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四章 制棺手艺人,还想玩后手

    “是周王府邸的寿材,秦大人,有什么问题么?”

    “看起来手艺不错,去问问是哪位大师的手笔,我准备去采购点,以后有需要的时候送人。”秦阳随口回了句。

    手下的人面色一僵,身体都变得有点僵硬了。

    送人棺材,秦大人的癖好,当真是有些奇特了,之前还曾听其他同僚说过,当初跟着秦大人办事的时候,秦大人似乎就对棺材有种特别的喜好,喜欢收集各种棺材,手里少说揣着还几十口各种棺材。

    没想到传闻是真的没错,可秦大人的真正癖好,恐怕是给敌人送棺材。

    “有问题么?”秦阳有些疑惑的看着手下。

    “没,没问题,下官现在就去问。”手下一个激灵,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转过身就跟被狗追了一样,撒开腿就狂奔了出去。

    秦阳望着手下的背影,唉声叹气。

    “谣言害人啊,看看把人都吓成什么样了。”

    转头看着灵堂里的棺材,看起来是木质材料,刷了一层油光明亮的漆,让棺材有种金属的质感。

    然而秦阳没上手都能判断出来,这棺材绝对不是木质的。

    其中有一种,晦涩难辨,略带一丝梧桐神木韵味的气息,让人看了都会以为,这是一种梧桐神木的亚种木材所制。

    可秦阳敢确定,绝对不是,因为他体内的梧桐焰,对这种材质毫无反应。

    梧桐焰对梧桐神木,包括所有的亚种,都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和依附力,想要晋升梧桐焰最常用的方法,便是加柴烧,加的就是梧桐神木和其亚种。

    哪怕他的梧桐焰已经化作神通,威能在他手中不断进化,可这种先天的特点却不会变的。

    只是感应和看,不亲自上手,也能分辨出来好几种材料,是盗天棺所需要的材料。

    他见过的棺材,没一千种也有八百种了,亲自挑选的各种棺材,绝对比一般人听过的都多。

    这口棺材不太对劲。

    再说了,周王上面比较亲近的长辈,早死完了,他自身又正值壮年,准备的哪门子寿材啊。

    秦阳静静的等着,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所有的丧仪,都由他来掌管,宫里派来的内侍,也很有眼色的打下手,根本没有指手画脚。

    一直等到入夜,寥寥无几的祭拜之人都走了,守灵的人还在这里的时候,秦阳走上前,亲手触碰了一下周王的棺材。

    走上前看了看周王的遗体,秦阳眯了眯眼睛,随手拿出一堆材料。

    守灵的人抬头看了看秦阳,欲言又止。

    当看到秦阳一脸认真,很是细致入微的给周王补入殓妆时,守灵的人立刻低下头不管了。

    秦阳触碰到周王的尸体,技能显示可以摸尸,一颗心便放回了肚子里。

    甭管要干什么,在周王入龙脉祖庭之前,将其超度了,从根子上断了,其他的异样,权当是不知道得了。

    前朝蹦跶的这么欢实,早就像将他弄死了,还是给他们点表面上的念想吧,省的哪天前朝大帝的法身,恼羞成怒,怒火攻心,再也不管大局,就想来弄死他。

    暂时没超度周王,秦阳离开了周王府。

    手下的主司,在门外候着,看到秦阳之后,连忙凑上来。

    “大人,已经打听到了,是东城的一个手艺人,跟大人同姓,世代单传,都是做棺椁的。”

    “具体位置知道么?”

    问清楚了位置,秦阳乘坐玉辇,趁夜出发,直奔东城而去。

    到了子时,秦阳终于来到手下说的这个地方,在一大片建筑群的边缘,一个很不起眼的两进小院落。

    从外面看上去便阴气森森,半点烛火和生气都没有,推开正面的木门,前方的黑暗,如同深渊,死寂阴森,似乎连鬼物都不敢出现在这种地方。

    秦阳迈步走入其中,眼睛微微一眯,瞳孔深处,一点金光闪过。

    “秦老板可在家?本馆礼部右侍郎秦阳,特意来采购一批棺材。”

    黑暗里,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人影,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秦阳看着对方的面容,瞳孔一缩,这老者皮肤布满了褶皱,苍老腐朽的气息,已经藏无可藏,活脱脱一具尸体。

    秦阳施展了两门瞳术,顾不得礼数的窥视,才勉强确定,这老者还是个活人,只是他的生机,就似一颗米粒一般大的昏暗萤火,在整个世界的黑暗之中闪耀。

    “噢,原来是总管祠祭的秦大人,莅临寒舍,老朽失礼了,秦大人想要什么棺椁,进来自己挑选吧。”

    老者步履蹒跚,慢吞吞的转过身,带着秦阳进入其中一间屋子。

    里面的空间远比外面大的多,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数千口各式各样,大小不一,材质不同的棺材。

    其中还有一个角落里,摆放的都是成套的棺椁。

    秦阳一看,惊为天人,这位老者,就是他比不过的那些,不是一般人的专业大佬。

    没急着问正事,秦阳先采购了好几百口棺材备用。

    等到采购完了,才随口问了句。

    “秦老板,我之前在周王府见到一口棺材,手艺可比这些好太多了,用料纹饰都特讲究,不知你这还有存货没?我想备一口。”

    “没了,没材料了,你要是想要,可以预定。”

    “什么价格?”

    老者抬起头,浑浊的眼球,无神的盯着秦阳看了半晌。

    “三千八百。”

    “六品灵石?七品灵石?”

    “三千八百年寿元。”

    秦阳眯着眼睛,看着这位行将就木,苍老之气前所未见的老者。

    “可以用宝物替代么?”

    “替代不了,老朽命薄,无福消受。”

    秦阳想了想。

    “这么高的价钱,老前辈起码要给说说为什么能卖这么贵吧?”

    “一百年。”

    “二十年,只是问问而已,前辈你什么材料都不用出,也不用耗时耗力动手。”秦阳说到这,想了想“算了,一口价,五十年。”

    “你跟老朽来吧。”

    老头带着秦阳来到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没被拓展空间,里面只摆着一个香案,上面只有一盏烛火暗淡的油灯。

    油灯之中,已经看不到灯油了,只有灯芯里似乎还藏着残余的灯油。

    “对着这盏油灯吹口气吧。”

    秦阳盯着油灯看了两眼,凑上去吹了一口气。

    霎时之间,被吹动的烛火,非但没有熄灭,反而旺盛了一丝,油灯底部,也多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灯油。

    秦阳也察觉到体内有一丝东西,随着他一口气吐了出去,生机微微一晃便恢复了平静,损失了五十年寿元,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微乎其微,随便修养个一两天,什么灵药都用吃,都能轻松补回来。

    老者身上的苍老之气,也随之削弱了一分,如同风中烛火一般暗淡的生机,也随之恢复了一些。

    老者轻吸一口气,没卖任何关子,直接道。

    “那套棺椁,叫黑梧桐。”

    “传说上古之时,有神鸟名曰冥凤,不死不灭,寿元耗尽之时,便是涅槃重生之时,冥凤翱翔九天,与梧桐而落,还有海中噬魂兽,同样不死不灭,可上古之后,二者皆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谓凤栖梧桐,其一便是非梧桐不栖,这梧桐乃是梧桐神木;其二,便是这黑梧桐,乃是冥凤涅槃之时,栖身涅槃之所。

    你要问的那套棺椁,名为黑梧桐,来源便是于此。

    想要劫后重生,黑梧桐便是涅槃之所。”

    老者一口气将老底抖了个干净,秦阳在一旁听的纳闷不已。

    这老者似乎太好说话了点。

    老者瞥了一眼秦阳,似乎察觉到秦阳的想法,冷笑一声。

    “老朽一辈子勤勤恳恳,乃是童叟无欺的手艺人,前面订货的龟儿子,拿了货不结账,还想杀老朽灭口。

    呵,他们不仁,先坏了规矩,就别怪老朽不义,那黑梧桐给了周王,肯定是前朝那些不讲道义的龟儿子干的吧。

    免费送你个消息,将他尸身挫骨扬灰,炼制成砖石,压在离都城门口,让千万人践踏,看他如何从灰烬中涅槃重生!”

    “……”

    秦阳从老者宅子里出来,好声好气的客气了几句,以后给老者介绍生意,

    老者也客客气气的将他送到黑暗边缘,没送他出来。

    秦阳回头望着那座看起来阴森却不破落,偏偏死寂之极的宅院。

    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代国公可真不是人啊,坑人家老手艺人的工钱就算了,连材料钱也坑了。

    完事了还想灭口,一了百了。

    傻了吧。

    难怪这老者体内的生机,就剩下那最后一丝,似乎随时都会被湮灭在黑暗之中,如此微弱的生机,竟然还能活着,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老头的罩门,十有就是那盏看起来用了很久的油灯。

    油灯不灭,灯盏不毁,老者就不会死。

    可是成也如此,败也如此,他没法利用延寿宝物,却可以得到别人的寿元。

    难怪这老头这么好说话,五十年寿元,什么老底都给抖的干干净净。

    从他来的时候,老者怕是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秦阳不给那五十年寿元意思一下,也会告诉秦阳想知道的消息。

    老家伙身上的苍老感觉,只是感应到,就会生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他怕是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了,什么世代单传的手艺人,恐怕从头到尾都只有这老头一个人。

    一直听说,离都里卧虎藏龙,大嬴神朝对这些人愿意来定居的人,都表示欢迎,没事了也没人赶去招惹。

    如今看来,当真是如此。

    所以了,还是跟老头打好关系的好,没事了给他介绍点生意,老头这里的寻常棺材,他肯定会不时的采购不少,水平是真的比他强太多了。

    至于特殊的棺椁,还是能介绍来生意了,就给介绍一下。

    这种奇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了。

    最重要的,他秦有德也是讲规矩的讲究手艺人。

    第二天一大早,秦阳再次去了一趟周王府。

    周王这次的丧仪,可不像老太子那样,情况特殊,能简略的就统统省略掉。

    停尸七天这一步还是要有的。

    秦阳尽忠职守,特意将所有的程序,所有要用到的东西,全部统统扫了一遍,确认无误。

    最后也自然见到了老头说的成套棺椁。

    摆在灵堂的只是棺材,套棺还没用上呢。

    将棺材和套棺全部亲手摸过,全部都无法拾取。

    不过,秦阳也没再多管了,按照程序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晃就到了出殡的日子,秦阳亲自压阵,在封棺入椁的最后时刻,秦阳依然是事无巨细,全部亲自检查,就在这个时候,他悄无声息的将周王超度了。

    摸出来的俩光球,随手拍进脑袋里。

    余下的部分,确认无误之后,便带着一行人,拉着准备好的棺椁,前往龙脉祖庭而去。

    这次阵仗,可比老太子出殡送葬的时候还要大的多。

    一路毫无异样,再也没有什么来截杀的人,一路顺顺利利的到了龙脉祖庭之外。

    秦阳一身礼袍,庄严肃穆,吟诵祭文。

    程序走完之后,便见前方那形似神龙盘踞的山脉入口,隐约成仙出龙头之态,神龙张口,打开了龙脉祖庭的入口。

    霎时之间,风云变色,天象骤变,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压,骤然落下。

    第一次,秦阳察觉到了所谓的神朝力量。

    那是一种像是灵气,却又不是的东西,无形无质,却偏偏存在。

    任何没有大嬴神朝官职在身,没有神朝气运庇护的人,进入这里之后,便会如同进入了泥潭一般,举步维艰。

    这里才是整个大嬴神朝,神朝力量最强的地方,也是神朝气运最强的地方。

    一队队浑身冒着死气,如同灰色石雕一般的守陵力士,从入口之中走出,位列两旁。

    周王的棺椁飞出,落入到一队力士肩膀上,被他们扛着进入了龙脉祖庭。

    秦阳一脸肃穆,望着这队力士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到大门再次关闭,秦阳心里松了口气。

    前朝还想玩花样?一个后手接着一个后手的。

    嘿,让你们玩,还盗天棺,还黑梧桐,还涅槃重生,想啥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