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九章 雷击刑台,公报私仇

    定下了该做的事情时候,就等着三天之后,再去光明正大的劫法场了。

    这三天,秦阳一直窝在绝地庄园,钻进了三号密室里,一直没有钻出来过。

    三号密室,在原本的计划里,是当做实验各种秘法,各种法宝之类的地方,计划之中是要将这个密室打造的,尽可能的向人偶师的人偶之躯靠近,能够承受的住各种手段。

    然而,仅仅目前已经被拓展到十数里直径的范围,想要上下左右前后,全部都以高标准设立防护的话,完全是不可能的,于是乎,这地方也算是一直处于半废状态。

    如今,其中一面光滑如镜,足有十数里高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资料,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墙壁贴满了近半。

    秦阳进来之后,再次将资料的数量增加一部分。

    在三号密室里窝了三天,秦阳揉着有些发昏的脑袋,走出了密室,看着东方太阳就要越出地平线,朝阳紫气横扫天地,他张口一吸,绝地庄园东面,洒落的紫霞,仿若被撕扯下来一大块,被秦阳一口吞下。

    闭目养神了片刻,瞳中一道紫光闪过,倦意一扫而空。

    走到了前院,看到那头黄金脆皮猪,也在仰天吸收朝阳紫气,秦阳随意的挥了挥手。

    “在家里好好看门。”

    “大佬,你又去搞事情么?”金猪略有些好奇的问了句,它都可以算是定天司大狱的元老钉子户了,除了死牢里待的时间挺多,剩下的也就是大狱了。

    对于那里是个什么鬼地方,太门清了,秦阳去那里转了一圈,砸了定天司大狱的大门,还能大摇大摆的出来,金猪对秦阳的敬畏,不由的再次拔高一个档次。

    问出这个问题,纯属好奇,秦阳现在干什么,他都不觉得稀奇了。

    “去劫定天司的法场。”秦阳挥了挥手,随口回了句,话音落下,人已经出了庄园大门。

    金猪迈着小碎步,前腿迈上台阶,昂着头,遥望着秦阳的背影,小眼睛眨了眨,心悦诚服的赞叹道。

    “大佬真牛逼啊。”

    ……

    公开处刑的刑场,不在离都里。

    在秦阳没洗白之前,无论是卫兴朝,还是别的提起来名字就想让人把他弄死的某王,都是计划玩一个阳谋。

    所谓的公开处刑,本身就等同于搭好了吉祥街的青楼,上面一堆姑娘挥舞着丝巾招摇呐喊大爷,快来哟。

    这地方要是放到离都里,还劫个屁啊,必须要让可能劫法场的人,明知道是阴谋,还能看到成功的希望,才会有人来劫法场。

    真要是把刑场摆在定天司大狱里,大家都洗洗睡吧,等人死了,遥遥上几柱香,在没人的地方,喊两嗓子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所以,卫兴朝将刑场设立在离都之外,而且是离都北部,距离离都足足三千里外的地方。

    这地方,劫囚成功之后,一路向北,就能直入魁山,进入了魁山,便是出了大嬴力量笼罩到的地方,想要彻底逃走,也变得容易的多。

    开端和结尾,难度都降低了,而中间劫囚的过程,也被刻意降低了难度,根本没多少守卫,一直没参与进来的刑部,这一次也只是派了几个歪瓜裂枣来凑热闹。

    至于其他人,不是太蠢的人,都不会觉得所谓的公开处刑,他们能来围观吃瓜看热闹,真要是有蠢点的人,定天司的招牌也足够让他们主动退避三舍了。

    秦阳乘坐飞舟,一路飞驰,晃晃悠悠的晃到了临近正午,才抵达刑场。

    此处有大片的玄铁磁石矿脉,大部分都是露天矿场,甚至还有一座高峰,整座山都是纯度极高的矿石。

    但凡有云层飘过,都会被这片山脉牵引,降下雷霆,一年有大半时间,都是雷声阵阵。

    秦阳抵达的时候,就看到不断有天雷坠落,劈在他的飞舟上。

    所谓的刑场,倒也不是临时起意搭建的,这里本身就是一处刑场,尤其是对于一些异类,天雷能造成普遍的伤害,也能加大不少例如妖族的内心恐惧和痛苦。

    飞舟落下的时候,秦阳已经见到好几座山头上,用铁链挂着一具具大小不一,明显不是人族的骸骨,这些都是被挂在这,被天雷活活劈死的。

    落在其中一座巨大的平坦断层上,卫兴朝已经带着人赶到了。

    看到秦阳如此光明正大的落下,卫兴朝眉头微蹙,不明白秦阳这是玩的什么把戏,不是说要劫法场么?

    他的身份,目前除了极少数几个人之外,可是没别人知道的,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跑来,到底要干什么?

    秦阳跳下了飞舟,笑呵呵的来到卫兴朝旁边,贴近了之后,低声道。

    “卫大人,可是你邀请我来看处刑的,不是想看看我到底会怎么做么?你怎么还皱眉头啊?”

    卫兴朝面色一黑,沉着脸不说话,暗骂了一声狗东西真是惹人厌。

    秦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专门搬了把椅子,就坐在卫兴朝旁边。

    平台的边缘,竖立着雷击刑台,天空中不断的有一道道天雷坠落,落入刑台之中消失不见,巨大的斩首巨刃,每一次有天雷落下,都会闪过一道寒光。

    这是在积聚力量,等到时辰一到,斩首巨刃落下的时候,爆发出的威能,会全部聚集到一点,被斩首的人,会在瞬间神形俱灭,半点意识都不可能留下。

    而被斩首之前,犯人便会被押解在刑台之下,感受着临死前的煎熬,感受着绝望一点一点的积聚,直到最后一刻彻底爆发。

    若是不想死,那在最后一刻之前,就要给出有足够价值的东西,时间越向后,需要的价值就越大。

    这也算是一种惯用手段了,就如同那些挂在一座座山峦上的骸骨,他们遭受雷击,一时半刻,一天两天都不会死的,死亡的过程会被不断拉长,绝望也会越来越强。

    如今那位冒牌蒙毅,正跪在雷击刑台之下,四肢、脖颈、琵琶骨、脊椎都被铁链洞穿,束缚在原地,身上也被施以封镇,绝无挣脱的可能。

    似是察觉到秦阳来了,冒牌货缓缓的抬起头,失去了黑布遮掩的双眼,黑洞洞一片,如同被火灼烧过一般。

    两个黝黑的空洞,对着秦阳和卫兴朝的方向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动了动嘴唇,便继续低下头,一动不动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距离午时越来越近。

    天空中的灰色云层,慢慢的变成了黑云,遮天蔽日,如同要压下来一般,刺目的雷霆如同暴雨一般,不断的劈落,轰轰的爆鸣声不绝于耳。

    雷霆落入山脉里,慢慢的汇聚成跳跃的电光,顺着山体,一路汇聚到刑台,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巨大的斩首巨刃里。

    秦阳端起茶碗,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低下头轻轻的抿了口里面的新茶。

    同一时间,便见天空中的黑云里,一只足有数里大的巨大黑手,探出云层,向着平台拍来。

    卫兴朝遥望着那只黑手,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而神情一怔。

    黑手的力量涌动,裹挟着镇压一切的伟力,只不过在他眼里,却看到黑手上组成的力量之中,有一部分似乎组成了的三个大字。

    “自己人。”

    卫兴朝摸了摸袖中的一块玉佩,这是秦阳给的,说是能分辨出来是敌是友,当时他还没问怎么用的,只是炼化了一下了事。

    没想到还真的是简单明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伸手摸到的玉佩的时候,那三个大字,立刻变得清晰无比,仿若要亮瞎他的眼睛,生怕他认错了。

    卫兴朝总觉得一口老血哽上来,却又不到喉头,就这么不上不下的,让他极为难受。

    “上。”卫兴朝低喝一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霎时之间,就见卫兴朝身后,一位全副武装,带着头盔黑铁面罩的人,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巨手之下,他收拳出拳,一声暴喝,身上的杀伐之气,冲霄而起。

    “杀。”

    铁拳与巨手对碰到一起,激烈的灵力波动,瞬间横扫开来,落下的雷霆,也似被利刃斩断,眨眼间,方圆十数里之地,所有的雷霆都一扫而空。

    铠甲将士坠落到平台上,右臂之上,实质化的杀气,化作黑烟飘动,那巨手上也冒出大量的阴气鬼气,缩回了黑云之上。

    下一刻,就见一位位身披黑袍,面带黑布遮住面孔的人,凭空出现在平台周围。

    十数个道宫高手一起出手,眨眼间,整个平台便被激烈的交手波动覆盖。

    卫兴朝带来的护卫,本来就不多,刑部来的人纯粹是打酱油,眨眼间,他们似乎就已经陷入了劣势。

    卫兴朝站起身,冷哼一声,单手握住大印,一跺脚,见整座平台上,凭空浮现出无数的符文和道纹,周遭山脉之上束缚着的铁锁链,也如同被烧红了一般,连带着整个山脉都仿若瞬间活了过来。

    嗡的一声闷响,来自于神朝的伟力落下,除了他带来的那些人,包括秦阳在内,统统都遭到了镇压。

    一瞬间,局势逆转。

    卫兴朝站在原地,引发提前布置好的东西,牵动神朝之力,强行镇压,来犯者在镇压的力量之下,无论干什么都是事倍功半,一身实力,能发挥出来七成都算是不错了。

    而到了道宫强者的境界,三成的实力差距,已经可以说是天地之差,生死之别了。

    来犯者开始被压制,甚至有人开始受伤。

    就在这时,山脉之外,一股冲天杀气骤然爆发,只见一根杀神箭,瞬间跨越千里距离,直奔卫兴朝而来。

    卫兴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牵连整座山脉,更是牵动了神朝之力,冷眼望着杀神箭袭来。

    他身前仿佛有一层层透明的琉璃,在杀神箭的穿透之下,龟裂不断的浮现,杀神箭的速度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了下来。

    三个呼吸之后,似乎有什么骤然崩碎,杀神箭残余的威能骤然爆发,却没有射到卫兴朝身上,而是射到了卫兴朝的大印上。

    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刻爆发,杀神箭崩碎消散,而卫兴朝手中的大印,也浮现出一丝丝龟裂,灵光一闪,失去了大半威能。

    以此为核心,牵引出来的力量,也骤然少了大半,最重要的,处于风口浪尖的卫兴朝自己,也失去了庇护的力量。

    可是卫兴朝的眼神却多了一丝光彩。

    之前出现的那些人,他在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自己人”三个字,也都能感觉到一种只有握着玉佩时,才能察觉到的特别气息。

    但现在出手的这位,他却察觉不到了。

    还真让秦阳说对了。

    若非之前已经不怀疑秦阳了,他现在绝对会以为这个人就是秦阳带来的人。

    随着这一箭射出,又有一道遁光飞来,直奔刑台而去。

    这个人身上也没有那种特别的气息。

    方才一直站在卫兴朝身后的另外一位高手,一言不发的迎了上去,拦住了对方,与对方纠缠在一起。

    “卫大人,小心点。”

    正在这时,一直坐在那喝茶的秦阳,不知何时也站了起来,站在他的身后低语了一声。

    卫兴朝还没反应过来呢,脑后就传来一阵剧痛,眼前骤然黑了一下,脑袋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到了。

    秦阳一手拎着块黑砖,另一只手拎着昊阳宝钟,拍完一砖之后,立刻拿着昊阳宝钟,对准了卫兴朝,炽热而刺目的光华,如同一轮烈日升起。

    所有的光辉,骤然对准了眼前发黑的卫兴朝爆发。

    “轰!”

    激烈的光辉,彻底爆发,卫兴朝的身形消失不见,脚下的平台,骤然多出来一个数丈粗的大洞,一直延续到的地底深处。

    洞口边缘,赤红的铁水,哗啦啦的向着大洞底部流去。

    秦阳瞥了一眼洞口,心说以老卫的实力,肯定没什么影响吧,都专门提醒过他了,之前还专门给他送疗伤的宝药,让他恢复实力。

    正面挨了昊阳宝钟放水的一击,肯定没问题的吧。

    而正在交手的众人,都被这种忽然出现的变化惊住了。

    “秦阳!你……”来参战的老徐,眼睛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秦阳没理会其他人,直奔刑台而去,手脚利索的斩断了锁链,将冒牌蒙毅扛在肩上。

    冒牌货嘶哑着嗓音,语气里带着一丝绝望道。

    “你不该来的,你不应该来的……”

    “没时间多说了,离开这里再说。”秦阳粗暴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若不是为了先让对方相信,自己没认出他是冒牌的,若不是想让对方以为计策最终还是成功了,他才懒得跟这位多说一个字。

    而地底深处,卫兴朝躺在那里,周身有一层球形的护罩将他护在里面,他的头顶被厚厚的铁水包围,四周还有一枚枚符文流转,似是在遮掩他的气息。

    卫兴朝吐出一口淤血,看了看还在冒黑烟的焦黑胸口,气的浑身直哆嗦。

    “这个狗东西!狗东西!真是不当人!”

    他这次是真的不明白了,秦阳为什么要主动出手偷袭他,为什么要亲自参与劫囚。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秦阳小心眼,公报私仇这一个解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