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二章 瀚海剑典,让他们感受开箱子的乐趣

    秦阳的脸色不太好看。

    也亏得他一直酷爱看书,而盗门里类似的记载,在高塔第一层就能看到。

    空箱子的打造方法,早已经失传,可这个失传,却是在盗门失传了而已,当年盗门被灭之后,无数典籍都落到了外人手里,而门内还活着的人,却也不会那些东西,随着时间流逝,自然失传了。

    前朝的人这是在作死,敢拿盗门的东西来套路他!

    虽然他这个传道人的名头,实在是水的不像样子。

    但是!

    就像张正义考古的天赋一样,秦阳觉得他山寨的天赋,简直是与生俱来,有些水货比正品还要好。

    思来想去,可能也是因为曾经见的多了吧,前世的时候,的确见过不少山寨的东西比正品质量还要好,还见过山寨的又便宜又好,正品却又贵有差,最后被山寨收购的事。

    空箱子,行,这些货在这里玩这一手,那咱们就玩玩。

    这个金属匣子上的布置,封禁手段,他基本上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上面的每一个符文,所起到的作用,差不多也都推演出来了。

    重新打造一个一模一样的,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从那一个符文下笔,布置的顺序,心里也都有数。

    空箱子的制作传承,已经失传,但大体上是什么原理,还是有简略的记载,有了思路,再在核心的地方换个思路,差不多也能山寨出来一个空有其型的水货,将其套在这个金属匣子外面,再丢给前朝的人,我恶心死他们。

    当然,这个可以忽略不计,反正杀神箭无人能炼化,这个金属匣子,他能拾取,也证明了对方没法留下什么印记之类的东西。

    直接弄出来一个空盒子,再想方设法的丢出去,让前朝的人去找吧。

    但这个设计,要同时兼顾不能被前朝的人看出来是赝品,也要能在对方在输入密码的时候,搞到正确的密码。

    若只是如此,难度不低,秦阳稍稍琢磨了一下,心里却又有些不爽利,只让对方拿到一个空盒子,太便宜了吧。

    想了想,又拿出来毁灭球看了看。

    这个不行,太过浓郁的杀字碑杀气,会将毁灭球引爆的,实在是可惜。

    可这个已经是他手里最适合埋在盒子里的大杀器了。

    念头一转,秦阳将备用的东西里,承受不住杀字碑杀气,或者会被杀字碑杀气提前引动的东西,全部丢弃。

    最后剩下的,有两样特别适合。

    一样是手里的毒葫芦,里面有他以养蛊的方式,酿出来的一葫芦不知道什么剧毒,反正秦阳自己都只能以神通解毒,没法以其他方法解毒。

    另外一样,是当初戳戳着人偶师,炼制出来的东西。

    当时人偶师收拢了不少血腥杀气,秦阳当时随口说了句,让人偶师以炼制毁灭球的方法,将这些血腥杀气当成材料。

    炼制出来之后还没试验过,人偶师看不上这种不能从各方面将敌人毁灭个彻底的东西,炼制好之后就丢给秦阳玩了。

    秦阳也没使用过,主要是这东西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使用之后,里面的血腥杀气,会以最狂暴的姿态爆发开,化作的无差别的冲击,可以将任何生灵陷入到疯狂之中。

    若是神魂不够强,可能会永远的变成一个神魂扭曲,意识崩坏的疯子。

    而且这种冲击,只对生灵有影响,环保的不得了。

    秦阳自忖是扛不住这种环保炸弹的冲击,所以压根就没想过在战斗的时候用,而人偶师喜欢将敌人毁灭的彻彻底底,也看不上这种玩具。

    而正好,这种以杀字碑杀气为原材料制作的东西,本质上其实还是杀字碑杀气,自然也不怕杀字碑杀气侵蚀。

    制定好计划,秦阳立刻开始着手制造空盒子。

    一点一滴,力求跟原版一样,最后一层的核心,空箱子的制作,不求能有效果,力求能不被人看出来破绽,而这反而是秦阳最擅长的,高仿展示样品么。

    输入密码的地方,怎么才能让对方输入密码的时候,他同步获得,这才是难题。

    这个世界有子母剑,配套法宝之类的东西,大致上都能做到这一点。

    秦阳所知道的,当年的青莲剑宗,他们门内有一套只是诀品的万剑诀,十把剑以下,都是诀,可真正能修成万把飞剑,而且还土豪到能有万把极品飞剑的大佬,万剑诀就换了一个名字。

    瀚海剑典。

    一念动,剑出如海,堪称杀生磨盘,死亡绝地。

    然而,瀚海剑典,从未有人修成过,最大的阻碍不是天赋、努力、实力,而是穷。

    这个法门理论上处于能修成和不能修成之间,不能是因为再强的剑修,也不可能如臂使指的同时掌控上万柄强大的飞剑,能修成则是因为,这法门最核心的地方,便是共鸣。

    只需要亲自操控极少数一部分,剩下的那些便会因为共鸣,而做出一样的操作。

    只是秦阳不知道具体的法门,只能借助思路,再加上特殊材料,借助电话的原理,弄出来一个糅合了各种知识,别人铁定看不懂的东西。

    尝试了一下,在赝品盒子上完成密码输入,这边的接收装置上,也会同步显示,完美。

    而且真品和赝品摆在一起,秦阳自己检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在没打开之前,谁都不会知道赝品是假的,只要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就会露馅。

    将血腥杀气球,还有葫芦里酿制的不知名剧毒,一股脑的全部丢进去,至于剧毒会不会因为杀字碑杀气再次变异,秦阳也懒得管,能变异最好。

    完成之后,秦阳念头转了好几转,这就完了?

    不,怎么可能。

    秦阳再次打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赝品,再一咬牙,下血本打造出五十支赝品杀神箭,这一次是再版,有了前面的经验,比原来的更真了不少,至少不能说是纯样品了。

    然后再次打造出几十个空盒子。

    说好了,要让局面变成,除了拾取的感应之外,他也没办法分辨的地步,如今多出来一个,怎么也要继续加码。

    要让这个世界的修士们,好好感受一下开箱子的乐趣。

    完成这一切之后,秦阳又开始了满世界埋宝箱的行动。

    将所有的宝箱统统埋下去,比较重要的宝箱,更是遁入到老苍山和小苍山之下,将其埋在千丈到两千丈的位置。

    理论上,不少修士都能在一般地方深入到这么深的地方,可是在老苍山和小苍山,却没几个修士能抵达。

    做完这一切,秦阳便开始进入看戏模式。

    外面已经有人开启了宝箱,开启的正是秦阳刻意降低了难度的那几个空盒子之一。

    于是乎,大家对于金属匣子的热忱,瞬间暴跌。

    这让秦阳觉得,这个世界的修士,果真都是心态不行,开箱子开出空的不是很正常么,难道非要在里面放上一张纸条,上面写上谢谢惠顾么?

    或者给放点其他垃圾东西?

    不,他们都不懂,垃圾还不如空箱子呢。

    要么是空的,要么就出金,一步到位,多刺激。

    至于这个金也是水货,这不重要,水货也能卖出去高价钱,他这是主动拉动了大燕局部范围的鸡滴屁,让财富流动起来,给了中下层暴富的机会。

    能不能抓住,就看他们自己了。

    说不定几千年之后,就会冒出来几个因为这件事,而获得了足够的财富和资源,最后成为强者的人。

    至于抓不住机会的人,以后会不会来打他。

    怕什么,抓不住机会的人,到时候能不能还活着都是个问题,活着也肯定打不过他。

    而且,秦阳明白,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传出去了他也要死不承认,就算是背着牛头也不能认账。

    布置出一个天大的骗局舞台,让无数的人,一堆高手,一堆大势力随之起舞。

    真被人发现了真相,他肯定会被人活活打死。

    不过还好,他从开箱子活动开始之初,就已经洗清了自己的嫌疑。

    没人会相信一个人,能搭起这么大的舞台。

    舞台越大,他反而越是安全。

    只是这次的花销有点大,下血本了,而且花的不是灵石,都是库存收藏的资源,秦阳有点心疼。

    接下来一些天,开始有人陆续的挖出来更多的空盒子,大燕这边的大势力,挖出来的自然是最多的。

    不少人挖出来之后,都是秘而不宣。

    但是也有一些人,懂得见好就收,落袋为安的道理,挖到盒子之后,根本不想去打开,而是转手就将盒子转让了出去,换成真金白银揣兜里。

    这就是秦阳给他们的机会,真正的大势力,是不会贩卖出去的,这些狗大户,只会想着自己打开,赌一赌开出来宝箱里面出金,纵然是有损失,他们也能承受得起。

    几天之后,秦阳就明白为什么外面的整体气氛有点萎靡了,对于宝箱的热忱暴跌了不少。

    原来是大燕这边的大势力、权贵,默契的放出消息,那些盒子都是空的。

    他们本意就是压低价值,让其他人觉得赶紧将宝箱出手比较好,省的打开之后是空盒子,什么都落不下。

    毕竟,没打开的盒子,现在的价格虽然有跌了不少,可整体上却还是高价,大抵是可以类比成十万一平跌到八万九一平……

    然而,今天罗松那得到的消息,秦阳才知道,原来是罗松那开出来十支杀神箭的消息,已经在大燕的大势力里传开了,而且经过一位号称见过杀神箭的老古董鉴定,的确是杀神箭没错。

    之后,这些人就默契的制造低迷氛围,准备悄咪咪的将所有宝箱都收拢到手中。

    目前出现的包厢,也就几十个而已,而传说中,大嬴丢掉的杀神箭,足足五十支。

    纵然开出来十支,其他宝箱里也都是十支,算算也有差不多十分之一的机会,可以开出来杀神箭。

    对于这些大势力来说,无法得到的宝物,本身就是无价的,能用手里的资源和财富去换到,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一件东西的价值,从来都不是标注在上面的价值,就算是这个标注的价值,也一样是人贴上去的,值多少也是人说了算。

    前朝的人还没真正入场,大燕这边的人,已经在舞台上起舞了。

    而大嬴神朝那边,也没听说有什么明面上的动作。

    市面上出现的宝箱,有些已经几经易手,这个东西的价值,有些人已经不看重了,而是它能带来的价值,才会被人看中。

    不过,放出去的宝箱,还有至少四分之一,在谁手里没有定数。

    秦阳亲自去检查过,只有寥寥几个没被人挖走,剩下的全部都被人挖走了。

    流通速度开始慢慢减弱,秦阳觉得不太好。

    知道他听说,有一个只有灵台修为的修士,意外挖到了一个宝箱之后,果断出手,可是却差点被人黑吃黑,人和宝箱现在都消失不见了。

    秦阳忽然觉得,自己是时候用一个明面上的身份站出来了。

    他秦有德急公好义,心地善良之名,也是时候在大燕的上空响起了,他是为了给中下层机会,尤其是给散修机会,可不是为了去坑那些穷……唔,不是为了坑没资本入场的散修和小势力的。

    要坑的主要目标是前朝,坑了一群狗大户,那也只是顺带着,毕竟已经有好几个空盒子出现了,他们还是要去抢,秦阳也拦不住。

    第三天,所有幽灵拍卖会的客户,都收到了消息,而大燕的大地上,消息也传开了。

    今年的幽灵拍卖会,会再次开启,幽灵船长会受人委托,拍卖可能存有杀神箭的宝箱,需要代为委托拍卖的人,也可以送拍。

    幽灵拍卖会的信誉,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经典宝册、佛骨金身都拍卖过,而且若是不放心的话,寄拍的时候,幽灵拍卖会也有的是法子,可以不知道寄拍的人是谁。

    安全高效,信誉满分。

    不日大燕这里就会有人来,若是没有邀请函的人,也有的是办法,保证你们可以安全送拍,无人知晓其身份。

    于是乎,那些藏着掖着,想要出手宝箱,却害怕被人黑吃黑的人,还有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有的人,都心动了。

    有之前的例子在,还真没人会担心幽灵拍卖会黑了他们的宝箱。

    大概率可能是空箱子的宝箱,价值拍马都比不上经典宝册或者佛骨金身。

    而秦阳,也已经给温雨伯传了信息,今年的幽灵拍卖会继续。

    坐在一座山头上,秦阳美滋滋的自斟自饮。

    下了血本弄出来的宝箱,不赚回来就亏大了。

    更重要的,他要先想方设法的勾引前朝上钩,弄到那个金属匣子的开箱密码。