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五章 这是一把致命武器,田老祖该兑现承诺了

    看着失去了前腿,脑袋也只剩下一颗白骨的金猪,再次恢复了原样,秦阳沉默了。

    这家伙在没被封印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之前,实力恐怕是非常强,头都被熬成了猪脑汤,竟然还跟没事猪一样。

    下次,将整头猪都丢进去熬汤,会不会变成一副猪骨架,如此熬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大骨汤。

    反正金猪自己肯定是很乐意的,每一次经过宝鼎熬煮,它的封印都会削弱一些,就算在这个同时,会失去一部分力量,那起码是有自由的希望,总比一辈子当一个小妖好。

    金猪被秦阳看的浑身发毛,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跟一坨猫似的,揣着猪蹄,惴惴不安的看着秦阳。

    “大佬,你下次出门,能不能带着我一起?”

    秦阳眯着眼睛,盯着金猪看了好半晌。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啥?”金猪一脸懵。

    秦阳叹了口气,一脚将这个二五仔踢飞了出去。

    懒得理会这头猪,爱说不说,不说拉倒,关系还是简单一点的好。

    他把金猪当可再生循环的顶级食材,金猪把宝鼎当做化解封印的妙招,这样就挺好。

    正常人都不会跟食材置气。

    心里舒畅了之后,秦阳让人偶师去修绝地庄园,自己往修行的静室走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秦阳脚步一顿,忽然想到了张师弟。

    这货伤好了之后,又出去瞎浪,现在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其祸害死人了。

    当然,他不是想这个狗东西了,而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莲花宝典和绣娘真传,前者秦阳是肯定没办法修行的,连入门都不能,顶多是以后好好钻研一下,取其精华,触类旁通。

    而绣娘真传,其中功法他暂时不去修行,可纯粹的技艺,却可以学学,技多不压身。

    但这个也不是重点。

    他是想到了,莲花宝典配合绣娘真传,有一个人可以修行啊。

    若是能将张师弟阉了,让他修行莲花宝典和绣娘真传,说不定张师弟以后就可以叫张·东方不败·伟·正义。

    等修成之后,随便再死一次,立刻能从张公公恢复张正义。

    这么一想,似乎只需要解决怎么将莲花宝典传给张师弟这件事了。

    真能成的话,张师弟战力不够的短板,也能立刻补全。

    毕竟名字里带东方不败,还怎么都死不了,简直无敌了。

    想想还挺带感的。

    瞎琢磨着进入静室,秦阳完成了封闭之后,拿出被封印在水晶匣子里的胤帝右臂。

    这个东西,没拿到手的时候,急着拿到手,拿到手了,秦阳却又不太想立刻去超度了。

    当初胤帝法身向东远遁而去,秦阳知道,他肯定是回到了帝陵之中。

    桌板画在他手里,他现在也不敢打开,更不敢进去偷窥一下,再说,偷窥也未必能看到什么。

    若胤帝法身回去,他被斩断了生机,很有可能是回到了本尊体内。

    而当年胤帝本尊已死,帝君法身却还活着,生机未灭,说明所谓的帝君法身,一定程度上,跟三身术有些像的,分身与本尊之间,相互独立,至少对于技能来说,是这样的。

    但若是帝君法身重新回去,跟本尊重新合二为一,而他手中却还有法身的右臂,若是能摸尸的话,是顺带着超度了胤帝本尊,还是只超度了法身?

    哪怕手臂只是一部分,可只要能超度,就跟直接超度了胤帝法身全身,唯一的区别,应该只是摸出来的技能问题。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推测,存留了一只手臂,就说明,就算帝君法身回归,也不可能是完美的合二为一,至少对于摸尸技能来说,还是一是一,二是二。

    但只要是能超度,那胤帝本尊肯定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如今直接超度,胤帝本尊却没有被超度的话,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若真的跟推测的一样,这只手臂,便是胤帝本尊的致命破绽。

    如同一把握在秦阳手里的尖刀,可以不分地点的随时捅胤帝本尊致命一刀。

    然而,就算推测的都是真的,现在也肯定是捅不死的。

    可换个时间,换个时机,在最关键的时刻,捅出这一刀,可能这一击,就会变成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的寻常超度,变成了一把极其致命,已经抵在胤帝本尊心口,轻轻一推就能刺入的尖刀,秦阳当然不可能现在就用了。

    但先确认一下,能不能摸尸,还是要的,不然关键时刻,不能摸尸,就要命了。

    做好了各种准备之后,解开了水晶匣子的封印。

    失去了封印,手臂依然静静的躺在水晶匣子里,伤口处平滑一片,没有血迹渗出,手臂本身也依然还保持着活力。

    秦阳其实早就知道,这是被嬴帝以天子剑,施展敕令斩断的,胤帝法身不可能再感应到这只手臂,可万一呢,万一这只手臂忽然间成精了,也说不定啊。

    可惜,这只手臂不给力,也可能时间太短,没成精。

    秦阳略有些失望的伸出手,触碰了一下手臂,他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技能竟然毫无反应!

    不应该啊,秦阳一头雾水。

    难道是嬴帝那一剑,斩的太彻底,直接将这只手臂跟胤帝法身彻底斩断了联系,让这只手臂跟躯体之间,就犹如三身术的化身一样?

    那也不对,若真这样,手臂本身就可以算是一具完整的尸体,也应该是能摸尸的。

    为何不能?

    秦阳坐在原地,苦思冥想,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

    而另一边,胤帝帝陵的盗天棺里,胤帝法身已经从帝君法身的状态,重新归入到本尊体内,二者合二为一。

    胤帝充斥着滔天死气的尸身之中,一点生机犹如风中烛火,摇摇欲坠,却还是没有熄灭,只是点生机,却在慢慢的溃散。

    胤帝法身的生机被斩断,但对于这等强者来说,生机被斩断,不可抑制的流逝,也是需要时间的。

    一般修士,生机断与生机灭,是一回事,对于胤帝法身来说,就不是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帝陵之中,甚至进入了盗天棺,便是想借助本尊的力量,再加上盗天棺的力量,去盗取冥冥之中一丝难以捕捉到的生机,将这一丝生机,一直维持下去。

    可惜,帝君法身就算是回归了本体,也无法阻止生机流逝,嬴帝那一剑,以敕令爆发,凝聚着大嬴神朝的气运,还是帝君亲自出手,本身就有神奇的伟力在其中。

    结果出来之后,便不可阻止。

    说是诛杀,便是诛杀,纵然无法将其神形俱灭,那斩断了生机之后,也再无回天之力,他的生机注定要彻底熄灭,除非有更强的力量,能对抗这股伟力。

    可惜,大胤神朝连疆土都被吞并的一干二净,他们能对抗个屁啊。

    盗天棺也只是能减缓,根本无法阻止最终的彻底熄灭。

    这么多天的时间过去,那一点微弱的生机之火,骤然熄灭,化作了一点点火星苟延残喘,闪烁了几瞬之后,彻底熄灭。

    另一边,秦阳抱着手臂,望着眼前的手臂,拧眉苦思,想了一天,也没想明白什么情况。

    他现在特想找个人试试,看看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很确信胤帝法身生机已断,以嬴帝的性子,肯定不至于吹这种牛逼。

    那就是跟天子剑和敕令有关?

    想不明白,秦阳摇了摇头,准备重新将水晶匣子封禁,伸手将手臂摆好,正要盖上的时候,秦阳愣住了。

    技能竟然又有反应了?

    什么情况?胤帝法身现在才死么?

    秦阳挠了挠头,颇有些哭笑不得,还是没想明白。

    但之前的推测,应该大概率是对的。

    既然能摸尸了就行,将水晶匣子重新封印,丢入了海眼里藏起来。

    这是他能想到最保险最安全的地方了,以往任何藏在这里的东西,都没被人找到过,绝对是最安全的。

    藏好了之后,秦阳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握着一把尖刀,抵在胤帝背心,随时可以捅他一刀,总算是有点底牌。

    现在就要考虑嬴帝的问题了。

    哪怕只是一尊帝君法身,嬴帝这次爆发出的实力,也让秦阳明白,想要弄死他,真的很难。

    那种先定下果,再补上因的敕令,除非有绝对的力量,否则看起来是真的无解。

    胤帝法身都无法扛得住,换做其他人,应该更扛不住。

    思考了半天之后,秦阳还是决定,是时候将推嫁衣上位这件事,放到台面上了。

    这一届的幽灵拍卖会,秦阳也不准备亲自上了,交给手下们做吧,顶多让人偶师去露个面,当个保安,震慑一下其他人就行。

    反正万法之书,基本上都成了空壳子,而且还打不开,谁爱当这个冤大头,就拿去吧。

    再后面,万年祭也要开始了,胤帝法身已死,嬴帝法身是肯定要亲自去万年祭的,而这种时候,他肯定也不会有太多顾虑了。

    推嫁衣上位更容易些,毕竟,以前胤帝法身未死,嬴帝只要离开了离都,会陨落的概率,虽然不大,终归还是有。

    那个时候死了,嫁衣自然会成为新帝,以嬴帝的性子,必定会顾虑重重,不会轻易答应立嫁衣为皇太妹。

    而如今,胤帝法身已死,在大嬴神朝的范围内,能干死嬴帝法身的,放眼天下,肯定是有,但那些人肯定不会这么做,肯这么做,敢这么做的,还真没人有这种把握。

    这个时候推嫁衣上位,性质其实跟以前的老太子,没多大区别了。

    只要有人力推,嬴帝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离开离都,去准备万年祭,离都必须要有储君监国。

    是成功弄死嬴帝法身,断了大嬴神朝对嬴帝本尊的支持,还是从此远遁千万里逃命,就看这一次了。

    秦阳招来了第二剑君田乱宇,请他带着自己去了田氏祖宅。

    “老不要脸,你死了没有?”

    秦阳极其嚣张的踹开了大门,进入了田老祖所在的屋子。

    田老祖对秦阳的嚣张样子,压根没什么反应,他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秦阳,良久之后,颇有些痛心的一声长叹。

    “早知道,老夫就应该将你打晕,喂你百八十斤烈性虎狼药,再将选出来的女子统统丢给你,好歹能给我田氏留下一些子嗣。”

    “你可要点脸吧,祸害自己的后辈,都敢直接说出口。”秦阳面色一黑,怒喷了田老祖一句。

    “这是造化,那些不成器的子孙巴不得呢。”田老祖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

    他是真的后悔了。

    代国公死在了秦阳手里,虚空真经传人死在了秦阳手里,甚至胤帝法身,怒极攻心,为了杀秦阳,竟然敢潜入到离都附近,还被嬴帝发现,也被斩杀。

    再加上黄氏的黄瑛,还有其他零零散散的强者,前朝的人近乎团灭,而这些统统都跟秦阳有关系。

    十年前的时候,田老祖哪里会想到,事情会这般发展。

    早知道如此,脸面算什么,就算秦阳因为被下了药,暴怒不已,以他的性子,还能把怀了自己骨肉的田氏女,全部砍死不成?

    甭管嘴上再怎么说,等到孩子出生,初为人父之后,秦阳跟田氏绑在一起,便会成为定局,再不待见他田老祖,又有什么关系。

    可惜了……

    田老祖肠子都快悔青了。

    悔不当初啊。

    秦阳眼见田老祖这般毫不遮掩的模样,直翻白眼,也懒得再假惺惺客套了。

    “老不要脸,你还记得上次的承诺么?”

    “什么承诺?”

    “你说了,除了让你去对付前朝,其他的,换一个什么事都成,还算数不?不算数我就不说了。”

    田老祖心里一个咯噔,心中暗忖,原来是在这等着呢,可是他那个时候,就确信自己能解决前朝的麻烦?

    既然跟前朝无关,肯定是不比对付前朝简单的麻烦。

    但看秦阳的模样,他不答应,秦阳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后面,他们之间的交情,怕是也算是彻底淡了。

    一想到之前就大大低估了秦阳,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先抓住了再说。

    田老祖想了想,正色沉声道。

    “自然是算数,除了造反之外,其他任何事,但凡老夫和田氏能做到,必定不会推辞。”

    “我乃大嬴礼部右侍郎,我造什么反?”秦阳嗤笑一声,也没绕圈子,直接道“估计你应该能猜到了,我要推大帝姬上位,成为储君,需要你们田氏的支持,你可以考虑一下,答不答应都无所谓。”

    无数信息,在田老祖的脑海中闪过,他忽然恍然大悟。

    原来之前谣言四起的时候,传出来的这条谣言,竟然是真的。

    那个时候,他就曾经考虑过这种可能,说实话,他也觉得,大帝姬除了是女儿身之外,其他方面,的确是无可挑剔,对比其他亲王,她的确是成为储君的最好人选。

    田老祖摇头苦笑。

    “原来你一直是为了这件事,可笑你都说出来了,包括老夫在内,所有人竟然都当成了玩笑。

    若只是这件事,老夫应了便是。”

    秦阳揖手一礼。

    “那就有劳了。”

    话音落下,秦阳一挥大袖,一颗刚摘下的加强版奇异果飞出,悬在了田老祖面前。

    “这是奇异果,有疗伤、增寿、洗涤等诸多奇效,只要是生机未断,都有效果,只是效果如何,略有浮动而已,以如今的情况,你若是不想死了,就服下。

    还想死的话,也随你去,反正这枚奇异果,顶多两个时辰便会沦为朽泥,彻底失去神效。

    我尚有其他事,先行告辞了。”

    秦阳郑重一礼,转身离去。

    虽说当初是给老不要脸挖了个坑,让老不要脸做出了承诺,可人家不做,他也没辙,再者,如今要做的事,与其不情不愿的答应,还不如不要这种助力。

    以如今的局势,田老祖应该会应下,但秦阳还是要问清楚,问明白了。

    人家答应了,他也不会真把这个当成以前的承诺,人家就必须去做,应该去做,没什么是应该的。

    所以,投桃报李也是应有之义。

    等到秦阳走后,田老祖望着身前悬着的奇异果,神情复杂无比。

    看到这枚奇异果,他就想明白了秦阳为什么那么问了。

    他看人的确很准,他看得出秦阳是个什么人,却没看明白秦阳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越是如此,他却越感觉惋惜。

    幸好这次没再犹豫。

    秦阳既然提了,他再去支持,而目前一个储君备选人都没有的情况下,结合整体局势,大帝姬上位最大的两个阻碍,就只剩下嬴帝的态度,和天下对女子成为储君的异议了。

    田老祖长叹一声,张口将那枚奇异果吞了下去。

    ……

    另一边,秦阳离开了田氏,请第二剑君,将他送到了黄氏腹地,直接出现在其家主所在的府邸大门前。

    “在下秦阳,想见一下你们家主,有点事,跟你们家主商量一下。”

    秦阳一挥手,将一口棺材丢在他们大门前。

    “这是见面礼,我等半柱香的时间,时间一到,我便会自行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