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五章 蒙毅险自尽,老徐传警讯

    卫兴朝当然想快,他甚至想直接提审秦阳。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当年初到大嬴的秦阳,只是一个散修而已,随便一个一品外侯,觉得有嫌疑了都能直接提审,只是问话的话,根本不用考虑那么多。

    当年的问话,与如今的问话,也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

    如今秦阳立下赫赫功劳,做了这么多事,位列正三品的礼部右侍郎,算是上三品的大佬了,甭管实权怎么样,这个品级本身的待遇也都是有的。

    比如,正常情况下,若是没有绝对的铁证,没有嬴帝亲自点头,定天司是绝对不能去抓人提审,就算是刑部、大理寺,有什么问题了,也得好好的请过来,以协助的名义。

    去了大堂,那也是坐在一旁协助,而不是站在大堂中央接受问话。

    最关键的,嬴帝听到这种消息,起码有九成是不信的,将秦阳所有的情报,一条条,一件件的列举出来,还真的没有对大嬴不利的事,也找不到秦阳跟盗门有任何牵连的痕迹。

    嬴帝自己也有考量的,就算是真的是盗门的人,跟大嬴不对付,看前朝也不顺眼,而偏偏现在大嬴更强,前朝更弱。

    真想搞事的话,也总不应该一直帮着大嬴去对付前朝吧。

    前朝的老巢被剿灭,暴露出来的俩主事的全死了,陨落的法相大佬,都快一只手的数了,至于那些催生出来的水货道宫,忽略不计。

    前朝损失的全部是核心,伤筋动骨,危及六腑的重伤。

    而大嬴这边呢,严格说,损失的都不算是必不可少的,包括赵王在内,也可以算在这里,整体算是没伤筋动骨,毕竟本身底蕴足够强。

    嬴帝不信归不信,可该排查还得去查。

    于是乎,就有了卫兴朝这般难受的追查了。

    外面谣言已经飞出天际,有关秦阳的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但凡什么事,秦阳只需要点头应是,来一句就是我干的就行了。

    关于大帝姬的,也随之飘的不行,各种不靠谱的疯狂传言,说的跟真的似的,也传的火热。

    尤其是大帝姬想要成为储君的这种话传开之后,大家第一反应震惊,批判之后,再瞎琢磨一下。

    诶?好像是挺合适的,除了大帝姬是女儿身之外,其他地方,似乎真的比周王强多了。

    提到了周王,谣言又开始扯到周王,开始还算是正常的揣测,可是没过两天,传着传着就变成了,周王其实是有前朝的皇族血脉,前朝这是在帮周王。

    代国公的死,虚空真经传人的死,幻心面具的事,都是在成全周王。

    然后呢,周王的老爹,嬴帝的亲孙子,其实是被绿了云云,各种阴谋论,轮番上演,可能是这种八卦颇有些喜闻乐见,短短几天,都有十几个版本了。

    秦阳对这些是表示完全不知道的,这些传言可不是他传出去的,他是有道德底线的,说是散布谣言,可是散布出去的消息,有关自己的部分,都是真的。

    有关嫁衣的部分,都是真的。

    有关周王的部分,也都是真的。

    一点假的都没有,都怪那些酒楼侠们,吹上头了,一个个现场瞎编,一句听说,就撇清了真假,大家爱听就行。

    外面都成这样了,神朝都开始控评了,卫兴朝还跟便秘了一样,压根不能有什么激烈的动作。

    他是真没法动手啊,嬴帝的态度摆在那呢。

    谁让他把那位守陵人传人弄死了?

    一个死无对证的口供,证人证物,其他的线索,统统都没,就跟那些御史的风闻奏事一样,这让嬴帝怎么信。

    也就是他卫兴朝,嬴帝相信他说的不是假话,的确是有这份死无对证的口供。

    换做别人,嬴帝说不定就会先把这位名为告密,实则不知什么居心的人弄死。

    他是疑心重,但也分情况呢。

    当年的臣田侯,明白着被册封,已经倒戈,神朝气运都有反应。

    献国公和叶尚书,拿着前朝的帝玺,也是正儿八经的真货。

    这才算是越了线,秦阳这个算什么?

    所谓口供的话,除了卫兴朝之外,当时在场可能听到的人,全死了,事后动用了定天司的传承古镜,也完全无法回溯。

    当时那个人为什么能在定天司大狱里动用力量?还是在多重镇压封印的情况下?

    所谓的口供,本身就有太多疑点了,甭说嬴帝,就算是卫兴朝自己,都有觉得,很大可能是秦阳被人针对了。

    悄悄这些天传的满天飞的谣言,还什么秦阳一千多年前搞出来了灭门惨案,类似的黑锅占了七成以上。

    卫兴朝可是清楚的很,秦阳现在才一百多岁。

    所以这还没开始追查到哪,正主都没被叫来问话呢,信这种鬼话的人,都已经没多少个了。

    忽然之间,举世皆黑,太假了。

    ……

    冰雪的世界,天地尽莹白。

    前朝大帝的法身,行走在这片冰雪世界,喟然长叹。

    “道门啊,真没想到,他竟然是道门传道人,着实可惜了。”

    他是真的挺喜欢秦阳的,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没有了拉拢的可能。

    待他走进一片连绵的冰山之中,冰山的最深处,有一口数丈大的巨棺,悬在内部的空洞里,看其模样,跟之前秦阳在沙海荒漠时遇到的盗天棺没什么区别。

    前朝大帝法身看着巨棺,靠在冰墙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过几天,蒙毅披风戴雪而来,他手持一块罗盘,念念有词,不断的调整着方向,沿着极北冰原与永夜之地接壤的地方,不断前行。

    直到来到这片冰雪化作的山脉。

    他迈步进入山脉内部,看着罗盘上无数方格变化,心中也不断的做出推演,一路直奔冰山最深处的地方,找到了这里的盗天棺。

    蒙毅没急着动手,围着盗天棺转了好几圈,才拿出一卷三尺长数尺粗的卷轴,展出一卷足有十数丈长的墨箓,他将展开的墨箓,一圈一圈的包裹在到盗天棺之上。

    等到首尾相连的时候,才退到这片空洞的入口出,手捏印诀,墨箓之上的符文和道纹,瞬间亮起,爆发出的威能,瞬间将盗天棺摧毁。

    然而,盗天棺被摧毁的瞬间,蒙毅的脸色却微微一变。

    冰墙里慢慢的凸出一个人形的冰雕,冰雕慢慢的化为前朝大帝法身。

    “你终于来了。”

    蒙毅轻轻一踏脚,身子瞬间消失在原地,前朝大帝法身轻笑一声,缓缓的迈着步子追了出去。

    走出了冰山内部,外面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这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方残破的宫殿群,充斥着死寂的气息,天空之上,仿佛有无数的镜面,组成了一张巨大无比的大碗,将这片宫殿群倒扣在里面。

    蒙毅一步步踏出,脚下的咫尺天涯禁,一闪而逝,他冲进了一个镜面里,却又在转瞬从另外一个镜面里冲出来。

    眨眼间,便进进出出了上百面镜面。

    前朝大帝法身,不紧不慢的踏步而上,悬在半空中,看着蒙毅眨眼间便完成的穿梭,赞叹道。

    “遁法限制极大,可是咫尺天涯禁却没什么限制,你能将此法发挥到这种地步,完全可以堪比上古的某些大能了,这个时代,在此道上,的确无人能与你匹敌。”

    蒙毅一个闪身,也出现在半空中,他沉着脸道。

    “当年大胤镇国公的无尽回廊,你这般用,只能用一次,也要用在我身上么?你确定你能留下我?”

    “你倒是见多识广,镇国公留下的道宫和法相,如此用法的确只能用一次,就算是爆发了最强的威能,也的确留不下你,甚至都困不住你多久,哪怕本座亲自出手也一样。”前朝大帝法身笑了笑,没有辩解。

    “本座的本尊已经陨落,大胤也无国土疆域,神朝之力荡然无存,如今本座只是一个法身,纵然强于你,也无法碾压你,到了生死关头,你可能还有最后的底牌。

    本座只是想跟你谈谈,并没有跟你生死相搏的意思。”

    “呵……”蒙毅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你前面说的我都信,只是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话音落下,蒙毅便骤然穿过了前朝大帝法身的身体,可是对方留下的却只是一个幻影,包裹着天地的无数镜面里,其中一面上浮现出前朝大帝法身的身影。

    “本座都说了,并非要跟你生死相搏,能亲自来这里等着你,已经是逼不得已了,至于生死相搏,你不配,而本座也不敢去赌你翻盘的可能。”

    “同为大帝,你跟嬴帝差的真是太远了,如今连大帝的自称都不敢了么?”

    “普天之下,如今只有嬴帝可以如此自称。”前朝大帝一脸平静的诉说着这个事实,到了如今的地步,他已经没有如同嬴帝一样的资本,而且他只是一尊法身。

    蒙毅嘲讽没用,他便不理会前朝大帝,自顾自的开始琢磨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既然对方没动手,那就只是想将他困在这里。

    而前朝大帝在镜面之中,随着蒙毅的走动而走动。

    “你不想知道,本座为何将你引到这里,将你困在这里么?”

    蒙毅不理会他,拿着罗盘,开始寻找出路。

    这无数镜面组成的倒扣大碗,是前朝镇国公的法相所化,当年这位镇国公,将自身法相修成了一面银镜,不但可以反弹对手的力量,而且最强的招式,便是化作无尽回廊。

    无数的镜面相互映像,会在镜中映射出无穷无尽的世界,想要从这里冲出去,就要在无穷无尽之中找到唯一一条正确的路径。

    再要么,就是以一力降十会的绝对力量,在一瞬间将整个无尽回廊敲碎。

    数万年前,那位镇国公曾经以此神通,困住了尚未抵达巅峰的嬴帝本尊足足三天的时间,最后被嬴帝强行打碎一切冲了出来,那位镇国公也因此陨落。

    之后留下了道宫和银镜,远没有巅峰时的威能,可是也非此刻的蒙毅能靠着绝对的力量强行打碎的。

    如今的无尽回廊,无人能操控出那种无穷无尽的变化,只能靠着自行演化,如此便有了规律,有迹可循,蒙毅最擅长的便是这种事,他有信心能找到路径,只不过需要时间而已。

    “秦阳传道人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他倒是聪明,先一步自己捅了出去,自己掌控节奏,不让自己陷入被动,想来他已经计划好了,如何能洗脱掉这个嫌疑。

    他是个太大的变数,他已经影响我们的计划太多次了,既然没办法收入麾下,便不能再留着他了,他必须要死。

    就如同这一次,他又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原本的计策用不上了,思来想去,只能用你当做棋子,逼他就范了。”

    一直没理会他,只是在无数镜面之中穿梭的蒙毅,脚步一顿,盯着前朝大帝,缓缓道。

    “你错了,没人可能会因此就范,你只能暂时困住我,却无法将我活捉。”

    “我知道,你有很多特别的本事,没人能将你活捉,只要你死了,秦阳必定会第一时间知道,但是本座没打算杀你,也没打算给你机会搏命,本座只是想让你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而已。

    但是盗门守陵人,却依然会被大嬴活捉,公开处决,你说秦阳会不会去救这位守陵人?

    只要他动手,他先一步动手做的一切,都是无用的,他会坐实了目前越来越没人信,嬴帝更是彻底不信的谣言。

    你觉得以秦阳的心性,他会看着你死在他面前而无动于衷么?”

    蒙毅心中一震,忽然懂了。

    “原来你是来诛心的,你不敢亲自动手,你怕有万一,你是想让我在这里自裁么?”

    “呵呵……”前朝大帝笑了笑“你若是觉得是假的,自便吧。”

    蒙毅心中一沉,他知道前朝大帝说的肯定不是假的。

    没人能将他活捉,然后去威胁秦阳,因为这个世上,没人可以阻止他选择去死。

    他若是信了这话,现在立刻自裁在此,他死了,秦阳绝对会第一时间知道。

    但是若是他没死,大嬴抓到了所谓的守陵人,那位假冒的守陵人,肯定也会有办法,装的跟真的一样,瞒过所有人,包括秦阳。

    秦阳是个好孩子,绝对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他,区别只是怎么救的问题。

    这一刻,他忽然想到卫师兄临死之前说的话,他对张伟和秦阳,难以自抑的关怀,会是一个桎梏,在关键时刻,会是一个致命的破绽。

    蒙毅心里有些复杂,他自问过,有朝一日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但他很确定,他哪怕是死,也不能让秦阳和张伟落入到同样的境地里。

    他却从未想到过今日这种情况。

    无法确定消息准确,无法确定秦阳是否能应对,甚至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前朝大帝想要三言两语的逼死他,用这种毫无风险,根本不可能有万一的方式。

    因为他现在就算是想要同归于尽,都不可能了。

    越来越多的念头浮现,蒙毅担心秦阳的处境,担心秦阳看不穿,担心秦阳真的会去营救。

    无数的担忧涌上心头,无数的不确定。

    蒙毅缓缓的伸出手,掌心对着自己,一点灵光缓缓的亮起,他最好的选择,就是直接自杀,只要他死了,所有的阴谋统统都会化为乌有。

    前朝大帝站在镜面中,静静的看着蒙毅,等着蒙毅自杀。

    忽然,蒙毅长叹一声。

    “关心则乱啊。”

    “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你没时间做出选择了。”前朝大帝很平静的补了一刀。

    蒙毅压下纷乱的心绪,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好半晌之后才道。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却只需要一死,就能化解,你何必如此费力,我若是想死,你拦不住我。

    无论我死于不死,你都是赢家,可是相比之下,对于我来说,秦阳的命比我的重要,对于你们来说,杀秦阳,现在已经比杀我重要了,对么?”

    前朝大帝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哈哈哈……”蒙毅大笑三声,满怀欣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啊,能让你们如此忌惮,好,真是太好了。”

    蒙毅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他回忆着有关秦阳的一切,想到秦阳步步为营,一步一步的走到今日,回忆着当初一同教导秦阳和张伟的日子……

    他落到地面,随意的坐在地上,脸上挂着笑容,仿若慷慨赴死。

    等了几个呼吸之后,也不见蒙毅有什么动作,前朝大帝眉头微蹙。

    蒙毅轻笑了一声,愈发镇定,思绪也越来越清晰。

    “我相信秦阳。”蒙毅丢下一句话,便自顾自的打坐,跟前朝大帝耗上了。

    前朝既然如此忌惮秦阳,又知道我何惜此身,所谓的局,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我自裁在此。

    既然我死了,他们想要引诱秦阳去救援的事,岂不是完全失败了。

    然而秦阳比我重要,他们的真正目标是秦阳。

    他们不至于只是为了逼死我,却在针对秦阳的事上虎头蛇尾。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我死只是第一步,还是必要的一步。

    他们要的不是除掉我和秦阳之一,而是想要全部除掉,而我自裁在这里,死了之后,他们想要去坑秦阳的事,才能更好的进行下去。

    无尽回廊,乃是数万年前最强的封禁神通,不仅仅可以封禁对外的感知,甚至还能彻底屏蔽掉对外面的感应。

    如今看来,怕是连魂灯命烛的感应都能暂时屏蔽掉。

    他死在这里,秦阳也未必能知道。

    蒙毅心中暗叹,再次觉得卫师兄说的对,他对晚辈的关怀,会在关键时刻关心则乱,差点就中计了。

    他若是跃入时光之河自尽,严格说并不是死了。

    可若是自裁在此,自断生机,前朝大帝必定早有准备,会有办法让他留下尸身,有了尸身,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可能在最后时刻被押赴刑场的人,会真的变成他了。

    秦阳和张伟是个好孩子,肯定会来救他。

    那才是真正的中计了。

    他现在不能死,他觉得应该相信秦阳,如今的秦阳,肯定可以轻易的识破对方的把戏。

    蒙毅如同老僧入定,再也没了动作。

    前朝大帝眉头微蹙,忽然觉得是不是世道变了,原来的情报已经不管用了?

    道门这数万年来,苟延残喘,最看重的便是传承,典籍的传承,香火的传承,信念的传承。

    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只要是出现选择的时候,先辈必定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为后辈谋取一线生机。

    可如今,这位当代守陵人,竟然不动了?

    前朝大帝想要亲自动手,心里却又对这位守陵人极为忌惮。

    曾经接触过时光之河还未死,只是丢了一双眼睛的奇人,必定能再次接触时光之河,逼急了对方同归于尽,在那种伟力之下,他也会如同婴孩一般,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卷入进去。

    他不敢亲自动手去赌那个万一。

    只能去逼死对方。

    可是为什么他不去死?

    肯定是有情报错了。

    想到当初代国公曾经数次提到,情报人员的能力已经跟不上了,他还未曾觉得是情报的问题,而是对手的能力问题。

    如今他也有些觉得,代国公说的对。

    ……

    秦阳躺在躺椅上翻来覆去,跟一跳主动翻面晒的咸鱼一样。

    望着大门的方向,简直是望眼欲穿,就等着卫兴朝来了。

    可是别说卫兴朝了,徐正强都没来。

    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定天司终于来人了。

    徐正强带了一队人马来到绝地庄园之外,见到秦阳也不行礼,一手举着一卷圣旨,一手握住腰间的刀柄,一脸肃穆的大喝道。

    “秦大人,近来谣言纷飞,出了不少乱子,朝中御史弹劾众多,陛下亲自下令,令秦大人前往定天司,协助调查。”

    话音落下,就见徐正强带来的人,已经手握腰间刀柄,站在两侧等着了,大有秦阳敢抗旨就动手的意思。

    秦阳心中纳闷,什么情况?

    嬴帝个狗东西,说翻脸就翻脸么,还是他们真的查出来什么东西了?

    不能吧,说实话,他这些年还真的跟盗门没什么联系,办了两次驻地,他都没回去过。

    念头一转,面上却露出一丝微笑,对徐正强拱了拱手。

    “身为臣子,这是应有之义,正所谓清者自清,既然陛下有令,臣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徐大人,请吧。”

    秦阳迈步走出了绝地庄园,跟着一脸严肃的徐正强离开了绝地庄园,直奔离都而去。

    到了离都,入了城门,到了定天司府衙的时候,跟随着的护卫才退走。

    那些人走后,徐正强心底顿时犹豫了起来,虽然他觉得谣言是假的,肯定是周王在针对秦阳,可他觉得没什么用。

    思来想去,甭管真假了,秦阳之前对他的确不错,虽说大家是有交易的性质,可他是真的没给过秦阳什么重要的情报。

    就算只是酒友,他也没拿出来过什么值得称道的好酒,反而秦阳拿出过上百种好酒招待他了。

    无论什么身份,秦阳也不曾亏欠过他什么,反倒是他一直在占秦阳的便宜。

    进门的瞬间,前后交接的时候,徐正强暗暗一咬牙,伸出一只手,轻轻触碰了一下秦阳的手臂。

    “秦大人,请这边走。”

    嘴上这么说,但是同时还有一句话,在秦阳的心中响起。

    “守陵人被抓,秦先生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