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撕破脸皮,嬴帝出手

    尘埃落定,秦阳坐在凉亭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灌茶,跟幻海大长老交锋,他连汗都不敢冒,生怕没对方看出来,他心里其实挺紧张的,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镇定。

    事情的发展,不会按照他计划的那样,就像是胤帝和嬴帝,都是没法让事情完全按照自己计划的那样发展。

    他赖在定天司,最初只是出于保险而已,离都之中,定天司对他来说,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是还是没有预料到,幻海大长老竟然敢直接潜入定天司府衙。

    而且他还真的能潜入进来。

    府宅大门之上的铺首,兽首衔环,一般人只知道那是古老的传统,刨除其中的传承和文化,铺首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装饰。

    上古之时,有关铺首的传说,暂且不表,可自大嬴崛起之后,离都之中,所有的重要府宅,大门之上的铺首,尽数都是幻海的幻兽所化。

    这是当年嬴帝雄霸天下之时,还能容得下幻海氏的底线。

    这些幻兽,也算是被纳入到神朝体系之中,有些神朝法宝,都是以此为原形的,这些幻兽不为常人所知,自幻海氏常年闭门不出,幻海之名几乎成为一个传说之后,就连这些府衙的人,都未必知道那些铺首都是镇守门户的幻兽。

    说是镇守门户,可是这些幻兽的职责,归根到底只有一个,防幻海氏。

    所以在当年幻海氏低头之后,有的是幻兽肯来当门神,基本什么都不用干,还能利用神朝的力量,在纯粹幻兽的基础上,在本质上产生进化。

    最早跟了大嬴的幻兽,如今几乎都快成镇国神兽了。

    余下的,只要没有因为各种原因陨落,都能活到今天。

    秦阳是真的没想到,镇守定天司的幻兽,竟然敢放幻海大长老进来。

    得亏幻海大长老不敢出手,甚至不敢将幻术作用在秦阳身上,他可比秦阳怕死多了,否则的话,今天结局如何,难以预料。

    秦阳气的要死,那会儿都有想法,直接跟幻海老贼拼了,只要能扛过第一时间的幻术,没有被秒杀,定天司里那群近来天天挨喷,为了抓住个重量级贼人,眼睛珠子都是蓝的外侯,绝对会悍不畏死,一拥而上,将幻海老贼乱刀砍死。

    可是察觉到有胤帝法身参与进来,秦阳就改主意了,冒着生命危险,跟幻海老贼玩命,万一真死了,胤帝法身岂不是能把嘴笑歪了,甚至他都不用为幻海老贼的死负责,转身就能拉拢到幻海氏。

    这么一想,诶?胤帝法身既然知道了通道、知道了帝陵和幻海相连,他若是如此阴死了幻海老贼,他后面占便宜占大了。

    于是乎,一个挑拨离间的计划,立刻冒了出来。

    秦阳想了好几遍,站在任何角度去看,胤帝法身这么干都是合情合理,完全合乎他为了重建大胤,弄死嬴帝不择手段的行为模式。

    那俩家伙最好能咬起来,咬个你死我活,俩一起玩完才是完美。

    不过,马上就要开启的幽灵拍卖会,他是肯定不敢去了。

    胤帝法身肯定是进入大嬴神朝的疆域了。

    本打算借助万法之书来引怪,没想到现在用不上了,也好,反正这个东西丢出去了,省的有人惦记着。

    还有桌板画的事,也要处理一下了,这个东西,不能放到自己手里,相关记忆也必须处理一下,未雨绸缪。

    秦阳忙着处理这些事,另一边,幻海大长老两眼发红的走出了绝地庄园。

    秦阳挑拨离间的话,一直在脑海中盘旋。

    当发现秦阳那边根本没什么问题,所谓的封印,也纯粹只是一个巧合,或者说本身就是一个铺垫的局时。

    他便开始顺着这条思路往下琢磨。

    他当时若是在定天司暴露,死在了离都,会是个什么结果。

    幻海氏位列前三的三位长老,两个已经陨落,若是他这个大长老也陨落,幻海氏便会陷入到空前的虚弱之中。

    而他也惊恐的发现一个问题,他若死在离都,胤帝法身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甚至都不需要将幻海氏尽数诛灭,胤帝法身完全可以利用他的死,轻而易举的将幻海氏收入囊中。

    所以,这是胤帝法身挖下的陷阱么?

    他没法确定,但是以胤帝法身的行事作风,起码有八成可能了。

    他只能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因为他本身就怀有恶意。

    他不敢赌,也不敢信,那他只有一个选择了。

    反杀了胤帝法身。

    幻海大长老隐藏了身形,在所有人眼里,他都失去了存在感,甚至于他的幻术比之当年的幻海刹那还要强的多,似乎连天地之间的空气和灵气,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他行走之时,任何痕迹都不会留下了。

    他来到了跟胤帝法身约定好的地方,却根本没见到胤帝法身。

    在周围一点一点的寻找,终于在数十里之外的一座高山上,发现了胤帝法身的踪迹,在这里,以他们的目力,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约定的地点,甚至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提前发现异样。

    胤帝法身此刻,可以说是很平常的谨慎。

    在幻海大长老看来,就成了胤帝在防着他,防着他给大嬴告密,在这个地方,他可以观察到一切的同时,随时保证自己能离去。

    他想到了更多的情况,比如他万一被抓了活口,不得已告密呢?

    太多太多的比如。

    心中的恶意越来越盛,任何一个细小的细节,都会成为他觉得胤帝法身要害他的佐证。

    幻海大长老已经近乎魔怔,脑海里不断浮现的,便是他死在离都,幻海氏被蒙在鼓里,不得不倒向胤帝,然后被胤帝利用着去送死,最后幻海氏的血脉彻底断绝,胤帝顺理成章的占据幻海……

    他一生都在做一件事,让幻海氏的血脉不会断绝。

    而这个前提,就是幻海本身是最安全的,幻海是幻海氏掌控的。

    当他觉得这种绝对不能容许的事情,就要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快要入魔了,他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杜绝这种事发生。

    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杀了他。

    脑海中闪过这三个字,幻海大长老无声无息的退去。

    他再次进入离都,这一次却直接走向了宫城。

    宫门下,无人发现他的踪迹,但是他却感觉到一股只有他能察觉到的恐怖威压,骤然压在他身上。

    抬起头望去,前方的一切,都随之扭曲,高耸的宫门,化作一头饕餮巨兽的巨口,高大的城墙和城楼,幻化扭曲,化作一头足有数百丈粗的黑色巨蟒。

    而巨蟒的身躯延伸下去,与高大的宫城城墙连接在一起,环绕着整个宫城的城墙,就是它的躯体。

    黑色巨蟒昂起脑袋,蛇瞳化作一条细线,冰冷的目光俯视着无人能看到的幻海大长老,声音如同洪钟,在幻海大长老的脑海中炸响。

    “幻海氏,你过界了。”

    幻海大长老揖手长拜,眼睛里带着血丝,很冷静的道。

    “我要求见嬴帝,劳烦前辈通报一声。”

    黑色巨蟒没说话,片刻之后,黑色巨蟒丢下一句“你进去吧”,便再次化作了城墙和城楼。

    而整个过程,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发现,那些守在城门口的禁卫,竟然都没察觉到异样。

    幻海大长老顺着城门,一路前行,一路来到无人的大殿,看到端坐在宝座上的嬴帝,他躬身一拜。

    “嬴帝陛下,我带来一个消息,希望换取嬴帝一个承诺,承诺只要幻海氏不造反,绝对不会对幻海氏动刀兵。”

    嬴帝冷眼看着他,一言不发,已经很久没人敢这样跟他谈条件了。

    幻海大长老感受着庞大的压力,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哪怕同为帝君法身,相互之间,也是有巨大差距的。

    嬴帝越强,他反而越安心了。

    他没等嬴帝说话,也没等嬴帝先答应条件,便直接道。

    “前朝的那位已经进入了大嬴神朝,就在距离离都不远的地方,这是位置。”

    幻海大长老一挥手,幻化出胤帝法身所在的那片环境。

    嬴帝法身的眼睛,骤然亮起两道神光,他缓缓的站起身,盯着幻海大长老看了一眼。

    “若是真的,朕会如你所愿。”

    若是假,幻海大长老便必死无疑,幻海氏也会登上清剿名单。

    嬴帝伸手虚抓,一枚似玉非玉,似金非金,看起来造型极为简单的大印,落入他的掌中。

    霎时之间,幻海大长老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跪伏在地,伸手的冷汗唰唰唰的往外冒,在冒出的瞬间便被强行湮灭,他一身力量,被强行镇压,恍如之间,大嬴神朝万千山河之力,亿万子民之念,都仿佛近在眼前。

    而这一切,都被嬴帝掌控在手中。

    幻海大长老面色苍白如纸,内心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绝望似的无力,脑海中闪过两个大字。

    帝玺。

    大嬴神朝离都宫城,最中心的大殿,手握帝玺的嬴帝,哪怕只是一尊帝君法身,也足够仅凭威势,便能让他连反抗之心都难以生出来。

    这便是让封号道君都避其锋芒的强者。

    只有嬴帝在,大嬴才是大嬴。

    嬴帝手握帝玺,凌空踏步而出,目中两道神光,从宫城之中飞出,瞬间跨越数千里地,照耀到胤帝法身藏身的地方。

    在这两道目光之下,胤帝布置的遮掩阵法,恍若初春冰雪,在烈日的照耀下,无声无息的消融。

    胤帝身上的遮掩大袍,神威崩碎,化为乌有,只有一块令牌悬在胤帝胸口,没让大嬴的神朝之力,接触到他。

    可是他的目光,却已经与嬴帝对视到一起。

    只是一眼,嬴帝就确定了,这个就是当年的老对手,大胤神朝的大帝,留下的那尊帝君法身。

    嬴帝深感意外,胤帝法身竟然敢进入大嬴的疆土!

    他疯了不成?

    但这会儿,他已经不想去深究为何了,他指向去将胤帝法身活活打死。

    一步跨出,脚下便有一道金桥,自宫城一路延伸到离都之外,横跨两三千里,嬴帝踏上金桥,左手握着帝玺,右手一抓,天子剑便出现在他手中。

    于此同时,整个离都,都陷入到了死寂,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抬起头望着天空中的金桥。

    秦阳抬头望去,只是感受着气势,就让他想到了当初面对嬴帝本尊时的情景。

    仿若整个天空,整个世界都向他压了过来,那种不可匹敌的绝望,内心半点反击的心绪都难以升起的可怕。

    想到这个的一瞬间,秦阳就觉得那种可怕的压力变得更加庞大。

    他第一时间将这些已经斩成梦境球的记忆,重新化成了梦境球。

    所有的恶意,都在第一时间斩去。

    可是那种庞大的压力,还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前朝的乱臣贼子,当诛!”

    嬴帝一声威严怒喝,在金桥之上炸开,那一声“诛”字落下,彷佛在离都所有人的心田炸开。

    秦阳面色一白,耳中嗡嗡作响,所听到的一切,都是嬴帝那一声“诛”。

    慢慢的,声音仿若回声,渐渐散去。

    秦阳站起身,揉着脑袋,走了出来,他看到定天司里的其他人,也都跟他一样,面色发白。

    而同一时间,三千里离都之中,每个人的心田,都炸开了那一声“诛”。

    九成九的人,都如同秦阳一般,那一声仿若回声,慢慢的散去。

    可是却还有极少数人,那一声进入他们的心田,却仿若进入了封闭了回音壁,嬴帝的声音,在其中越来越大。

    最后撑破了心田,让他们暴毙当场。

    肉身无损,神魂尚全,可是人,却死了。

    卫兴朝的脸色看起来还算不错,他恢复了之后,没工夫多想,第一时间召集人手,搜索整个离都,所有暴毙之人,都第一时间找回来。

    秦阳跟着走出了定天司。

    嬴帝亲自出手,还离开了离都,只有一个可能,胤帝法身真的进入了大嬴疆域了!

    秦阳跟着定天司的人,很快就见到了第一个暴毙在街上的人。

    那人如同呆傻了一般,怎么看都是活人,可是秦阳触碰到这人,技能立刻有了反应。

    这人死了。

    秦阳没跟着定天司的人继续走,他站在原地,遥望着那道横跨数千里的金桥,心里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为什么说有嬴帝在,大嬴再乱,内斗再甚,各种沉珂弊端再多,大嬴也依然还是大嬴。

    嬴帝亲自出手,只需要一句怒喝,瞬间覆盖三千里离都,所有投靠前朝的人,恐怕全部都瞬间暴毙。

    什么渗透,什么拉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统统都是笑话。

    而嬴帝本尊万年没有露面,也已经万年多没有亲自出过手,有些人早已经忘记了,为什么前朝会这么怕嬴帝。

    秦阳咽了咽口水,心里面默默给自己洗脑。

    他不是要颠覆大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他只在帮助嫁衣夺嫡,这是神朝内部的争斗。

    默念了数十遍之后,秦阳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在路边找了个酒楼,在里面喝了点酒压压惊,稍稍想了一下,差不多就明白,为什么嬴帝会知道,为什么会忽然亲自出手了。

    秦阳心里暗暗震惊。

    幻海老贼,可真够果断,真够狠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