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幻海大缸,有一说一

    纯粹的毁灭气息,伴随着翻滚的灰黑色气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横扫开来。

    首当其冲的,便是还以为自己待在绝地庄园的人偶师。

    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呢,人偶师便察觉到秦阳炸了,他距离秦阳最近,想躲开都来不及了。

    毁灭的力量翻滚着冲击开,人偶师的血肉伪装,瞬间化为齑粉,露出他的傀儡之身的本来面目。

    他的身体如同浪中浮萍,在毁灭浪潮里翻滚,傀儡之身上一层神光不断闪烁,将所有的毁灭力量都挡在了外面,他的眼神里充斥着迷茫和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秦阳压根也没打算给他说明白,反正无论干什么,都不需要考虑人偶师会不会受伤,他肯定是做不出来能炸死自己的东西。

    人偶师也不会考虑自己会不会受伤,他纳闷的只是为什么。

    至于幻海老贼和他带来的那三位强者,在察觉到气息的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人偶师之前曾经用过的恐怖一次性法宝。

    上千里地,化为焦土,充斥着的毁灭气息,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依然没有消散。

    他们敢来,当然是有防着这种大杀器法宝,但他们也都明白,这种大杀器,人偶师敢用,是因为对方的身体已经强到一种蛮不讲理的地步,根本不可能被炸死,所以对方才敢随便用。

    可换个人来,这种无差别覆盖的大杀器,可不会管什么敌我,就算是激活的人自己,也必须要承受这种威能。

    他们防着的,也只是秦阳被逼到绝路的时候同归于尽,哪想到这才刚见面,场面话还都还没说,秦阳就直接自爆了。

    他们哪见过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狠人,为了尽可能的延迟毁灭球被激活时,被察觉到气息的可能,这狗东西竟然直接将毁灭球在自己体内激活。

    四人亡魂大冒,脸都吓白了。

    在察觉到气息的瞬间,他们便同时使用了烟罗氏的遁烟,试图逃离这里,这个东西,本来只是等着秦阳被逼到绝境,准备同归于尽的时候,他们用来逃遁。

    这会用,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四团白烟在四人周身炸开,然而,就在遁烟炸开的瞬间,围着秦阳的那三人,根本连遁走都来不及了,神光崩灭,当成神形俱灭,死的干干净净。

    幻海老贼站的远了些,反应也最快,他的遁烟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之后,毁灭浪潮才冲击而过,白烟溃散,幻海老贼的身形也消失在原地。

    几个呼吸之后,数千里之外的地方,半空中凭空出现一片白烟,幻海老贼的脑袋从里面冲了出来,只不过他的身躯出来之后,白烟却骤然溃散,他的双腿彻底消失不见了。

    还有一股充斥着爆辣却有死寂的毁灭力量,缠绕在他躯干的下半部分,不断的磨灭他的血肉,他的力量。

    幻海老贼面白如纸,周身真元波动如同海啸,无论他如何抵挡,都无法彻底磨灭那更可怕的毁灭力量。

    转眼间,幻海老贼一咬牙,挥刀将大半个胯骨都斩断,骤然间再次遭受重创,幻海老贼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跌出来了。

    他的样子便如同被人拦腰斩断。

    服下丹药对于这种伤势已经没太大作用了,他咬着牙,尽全力维持着五脏六腑,至于鲜血挥洒,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翻了半晌,翻出来一口气息古怪,仿若存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胖肚大缸,往里面添加了无数的灵药,然后将自己的躯干,放到大缸里。

    随着大缸上一层灵光浮现,其内的灵药被激发,幻海老贼的气息慢慢的趋于稳定。

    只剩下胸口以上还在大缸外面的幻海老贼,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黑水了,他凝出水汽,化作一片白云,拖着大缸,再施展幻术,遮住了他这幅鬼样子,一路向着大燕的方向飞去。

    他的下半身都被毁灭球毁去,而且是在利用遁烟远遁的时候,以他修行的法门,根本没法恢复过来了,唯有一些珍稀的天材地宝,才有可能让他重塑肉身。

    明明是设下圈套坑杀秦阳的,到头来反倒是让秦阳果断的将他坑了一把。

    看了看周围,根本没有遁烟浮现的痕迹,不用想,跟他一起去的那三人,肯定全死了。

    事到如今,他都不知道回去了之后该怎么说了。

    谁想到秦阳那个狗东西,见面就自爆,还在自己的体内激活毁灭球。

    转念再一想,这个狗东西惜命无比,肯定不舍得跟他们同归于尽,那十有根本不是秦阳本人。

    这秦阳当真是好狠的心啊。

    让一个替死鬼来不说,还根本不管那位傀儡强者,就算那位强者肉身极强,这次爆炸的威能,比之上次在缓冲地带爆炸的还要强了数倍,如此近的距离,那位傀儡强者纵然不死,恐怕也不会好受……

    正想着呢,幻海大缸面色忽然一白,再次咳出一口黑血,气息也再次衰落了一些,让他不得不赶紧在望大缸里添加各种灵药。

    ……

    另一边,人偶师被毁灭球轰脸,倒是清醒了过来,从地下钻出来之后,飞在半空中看好半晌,再放出个傀儡辨别方向,这才弄明白自己到底在哪。

    “幻师当真是讨厌,比梦师还要惹人厌,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把这些幻术传下来,有病。”

    人偶师愤愤不平的怒骂一声,辨别了一下方向,想南飞去。

    而另一边,还在一座山头靠着石头上,抓紧一切时间去参悟白玉神门的秦阳,也已经睁开了眼睛。

    分身的记忆传回来,秦阳忽然乐了。

    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幻海老贼。

    之前还在想呢,大嬴如今威势正盛,比之当年嬴帝初登基时,还要更盛三分,无论谁看,往后数万年,大荒都是嫁衣的时代。

    大嬴新旧大帝之间的更迭,几乎毫无断层。

    幻海老贼除非是当缩头乌龟,直接彻底封闭幻海,从此再也不让幻海氏出来,否则的话,他就必须要重新找一个对外沟通的桥梁。

    而幻海氏人丁凋零,别说数万年了,只需要彻底封闭幻海一万年,幻海里的幻海氏便有可能自然消亡,他们必须要跟外界有联系。

    当年为了保证血脉纯正,不跟外人通婚的规定,这些年已经算是名存实亡,他们不跟外人通婚,内部已经不足以支撑幻海氏的血脉传承下去了。

    因为幻海氏内部通婚的后代,觉醒幻海氏特殊血脉的人,已经逐年降低。

    跟外人通婚,将媳妇娶回去,或者是将合适的青年才俊招赘,后代觉醒幻海氏血脉的机会虽然降低了,可人数却会变得更多,为了血脉传承,这样反而更保险一些。

    再者,修士繁衍后代,越强者越难,索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生个天赋不错的孩子,不只是赌上了自己的性命,还赌上了女子的修行之路。

    这也就注定了一个女修,不可能多生几个孩子,到了后面,不但自身修为境界暴跌,可能生出来的孩子,也没什么天赋。

    家族大哥二哥都是天资过人,自己天赋很差,却还能逆袭的废柴流主角,终归是极少数。

    如今幻海老贼去投靠大燕,秦阳倒是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这反倒是给他解了个疑惑,为什么当时会有大燕的阴影刺客出现。

    肯定是幻海老贼在后面戳戳的结果,不然的话,大燕自顾不暇,两位皇子皇孙已经斗到近乎你死我活的地步,哪来的魄力,可以抽出一个高手来大嬴冒险。

    那俩货,肯定不会觉得这对大燕好,他们只会觉得,若是削弱了自己的势力,对手必定会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再想想,原本领兵的是皇太孙,后来就换成了大燕太子,而幻海老贼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其中的弯弯道道,差不多就清楚了。

    幻海老贼投靠的是大燕太子。

    想到大燕太子,秦阳就想到了之前拍卖会上出现的冤大头,下血本买走万法之书的人,似乎也是大燕太子。

    顺着这个思路一想,幻海老贼想要投靠大燕,而他又跟胤帝合作了,他肯定从胤帝那趁机敲诈到他满意的好处。

    这几个人之间,秦阳能想到的联系,最明显的似乎就只剩下一个了。

    万法之书的钥匙。

    看把幻海老贼为难的,为了一本空壳子宝册,至于么……

    他现在还没被打死,估计是万法之书还没被打开吧。

    回到了大营,秦阳继续钻研情报,看了两天之后,等到人偶师回来了,秦阳没问人偶师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他肯定也不知道。

    他只是问了问,之前跟他交手的那些人的信息。

    再过了两天,大燕那边的探子,传来的新消息,幻海老贼已经回到了大燕大营,而太子身边倚重的三位强者,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据说是魂灯熄灭了。

    听说幻海老贼还没死,还完好无损的出现了,秦阳心里是一万个不相信。

    当时毁灭球炸开的时候,他可是清楚的很,幻海老贼根本不擅长防御,也不擅长遁法,更不擅长杀伐,他根本不可能完好无损。

    这家伙肯定又用了幻术装逼。

    不过没死更好,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结合现有的情报,秦阳想了想,拿出纸笔,在纸上奋笔疾书。

    书写完之后,找到了跟着一起来前线的卫兴朝。

    “老卫,帮个忙,将这封信,送给大燕的皇太孙。”

    “你又搞什么东西?”卫兴朝拉长着驴脸,之前差点被人偶师揍了一顿,他到现在还认为,这事肯定是秦阳指使的。

    “你不放心就打开看看,无所谓,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秦阳很无所谓。

    卫兴朝听了这话,顺势就要拆开信看看,都将信拿出来了,就要摊开的时候,卫兴朝用眼角瞥了一眼秦阳,见秦阳根本不在意,他又将信放了回去。

    算了,看这样子,应该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可他要是真的看了,少不得被秦阳这个狗东西记上一笔。

    卫兴朝拿着信离开,到了没人的地方,他也没偷偷拆开看,反而用一个新的信封,将信彻底封禁,让定天司的手下送了出去。

    辗转三天之后,这封信摆在了大燕皇太孙的案头。

    信也已经被人打开,经过数道检验,确认了没什么问题,只是一封信而已。

    皇太孙拿着信,脸色越来越铁青。

    “大燕皇太孙,我觉得有些事,我必须要跟你说一下,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之前在缓冲地带的是我的护卫,他呢,被人施以幻术,从我身边调走,更是因为幻术,将大燕几个强者,误以为是闯入者,将他们都打死了。

    干这事的人,是幻海氏的大长老,如今投靠了大燕真正的储君,大燕太子。”

    看到这,尤其是那“真正的储君”几个字,皇太孙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我跟幻海老贼有大仇,之前派出去阴影刺客的人,应该也是大燕太子吧?

    幻海老贼如今肯定身受重伤,我想找个机会弄死他报仇,你要是也想报仇,那就出点里,你要是不愿意,也无所谓。

    虽说罪魁祸首是幻海老贼,可出手打死那几个大燕强者的,却是我的护卫,你要是想跟我算账,那我也接着……”

    秦阳的信,一点委婉都没有,直接说了真相,还言明了你要是想干架,随便来。

    可越是这样,皇太孙反而越觉得,这事可信。

    就凭那“真正的储君”几个字,他就有一口恶气淤堵在胸口,难以散去。

    哪怕他现在都想将秦阳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可也还是理智的觉得,若秦阳说的是真的,跟秦阳里应外合,先除掉太子的一大助力,才是收益最大的做法。

    “来人,去,查一下,赝太子那边是不是新招揽了一位强者,再去找一下宫里的资料,重新查一下他的身份。”

    很快,手下就传来了新的消息,通过大燕宫城的隐秘资料库对比,终于查清楚了,之前明面上查到的身份都是假的,太子身边新出现的强者,的确是幻海氏大长老。

    皇太孙拿着资料,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幻海老贼投靠新主,为了立功,竟然拿他的人祭旗,这事当然不能这么算了。

    放下资料,皇太孙环顾四周,对着周围的谋士下令。

    “现在,你们可以畅所欲言,怎么将此老贼除去。”

    而同一时间,大燕太子手里,也收到了一封信。

    “虽然我跟幻海老贼有仇,可我秦某人,做生意向来是一是一,二是二,通过拍卖会卖出去的至宝,也不止一两样了,我再给你说一遍,我秦某人敢对天发誓,那本万法之书,的确是从胤帝那得到的原本。

    为什么要先说了,因为我猜幻海老贼拿到了万法之书的钥匙,不过呢,我劝你防着他点,这老贼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背信弃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别到时候幻海老贼玩什么幺蛾子,把锅甩到我身上,你也就傻不愣登的信了。

    这封信,是我作为幽灵船长的身份写的,有一说一。

    至于其他,你阴了我的事,我还记着,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