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四章 用分身也中招,把自己劝一劝

    也不知血鸾有没有听进去这话,秦阳看着翻腾的血海,不断的缩小,也不敢多问。

    他是真的有点怂这位大姐,杀生盈野这个词,放到这位大姐身上,绝对算是谦虚了,她在外层战场,杀掉的各种外来者数量,估计都是以万为基础单位的。

    秦阳如今已经是道宫境界,兼修体修,肉身强横,比之同阶的体修强者,还要更强三分,气血雄厚无比,而且神海相对虽然弱,却也是在很早就开辟了,随着时间温养,自然而然的成长,也不算是太差。

    就算如此,只是离血鸾近了些而已,竟然都被她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杀气,刺激到肉身本能,自动进入强力防护状态。

    她这样子,被放到这也算是有道理的,真让她去大嬴和大燕的战场,只要这位大姐心头杀意一出,己方和敌方的人,怕是都要先一起死个九成九,只剩下最顶尖的强者。

    等到血海慢慢的收拢,全部被血鸾纳入体内,那种让人心神狂跳,毛骨悚然的致命危险气息,才算是慢慢消退掉。

    血鸾站在那里,她的身前,赤鸾已经毫无血色的尸身,静静的躺在那里。

    秦阳走上前,打量着这位不太熟悉的巡天使。

    当年的飞鸾三卫,被打散之后,将士都被打乱了编入其他驻军,而其中的顶尖强者,或者是嫁衣的死忠,都被丢到了巡天使。

    代号能以鸾为后缀的巡天使,数量不到十个,都是嫁衣死忠里的死忠,当然不会被怀疑她们是内奸。

    就像秦阳熟悉的青鸾和紫鸾,性情不同,实力爱好不同,可她们都绝对忠于嫁衣,这一点秦阳是非常确定的,其他人应该也一样。

    秦阳之前列出来的名单里,虽然有这个赤鸾,可他最怀疑的,其实是一个不是飞鸾三卫出身的巡天使,而那个人,到现在还伤势未愈,压根就没有来到外层战场。

    当时秦阳没急着出发,察看资料,了解这里的一切,除了要为修补做好完全的准备,力求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了解这里之后,找到挖出内奸的线索。

    比如说,内奸到底是怎么带那只臭鼬进入第二层的?

    按照秦阳的了解,每一个去外层战场的人,回来之后,都是要先经过审查的,就是因为各种诡异的东西太多,防不胜防,必须要做好准备。

    唯有一种情况,可能会给内奸机会。

    那便是在外层空间遭受重创,有了生命危机,在外层战场临时救治又不行的时候,才会把人先带回来救治,只要稳住了不会死,立刻就会接受审查。

    这是唯一先回来,再审查的情况,虽然中间间隔的时间很短,也会有人一直照看着,但起码是机会。

    按照日志记载,当时忽然遭遇到大批敌人,战况激烈,直接耗尽力量,补充都来不及的人,有十几个,重伤濒死的人,有三个。

    秦阳就锁定到这三个人了。

    不像巡天使里的其他人,根本不会怀疑最不会怀疑的人,秦阳哪怕相信对方不会反叛,也会按照自己推测的结果,用事实去排除对方的嫌疑,而不是直接相信。

    其实最主要原因,还是秦阳跟他们不熟。

    只是没想到,来杀他的内奸,真的是三人之中嫌疑最小的赤鸾。

    秦阳看着眼前的尸体,心里颇有些复杂,其实他还是不太相信,嫁衣的死忠里,会出叛徒。

    拿出一口棺材,将赤鸾的尸身收殓,正准备先收起来时,血鸾开口了。

    “她的尸身不能带回第二层,不安全。”

    “我知道,就算是火化,也得有口棺材吧。”

    血鸾没说什么,对着脚下的倒金字塔一指,表面裂开一个口子,出现一个向下的阶梯。

    “里面有处理尸体的地方,你查完了之后,直接处理掉,若是查出来什么,可以告诉我。”

    秦阳带着棺材,进入倒金字塔内部,里面有一个焚化炉,将赤鸾的尸身送入之前,才将其超度了。

    随着棺材落入焚化炉里,充斥着毁灭气息的黑色火焰,静静的燃烧,将一切都烧成虚无,什么都留不下来。

    秦阳看着手中的两颗光球,一白一黑,陷入了沉思。

    黑色光球里的力量,跟之前那个一模一样。

    站在原地好半晌,秦阳运转思字诀,从黑球里剥离出一丝力量,念头一动,那一丝力量,随着秦阳心念一动,被思字诀的力量湮灭掉。

    再思忖了片刻,秦阳拔下一根头发丢了出去,化出一尊分身,再次剥离出来一丝黑色的力量,直接将这丝黑色力量,丢入到分身体内。

    片刻之后,秦阳念头一动,让分身湮灭,感受着分身的记忆,如同亲身感受过那一丝力量一般。

    哪怕没有神魂的分身,意识竟然也开始被那一丝力量渗透腐蚀,慢慢的被侵占。

    再感受这些记忆的同时,秦阳便发现,他的记忆、意识、神魂,竟然也有了被侵占的迹象。

    那一丝投入分身身上的黑色力量,竟然没有随着分身的湮灭而消失,反而凭空出现在了他身上。

    心神仿若被慢慢渗透、腐蚀、挖空,意识里仿佛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会不由自主的生出来另一种想法。

    冰冷癫狂,却又空落落的没有什么情绪,记忆里甚至开始多出来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一座悬浮在虚空的暗金色大殿里,一个个异族跪伏在下方,口中吟诵着不知名的语言,状若癫狂的嘶吼着,而大殿的深处,一缕缕黑气不断的飘散出来,落入到这些异族身上。

    随着这些记忆出现,秦阳的本我意识,便开始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变化,黑化不知不觉的开始了……

    秦阳双目紧闭,面无表情的拿出小本本,将这些统统记录下来。

    当他记录的双手开始有些颤抖的时候,他开始生出一种,为何要记下来,完全没必要时,内心的挣扎开始出现……

    秦阳立刻全力运转思字诀,属于一字诀的力量贯穿全身,强行将那一丝黑色的力量湮灭。

    而这些凭空出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统统将其纳入一个单独的梦境之中,然后又觉得直接毁掉梦境可能不够,再次施展渔眠安神曲,将这些记忆彻底湮灭。

    等到做完这一切,秦阳的心神一震,心中不由自主生出的那些冰冷想法,也随之彻底的消失不见,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这时,后背才唰的一下,冒出来一层白毛汗。

    这东西太危险了。

    本来是觉得保险起见,才用了分身,让分身去体验,哪想到,分身湮灭之后,那一缕力量,竟然会以分身的记忆为载体,直接进入到他的体内。

    他还是低估了这种力量。

    渗透的不是肉身,也不是神魂,而是人的记忆,人的自我意识。

    若非他一直运转着思字诀,思绪已经快到这种力量的渗透速度,无法跟上的地步,他都察觉不到被渗透了。

    因为所有的念头、想法本身,都是以他的记忆为基础,他的意识里自己产生出来的,也就是说,就算被扭曲,他也察觉不到是被扭曲的,他只会认为这是自己的想法。

    有了这个速度差距,他的自我意识,和被扭曲的意识和记忆之间,出现了落差,他才能察觉到自己的意识和记忆被渗透了。

    换个没有修成一字诀的人,意志稍稍弱一点,或是出现了破绽,可能根本察觉不到这种变化。

    这会儿,秦阳便明白,赤鸾为什么成内奸了,她是被渗透了。

    就在她之前重伤濒死,陷入昏迷的时候,那就是出现破绽的时候。

    想明白这些,秦阳望着焚化炉里黑色的火焰,心里颇有些复杂,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赤鸾不是要主动叛变,可她还是叛变了,心智、意识,统统都已经被扭曲,用扭曲可能也不太对,说改变了可能才确切点,就像是她心中的想法,自己改变了一样。

    再看那颗白色光球,秦阳暗叹一声,将其拍到脑袋里。

    战火纷飞的世界,天空中神光闪耀,激烈的灵力波动,掀起了风暴,阵阵雷鸣如同在耳边炸响,黑色的暴雨倾盆而下,妖邪之气在天空中幻化,鬼哭狼嚎。

    一个枯瘦的小姑娘,躲在一间没有顶的破庙里,缩在墙角,满脸痛苦的捂着流血的双耳,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就在这时,一声啼鸣响彻天际,一头火焰飞鸾在半空中展开双翅,所有的妖邪之气,摧枯拉朽一般,被一扫而空,烧成了虚无。

    一道邪气坠落,化作一个半边身子焦黑的邪道修士,那修士一脸狰狞,向着墙角的小姑娘瞪了一眼,小姑娘便如遭重击,双目都开始淌血。

    就在这时,一身戎装的嫁衣,从天而降,直接将邪修踩成了齑粉,随手一挥,火焰横扫而过,连邪气都被烧的干干净净。

    嫁衣走上前,将瑟瑟发抖,奄奄一息的小姑娘抱起,喂了一点灵液,小姑娘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便彻底昏睡了过去。

    记忆到这里便结束了。

    这便是赤鸾内心深处最珍视的一段记忆,她最大的秘密。

    秦阳心里颇为复杂,有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若是真正的敌人,怎么死秦阳都乐见其成。

    可这种明明不想背叛,对嫁衣绝对忠贞不二的人,却被人暗算,扭曲了意识背叛了,最后还死了,秦阳心中的怒火,就有些压制不住了。

    这样一个人,哪怕是战死,他也能接受 ,可这样死了,算什么啊。

    这会儿特想去锤爆那个巨人的狗头!

    走出来之后,秦阳等着血鸾来带他回去,路上秦阳就忍不住了。

    “其实赤鸾本心不是想要背叛,她的意识被扭曲了。”

    “其实我一直相信,赤鸾不会背叛陛下的。”血鸾回答的轻描淡写,异常的平静。

    说到这,她微微一顿,语气里不可抑制的出现了一丝波澜。

    “但是我也知道,若赤鸾本心尚存,她也一定是会先自裁,也不愿意去做那些事,从她趁机偷袭我,我就知道,死亡对她来说是解脱。”

    “但对还活着的人却不是解脱。”

    秦阳沉默了一下,原本是想说点什么,可是这会儿,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刚才中招的时候,秦阳就明白,当自我意识和记忆被完全扭曲的时候,那个意识本身就是他自己的意识,他纵然修成了一字诀,也没办法改回来了。

    那个时候,顶多是抹去那种黑色的力量,被扭曲的意识,已经是不可逆的伤害了。

    “你知道为何阵群会被破坏么?明明整体还算完好,核心却被损毁,因为出手破坏的人,就是那位牺牲掉的阵道大师。

    他完全疯了,他燃烧了自己的神魂,燃烧了自己的一切,就是为了最大限度的破坏。

    这里就是外层战场,残酷的外层战场。”

    离开战场,开始例行检查的环节,血鸾看了一眼秦阳。

    “既然已经修复了阵群,你回去吧。”

    例行检查结束,神光将秦阳扫了好几遍,确认没问题,才放秦阳回到第二层。

    回去休整的时候,秦阳拿着小本本察看。

    上面简略的画出了一些线稿,就是之前凭空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那些记忆。

    但这会儿看,和脑海中直接出现记忆,就是两码事了。

    起码看这些线稿,不会有什么隐患。

    线稿里除了好几个异族和妖邪,其中就包括一尊巨大的巨人,就是之前看到过的那个丑格兽。

    看着画稿,秦阳就有无名火起,想要锤爆巨人的狗头。

    这会忽然有点想黑影了,要是黑影在,他知道的肯定多一些,还有个可以讨论的人。

    至于丑鸡,算了吧,人偶师更算了,这俩不适合。

    想了想,拔下一根头发丢了出去,化出一尊分身。

    分身出来之后,连忙后退几步。

    “本尊,悠着点,我可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有被渗透。”

    “行了,我跟你商量点事。”

    “你有病吧,跟自己商量什么?把自己劝一劝么?你想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分身无所谓的坐在秦阳对面。

    “对,把我劝劝。”

    “你快拉倒吧,你什么人,自己心里没数么?被人刺杀,还是阴了你的自己人来刺杀你,你还能乐呵呵的拍拍屁股走了?再说了,你现在不是想到了么?如今不是你想不想走的问题,而是,你能不能顺利走得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