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二章 书蠹开始挑食了,皇太孙请到的杀手

    “啪!”

    皇太孙将酒杯摔在了地上,一脸阴沉,周身隐而不发的怒气,掀起阵阵狂风,在一旁的幕僚,沉默不语,生恐这个时候撞枪口上。

    “烟罗氏怎么就答应了?”

    皇太孙发了点火,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坐在那盘算了一会,向一旁的幕僚问道。

    “该查的事情查清楚了么?还有找到合适的人了么?”

    “回殿下,该查都查清楚了,幻海大长老,应该有法身境界,可是他一身实力,尽在幻术上,其他方面非常一般,刨除了幻术因素,他可能还不如一些强点的法相强者。

    殿下让属下找的人,也已经找到了,绝对可以挡得住幻海氏的幻术,我们若是能创造机会,那位强者至少有八成可能会得手,最重要的,他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太子的人,就算是出问题,也不会牵扯到殿下。”

    幕僚在一旁尽职尽责的回复,说完这些,幕僚微微一顿,多问了一句。

    “殿下,这件事需要跟那秦阳联手么?秦阳的实力境界虽然不高,可他手下却还是有强者的,在这件事上,倒是可以联手,事后也能将所有事情都推到秦阳头上,毕竟,恕属下多嘴,目前的情况,殿下不适合背负坑杀幻海氏掌舵人的事,这会让赝太子那边趁机做些别的事……”

    幕僚的话没说完,皇太孙便一甩大袖,阻止了幕僚继续说什么。

    “我知道这些,可我不信秦阳,他说的纵然都是真的,我也不能信他,这种事,只能我们自己来干,去安排吧。”

    “遵命。”幕僚不再多说什么,应了一声缓缓退去。

    ……

    另一边,大燕太子喜不自胜,幻海老贼心情也不错。

    大燕太子心里虽说还有一颗怀疑的种子,可办成了烟罗氏的事,幻海氏也在前两天送来了一大批幻兽,这让他觉得,秦阳说的未必是假的,可前科归前科,他如今却觉得,他还是有能力压服幻海氏的。

    只要幻海氏没做什么反叛的举动,一些小事他都能容忍。

    而幻海老贼也明白,最近大燕太子对他几番试探,只是还在担心幻海氏的投靠。

    如今大燕太子搞定了烟罗氏,他的千年大计,终于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那什么试探他都能忍了。

    至于真正的拿出万法之书的钥匙,当然也是很爽快。

    万法之书被摆在桌子上,如同金属铸造的书册,整体都被束缚着,不仅仅是锁,也是一种力量的保护,保证一定程度的外力,无法将其打开,同样的,也保证了,足够强行打开外力,就一定会将万法之书毁掉。

    这种至宝,无论是谁得到了,都不会舍得将其毁掉。

    幻海老贼拿出一枚徽章似的衔尾蛇牌,将其缓缓的放到万法之书之上。

    霎时之间,书页正面的金属,如同融化了一般,将衔尾蛇牌吞没进去,一条小蛇顺着束缚游走,所有的束缚同一时间自动打开,幻化成光晕,融入到万法之书之中。

    桌子上的万法之书,如今就像是一本厚厚的普通金册,可以随意的翻开。

    太子没动手,故作大方的对幻海老贼伸手虚引。

    “大长老,按照约定,此后三个月的时间,它是你的了。”

    “多谢殿下。”幻海老贼忍着激动,行了一礼,随意的翻开书封,除了前面的目录之外,正式内容第一页记载的只是一种引雷秘术,但在普通的秘术之中,这门引雷秘术,的确算是很上乘的,消耗小,威力大。

    连续翻了两三页,每一页都有一门秘术,都属于优点特别明显,在同类秘法之中,非常拔尖的那种。

    幻海老贼露出微笑,合上了书页,将万法之书收起。

    “还要请殿下准备一间密室,老夫要的闭关参悟一段时间。”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易地而处,幻海老贼自己也不会放心,一个刚投靠的人,带着这种至宝到处跑,就算是要看,那也最好是待在这里看。

    听到这话,太子最后一点怀疑也消散了,命人将幻海老贼带到了提前准备好的密室里,就在大营的最中心,美其名曰,这里最是安全不过。

    但同样,幻海老贼真的要卷着万法之书逃,那也是千难万难,如今的大营里,可也是有幻兽跟随,就是为了防着有人潜入。

    幻海老贼也不在意这个位置,他本来就没打算卷走万法之书,他的确只是想在里面找一些法门而已。

    进入了密室,幻海老贼立刻打开万法之书,在目录页寻找他需要的秘法。

    共计五十页的目录里,翻到第三十七页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他需要的一种秘法。

    他按照目录也的提示,开始翻万法之书的后半部分,然而,他只是先随意的翻到后面,看到的却是,除了页脚的标注页数之外,其他的部分,完全是一片空白。

    幻海老贼有些意外,心里却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本万法之书里,有空白页,倒也很正常,都是预留着的位置。

    他按照页码,继续翻,连续翻了几十页,看到却全部都是空白,眼看着就要到他需要的那一页了,他开始有点慌了,因为目录上,这几页可都是有内容的。

    缓缓的翻到他需要的那一页,除了页脚标注的页数,依然是一片刺眼的空白。

    “这……这……为什么会这样!”

    幻海老贼震惊不已,他有些慌了神了,开始整本书翻动,从最后面一页开始翻动,一路翻到了页脚标注六百六十六的那页时,终于看到了字。

    这一页上记载的只是一门秘术而已,一门筑基修士都能修成的秘术。

    再继续向前翻,每一页都有字,每一页都是一门秘术。

    一直翻到了目录页,依然还有字。

    幻海老贼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万法之书,整个人都傻了。

    万法之书,竟然只有几百门,低级修士都能修行的秘术,哪怕这些秘术本身,在同类之中,的确算是好的,可这也掩饰不了,这些都只是些低级货。

    厚厚的目录之中,记载的诸多秘法、神通、法诀,甚至还有经典,统统都不见了。

    幻海老贼颤抖着手,将万法之书合上,然后再利用法门,确认自己没有中幻术,而书上也没有任何幻术遮掩的痕迹,他将诸多破除幻术,展现真形的法门都施展了一遍,再次缓缓的打开万法之书。

    这次从前面往后翻,一切正常,但翻到六百六十六页,他停了一下,轻吸一口气,缓缓的翻到下一页。

    刺目的空白。

    他震惊、意外、无法理解,不敢置信,可是慢慢的压下这些情绪,他便开始思索,接下来怎么办。

    这事闹大发了。

    太子的种种作为,他门清的很,不外乎还不能彻底相信他,同样的,也是担心万法之书这种至宝。

    而如今,万法之书内,竟然是这种情况,他解释不清楚了。

    也没法解释了。

    要说这是假的,不可能,从材质到各种东西,都不可能是假的,记载的数百门秘术,也无一不是低级秘术里的极品,一些都已经失传多年,不可能有人作假。

    别看都是低级法门,有些在当年也算是不传之秘,只有一些实力的嫡系,才能修行,如今纵然是大嬴神朝的藏经阁里,也未必能找齐这几百门秘术。

    这肯定是真的万法之书!

    但除了这些秘术之外,其他的统统都没了,这可怎么办?

    幻海老贼以己度人,差不多都可以想象到,大燕太子若是知道这件事,必然会逼着他交出剩下的法门,他说什么,对方都不会信的。

    问题是他拿什么交啊,压根就没有。

    幻海老贼的脸色越来越黑,枯坐良久,他还是没想到解决办法。

    本来就不甚信任的情况下,这口黑锅,他背定了,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的黑锅。

    思来想去之后,幻海老贼将那数百门秘术抄录了下来,不过三天时间,他便走出了密室,佯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带着万法之书去见了大燕太子。

    太子有些意外,竟然才三天,幻海老贼就来归还万法之书了。

    “大长老,可曾找到你想要的法门,这才三天时间,说好了三个月,那便是三个月,大长老可以继续拿着,寻找些其他法门也好。”

    “不用了,老夫要找的都已经找到,法门这种东西,贵在精不在多。”幻海老贼神情平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毫不贪婪的人。

    “哈哈哈,大长老当真是得道高人。”太子大笑,心里却很满意幻海老贼的做法。

    “老夫有些事,需要回幻海一趟,不知殿下可还有什么要事?”幻海老贼主动请辞,话没说明白,但大家都清楚,这肯定是将抄录到的法门,送回幻海。

    “大长老自便即可。”太子答应的很爽快。

    幻海老贼也不多话,揖手一礼,转身就走。

    等到幻海老贼走了之后,太子抚摸着万法之书,心里莫名想到了秦阳给的信,有些啼笑皆非的笑了一下,随手翻开了万法之书。

    他随意的翻到了中间,看到一片空白,微微一怔,继续翻,他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散,怒气值却在蹭蹭蹭的往上涨。

    他大致翻了翻,除了前面的几百门秘术之外,后面的竟然全部都变成了一片空白。

    再想到幻海老贼竟然这个时候要走,而且才花费了三天时间,再加上秦阳送来的信,种种叠加到一起。

    太子又惊又怒,万万没想到,最后还真让秦阳说对了,幻海老贼当真是老谋深算,他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万法之书里的法门,统统都带走了。

    最后归还了万法之书本体不算,还留了几百门最低级的秘术,试图蒙混过关。

    若非他随意的翻了一下,若是再晚些时候,幻海老贼怕是都已经离开大营了,从此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

    “来人。”

    太子压下了心中惊怒,沉声叫来下属。

    “幻海大长老应该还没离开大营吧,去,将他请回来,若是他不来……不惜代价也要将他留下来。”

    说到这,太子心中的怀疑种子,已经彻底开花结果,他眼神闪烁了一下,逐渐变得冰冷,一丝杀意滋生,他又补了一句。

    “死活不论。”

    另一边,幻海老贼还跟往日一样,乘坐玉辇,离开大营。

    等到他快要离开大营的时候,玉辇却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一声。

    “大长老,殿下忽然想到一件要事,需要请大长老帮忙。”

    幻海老贼沉默了一下,推开玉辇门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来者,露出一丝笑容。

    “原来是许偏将,好,老夫这就跟你去见殿下。”

    在所有人眼里,幻海老贼回到了玉辇,跟着人返回,可是实际上,他的本体还站在原地,他转身向大营之外走去。

    到了大营门口的时候,门口的军旗上,一颗熊头幻化而出,盯着幻海老贼。

    “大长老,你坏了规矩了。”

    幻海老贼二话不说,伸手一掌拍在了熊头上,将其拍成一片灵光四散,他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冲击到军旗破碎处的地方。

    霎时之间,整个大营上,一层血色的光罩浮现,幻海老贼从其中一杆军旗的短暂破口处,冲出了军营。

    一时之间,尖锐的长啸声响起,一支利箭从军营之中射出,紧追着幻海老贼冲出去的地方,锁定着幻海老贼那一刹那露出的气息,正面击中他的后心。

    幻海老贼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幻术溃散,他回头看了一眼,心中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大燕太子,根本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也根本不会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

    除非,他把万法之书里剩下的那些重新还回来。

    幻海老贼化作流光,转瞬之间,便光芒消散,消散的无影无踪。

    他一路向着大嬴和大燕的缓冲地带冲去,那里是大燕神朝力量无法笼罩的地方,在那里,他才好脱身。

    只是,他这边刚飞到缓冲地带,却见周围天地,骤然之间全变了,山川河流,仿若一瞬间都化作了烙印在大地上的道纹,方圆百里之地,竟然不知何时,被人布置成了一座大阵,之前他竟然毫无所觉。

    幻海老贼本能的加强的笼罩在身上的伪装,让所有人都无法发现他。

    就在这时,一位以黑布蒙着眼睛的老者,脚踏道纹,闲庭信步一般,瞬息之间,拉近了数十里距离,他凌空而立,如同能看到幻海老贼一样,神情平静。

    “幻海大长老,不用躲了,你的幻术,对我无效的,我早已经不用眼睛来看待这个世界了,我看整个世界的角度,跟你们所有人都不一样的。”

    幻海老贼不死心,以幻术隐藏自身,在阵中移动。

    然而,那位黑布蒙眼的老者,却一直保持着面对着他。

    幻海老贼又惊又怒,这是有预谋的,谁?到底是谁要害他?竟然正好在这里堵着,难道早就知道他会路过这里么?

    “阁下是谁?”

    黑布蒙眼的老者不回答,自顾自的道。

    “之前皇太孙,暗中找一位可以抵挡幻术的强者,我便顺手查了一下,查完之后,我便去接下了这单生意,这也是我第一次接杀人的脏活。

    不过,对于我来说,也不算是脏活,本来就有大仇,正好我也最适合,便亲自出手了。

    我给你说了这么多,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足够你死心了吧?”

    幻海老贼心中一沉,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实话告诉你,此阵名曰天地囚笼,你的幻术再强,也逃不出去的,而且,以你的实力,也不可能从里面强行打破此阵。

    在此阵之中,你也别想借助幻海的力量,更别想强行打开幻海。

    至于外面,呵,皇太孙要杀你,太子是不是也要杀你?否则你何至于强行从大营之中冲出来。

    而大嬴更是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普天之下,不会有人来救你了。

    从刚才到现在,你已经暗中施展了七十八种幻术,应该死心了吧。”

    “你到底是谁?我幻海一向不与人结仇,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幻海老贼彻底慌了,一颗心也彻底沉到了谷底。

    他从未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心底生出的恐慌,完全是无法抑制,无法压制的。

    因为他从来没遇到过,他的幻术完全无效的时候。

    就算是有瞳术可以克制幻海氏的幻术,但那仅仅只是看穿,能破除所有幻术的法门,他从来没听说过。

    他此刻体会到的,仿若是一个修士,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慌慢慢的化作绝望。

    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他对面那位眼蒙黑布的老者,很是客气的道。

    “幻海大长老,我叫蒙毅,你该上路了。”

    蒙毅缓缓的踏出一步,身形如同瞬移一般,当脚下的咫尺天涯禁亮起的时候,他的人已经出现在幻海大长老身后。

    蒙毅单手拎着幻海老贼的人头,看着身上覆盖的一层大网,这张网,便是幻海老贼临死时爆发的最强幻术,以他的法相为基,构造出一个最强的幻术。

    让蒙毅从此之后,无论是在哪里,无论遇到谁,都会被对方看成生死大敌。

    然而此刻,蒙毅只是摘下了蒙在眼上的黑布,一丝黑色的火焰,顺着眼眶灼烧大网,大网便化为飞灰,烟消云散。

    蒙毅拿出一口棺材,将幻海老贼的尸体放进去,盖上棺盖的时候,蒙毅补上了最后一句话。

    “你要害秦阳,所以,我们是生死大仇,值得我和秦阳一起出手,你死的不冤了。”

    带着棺材,蒙毅崩碎大阵,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不多时,大嬴军营里,秦阳接到一个消息,外面有人找他,说是门内给他送来的东西,必须要亲手交到他手上。

    秦阳一听,顿时纳闷了,门内?哪个门内?什么门内。

    等他出了大营,来到大营之外的时候,没看到什么人,只看到一口棺材放在那里。

    “嘿,这是谁啊?缺不缺德,竟然给人送棺材,我都从来不给人送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