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四章 被查出来了,多大点儿事

    别看当年幽灵拍卖会的时候,出价都是十几二十颗灵脉,可这个灵脉,只是代表着价值,灵石灵脉是公认的可以当做价值货币的东西。

    只是货币价值本身和真正的灵脉,也就是八品灵石,完全可以说是俩东西。

    灵脉本身,乃是一个大势力的根基之一,一条被种下的灵脉,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出灵石,灵脉的核心就是八品灵石,这是修行的基础资源,最不可或缺的东西。

    甭看一些大势力在拍卖会上喊价能喊出来一二十颗灵脉,但真让他们拿出来真正的八品灵石付账,那是基本不可能的。

    能有一条种下的灵脉,已经是大势力的标配评定标准,没有的,算不上大势力。

    当年前朝覆灭之前,带走了所有的灵脉,也不过区区几百颗八品灵石而已,南境为什么比不上东境,就跟前朝当年临近覆灭的时候挖走了灵脉有关。

    到了现在,南境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东境五行山的超级大势力,灵脉根基所化的底蕴,就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而秦阳手中,数百颗八品灵石,代表的就是几百条灵脉,可以衍生出的灵石,稍稍盘算一下,富可敌国可不是一句空话。

    代国公是真不想利用这件事,抛开个人喜好荣辱,他倒是也觉得大帝法身的话没错,秦阳这人,个人实力虽然一般,不是顶尖高手。

    可是算上幽灵号在海上的地位,幽灵拍卖会如今的地位,秦阳在南蛮之地的身份人脉,跟海族的关系。

    再加上干出来的那些事,当真是智计绝伦,实力如何已经完全不重要。

    若是能将其收入麾下,长远看,价值的确不是区区几百颗八品灵石这种死物能比的。

    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是灵石灵脉这种财货,而是要重塑大胤神朝,以他们原本的鸠占鹊巢计划,灵脉根基并不重要。

    可惜,如今程志是觉得,秦阳必须要死了,他带来的威胁,虽然也会提升他的价值,但是在收入囊中的机会微乎其微的情况下,这个威胁却已经远超价值。

    在无法强杀的情况下,如今这般捧杀,就成了最简单的办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很简单,几百颗八品灵石,足够夯实十个以上大势力的灵脉根基了。

    秦阳自身没有顶尖强者的实力,这一点最致命,会给某些生出歪心思的人,觉得自己能成功的机会。

    要说秦阳的背景吧,还算不错,交好的人多,但本身根基,还真不如一些超级大势力。

    他一个人身上揣着的八品灵石,比整个南境能挖出来的八品灵石还要多,想想就很可怕。

    做出这个决定,代国公就不再管了。

    ……

    一个风尘仆仆的修士,从南蛮之地,进入大嬴神朝的范围,进入到这里之后,便开始小心翼翼的避开人,最后钻进了南境的艮山宗里。

    艮山宗算是南境的顶尖宗门之一了,比之东境五行山有差距,其实也是被南境本身的情况限制了。

    风尘仆仆的修士,来到艮山宗,便秘密去见了宗主。

    “宗主,我在南蛮之地,意外得到了一条消息。”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宗主眉头微蹙。

    “还记得几十年前,玄镜司秘库暴露的事么?”

    “怎么了?”

    “当年闹的沸沸扬扬,大嬴神朝的定天司,更是如同疯了一样,各种消息满天飞,可是那玄镜司秘库里到底有什么,大家其实都不太清楚,而如今,我却得到一条消息,传说中玄镜司秘库里,有前朝准备的东山再起的资源,是真的。”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几百颗八品灵石,几百条灵脉,全部都被那位幽灵船长秦阳带走了。”这人说着说着,眼睛都有点泛红了。

    “我追查了一下那位秦阳的行踪,再加上后来的事,我觉得这消息十有是真的,宗主,几百颗灵脉啊,我们宗门的发展遇到瓶颈,最欠缺的可不就是灵脉根基么。”

    “行了,不要再说了。”艮山宗宗主冷着脸,打断了对方的话,眼看这人似是起了歪心思,立刻警告“记住了,不准给任何人提这件事,无论真假,都当做不知道。”

    秦阳刚刚堵了合欢门的山门,逼着合欢门宗主低头,这是为谁办事的,谁不知道啊。

    大帝姬如今正在巡狩四方,因为这件事,嬴帝不但没有怪罪,反而加大了大帝姬的权柄,有调动四境兵力,对于他们这些门派,更是有先斩后奏之权。

    这种时候,因为一个真假难辨的消息,去招惹这个什么秦阳,疯了不成。

    被呵斥的人,面色有些难看,只是看宗主这般模样,如此坚决,顿时低下头不说话了。

    走出了大殿,这人眼神闪烁,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前往宗门的另一边。

    ……

    定天司最近挺忙。

    因为揪出来了合欢门的青田君,还有一部分中层门人,以这个名单为基础,顺着这些人过去的踪迹,一路追查下去,拔出萝卜带出泥,还真让他们追查出来不少人。

    其中就有一些人,是秦阳手中名单里的人。

    之前派往东海的那些外侯,如今都调回来,全力追查这件事。

    几天时间下来,成果斐然,有些不重要的事情问出来,也问出一些比较重要的情报。

    韩安明例行来转场,询问最新进度的时候,下面一个外侯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

    “韩大人,刚问出来一条消息,跟秦阳有关的。”

    “什么事?”韩安明眉头一蹙,冷笑一声“可是想要攀咬到秦阳身上?这些人当真是可恶。”

    “倒不是攀咬,有一个牵扯比较深的,为了不被牵连他那颇有天赋的子嗣,一咬牙说了出来,为何前朝的人,总是跟那个秦阳过不去。”外侯苦笑一声,声音压的更低了。

    “不是听说首尊大人一直挺想不明白这点么,那秦阳说破天了,其实也就是个蛮荒之地的魔道门派弟子,还不如他幽灵船长的身份呢,本身实力也就那样,也不是什么顶尖高手。

    要说坏过前朝的事才会如此,那也不至于损失这么大了,还不依不饶,您想想啊,因为这个秦阳,折损的道宫都好几个了,法相也折损了,而且还因为他才暴露出来。

    就算是楚朝余孽,沐氏后人,竟然也会失心疯似的去刺杀他,为什么?

    如今总算是问出来了。”

    “到底因为什么?”

    “嘿,灵脉啊!”外侯嘿嘿一笑,言语中带着一丝敬佩。

    “要说这秦阳当真是胆识过人,当年玄镜司秘库里,除了前朝大帝的法身之外,可是还存着好几百颗灵脉呢,然后这些灵脉,全部被秦阳不知道用什么花样,在那位大帝法身的眼皮底下卷走了。

    据说,这可是当年前朝覆灭前,卷走的那些灵脉,用做东山再起的根基底蕴,您说,前朝的人,能不恨死这个秦阳么,为此损失一两个法相大佬,也就没什么不可思议了。”

    “啊?”韩安明大为震惊,回忆了一下牵扯到秦阳的那些卷宗,甚至生出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有些事不给出结果的时候,还真不知道,给出结果之后,在去将前面所有的事情往上贴,一连串的事情,似乎都在一瞬间变得合情合理。

    尤其是韩安明还知道有关黄泉魔宗的情报里,有一条微不足道的不确定情报。

    之前有外侯报上来,说是黄泉魔宗,似乎发现了一条新的灵脉,但是不确定。

    如今再看,若是真的,那可能就是秦阳孝敬崔老魔的八品灵石,种下之后化作的灵脉,因为还未长成灵脉,所以才会不确定。

    他起码能找出来几十条各种小的消息,反过来成为秦阳手里的确有好几百颗八品灵石的侧面证据。

    韩安明暗暗苦笑了一下,对外侯吩咐了一声。

    “这事,暂时别泄露出去了,秦阳如今正跟着大帝姬巡狩四方呢。”

    “下官明白。”外侯点了点头,正因为明白,他才会悄悄的来找韩安明。

    身为下属,该办的事都办了,虽然他也知道,这消息肯定捂不住的。

    韩安明带着新的情报,回到定天司,颇有些头疼,他是不知道该不该把消息上报上去。

    虽然总是觉得见到秦阳就没好事,这次也是这样,可他也没想过针对秦阳什么的。

    若这事上报上去,秦阳要面对什么情况,他都可以预料到了。

    当初这些八品灵石,都是从如今的南境挖走的,大嬴当然也想找回来,全靠灵石矿脉,一点一点的养出来一颗八品灵石,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若是消息泄露,打这些八品灵石主意的人,怕是会非常多。

    尤其是大嬴的人,肯定是有人提议的。

    韩安明回到定天司,还没等他上报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又得到新消息,南境已经传来了关于这件事的谣言。

    已经有人散布出去了。

    韩安明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将情报上报。

    另一方面,他都觉得,这事是不是因为合欢门的事,前朝忍无可忍,故意报复的,伤敌一千自损八千,宁愿承受巨大损失,也要弄死秦阳。

    想想也不太可能,灵脉可是根基,前朝若是想重塑,灵脉根基是肯定少不了的,为了秦阳,若是真这么做,当真是不太理智了,不太可能。

    另一边,东境。

    等到谣言传开的时候,秦阳一直砸钱布下的情报网,终于有了该有的反应速度,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报到了秦阳这里。

    秦阳拿着情报看了看,再轻轻抖了抖另外一张薄纸,这张薄纸,是老韩送来的。

    秦阳咧着嘴,乐呵呵的笑出了声。

    “哎呦喂,看看我等到了什么。”

    “代国公,你可太沉不住气了,怎么就狗急跳墙了呢,不就是一些八品灵石么,你至于么,我还没捅出去你们的命门在哪呢,你们跟我玩这一手?真以为我稀罕那些八品灵石么?”

    秦阳撇了撇嘴,心里没多少在意。

    灵石是基础资源,八品灵石,可以种下化作灵脉,产出的也是灵石而已,当灵石已经不能变成他需要的资源之后。

    灵石本身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更何况,他现在压根不缺灵石,而这个过程,跟这些八品灵石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这么久了,用掉的八品灵石,也就几颗而已,剩下的都占着地方落灰。

    自从跟前朝的关系越闹越僵,秦阳早就想到了这一天。

    以前其实还觉得,前朝会将八品灵石,册封圣旨,和前朝大帝的帝玺,一同捅出去的。

    真要是这么干,那事情就太简单了。

    册封圣旨早就用了,而且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有人怀疑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没人觉得他有这个能力。

    至于帝玺,闹的沸沸扬扬,牵扯到一位尚书大人,一位当朝国公,而他秦有德在那段时间,还在数十万里之外呢,更不会有人会跟他扯上关系。

    再说,当初还有一位大帝法身在呢,他秦有德当年还是个弱鸡,现在对于大帝法身也还是弱鸡,他怎么可能,从一位大帝法身手里,弄走这些东西。

    再后来搞出来那么多事,偏偏还都跟他扯不上关系。

    尽管说,说出来我就承认,有一个真信的,我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如今这代国公倒是能啊,只提了几百颗八品灵石的事,根本没管后面的。

    而且最靠谱的消息来源,竟然还是因为青田君牵连出来的人抖出来的,成了他自己搞出来的事,最后反过来牵连到自己。

    这一手玩的好啊。

    秦阳收起情报,摸着下巴琢磨了好半晌。

    给自己的情报网传了个信。

    朝死里去散布谣言,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事说的有鼻子有眼,最好一口气散布到整个大荒。

    谁想打这些八品灵石的主意,那就都来吧。

    不就是灵石么,谁想要直接说,我秦有德保证痛痛快快的给,绝对不犹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