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修仙界的渣男,不惜代价的坑杀

    局势翻转的让不少人目瞪口呆,有些人到现在还没明白,为什么合欢门认怂了,明明有那么庞大的连襟联盟,利益联盟。

    这些人是心里没数,连行不行,到底为什么,该不该,连自己什么实力,什么水平都看不明白,便认定自己看法的。

    但是事后去看这件事的时候,但凡是聪明点的,能看到局势的人,都能看明白怎么回事,当个事后诸葛亮还没什么问题的。

    这种人是心里有数,有了足够信息之后,知道为什么行,为什么可以。

    他们会明白,合欢门也是属于心里有数的类型。

    对自己有清楚的定位和认知,知道自己不行,所以表面上委委屈屈,两眼含泪的认怂,认的特别痛快。

    而背地里,指不定合欢门门主正窝在闺房里喝两杯,美滋滋的庆祝以很小的代价,成功摘除肿瘤,顺利度过劫难。

    这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不可要求再多的最好结果了。

    合欢门从一个天然处于劣势的女修门派,发展到今天,依然在蒸蒸日上,一直保持着进步,不是没有道理,也不是靠运气。

    就算是合欢门内不少心里没数的人,依然憋屈的不行,仇视秦阳,视其为奇耻大辱,合欢门的高层,也绝对不会允许她们的人去找秦阳麻烦。

    但凡是有这种人,第一时间收拾他们的,就是合欢门的高层。

    秦阳不指望合欢门记住他的好,也不担心被合欢门报复,就是因为知道那些人是心里有数的聪明人。

    还在乘坐飞舟,在路上慢吞吞的飘着的秦阳,早就没管外面的事了。

    他正在处理合欢门送出来的那些尸体。

    “合欢门的人真不讲究……”

    秦阳再次为一位被劈成两半的倒霉蛋恢复了完整身体,再为其上了入殓妆,换了一身完好而且干净的衣服之后,才将其放入准备好的棺材里。

    然后完成最后一步超度。

    眨眼间,这位眼睛怒瞪,死不瞑目,都没法让他合上眼的家伙,立刻闭上了眼睛,一脸平和,如同寿终正寝,心中无甚遗憾的老人一般。

    忙完一位,再继续忙活下一位,合欢门太不讲究,弄的他的工作量暴涨,虽然其实就几十个客户。

    最后一位,将青田君的脑袋修复,超度之后,钉上棺材盖,秦阳才走出了船舱,沐浴更衣之后,躺在躺椅上,靠着太阳晒去身上沾染的死气和阴气。

    闭上眼睛,察看刚摸到的光球。

    先察看那几十个跟随青田君的人,一连看了二十来个,秦阳已经没多少兴趣再看这些小喽啰了。

    这些人里有男有女,摸出来的法门,全部都是合欢门的法门,搭配成套的法门,都摸出来好几遍了。

    这些是蓝色的技能书,而白色的,不是记忆,就是心中的秘密。

    记忆之中,大部分印象最深刻的记忆,都是之前骤然之间遭遇同门围杀,临死是的画面,剩下的也都没什么特别的,要么是入门,要么是结成道侣时。

    至于秘密,那叫一个乱,合欢门内外的各种关系,织成的一张交错的大网,就像是丢给了傻猫玩了好多天一样,乱的连个线头都找不到了。

    秦阳看的目瞪口呆,头昏脑涨,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察看,转头先去察看青田君身上摸出来的光球。

    青田君身上摸出来三个光球,比较不一样的是这次有俩白色的光球,而且都不是技能书。

    这让秦阳有点意外。

    平日里基本上只能摸出来一个白色光球,大都是记忆或者秘密,因为如今能去摸尸的人,基本不会摸出来什么白色技能。

    蓝色的技能,依然是成套的合欢门法门,没什么好看的,顶多是长长见识,看看特点,万一以后遇到同样的手段时,知道如何应对。

    白色的,一个是一份名单,所有她暗中去接触过的人,能去接触,就证明有机会策反,或者说是有方法策反的人。

    只是这个名单的格式,让秦阳有点无语,看起来好眼熟的表格。

    其中有些是根本不愿意跟着前朝混,有些是有些摇摆,大有坐地起价的意思,有些则是已经被青田君策反买通的。

    这些人里,近半都是大嬴神朝的人。

    这些愿意跟前朝的人后面都有一个括号,里面是三字自己人。

    很显然,青田君是肯定不明白括号是什么意思的,这表格自然是根据他的知识,自动生成的,能让他看的一目了然,这个表格立大功了。

    这种不重要的细节,秦阳转头就忽略掉,看着名单,笑的跟个偷了只鸡,发现有三个鸡腿的黄鼠狼一样。

    当初为什么告诉合欢门,可以不给活口?

    合欢门送来的青田君,眉心一个小伤口,神魂湮灭,什么方法都追查不出来什么东西了。

    他们肯答应,还不是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事情可以到此为止。

    交出这些人,这些人也没机会再说出任何东西了,不止是没机会说出有关合欢门内的事情,也没机会再说出有关前朝的任何事情。

    这才是合欢门内部能痛快答应秦阳的要求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这样不是逼着他们站队,他们事后可以置身事外,再也不参合进来。

    而逼着交出活口,才是逼着他们站队,大嬴和前朝之间,总要得罪死一个。

    逼人太甚,才是会彻底引爆局面的做法。

    秦阳说跟合欢门的事到此为止,那自然是到此为止了。

    如今拿到这个名单,后面的事就跟合欢门没关系了,他跟前朝还没到此为止呢。

    闹腾了这么半晌,这份名单,也足够值回票价了。

    继续察看第二个白色光球,里面是一段很长的记忆,似乎是青田君心中最甜蜜美好的记忆。

    她跟着她的男人,隐藏了身份,游历天下,闯秘境,探遗迹,正是最腻味的时候。

    秦阳一点一点没快进的看了下来,神情有些诡异。

    原本以为是最美好的回忆,谁想在最后阶段,她的男人为了救她,落入一个遗迹的陷阱里,彻底消失不见了,魂灯也灭了。

    这就成了青田君心中最甜蜜美好,也是最痛苦绝望的记忆。

    秦阳看完之后,重新将记忆播放了一遍,停在了这段记忆开始没多久的地方。

    那时他们还没去闯秘境,探遗迹,只能算是游山玩水。

    后来在一座城池里,听说了一个新出现的秘境的消息,才起了去探索一下的心思。

    而正好,这个时候,他们正在坊市里逛街呢,男人就顺手就买了能隐藏身份的面具,送给了青田君。

    之后探索秘境,探索遗迹,青田君都是带着这幅面具。

    那个面具,秦阳认得,他手里还有一个。

    幻心面具。

    当初他化身沐氏后人,卧底到黄瑛那里的时候,黄瑛就给了他幻心面具,妄图给他洗脑,秦阳便顺势而为,伪装成了被洗脑洗的有些疯狂的样子,去绝地庄园刺杀了自己。

    如今再次发现了一副幻心面具,秦阳忽然间,什么都懂了,也明白青田君为何会如此死心塌地的为前朝办事了。

    前朝那些狗东西,当真是不做人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竟然让一个渣男,用美男计这种丧心病狂的手段。

    女修也是女人啊,从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候,瞬间坠落到绝望的无底深渊,秦阳看着自己的爱人为了救自己而死,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巨大的落差,心灵失守,意志崩溃,实在是太正常了。

    而幻心面具,又是她男人生前亲手为她挑选的礼物,也是见证,她能丢掉么?

    她必然会时时拿出来回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睹物思人,无法自拔。

    这种情况下,被彻底洗脑,毫无悬念。

    秦阳看的遍体生寒,这些狗东西当真是恶毒啊,如此没下限的手段,他秦有德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除了这个,前朝的人在暗中这么多年,到底还做过什么暗中的布置,谁也不知道。

    不过,这也让秦阳彻底明白了。

    前朝这些人都是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疯子,他跟前朝那些人之间的恩怨,绝无化解的可能了。

    叹了口气,继续察看剩下那些小喽啰身上摸出来的东西。

    大多数都没什么好看的,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唯独有一个,身份不算低的,出现了有价值的记忆。

    这个人跟着青田君一起出门,来到了魁山里的一处地方,那里有一片建筑群,他被青田君安排在外面等候。

    中间曾经见到过几个人进出,其中一个,秦阳见过。

    当初小七被掳来大荒的时候,那位来截杀他的老者,代国公的人。

    秦阳有些意外,没想到青田君的追随者里,竟然有一个能摸到这么重要的消息。

    只是这个记忆里,没有去的路线,从记忆的开始,就已经在魁山范围了,之所以能确定那里是魁山,是因为那里能看到魁山主峰,庞大的主峰,如同天壁一般,横在的天的南边。

    通过记忆,只能确定,记忆里的这处地方在魁山北部,具体在哪,根本不清楚。

    想要靠自己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只能记下周边地势地形,到时候找大嫂帮帮忙。

    处理完这些东西,路过一处山清水秀的地界,秦阳对人偶师挥了挥手,让他降落飞舟。

    找了处背阳的风水宝地,秦阳将那些棺材都搬下来,将他们一一安葬。

    给出的信息,比预想的好,还有意外收获,也不枉费他费力替他们入殓。

    将小喽喽们安葬在周围,青田君安葬在中间,看着青田君的坟头,秦阳轻叹一声,低声自语。

    “要是有来生,眼睛放亮点,别傻乎乎的被渣男骗了,最后都活的不是自己了,如今倒也算是解脱了。”

    布下阵势,念头一动,这片土坟便沉入地下消失不见,地气涌动之后,什么异样痕迹都没了。

    人死债消,对于被超度的死人,秦阳是不会跟他们计较什么的,如今反倒是有些唏嘘,所有的话都汇聚成一句。

    “前朝的狗东西,当真是害人不浅。”

    回到飞舟,前去跟嫁衣汇合,有些事得跟嫁衣通通气。

    ……

    代国公程志,依旧坐在原位。

    一旁,那对双胞胎姐妹之一,垂手而立,不紧不慢的将秦阳去合欢门,之后如何发展,合欢门内如何应对,离都那边的情况如何,全部详细说了一遍。

    代国公手握着书籍,面色冰冷,他手中的书,可接收不到这么详细的经过,有些事,还是得人来详细说明。

    妖女一口气说了几个时辰,各种旁人不知道的细节,她都如数家珍。

    “大人,目前大致上就是这些了。”

    代国公将手中的书放下,对妖女挥了挥手,让她下去了。

    良久之后,代国公才颇有些无奈的长叹一声。

    陛下有心收那秦阳入囊中,之前我如何处置,哪怕是对他截杀,陛下也默认了。

    这秦阳次次坏我们大事,我又没杀掉他,陛下反倒是对这个秦阳愈发看重。

    这秦阳的确是个人才,可是他已经不能留了啊,必须不择手段除掉。

    代国公心里颇有些无奈,不止一次想到,大帝法身这么能容忍,名义上是惜才,实际上,是不是因为当初法身是被秦阳唤醒的,大帝法身在这个时代,也只亲眼见过秦阳这么一个人才。

    其实要说怎么一次性逼死秦阳,他倒是真有办法,只不过一直没用而已。

    代价有点大,他不敢擅自做主。

    代国公犹豫了好半晌之后,拿出书籍,在上面飞速的写下一些字。

    片刻之后,书籍上再次浮现出四个字。

    自行处理。

    代国公松了口气,重新坐下之后,喝令一声。

    双胞胎妖女之一便出现在院中。

    “传令下去,送出去一条消息,秦阳曾经在玄镜司秘库里,拿走了数百颗灵脉,还有一卷册封圣旨和神朝帝玺。

    事情办的漂亮一点,别让人看出来是故意散布的消息,要让人自己查出来。”

    代国公下了命令之后,稍稍一顿,又补了一句。

    “算了,册封圣旨和神朝帝玺就别提了,只说灵脉就行了。”

    他倒是想全部捅出去,可是思来想去,后两者虽然真的是秦阳拿走,可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秦阳扯上关系,硬要扯上去的话,反倒是画蛇添足。

    直说灵脉反倒是更好。

    以前一直没说,他是真的没法决定,用几百颗灵脉,去买秦阳的命。

    本来还想着干掉秦阳之后,再找回这些灵脉的。

    而大帝法身,却还依然觉得,几百颗灵脉,若是能将秦阳收入囊中,也很值得。

    如今大帝还是那般态度,你可以放手去做。

    他那就不再多想了,几百颗灵脉,买秦阳的命,他现在觉得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