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四章 呀呵呸,幻海氏

    山蜃很快就完成了思考过程。

    为了过把瘾,把自己搭进去,跟秦阳同归于尽,着实不值得。

    算算时间,距离日出的确没多久了,剩下的时间,他扛住死亡大军,应当没什么问题,可秦阳若是死了,他也会被活活耗死在这里。

    犹豫了一下之后,山蜃不情不愿的张开嘴巴,庞大的山体中出现一条裂缝,秦阳带着人偶师钻了进去。

    山蜃闭上嘴巴,抖了下身子,踹在身子下面的两只爪子,缓缓的伸出来,如同山岳一般巨大的爪子,狠狠的拍在大地上。

    轰的一声巨响,大地似是平静的湖面,被人投入了一颗石子,一道冲击波瞬间横扫而去,所过之处,大地崩碎,动辄数百丈大的山石,似是水面溅起的水花,一跃而起。

    后方追来的大军,被一道冲击波横扫而过,阵势一顿,黑色的死气翻滚着将整个大军包裹在里面,形似一颗黑色的土豆在风中翻滚,气势如刀,一层一层的将其边缘削去。

    只见一个个边缘的兵马俑,从黑气里飞出,在半空中被冲击里绞杀成齑粉。

    待冲击波消散之后,一座座巨峰从天而降,覆盖方圆千里大地,领头的将领一挥手,果断让大军后撤。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原本一望无际的黑色平原上,骤然多出来一座高耸入云的万丈高峰,山峰左右绵延上千里,横在大军面前。

    山峰之上,层云缭绕,似有什么珍奇异兽,在云雾之中活动。

    领军的死亡将领,一挥手,骨鸟振翅,冲天而起,欲翻越这座拦路的大山,谁想钻入山峰上层的云雾之后,恶臭的气味,却似有意识般,轻松的渗透了死气阻碍,顺着他们的鼻孔往里面钻。

    身为死人,再恶劣的环境,对他们来说,都是无用的,对活人有用的剧毒,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半点反应都没有。

    他们的身体,也应当早已经感受不到气味是什么东西了,可是此刻,偏偏就感觉到了。

    这种巨大的反差,造成的冲击,比活人来的还要激烈三分。

    山峰的上半部分,一些奇形怪状的树木,正疯狂的摇曳着身姿,不断的喷吐出白色的雾气。

    将领骑着的大鸟,眼睛里的鬼火,喷涌而出,张口一道黑火喷在了山峰上。

    无数的怪树崩碎,山石都被融化成岩浆,可是谁想,那股可以渗入意识的恶臭,竟然瞬间暴涨数十倍。

    巨鸟脖子一梗,跟中风似的甩了两下脑袋,身子僵硬着从天上坠落了下去。

    而站在巨鸟背上的将领,也是僵着身子,跟随者巨鸟一起坠落,他的所有意识,都已经别那股恐怖的恶臭强行侵占,所有的感知都被强行蒙蔽。

    跟随着一起冲上去的死亡大军,跟下饺子似的,哗啦啦的坠落到地面,落到地上之后,一个个跟落在岸上濒死的臭鱼一样,不时的抽搐一下。

    山峰另一侧,山蜃重新缩回了爪子,将爪子揣起来藏在身下,继续趴在那静静的等着。

    不多时,太阳从东方升起,整个世界似是缓缓的拉开了黑幕,阳光照耀到的地方,再次变成他熟悉的幻海世界。

    当阳光照耀到前方的大山时,大山消失不见,周围的死气、阴气,死亡大军,统统消失不见了,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回到了幻海。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化作眼睛的两个小湖里泛起一阵阵光辉,山蜃稍稍一琢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巴。

    “呵……呸……”

    藏在嘴巴里毫无防备的秦阳和人偶师,就被这么吐了出去,重重的在地上砸出来俩大坑。

    不等秦阳说什么,就见山蜃身体上长着的那些怪树,跟疯了一样,玩命的往外喷吐恶臭白雾。

    眨眼间就将山蜃庞大的身躯笼罩在里面。

    秦阳被熏的直翻白眼,身上的小花一层一层的往外冒,捂着嘴巴往远处跑。

    跑出了恶臭白雾的范围,秦阳面色青白一片,不停的干呕,哪怕用神通将所有的毒性全部驱除了,那种渗入神魂,渗入意识的感觉,却还是没消失。

    一旁的人偶师更是倒在地上,跟一条被腌了许久还没腌透的咸鱼一样,翻着白眼打挺。

    “老哥,你这就不对了,过河拆桥也没你这么拆的。”秦阳气的嘴都歪了,哪想到这老妖怪玩了这么一手。

    “滚!再让我看到你,我弄死你!”白雾里,山蜃闷声闷气的一声大喝。

    白雾翻腾着,犹如犯贱的喵一样,忽然探出一只手抓向他,秦阳吓的赶紧跑。

    跑远了回头一看,白雾退回去,人偶师双目无神的倒在地上,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干呕,可是他这身体,连呕吐的能力都没了。

    捏着鼻子将浑身恶臭的人偶师拖回来,上去抽了两下,这货还是没反应。

    虽说早听人偶师说过,他容易被梦师、幻师的能力克制,太强的梦术与幻术,他只能自保。

    如今看来,什么鬼自保,根本就是别人将他放翻了,也弄不死他而已。

    将死狗一样的人偶师收了起来,秦阳远远的瞥了一眼,捏着鼻子忍了。

    这老妖怪不知道在幻海里活了多少年了,一手幻术着实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那些恶臭白雾的毒性和威能,其实并不怎么强,以移花接木神通驱毒的时候,大致上已经推断出来了。

    之所以有这么强的威能,是这个老妖怪恶臭白雾为施法材料,搭配着幻术一起用,化为一门神通用,威能简直爆表。

    弄不死人,却能把人恶心死,比什么杀伐神通都要厉害。

    直接作用在人的神魂、意识上,从内而外的发挥作用,人偶师这种有没有神魂都两说,可能只有意识的家伙,直接被熏晕了。

    “老哥,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滚!”

    秦阳面色发黑,不就是怕他再靠近么,至于这样么。

    之前又不是故意坑他去死亡世界的,这不是过去了才知道怎么回事么。

    秦阳悻悻的拱了拱手。

    “老哥,咱们后会有期,哪天你想要去幻海外面玩,跟我说一声,我来招待你。”

    山蜃以恶臭白雾严防死守,根本不露面,也不搭理秦阳。

    秦阳自讨了个没趣,颇有些不舍的转身离去。

    毕竟,老妖怪在幻海绝对可以算是一根粗大腿了。

    按照昨晚的路线,向着南边前进。

    这一次,秦阳特意注意了一下沿途遇到的环境。

    大体上跟昨天晚上走过的路程没太大出入,整体地势地形差距不大,有区别的地方,放到整个世界来看,也只是细节上的差距而已。

    比如昨天晚上遇到的地方,没见到过山峦的地方,这里却有一些并不高的山峦。

    按照地形地势,一路来到昨天晚上看到那些死亡大军的地方,这里没有如同水网一般的阴河,遍布天空大地,地面上只有一条不过二三百丈宽的小河,流淌在这片平坦的大地上。

    再向前看,昨天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次却看到一条条纵横千里的山脉,汇聚在前方的大地上。

    越过数千里山脉,再向前又变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

    只不过这片平原,却跟幻海里生机勃勃的景象不在搭调了。

    这片平原上寸草不生,大地干涸龟裂,泥土泛着乌黄色,青天白日之下,这里也能感觉到一丝阴气从龟裂的土地里渗透出来,被阳光照耀之后,便消散的一干二净。

    哪怕没有感觉到丝毫死气,却也能感觉到这片大地充斥着死寂。

    秦阳极目远眺,目力极致,却也依然没看到任何植被和任何生灵的存在,甚至连尸体都没有。

    这一路上走来,见过大地上生活的各种各样的幻兽,也见过寻常的野兽,一片蛮荒之中,总会见到一些残骸,而眼前这片乌黄色的大地上,却什么残骸都没有,太干净了。

    大致推算了一下,这里在死亡里世界里,应当就是大军驻扎的地方,在这片乌黄大地的中心,估计就是大胤仙宫所在。

    按照幻海的传说,这里应当就是幻海的死亡绝地。

    没当日落降临的时候,还在这片死亡绝地的人,都会消失不见,再也不会出现。

    一个活人忽然出现在前朝的守陵大军里,活下来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

    秦阳落在一座山峰的顶部,蹲在断崖的边缘,摸着下巴琢磨。

    若是能进入大胤仙宫,在里面找到离开死亡世界的出口,并不是多难。

    难就难在怎么穿过守陵的大军,昨个出现的顶多只是一个小分队而已,真正的大军少说好几个军团。

    而且昨天也看到了,那些兵马俑,压根不是什么兵俑傀儡,更像是以活人炼制的翁仲甲士。

    可跟翁仲甲士又不太一样,秦阳估计是当年跟着前朝大帝一起殉葬的最后大军,不知道以什么法门,将他们变成了不死甲士,等待着重新被唤醒的那天。

    若真跟传说中的一样,百万天兵天将镇守,除非有封号道君的实力,才能一路莽过去。

    拿出个小本本,开始在小本本上勾勾画画,凭借记忆,将昨天见到的场景,尽可能的全部勾勒出来,如同画最精细的地图一样,按照比例弄出来。

    一张张图纸画出来之后,再跟眼前的世界做做对比,找到对应的地方。

    不确定的地方,就再次往回走,从来路上再次确认一下位置、比例、距离等等。

    这么一折腾,就折腾了大半天时间,画出来的精细地图,都有上百张了。

    就在秦阳蹲在山顶作画的时候,北面三千里之外。

    一头形似蝠鲼,体长三千丈,通体云白的巨兽,正缓缓的扇动着大翅,游曳在云层之上。

    蝠鲼背上,一座精致的三进小院坐落在那里,后院的阁楼上,幻海刹那倚窗而立,下方院中,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神情凝重的坐在棋盘前,杀的难解难分。

    忽然,一颗拖着一些丝带的银白色圆球从小院上方落下,落在两个老者旁边,圆球一转,开裂之后,露出里面一颗瞳孔犹如无数圆环套叠,每一环的颜色都不一样的大眼珠子。

    “二长老,三长老,我发现了外人。”大眼珠子打断了两位老者的博弈。

    “外人?”其中一位鼻头发红,额头有一道贯穿所有疤痕的老者抬起头,顺手拨乱了棋盘。

    另一位鹤发童颜,面容显得极为年轻的老者,无奈的看了红鼻头一眼,而后对大眼珠子点了点头。

    大眼珠子瞳孔里的圆环一动,一副幻象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座山顶上,秦阳神情专注的握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似是在画什么地图,只不过这些看似是地图的东西都显得极为怪异。

    有些图上是一个圈套着一个圈,每一个圈上还标注了一些奇怪的符号。

    还有一些图上,线条没多少,各种奇奇怪怪的符号,乱七八糟的堆叠在一起,让人看的摸不着头脑。

    鹤发童颜的老者,眉头微蹙。

    “老三,幻海封闭,近百年来,除了刹那出去过一趟,在无人出去过,外人怎么进来的?”

    “幻海只有一个出入口,我镇守在那里千年,一只苍蝇都不可能潜入进来!”红鼻头老者脖子一梗,眼睛一瞪。

    而后三长老想了想,抬头看了一眼阁楼上的幻海刹那。

    “三长老,绝无可能是我带进来的。”幻海刹那踏出一步,身形消散,再次出现就落在了棋盘边,他望着幻影中的人“不过,这个人我有点印象,他是幽灵号的新船长,按照我们的情报,这个人前些日子还在大荒,他不可能是跟我一起通过入口进来的。”

    “我可以保证,自从刹那上次回来之后,出入口从未打开过,我们的情报,都是通过幻兽传递的,这个人,绝对不可能通过入口进来。”三长老沉声道。

    二长老望着幻影,眼神逐渐变得深邃。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他自绝地而来,那块有进无出,进则必死的绝地,我们的麻烦大了。”

    “先把他抓起来再说。”三长老眼中杀气一闪“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话音刚落,二长老立刻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

    “蠢货!”

    “骂我干什么?”

    “你还不明白么?杀了这个人也毫无意义,我们的麻烦根本不是他,而是幻海不止一个出入口了!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出入口!”

    ps感谢吃我断章斩大佬的盟主打赏,感谢厚爱,今儿太晚了,明天来个万字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