘴巴咧开一个夸张的弧度。

    “找到你了,原来不是青牛魔,是你啊,我正要去找你呢。”

    一个响指,落入秦阳耳中,周围的一切,瞬间变了模样。

    一切都仿佛一场梦,秦阳一个恍惚,回过了神。

    一座近乎笔直上下的石山顶端,只见一位身材纤瘦的女子立于那里。

    女子头戴盖头,身披红底绣金的霞帔,脚上一双似是沁了血一样的红色绣鞋。

    “秦兄,又……又是一个……”颜景昌脸色发绿,腿肚子下意识的哆嗦。

    秦阳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恍惚,仿佛刚才走神了。

    他咽了咽口水,眼珠子乱颤,哆哆嗦嗦的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绿光兄,我觉得前面的路不好走,我们绕路吧……”

    刚转身,便感觉身后仿若忽然多了一块万载玄冰,让他通体生寒,一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骤然降临,他的肉身骤然紧绷,体内气血,如同燃烧了一般,瞬间沸腾。

    秦阳恍惚,他的气血,什么时候这么强了?强到不可思议啊。

    可是那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却一点都没有减弱,反而在步步紧逼。

    秦阳心中哀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死也不能这么死啊,这位姐姐嫁人不成,也不能随便拉个人当老公吧。

    “大姐,哦不,小姐,也不对,姑娘,我这人特不是东西,纯花心大萝卜,天天逛窑子,连女鬼都不放过,死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选错人了。”

    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涌现出来,他的身上开始慢慢的涌现出杀气,秦阳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杀气,他的眼睛开始变黑,如同入魔了一般。

    心中的恐惧,开始慢慢的消退,秦阳如同本能一般,默念一声。

    狂暴。

    瞬间,所有的情绪,都随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冰冷理智,伴随着癫狂的狂暴。

    秦阳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

    不对,这事情不对,他没这么强的力量,怎么忽然间就出现了。

    他的回忆开始浮现,他想到的当年陷入循环的经历。

    看到了自己身上开始浮现出魔气,不由的,想到了十二魔剑,他还没出剑呢,为什么开始入魔了?

    这是假的?

    秦阳冷眼旁观,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想要窥视这里的真相,瞬间,他的瞳孔化作了十字,周围的一切,都毫无变化,都是真的。

    但,他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强的瞳术了?

    秦阳无视自身的变化,越来越冷静,他开始推测,为什么都是真的,却还不对劲。

    不,这些都是假的,不可能是真的。

    也不对,什么是假的,却还能让他以为是真的,谁能骗得了他?

    没人。

    也不对,有一个人,自己。

    自己能骗得了自己,是了,这些都是真的,但却是自己骗了自己。

    秦阳拔下一根头发,丢了出去,划出一尊分身。

    可是分身却一脸邪异扭曲,仿若疯了一样,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直接炸开了。

    秦阳站在原地,自言自语。

    “这是我自己的记忆,是了,只有我自己的记忆,才能骗得了我。”

    话音落下,周围的一切,都在瞬间炸开。

    一切都恢复到原状。

    他还保持这融入虚空的状态,可是一丝丝黑气,却已经渗透过来,连接到他的身体。

    秦阳看着自己一身黑气,而外面,天魔王一脸邪异的看着他。

    “哎呀,你竟然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