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黑影害怕.JPG,被养刁胃口的衣裳

    在陪小七玩的时候,秦阳也会将她送到海眼里,见见丑鸡和黑影,当然这是在严格监控下的,绝对不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黑影这货有前科,丑鸡也是助纣为虐,要不是小七要求,秦阳肯定是装作不知道有丑鸡和黑影的存在的。

    而如今,海眼里,黑影悄悄将他探出海眼的力量收了回来,闷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等到确认秦阳不在,黑影才唉声短叹的不停叹气。

    “我只是感觉那小姑娘钟天地之灵气,天生俊秀,心灵纯净,当真是让人很难不生出好感,一时没忍住,生怕她受到伤害,这才稍稍教她几门防身的法门,哪想到这小妖孽,怎么什么都能学会,这怪我么?”

    “这个倒还真怪你。”丑鸡在一旁,一脸认真的回了句:“是你太蠢了,不明白这世上,真正的天才会天才到什么地步。”

    黑影拉长着脸,想了想之后,还是闷声承认了。

    “你说的对,跟那种小妖孽相比,我们都是蠢材,想当年,我学个假身印记,苦心钻研了足足八十年,才能悄无声息的在别人身上留下一个印记,藏身在其中却不被发现,哪想到,小七只是听了一下法门,就自己学会了,这能怪我?”

    黑影颇有些痛心疾首,内心里满是纠结,他是真没想到这点啊。

    甚至于,在刚才之前,他竟然都没发现,秦阳后脑留下的一个看不到的牙印,竟然就是假身印记。

    小七每次见到秦阳,都莫名喜欢抱着秦阳的脑袋啃,这种事亲近的都知道,谁会想到,这小丫头片子,会这么光明正大的留下假身印记,而且谁都不会去怀疑。

    更重要的,牙印什么时候也能当做假身印记了?

    黑影都有些怀疑人生了,他用了八十年,才只能留下一个符文,而小七估计都没咋练,竟然都能运用到这种程度。

    所以,这事只怪小七悟性太好,不能怪他传授。

    反正目前看情况,小七就是喜欢跟着秦阳瞎玩,也没打算蹦出来,能瞒着秦阳,在小七看来,应该还挺好玩的。

    既然小七不让秦阳知道,那自己也装作不知道好了。

    噢,对了,这事就怪秦阳,谁让秦阳对小七一点防备都没有,还高手呢,之前还夸他呢,呸,警惕心都没有,这事就怪秦阳自己。

    好不容易见到了,还没玩够呢,他要出门办事,给小七说了一声,那小丫头乖巧的应了,他就信了?

    咋这么好骗呢?

    没看小丫头多粘着他,他都没想过,随便一说,小七就乖乖听话了,这事不诡异么。

    我都能看得出来不对劲,亏得秦阳还自负聪明人呢。

    呸。

    黑影心里面一通嘀咕,默默的把秦阳喷了一顿,率先把以后事发时需要的说辞,先演练一遍。

    全然忘了,当时出发的时候,看着小七一脸不舍,却还是乖巧的瞪着大眼睛重重点头的样子,自己心里面都狠夸了好几遍:小七真是又聪明又乖巧。

    “假身印记?上古的时候还有这种法门么?”丑鸡全然没想到,黑影这种时候提到假身印记是因为什么,还在关注着法门的事。

    “怎么没有,这是一位比较……唔,比较调皮的妖族大圣创出的法门,他就喜欢附在别人身上,跟着到处跑。”

    “嘿,你还敢教给小七这种法门,小七这么粘秦有德,她万一附在秦阳身上,跟着到处跑,秦阳要是知道了,你就等着一辈子被镇压在这里吧。”丑鸡挥舞着翅膀,哈哈大笑着嘲笑……

    只是看着黑影那张越来越僵硬,越来越掩饰不住的紧张的脸,丑鸡的笑容慢慢收敛,慢慢的,眼中开始浮现出惊悚。

    “黑影你大爷的,小七跟着来了?”

    “咳……小姑娘怪可怜的,就是想跟着秦阳一起玩,就让她闹去呗,反正假身印记挺安全的,秦阳对她也没防备,肯定很安全,只要秦阳不被人打死,她肯定是很安全的,反正我看秦阳的样子,万八千年内,肯定是死不掉的。”

    “你不怕死,我可不想被秦有德打死!我要去告诉秦有德。”

    “你敢说,我就说这事是你怂恿小七的!”

    “秦有德才不会信这种鬼话。”

    “哟,那你去,看看秦阳信不信。”

    俩人日常对喷,喷着喷着,俩货忽然都停了下来,他们这个时候,才忽然想起来,海眼里似乎还有别人。

    两人一起看向另一边,魔刀早就藏得远远的装死了,这片虚空中,人偶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两眼放空,如同雕像一般,对两人的对话毫无反应,应该是没上线……

    丑鸡和黑影齐齐长出一口气。

    丑鸡愁眉苦脸的站在昊阳宝钟上。

    “你别不信,小七要是出点什么事,秦有德绝对会宰了你,顺带着也宰了我,这事跟我没关系,我不能跟你一起背黑锅,我也是受害者。”

    丑鸡想了想,振翅飞起,在半空中绕了一个圈,全速一头撞在了昊阳宝钟上,丑鸡眼皮一翻,跟一只死鸟一样,瘫在昊阳宝钟上没反应了。

    黑影看的目瞪口呆,然而,他连昏死过去的机会都没有。

    再也没什么时候,比现在更痛恨自己怎么都死不了了,想晕过去都不可能,甩锅是根本甩不掉了。

    再看看那位傻不愣登的冒牌货,他这么蠢,秦阳估计都不会去怀疑他……

    黑影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他觉得还是别惦记着离开镇压了,秦阳会不会给他算账,记他一笔先不说。

    就算能出去,以他如今的样子,重新转生,估计也会被小七身后那群老头老太太,还有海族的鲛皇,追杀到生活不能自理。

    ……

    秦阳可不知道小七利用黑影教的法门,偷偷跟着来了,他压根就没防过小七,被小七啃,也得赶紧收敛力量,生怕崩断小七的门牙。

    如今假身印记藏在一头浓密的黑发里,与他的气息融为一体,他还真发现不了。

    小家伙藏在秦阳的头发里,眼睛透过间隙,窥视着外面新鲜的一切,像是一只出笼的雏鸟,看什么都觉得好。

    蔚蓝的天空中,一扇古香古色的木门洞开,秦阳等人鱼贯而入,一群人站在这里,感受着眼前这一幕充斥着极致色彩,却并不艳丽的美景。

    霞光漫天,似是背景色,光彩流转,不断的变幻着,一团团白云如同成熟的棉花一般,点缀在霞光之中。

    而远方的一座浮空岛上,伫立着一座充斥着古老气息的巨大织布机,漫天云霞,如同被一双大手收拢着,一点一点的进入织布机的前端,随着织布机迸发出的“哐哐”织布声。

    织布机的后方,一片色彩不断变幻的云霞轻纱,随风招展,如同一片绚烂柔和的极光,倒垂在天空中。

    而这片绵延数十里的云霞轻纱尾端,似是极光的轻纱,慢慢的崩碎,重新化作变幻的白云和霞光,再次出现在天空中。

    如此循环往复,日日不休。

    “那就是绣娘的织布机,上古传说中最美的霓裳羽衣之中,霓裳所代表的霓裳霞衣,所用的布匹,便是在这里出现的,只不过如今纵然织布机尚在,却也已经无人能再次织出来这种绝美的布匹了。

    那些云霞轻纱,被织出来要不了多久,便会再次化作霞光与云彩,我们曾经尝试过收取,却毫无作用,布匹真正成型,是需要有绣娘亲自动手的。”

    罗过渡唏嘘长叹,哪怕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也依然忍不住惋惜。

    秦阳一听烟罗氏竟然去收取过,就再也忍不住了,霓裳霞衣,那可不仅仅是漂亮,还是最好的法衣之一,传说上古时期,不少巨佬穿的衣服可都是用这种材料做的。

    化作遁光飞过去,伸手触碰了一下这片巨大的极光,技能没什么反应,想要尝试着切割一下,可这个念头刚浮现,秦阳就打消了。

    他压根没办法斩开这片巨大的云霞轻纱。

    想要拾取炼化,就只有将这座巨大的织布机也一同端了。

    思来想去,秦阳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转身回来了。

    他有织布机,也不会织云霞轻纱,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操控,万一拾取了之后,这东西停了,岂不是只能当摆设落灰。

    还是留给有缘人吧,万一以后绣娘真有什么传人来了,还有个配套的宝物可以用,他想要云霞轻纱了,说不定还能有地方可以弄到。

    估计能试的方法,烟罗氏也早就实验过了。

    “我们继续前进吧,刚进入这里的第一座浮空岛,是这里唯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美的地方,再往前,就没这么好过了,这座洞府里的一切,也随会随着时间而变化的,我们曾经走过的,经验也未必完全正确,大家都小心一点。”

    罗过渡叮嘱了一下,一行人踏上霞光之路,顺着云霞轻纱飘荡的方向,一路前行,前行数千里之后,终于见到了第二座浮空岛。

    浮空岛上很是平坦,数百里地一马平川。

    秦阳运足目力洞察,一眼就看到浮空岛的另一头,有一座古朴典雅的木门坐落在那里,其他地方尽数都被植被覆盖,而树木也都没多高,整体看起来安宁秀气。

    “小心了。”

    一行人顺着霞光之路,登上这座浮空岛。

    上来之后,一行人没急着前进,罗松拿出一个香炉,点燃了熏香,小心的前进几步之后,将香炉放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不稍片刻,就见林中窸窸窣窣的有些声音传来。

    未见其人,先看到一片草绿色的衣角一闪而逝。

    来人躲在林中,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从树后钻了出来。

    看到出来的东西之后,哪怕秦阳早在资料里看过,眼皮也还是微微一跳。

    哪里有什么人啊,出来的只是一件白绿相间的半臂齐胸襦裙。

    这襦裙如同有一个透明人穿着一般,迈着小碎步,羞嗒嗒的靠近到香炉,环绕着香炉转了一圈,将那些散发出的熏香沾染在身上之后,顿了顿,然后猛地抖了起来。

    然后裙角微微一抬,仿佛一只脚一般,一脚将香炉踹翻。

    踹翻了似是还不解气,又将香炉踢了回来,飞向罗松。

    罗松接住香炉,苦笑一声,还客客气气的揖手一礼。

    那襦裙之后又像是变成了以为大家闺秀,羞嗒嗒的迈着小碎步,逃回了树林里。

    “三伯,我制作的熏香,不会有这么差吧……”罗松苦着脸,转身问了罗过渡一句。

    罗过渡也是摇头苦笑。

    “不是你做的差,你做的熏香,香而不腻,淡雅自然,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我们烟罗氏探索绣娘府第十次了,这些引路人都被养刁了胃口了。”

    秦阳在一旁呵呵直乐,这不是很正常么。

    来之前,看资料的时候就看到了,第一座浮空岛,坐落的乃是绣娘的织布机,也是这里唯一可以随意通行的地方。

    可是到了第二座浮空岛,名叫衣冠岛,岛上生活着的都是些成了精的衣裳,这些衣裳也就是引路人。

    他们想要前往衣冠岛的另一侧,打开木门离开,就必须要有一个引路人带领,为他们打开门户。

    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好不容易才弄明白,到底应该怎么做。

    而那时候,衣冠岛上生活的这些各种衣冠,早就旱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随便什么熏香都能打发了。

    然而,烟罗氏带来的熏香,再差也不至于说一个不好。

    整个大荒,烟罗氏制香的水准,不敢自大的说绝对第一,可铁定前三是肯定的。

    然后,坏就坏在这了,这些衣冠之前容易打发,那是因为旱的太久了,珍珠白玉汤都是美味,后面慢慢习惯了,本来的逼格就上来了。

    烟罗氏只能不停的做更好的,造成的恶性循环,这些家伙的胃口也越来越刁了。

    更重要的,每一个前进的人,都必须要用自己亲手制作的熏香,每一个衣冠也只能带一个人。

    这便是烟罗氏上次来探索,九成人都被堵在这里没法过去的原因。

    没有衣冠引路帮忙,他们走不过去,也打不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