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五章 又变成三境界差距,以德报怨秦有德

    秦阳打量着似乎已经恢复伤势的田老祖,再用眼角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黄骑墙,这做人做事的差距,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黄骑墙明明做了不少事,当初推嫁衣上位当储君的那段时间,出力最大的就是黄骑墙,各种人力物力,人情关系,可是费了不少事。

    而田老祖呢,代表的田氏,真干了什么实事?似乎也没什么,就是站队的时候,摇旗助威,连带着跟田氏交好的那些人,也跟着一起站队了。

    到了最后,这亲属关系上,田老祖都可以算是自己人了,而黄骑墙,如今顶大天也就是维持他们原样,不远不近的吊着,加上之前黄氏的骑墙做派,后面根本不可能重用黄氏的人了。

    同为氏族家主,对外的做人做事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然而整体上,还是如今的黄氏偏强一点,因为黄骑墙能让黄氏拧成一股绳,而田氏,内部的狗血倾轧,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只要田老祖一死,田氏落败是迟早的事。

    田老祖也把田氏内部的事,弄不顺彻,也算是人无完人吧,他念人情,对自己家族的人,不自觉的就仁慈了些,以至于搞成现在这幅鬼样子。

    秦阳思绪飘飞,飘来飘去得出一个结论,相比之下,交朋友交盟友,甭管哪样,他都觉得田老祖更好些,黄骑墙这骑墙做派,着实太不靠谱了。

    秦阳有些走神,田老祖被秦阳噎的说不出话来,本来他还想来谢谢秦阳的。

    他的情况,一般灵药还真的没什么作用,秦阳给的奇异果,乃是天地奇珍,限制颇大,属于那种快死的人,出门找机缘的时候,找到的宝物,只能当场服下的东西。

    他田氏还真没有。

    他恢复了伤势活了过来,按照如今的情况,田氏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培养一个手腕足够硬的接班人,他也算是没什么遗憾了。

    只是这边刚来,说了没两句,就见到秦阳竟然不知道用什么鬼办法,养了奇异蔓藤,上面还挂着不止一颗奇异果,他就说不出话来了。

    再看了一眼秦阳年轻的面容,田老祖闷着头,背着手,也不说什么了,转身离去。

    等秦阳回过神的时候,田老祖已经走了。

    “这老不要脸,可真不地道,我还想找他聊聊呢,他就这么走了。”

    秦阳抬头看了看,嫁衣还在安排工作,气势也还在节节攀升,到了法身境界,竟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登基大典到了这会儿,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他已经想回去了,海眼里空空荡荡,积攒的力量一扫而空,让他很没安全感。

    靠着宝汤和奇异果补回来了一些,比之原来的积累,顶多是一个水潭里多了一层水而已,根本着不住用。

    正准备偷偷摸鱼溜了的时候,半空中的嫁衣,忽然停下了说话,她的气势涨幅,忽然停顿了一下,仿若原本不断增长的水位,骤然间开始了横向拓展。

    秦阳停下脚步,昂着头望去,心中大为震惊。

    法身巅峰了还没停下来,这是要直接进阶道君么?

    要不要这么夸张,我才刚进阶道宫,好不容易将境界差距拉到了两个大境界,这一顿饭的功夫还没过去呢,就又要被拉到三个大境界?

    到了此刻,秦阳才明白,为什么当年有传言,当年的大帝姬是皇族之中,唯一一个有希望封号道君的人。

    这天赋差距,已经到了让其他人心生绝望的地步了。

    秦阳也有些怀疑人生了,他进阶个道宫,都难成这样,构建的道宫,还是一片废墟,人家这就要进阶道君了。

    秦阳停下了脚步,昂首以盼,而其他人也全部屏住了呼吸,有些震惊的望着天空。

    嫁衣周身的法力溢出,化作金红色的海洋,荡漾之时,在其身后,化作一头赤金色的火鸾,昂头长吟,那火鸾顾盼之间,彷佛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环绕在嫁衣周身盘旋飞舞。

    法力如海,如念化形。

    一呼一吸,一举一动,都蕴含着自身之道,这是入道的境界,经过前面九个大境界的修行,彻底走上了独属于自身的大道上。

    汇聚到离都的大嬴神朝力量,已经汇聚成一片光芒的海洋,嫁衣所在的地方,便是吞噬一些光辉的黑洞,原本自主灌入的力量,如今更像是被强行吞噬了进去。

    她的气息慢慢的开始了变化,原本的锋芒毕露,恍若女战神的气质,慢慢的化作端庄典雅,却有一种直接压制在人神魂意识之上的威压。

    这种增长,完全是直线攀升,仿佛根本没有瓶颈一说。

    如此过去了三个时辰,溢出体外的浩瀚力量,已经化作一片火海笼罩在离都上空,远远望去,仿若整片天空都在燃烧,赤金色的光芒,照耀方圆万里之地,纵然已经到了傍晚,天色也依然恍若正午一般明亮。

    骤然间,逸散出来的法力之海,伴随着光辉一同收敛入嫁衣体内。

    所有的异象,顷刻之间尽数消散,只留下嫁衣孤零零的立足半空。

    她的所有气息,都仿若消失一般,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至少秦阳已经感觉不到了。

    秦阳轻轻吸了口气,神情有些呆滞的喃喃自语。

    “这就成道君了?”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可能这么大,仿佛在逗我。

    感觉不到她的力量,不是因为弱,而是太强了,她已经跨越到另外一个层次,超出了秦阳的感应极限,当她完美掌控力量的时候,实力不够的人,连知道她有多强的资格都没有。

    秦阳一转头,就看到一群人,全部是面容呆滞,已经不知道该不该震惊了。

    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一位强者进阶道君,而且还是大嬴神朝的新帝,以后也算是有故事可以吹了。

    秦阳看着其他人的样子,心里终于平衡了不少,这世上终归还是普通的天才多一些,天骄妖孽之所以会被如此称呼,完全是因为极为少见。

    而且,嫁衣进阶道君了,再加上如今的大嬴神朝的加持,真遇到什么老牌封号道君,估计也有一战之力。

    这么一算,嫁衣现在的实力,岂不是在大嬴神朝的范围内,已经算无敌了?

    哎哟喂,那我以后不是能在大嬴横着走了?

    不,打着滚走都没问题了。

    这才叫后台硬。

    想到这,秦阳顿时眉开眼笑,拿出小本本看了看,看看在大嬴神朝,还跟谁有仇,现在就去踹大门,当场报仇。

    翻了翻,他在大嬴神朝,竟然已经没什么值得他去打上门的仇人了,剩下的都是在大嬴神朝之外的。

    合上小本本,秦阳长叹一声,忽然之间,人生仿佛失去了目标。

    算了,还是先回去休整一段时间,再出去搞事情。

    嫁衣进阶道君,回到宫城巩固,秦阳拍拍屁股也走了,他现在就算是翘班,看哪个不长眼的喷子敢去上奏喷他。

    秦阳光明正大的走了,卫兴朝都只是瞥了一眼,问也没问,御史台的御史们,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权当没看见。

    罗良更是长叹一声。

    “之前的凶险,怕是根本没有那么简单,秦大人的样貌变化,明显是燃烧寿元的表现,看他的样子,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虚弱之极了,竟然还能坚持到现在,当真是不容易……”

    旁边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欲言又止,倒也没人觉得罗良不要脸的人后拍马屁,要是他们真有机会进阶到罗良这般境界……

    他们拍马屁绝对比罗良拍的清新脱俗。

    回到了绝地庄园,金猪摇着尾巴冲上来,人立而起,抱着猪蹄拱手,那小眼睛仿佛都在放光。

    “恭喜大佬,贺喜大佬,进阶道宫,封号之日,已经再望了。”

    秦阳耷拉着眼皮,随意瞥了一眼金猪。

    “我有点事问问你。”

    挥手将黑玉神门放出来,化作三丈高,秦阳推开门,带着金猪一起进入。

    “你见没见过这种情况?”

    金猪站在门口,张着嘴巴,整头猪都傻了。

    “大……大佬,这是你的道宫?”

    “是啊,跟别人的不太一样,稍稍大了点,你见过类似的么?”

    “没……”

    秦阳调动魔手的力量,让黑影的感知延伸出来。

    “黑影,你见过类似的么?”

    黑影看到这篇一望无际的废墟,当场宕机。

    好半晌之后,黑影才憋出来一句。

    “秦阳,我现在觉得,你可能不是府君的转世,你这片废墟,若是重建好,可能比当年府君的道宫还要大,传说中,当年府君的道宫,伫立在血海之上,纵横八万里,镇压整个血海。

    你的废墟道宫,少说已经十万里了,而且,你别望了一件事,神门之后便是道宫,不只是这片废墟是道宫。

    你玩这么大,就算是我活着的时候,全盛时期的力量,尽数投入,都不可能完整构建出这片道宫。

    我敢保证,道宫境界,就算是在上古之时,也不可能有人比你更强了。”

    秦阳轻吸一口气,调动魔手的力量,灌入到一片数十里大的废墟里,废墟之中残破的墙瓦,破碎的主体,开始重建。

    一直灌输了一炷香,才勉强修复了主体中间的巨大裂缝。

    秦阳果断放弃,以后再慢慢想办法修复吧,想要重建,需要的力量,是一个无法估量的天文数字。

    也就是他拥有海眼,真元储备上限直接被葬送了,理论上可以拥有无限的力量,这才有可能去重建这里。

    没事,反正磨时间而已,总比完全没希望推开的神门好。

    就算道宫是一片虚空加废墟,他现在也能算是最强道宫修士了。

    只是秦阳有些忧郁的事,白玉神门还没推开呢,万一白玉神门推开之后,也是这个鬼样子怎么办?

    要不找机会把白玉神门毁了算了。

    走出了黑玉神门,一脚踢开还傻在那里的金猪。

    “你还不去熬汤么?”

    金猪一个激灵,直接扑上来抱住秦阳的小腿,叫的跟杀猪一样。

    “大佬,你把我直接熬成宝汤,也不够啊,你这需要的力量,着实太多了,一百个我也不够你进补的,除了直接服用仙草,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秦阳一脚将金猪踢开,摸着下巴想了想,需要力量啊……

    他可是有一个大杀器的。

    将星落阵盘拿出来,再将核心镶嵌的紫色残月拿出来,将其丢到黑玉神门内。

    紫月是他拾取的宝物,完全炼化的东西,也可以说是属于他的力量。

    紫色的残月飞到高空中,化作一轮残月,光辉洒落,月华如水,照耀到这片虚空废墟。

    在月华的照耀下,秦阳蹲在一处墙边看了好半晌,墙上一处细微的裂纹,竟然在缓缓的修复。

    速度很慢,可终归是在修复。

    再考虑到整个废墟都在残月的照耀下,这个加持就非常可观了。

    秦阳心情大好,收起神门,看金猪都顺眼了不少。

    “你想要干什么,我明白的很,你放心,若是我有能力了,肯定帮你解开封印。”

    喝了一碗超级宝汤,秦阳定下心来,开始修行。

    将之前收入海眼内的黑雷,一点一点全部炼化了,秦阳才想起来,之前超度胤帝法身手臂的时候,还摸出来过一个技能书。

    当时情况紧急,而且只是一个蓝色技能书,秦阳也没太在意。

    闭着眼睛察看了一下,只是一门印法。

    名叫雷蛇印,只是一个普通的杀伐法门。

    通篇看完之后,秦阳睁开眼睛,神情有些意外。

    这印法是配合雷罚真经使用的,威能也就一般般吧,看在谁手里用了。

    真正有价值的地方,在于这门雷蛇印,有了雷罚真经的限制,被胤帝设置为了虎符……

    大胤神朝根本没有实体的虎符,调动兵马,需要的便是胤帝的雷蛇印。

    可惜大胤已经灭国,胤帝都死的不能再死了,这只是一门必须配合雷罚真经使用的杀伐法门了。

    想到这,秦阳摸着下巴,忽然笑了起来。

    不对,大胤是被灭了,胤帝也是死了,可是胤帝的大军,可还有呢。

    如今,幻海老贼应该很头疼留在幻海里的亡者大军吧。

    要不,再以德报怨一次,帮幻海老贼解决这个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