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二章 嬴帝的应对,你要如何做?

    秦阳赶到了周王府,韩安明看到秦阳,五官都有向下拉的趋势,秦阳好言好语的哄了两句,再去见一见周王。

    从很久之前,就没人会怀疑秦阳跟前朝有一腿了,如今代国公和虚空真经传人,噢,后者有待考证,可是代国公却绝对是死在了秦阳府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这种时候,秦阳绝对是大嬴最忠心耿耿的大功臣,甭说是来见见被关着的周王,就算是想要二半夜的入宫求见嬴帝,嬴帝肯定也会愿意单独接见。

    秦阳现在就是脑门上的“忠”字最闪亮的崽。

    再次见到周王,他还是那副鬼样子,为了演成真的,将自己折磨成这幅鬼样子,秦阳对他是真心的佩服,他自问自己演戏都没这么敬业,顶多是吐个血,断个骨头,约等于擦破点皮这种伤势。

    可周王,硬生生的将自己折磨成神经病,从身到神魂,再到心灵意志,都受到折磨。

    对自己都能这么狠,还能藏的这么深,喝飘了都能将赵王那瓜皮玩死。

    秦阳拱了拱手,认认真真的见礼,以表对周王演技的尊重。

    “周王殿下,数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周王盘坐在琉璃牢笼里,缓缓的抬了抬眼皮,无神的眼睛,随意的瞥了秦阳一眼,彷佛已经不认识秦阳了,已经被内心的折磨搞崩溃了。

    秦阳没在意周王的态度,自顾自的坐在牢笼外面,长叹一声。

    “说实话,代国公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但也是个人物,为了大业,甘愿牺牲自己,对于前朝来说,他绝对是大忠臣,让人敬佩。

    但是我一直不明白,你周王何德何能,能让代国公这般做,你到底是允诺了代国公什么事情,能让他这般助你?

    我拜托一位前辈查了查幻心面具的事,我知道幻心面具到底是怎么发挥神妙的。

    有两种可能,都会造成你现在的样子。

    一,你本心向大嬴,可是幻心面具却会让你心向前朝,二,你本身就心向前朝,可是你却在朝会的时候,强行扭转自己的心意,心向大嬴。

    那你到底是哪种?”

    周王抬起头,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喉咙里发出一声声低沉的轻笑。

    “秦阳,身处什么未知,才会有什么位置的格局,你的格局不够,你不明白,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在关键的地方,必须是要堂堂正正,才能不留下破绽,在关键时刻,成为致命的弱点。

    所以我一直心向大嬴,心志坚定,如魁山一般不可动摇。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不需要你明白你理解。”

    “这种时候,只有我们俩,以你的状态,也不用担心说什么,会落下话柄,你不用这般表忠心。”秦阳摇了摇头,本来以为周王起码会说些什么,谁想到这货,在神经病状态竟然还演起来了。

    “我只是觉得代国公不应该就这么简单的死了,以他的心性,目前的好处,不足以抵得上他一条命,我想来看看你知道代国公死了,你会有什么表情。

    但你太防备了,甚至直接忽略了代国公,绝口不提,生怕说出什么,让我发现了什么,但你越是这样,我却越加确定一点,代国公的谋划不止如此。”

    周王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一个字也不应了,只是换了姿势,反过来盯着秦阳的眼睛。

    秦阳咧嘴一笑,这瓜皮真是不长记性,都告诉他了,哪怕不提不说,只要有一点反应,本身就可以告诉他一些答案了,他竟然还不信么。

    自己说的话,让他感觉到不适,捅穿了他的内心,他就像是一只隐藏在暗中毒蛇,被发现了之后,立刻做出了应激反应。

    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是为了表示他心里坦荡荡么?

    对,他只是想让自己这么认为而已。

    “看,我又说对了,对吗?”

    这一次周王索性也不演了,他什么都不说,也依然能被发现更深层次的地方,他发现秦阳比传闻的还要难缠,索性直接侧过身,散落的头发,挡住了侧面,支着一只腿,将手臂放上去,一句话不说,也不面对秦阳。

    秦阳哑然失笑,得了,周王直接认怂了,可以,只是认个怂,也总比为了表面上置气,心理上气势上压过一头,泄露更多的好,反正他认怂了,也没什么损失。

    这样反而才是聪明的做法。

    秦阳摇了摇头,继续道。

    “不过不得不说,代国公这一手的确玩的漂亮,幻心面具的神妙,一是一,二是二,最是公正,你这般不但表明了心意,而且还险些崩溃,彻底被废。

    可是代国公身死之后,所有的破绽都不再是破绽,因为你只是被镇压在这里,而代国公表面上看上去,只是运气不好,所以被发现,被剿灭。

    可还是那句话,人死了,原本的疑点也会不算疑点,就像是我不明白代国公为什么这么做一样,其他人也不会去认为,代国公连自己的命都牺牲了,却都是为了你。

    你经历过这一次之后,就再也无人可以将你跟前朝牵扯到一起。

    先有了嫌疑,再从各个方面洗脱嫌疑,最简单却最有效。

    哪怕我知道你跟代国公搞到一起,我也没法告诉别人,在没有铁证的情况下,再提这件事,统统都是构陷,统统都是胡乱攀咬,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秦阳遗憾的叹了口气,一拱手。

    “周王殿下,那就祝你好运,我们来日方长。”

    周王没反应,也不回头,秦阳转身离开。

    跟周王扯了半晌,没提到盗天棺的事,也没提到幻心面具母面已经送回离都的事,什么都没提。

    然后出来之后,立刻拉着韩安明悄悄的到凉亭,封闭了之后,直接问道。

    “老韩,大帝可有给你下什么命令?例如这些天好好监视周王?”

    “没有。”韩安明脸挺的平平的,毫无感情的声线,干巴巴的回了俩字。

    秦阳翻了个白眼,权当没听到,自顾自的道。

    “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这些天你最好亲自监视,任何人都别让他们靠近周王,绝对不能让周王得到任何消息。”

    韩安明脸拉的老长,一言不发,职业操守倒是坚守的不错,什么都不说。

    秦阳提醒完,也不再多说什么,拍拍屁股离开。

    几天都没消息了,而且周王的幻心面具的效果依然还在,嬴帝肯定已经在暗中强行炼化幻心面具了,以他的实力,加上大嬴神朝的力量加持。

    而且代国公已死,嬴帝的炼化过程,必然是一路强行横推过去,纵然幻心面具乃是重宝,将炼化进度推到百分之百,也用不了几天时间。

    只要完全炼化,更改了幻心面具母面的底层设定,完成的瞬间,所有的子面都会按照新的指令运作。

    那一瞬间的激烈变化,完全是颠覆性的逆转,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改的前提下,只会被动接受的时候,没人能提前做好准备。

    反向逆转的瞬间,只要周王心里有一点心向前朝的意思,就让这个狗东西死无葬身之地。

    ……

    离都皇宫内,嬴帝手握幻心面具的母面,其上一层灵光化作涟漪,不断的闪耀着。

    秦阳猜的不错,嬴帝这个时候的确已经一路横推,强行炼化了幻心面具的母面,而且炼化进度也推到了百分之百。

    现在只需要在底层设定上做出更改就可以了。

    “卫卿,都安排好了么?”

    “回禀陛下,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明日午时,定天司能调动的人手,都已经准备好了,而且都是之前就在的人,不会引起任何人怀疑。”卫兴朝一脸恭谨,回答完之后稍稍一顿,又请示了一句。

    “陛下,要如何处理?”

    “就地正法。”

    “臣明白了。”卫兴朝微微欠身,犹豫了一下还是多问了一句“陛下,周王殿下……”

    “身为皇族,更要以身作则。”嬴帝一脸平静的说出这句话,话中冷酷的杀伐之意,仿若藏在平静湖面之下的波涛,表面平静,内里凶险万分。

    卫兴朝心中一凛,连忙低头应是。

    大帝的心思愈发难猜了,就如同这一次一样,拿到了幻心面具的母面,却没有立刻毁掉,而是先行炼化了。

    对外说幻心面具的母面材质坚不可摧,极难摧毁,的确是真的。

    这种神木,乃是上古神树月桂的木心所化,本身坚不可摧不说,受到损坏的时候,还会自行恢复。

    一般人的确是无法将其完全摧毁,但这个一般人,显然不包括嬴帝。

    可惜,没人敢这么确定,也没人敢问。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之前被幻心面具爆发影响到的人,早就被全部镇压抓住,包括原户部尚书云若木。

    每个人都单独关押、镇压,只是他们的待遇可比不上周王。

    周王能被镇压在周王府,虽然被镇压着关在囚笼里,可实际上是为了保护,那个囚笼本身就能压制周王受到的折磨。

    而剩下的这些人,享受的只是定天司大狱免费住宿,不但没有饭吃,也没有宝物帮忙压制拖延一下幻心面具的力量。

    被封禁了修为的众人,依然在挣扎,依然在反抗,因为不反抗不挣扎的人,代表着被洗脑完成,他们只会一心向前朝。

    而这些人,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随着午时越来越近,摆在大牢里形似日冕的法宝,已经慢慢的将指针指向了午时。

    卫兴朝亲自监察大牢里的这些人。

    同一时间,午时抵达的那一刻,嬴帝拿着幻心面具的母面,修改了底层设定。

    一瞬间,定天司的大牢里,原本痛苦挣扎,精神受到无休无止折磨的人中,有一些忽然一顿,停止了挣扎,停止了痛苦而压抑的低吼,扭曲到变形的面容,竟然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他们脸上若隐若现的幻心面具,彻底具象化成为一个面具,缓缓的跌落到地面。

    但是,还有足足一半,面容扭曲着痛苦哀嚎的人,他们脸上若隐若现的幻心面具,骤然一顿,似是心脏骤然跳动了一下,他们的哀嚎与挣扎,骤然间变得癫狂。

    还有一些人甚至忽然间伸出手,想要强行将那没有具象化的幻心面具撕扯下来,却只撕破了自己的脸皮。

    看到这一幕,卫兴朝右眼的眼皮一跳,心里狠狠的揪了一下。

    两波人各自完全不同的变化,纷纷意味着什么,已经不需要再多想了。

    “杀。”

    一声喝令,大狱之中,那些满脸阴沉,遍布着死气,眼中没有半点怜悯的定天司内侯,握在刀柄上的手,瞬间动了。

    一道道刀光闪过,那些痛苦挣扎的更加厉害的人,人头落地。

    一瞬间,意识溃散,神魂崩灭。

    而那些内侯,面无表情的缓缓收回长刀,乌色的刀身上,篆刻着一位位跌迦而坐的枯骨佛陀。

    这是定天司内侯的杀生刀,斩颅则强碎神魂,出刀必死,神朝的斩首之刑,用的行刑工具,便是杀生刀。

    定天司分内侯和外侯,寻常在外活动的,旁人能见到的,统统都是外侯。

    而内侯几乎都是窝在刑场、定天司大狱、宫城死牢,基本不会出去,他们的职责,不是折磨人就是杀人,一个个都已经过了心理变态的阶段,进化到压根没有善恶是非观,只知道效忠嬴帝的阶段。

    外面的人几乎都是没见过内侯的,而能见到内侯的人,基本上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有一堆内侯亲自出手,那些被封禁了修为,又被幻心面具折磨的人,完全就是一群等着被屠宰的小鸡崽子。

    卫兴朝神情平静的看着剩下的那些人,其实他也挺意外的,这里竟然还有一半的人,不是被幻心面具暗算了,而是真的投靠了前朝,现在纯粹是在演。

    从变化开始,再到宰了这些人,总共只用了一个呼吸。

    同一时间,宫城之中,嬴帝手握幻心面具,再改完了底层设定一个呼吸之后,他随手将幻心面具抛起,屈指一弹,指尖一点灵光飞出,没入幻心面具的母面。

    “噗嗤……”

    一声轻响,幻心面具的母面,崩碎成齑粉,随风飘散。

    而那些在定天司大狱里的人,面上脱落的幻心面具,坠落到地上再弹起,只是稍稍晃动了一下,一道灵光浮现,转瞬崩碎。

    所有的子面,都失去了威能,变成了一副普通的面具,只不过是神木材质的奢侈装饰品。

    大狱之中的卫兴朝,静静的看了一眼,转身走出大狱,直奔周王府而去。

    而周王府中,韩安明在昨天就接到了命令,今天午时,将周王从周王府带出来,押解入宫。

    失去了琉璃牢笼的镇压,周王的面容扭曲,神情时而阴冷狠辣,时而坚定不移,他咬着牙,一言不发,可是豆大的汗珠,却从他的双鬓不断的滴落。

    走出被镇压房间没几步,周王的脚步微微一顿,面上若隐若现的幻心面具,骤然具象化成实质,从他的面部跌落,坠落到地面,灵光闪烁了一下,彻底失去了威能。

    被封禁了修为的周王,缓缓的抬起头,嘴角划出一条弧度,笑的很是灿烂。

    他遥望着离都之外的方向,仿佛看到了那里的秦阳,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声。

    现在就是关键时刻,也是关键的地方。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他不会留下致命破绽的。

    周王笑的很开心,笑的很放肆,但是没谁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只当是他终于挣脱了苦难折磨。

    周王趔趄着推开身旁的两人,缓缓的跪在地上,向着宫城重重叩首,嘶哑的声音,化作高呼,响彻周王府的上空。

    “臣多谢陛下。”

    重重的磕头声响起,周王趴在地上久久不起,他想笑,想狂笑。

    秦阳有一点说的没错,有重大嫌疑,受到足够多的目光,经受得住足够多的审查,但是就算如此,也还是洗脱了嫌疑之后,那他就再也没有嫌疑了。

    他会比那些没有嫌疑的人还要干净。

    从今天起,没有铁一般的证据,再也没有谁敢将他跟前朝牵扯到一起了。

    秦阳说的也没错,对于幻心面具了解到骨子里的人,大嬴真的没有,但是不包括原来的主人,也不包括他周王。

    两种可能也都没问题,他都忍不住要为秦阳说一声精彩。

    甚至于,他都不敢再听秦阳说什么,也不敢再看秦阳的眼睛,他是真的怕了,他怕秦阳会再多看出来什么。

    心里不止一次的想到,代国公是真的小看了秦阳,他为何没有早点不惜一切代价,将秦阳扼杀。

    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要颠覆大嬴,他只是想要做到那个位置上,他想成为储君,想要做到龙椅上。

    他跟代国公有勾结是没错,可是他从来都是一心向大嬴的。

    既然是苦肉计,两种可能遭受的磨难都一样,为何不从一开始就做成真的,只有真金不怕火炼,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他都可以保证自己不出错。

    他也没想到,嬴帝竟然会先炼化,再完全炼化之后,改变了底层设定不过一个呼吸之后,就摧毁了幻心面具。

    一个呼吸时间,已经足够判断了。

    在对幻心面具不够足够了解的情况下,那仅仅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所有人都只会觉得,嬴帝是找到了摧毁幻心面具母面的方法,直接摧毁掉了。

    至于那些明白那一个呼吸之内,幻心面具出现了本质变化的人,必然是真的叛变的人。

    而他们,在发现这一点的瞬间,就全死了。

    死的干干净净。

    没人会知道嬴帝做了什么。

    除了他周王,可是他却只能装作不知道。

    但嬴帝越是这么做,他的嫌疑就洗脱的越彻底。

    所以他会肆无忌惮的笑出了声,已经没人会怀疑了。

    周王没让人搀扶,自己爬起来,趔趄着走出了周王府,他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有落下。

    被封印的修为解开了,进入玉辇,直奔宫城,在这段路上,周王在里面沐浴更衣,有贴身的侍女侍候着他。

    也有人等着他,将代国公最后传出来的消息,送到了周王这里。

    周王愣了愣之后,仰天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盗门?传道人?

    秦阳啊秦阳,原来你入大嬴,搅风搅雨,跟前朝也纠缠不休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啊。

    我已经上岸了,现在轮到你了。

    现在轮到我出手反击了。

    你准备好了么?你要怎么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